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追忆地下革命者李金兰

    追忆地下革命者李金兰

      求解放 参加革命跟党走

      李金兰(1910-1989),荔城区西天尾镇洞湖村人。她从小家贫,送给溪安村张孝文家当童养媳。20岁与张坤结婚,靠租种佃田维持生计,过着忍饥挨冻的穷日子。自1935年她丈夫张坤参加地下革命后,她家就成为地下联络站。自此,她就挑起接待重担。王于洁、苏华、黄国璋等一批领导、志士,常在她家聚会,研究工作,她一直为他们站岗放哨,一直热情招待,长期无私地提供膳宿。到过她家的同志都称赞说:“吓兰不但是张坤的贤内助,也是地下工作的好后勤。”

      她在同志们的影响和引导下,逐渐懂得了革命道理,懂得了妇女要解放,唯有跟共产党闹革命。由此迫切要求参加革命。1938年3月黄国璋介绍她脱产参加地下工作。自此她踏上了长期艰苦的革命道路。

      挑重担 八方联络不避险

      在白色恐怖年代,地下党活动都是在极端秘密的情况下进行的。在执行联络任务时,她一次次冒着危险,不辞辛苦,昼伏夜行,爬山过岭,把工作做好,她一次次想出各种办法,勇敢机智地同敌人周旋,出色地完成了一项又一项任务。1938到1940年,她曾以挑卖花生油为掩护到忠门、下塘、东峤、珠江等地深入到群众中去宣传抗日救国,组织抗日农会、妇女会,开展三抗(抗丁、抗征、抗税),并筹粮筹款支持游击队抗日。1941年,她又以卖甘蔗为名到江口、桥头建立地下秘密联络站。1943年至1945年曾多次乔装孕妇、乞丐等躲过敌人一个又一个关卡到平海、湄洲、乌丘等岛屿把情报送给由张伯庭、翁鸿堂、张坤率领的埋伏在伪军中,隐蔽在敌人心脏坚持在海上斗争的闽中抗日游击队。她与陈吓兰(平海人)、方吓玉、方清治姐妹(常太人)等一批女地下交通员建立了一条自陆地至海岛的秘密地下航线,为海上游击队在抗日反顽的艰苦斗争中多次获胜作了贡献。

      三售田 无私奉献为革命

      抗战时期,闽中地下党与日、伪、顽斗争更激烈,活动经费也更困难,金兰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就与张坤商量于1938年11月把家中赖以生存的田地卖掉2亩,换来240元银元,全交给地下党使用;1944年,金兰夫妇又毅然再次卖掉家里仅有的2亩田地,支持地下党。又不多久,当她得知山里游击队在与日本鬼子打仗,严重缺粮时,又毫不犹豫地把租进的5分公田转租给别人耕耘,换来10担谷子全交给游击队。金兰为支持革命,不顾全家忍饥挨饿竟三次出卖田地的无私奉献精神,感人至深!

      觉悟高 奇袭银行出大力

      1944年2月28日,黄国璋奉命率领康金树、张作舟等15位智勇双全的老游击健儿从永泰县青溪省委机关下山,到达离涵江不远的西天尾溪安村张坤家隐蔽待命。经两天准备,于第二天下午四时许出发至涵江保尾,仅用半小时奇袭了交通银行,缴获了钞票470多万元,黄金20两。这次行动所得,解决了省委、特委机关生存的大问题,为发展革命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

      这次战斗,李金兰夫妇虽没有直接参加,但也出了大力。在她家隐蔽两天,一边要站岗放哨,保证安全,一边要负责膳宿,保证吃饱睡足。当队员奇袭回来时,金兰不顾危险至埭里村迎接他们,连夜带到附近垞兜村黄阿柏革命群众家,由吓柏带游击队乘天黑走山间小路平安到达省委机关驻地。

      失两儿 继续革命志更强

      1945年初,由于斗争形势紧张,金兰夫妇日夜为革命奔波,家里三个幼儿没人照顾,金兰不得不忍痛把第2个幼儿张国荣送给邻村顾某当养子。不久,即农历3月23日,金兰回家看望孩子,一伪甲长告密,被捕坐牢。顾家怕受株连,就起毒心,把幼儿活活捏死在摇篮里。8月份,日本投降。经地下党营救,金兰等一批地下工作者9月5日被释放回家。她到家方知幼儿国荣被害,悲痛不已。同时又看到才3岁的第一个男孩张文斌因病饿交加,无人照顾,死在家里。接连失去两个心爱宝贝,她万分悲痛,加上小女儿金英和丈夫张坤也不知下落。面对残酷现实,她更加痛恨敌人。她忍着失去2个幼子的莫大悲痛,擦干了眼泪,外出寻找张坤和小女,寻找党组织。她下更大决心,不打倒国民党反动派,不推翻旧社会决不罢休。

