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人生若得如云水 梅树开花遍界春

    人生若得如云水 梅树开花遍界春

      □游荔生

      梅峰寺是莆田“四大丛林”之一,寺内遍植梅树。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那梅树,勾起许多人的思绪。树,默默地见证了许多光阴的故事。树叶坚挺着,茂盛,不言亦不语,给予人许多佛的启示。

      梅峰寺的梅,花开时清香四溢。最爱夕阳梅峰寺,千株古木伴僧闲。莆田城里人,黄昏散步,喜欢去梅峰寺。

      梅峰寺的佛光,在清晨。梅峰寺的拂晓,钟声悠扬,佛光四射。“梅寺晨钟”,莆田二十四景之一。

      梅峰光孝寺,北宋建寺,宋徽宗赐额“梅林佛国”。古寺城中几日到,梅树月下一僧行。元朝立为官讲,故俗呼“讲寺”。寺内有一名钟,“声闻江口间,且音有扬抑,能卜阴阳”,钟体古朴,发音洪亮。

      梅寺晨钟,佛的友善的提示,人要努力,珍惜时间。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梅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但是,佛告诉人们,日子一去不复返的。

      梅寺晨钟,佛的友善的提示,时间过得快啊。去的尽管去了,来的尽管来着;去来的中间,又怎样地匆匆呢?早上起来的时候,小屋里射进两三方斜斜的太阳。

      太阳有脚啊,轻轻悄悄地挪移了。洗手的时候,日子从水盆里过去;吃饭的时候,日子从饭碗里过去;默默时,便从凝然的双眼前过去。日子的影儿,闪过的。

      梅寺晨钟,佛的友善的提示,人哪里需要远离凡尘?工作就是修炼。

      没有任何工作是容易的,更没有任何工作在一开始就能有光明前途。生活成就需要脚踏实地,珍惜时间。永远不要试图敷衍工作。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待工作,就会收获什么样的人生。

      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梅峰寺的佛境,实在是引人入胜。

      梅峰寺的春天,梅花开。梅峰无限芳菲树,春作新花诗主人。一朵花苞钻出来,一个柄上的好几朵都跟上。花苞精神,越长越长,清雅修长的花瓣围着花蕊,当中的一株顶着一点红,颤颤地望着自己枝叶,多优美。

      梅花清香弥漫,沁人肺腑,感觉很惬意。相逢喜到梅峰寺,春新方开第一花。看着一年一度的梅花开放,可体会佛的友善的提示,时间过得快啊。

      树,也是梅峰寺的佛境。当人迷茫的时候,树陪伴在那儿,四季轮换。树,更换着不同的衣装,试图用自己的美来安慰人。甚至冬天干枯凋零的树枝,也会停留着一只麻雀,营造寒枝静雀的诗意。

      树不离不舍,静静地守望,在平凡单调中,注入了靠时间累积起来的深厚佛理。

      我愿做一棵梅树,生长在梅峰寺里。我曾经想过自己是一棵梅树,有生命而没有思想的树。我喜欢静静地体会生命的过程,如果需要用生命感悟生命,梅树是很好的方式,我希望用树的形态,树的姿势,在世间站立。

      梅树是安静的,安静地没有人可以注意它的存在。树也是沉默的,沉默中,可见人世间许多恩怨,而绝不妄言。

      鸟啼春树绿,花发故人来。

      我喜欢看梅树,我想看明白,一棵树会经历多少沧桑的过往。

      梅树是梅峰寺的,佛让它生长在自己的怀里,于是树便有了佛的胸襟。云间树色千花满,梅寺佛声百道飞 。梅树也是时间的,时间用四季为它着色,于是树便在时间的手里,有了生动的历程。

      我愿意是一棵梅树,矗立在梅峰寺,默默地守侯着一点点什么,遮一段烈日,挡一阵风雨。

      林晚鸟争树,园春蝶护花。

      梅峰寺,宁静而悠远,没有忙碌的日子,没有繁闹的喧嚣,只有默默送来的祈祷,和默默带走的希冀。

      春至梅树疑佛乐,叶子零空像雨花。我喜欢宁静,我喜欢在梅峰寺里,迎春送秋,寒来暑往。悠悠的白云,鸟声,是岁月中流动的风景。我喜欢沐浴在梅寺晨钟里,迎着朝阳,张开我所有的叶片,自由而随意的呼吸。

      站的久了,我可以听风说话,听雨唱歌,听僧人们有节奏的祷告,听那些熟悉的木鱼声,轻轻地敲过我的记忆。

      人生若得如云水,梅树开花遍界春。如果我可以用风的语言诵一段经文,我想用最简单的声音,祝福平安吉祥。

      在时间的轮回里,我看见烟火缭绕的经殿,普渡过迷茫的灵魂;我看见,晨钟暮鼓的梅寺里,往来过无数执着的香客。

      寺里初晴梅树凉,闲行共到木鱼房。我是梅峰寺里的那棵树,我安静地守护一个在佛前许下的心愿。我一直用一种站立的姿势,在经殿前参拜;我一直在每一个清晨和黄昏,用心祈愿。

      寺中花是同心树,城里钟分两玉流。我在无尽的生生世世里,默默地看着一个个灵魂,从这里离开。我也听见一声声清脆的哭声,为无限精彩的大千世界,迎来一个个崭新的生命。

      一段历史被我轻轻地翻过,我把记忆清晰地刻在了树轮上。

      梅寺一枝元不少,城里千树未为多。我在寂静的时候,唱梅树的歌,给风听,也唱给鸟听,唱给那虔诚的灵魂。

      宿命里,我就是一棵树的轮回,我一直在守望,一直在歌唱。不因春树今朝见,只道寒梅昨夜开。谁,听见了我的梅树的歌?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