      三卖儿 拯救同志献母爱

      1947年,闽中党组织决定紧急动员发动游击战争,因此革命经费更加困难,金兰得悉后即与张坤商量,毅然决定卖女儿支持革命。7月,把才10岁心爱的大女儿张金英交给黄国璋带至安溪,卖给一家地主当丫头,换来300元现钞,全交给地下党使用。不久,她又把才生下不久的第三个男婴也是她唯一的儿子张玉亭交给康金树、林汝梁抱送给仙游一户人家,换了3百斤谷子营救正在敌人监牢里受尽摧残的地下党党员杨国粘同志。1948年11月,她正在分娩,得知地下党需一笔款营救正在敌人牢狱里受严刑酷打的莆田县县委委员时,就再次痛下决心,把还没有看够亲够的婴儿张俊仁卖给黄石镇横塘村,把所得的650元现金全交给康金树,在她的极力支持下,文善同志被营救出狱。金兰同志三次卖掉亲生骨肉,支持革命,拯救同志,她忠于党忠于革命的崇高品质,可歌可泣,值得歌颂。

      勇除暴 冲锋陷阵逞英豪

      为了进一步鼓舞斗争士气,消除群众对地方恶霸和国民党特务的恐惧心理,莆田县工委决定成立“人民除暴队”,开展除恶斗争。金兰不顾自己怀孕在身,坚决要求参加。当时共除暴十多次,她大都参加。每次她都勇敢地背着枪,冒着生命危险,同队员们一道冲锋陷阵,跟丈夫张坤一起并肩作战,捣毁敌据点,镇压恶魔,从不退缩,表现了莆田革命妇女的英豪气概,博得众人赞扬,称她是“莆田的花木兰”。现略举数例。

      1948年9月,金兰参加了康金树、林汝梁、张坤带领的除暴队到莆田县萩芦镇压杀害前中共莆田县委书记杨杞松的凶犯之一、梅洋乡乡长曾喜盛;1949年1月,到涵江镇压叛徒特务傅韵簧(傅中弹后逃脱,至解放后伏法);1949年3月6日,参加奇袭闽中重镇———涵江镇公所,一举缴枪25支。此举给国民党地方政权以沉重打击,同时受到闽浙赣省委的表彰,赞是“创造性的胜利典型”;1949年5月15日,她又参加了张坤率领的除暴队,化装袭击设在城内中山堂的莆田县伪团部,夺取哨兵步枪;第二天即5月16日又参加了智袭常太乡公所,缴获步枪15支、短枪2支、子弹数百发,并捣毁敌碉堡2座,大快人心;第4天,即5月19日,再次参加智取攻打江口伪镇公所,缴枪9支;6月,她还和游击队员一道,到仙游县郭溪重岭开展经济斗争,缴获了一大批物资,及时有力地支持了在山区坚持作战的游击队。

      金兰同志,大家都亲切地称她“张坤兰”,很少叫她原名。由于她和丈夫张坤一起参加地下革命,跟张坤一样勇敢、坚强、无私、无畏而获得此名。她丈夫张坤(1913—1977)是闽中著名的地下革命者,1935年就由其叔张霖(又名张作舟,早期共产党员,夫妻均在解放前牺牲)介绍参加革命。曾任中共莆田县工委委员、莆田县人民游击队队长、闽浙赣人民游击纵队闽中支队莆田大队长,率队转战在莆阳大地上,队伍发展到5百多人。1949年8月21日,带部队进荔城接收县政府。建国后,历任莆田县公安局长、中共莆田县委委员、副县长等职。

      建国后,李金兰仍一直保持着艰苦朴素的优良作风,忠心耿耿为人民服务。曾历任区妇联主任、梧塘、黄石、城关供电所党支部正副书记等职。1969年她光荣离休,1989年,她离开了人间,终年79岁。她是一位令后人永远怀念可歌可泣的巾帼英雄。(林碧兰 根据李金兰生前自述整理)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