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林兆恩抗倭小传

    林兆恩抗倭小传

      林兆恩创立三一教后的活动,是在明嘉靖三十年至四十五年之间(1551-1566)。他除招收门徒倡导三教合一论外,大量的精力用于协助官方抗击倭寇,赈民救灾。

      嘉靖年间,倭患极为严重,东南沿海深受其害。嘉靖三十六年以后,倭寇从浙东转入福建,蔓延至广东。据统计倭寇入犯福建境内达151次,受其害者有福州、泉州、漳州、兴化、延平、邵武等36个县。《明史纪事本末·沿海倭乱》载:“所破城十余,掠子女财物数百万,官军吏民战及俘死者,不下十余万”。兴化又是受倭害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

      仅嘉靖三十七至四十二年间(1558-1563),倭寇入犯莆田城多达九次,并攻破莆田城邑。《林子年谱》记载:“屠戮之众,而遗骸如积,虐焰之炽,而村落为墟。加上无用之兵,重为民生之苦。触目惊心,惨不忍言”。

      林兆恩出身名门望族,加上创立三一教后有一些信徒投靠在他的门下,有一定的号召力,所以仍拥有士绅的身份,乡绅的社会地位高于普通民众,当乡绅与百姓同样面临倭患祸害的威胁时,乡绅们往往负起协助官府保卫地方安全的责任。

      当时的林兆恩,见义勇为,热心社会公益事业。他看到莆田人民的痛苦与灾难,关心备至,勇往直前。林氏家庭虽然世代为官,但其传统家训是以孝友仁义为先,留下了不少流芳千古的懿行。在家风的熏陶下,林兆恩从小就乐善好施,富有同情心。《林子本行实录》载:“教主每出,尝袖白金以与贫人。母以其妄费诘之,对曰:‘吾家世富贵矣,天道恶盈,胡不以吾之有余者,补人不足乎?”林兆恩继承了其先人的不少产业,所以多以变卖田产的方式来赈民救灾。

      《林子本行实录》载:“十二月,倭寇迫城,防守甚急,时值严冬,又多夜雨,守者不堪,教主恒令人携酒粥钱米以给之,以为有力者倡”。嘉靖三十五年,“时疫气盛行人多病殁,教主始鬻田造棺以施主,自是岁以为常”。

      嘉靖三十七年四月,数千名倭寇攻围福清乘胜进逼莆田城下,情况十分危急。正好一队广东兵(一说湖湘麻阳兵)经过莆田,驻扎在城里,城池岌岌可危,在数以万计的人民生命财产面临严重威胁的紧要关头,广东兵视而不见,按兵不动。林兆恩挺身而出,召集莆田缙绅与广东兵订立契约:击退倭寇后给予千金的奖赏。广东兵这才“欣然缒下城,渡河奋击,倭寇骇退”。广东兵遂索取奖赏,缙绅因其在击退倭寇后到处掠夺百姓财物而拒付赏金。林兆恩虽“予之百金”,但广东兵不满足,“执教主于演武场,榜而击之,强教主领诸爽约缙绅家索谢。教主神色不变,从容谓之曰:‘昔与汝等许盟千金,以图安此城也。今倭夷既退,汝等复肆遍掠,是乱之也,乌可哉?吾宁死不忍为之’。诸缙绅闻之感激教主之言,乃鸠金偿之。广东兵始释教主归,身悉肿痛”。莆田人民把全城之功归于林兆恩,赠送书有“一券全城”的彩帐以谢之,按院樊献科也赠送“尚义”匾额。

      嘉靖三十九年(1560),“倭寇猖獗城外,避寇者散处城中及寺观,不知其数,率踞地而寝,又加饥饿”,苦不堪言。林兆恩“每具钱米及草荐以施之,贫病咸德焉”。四十年至四十三年,倭患频繁,加上瘟疫流行,莆田仙游一带死者相枕白骨遍野,走马上任的郡守易道潭“闻积尸盈野,竟驻车福清,不敢莅任”,置百姓死活于不顾。林兆恩再挺身而出,两次变卖田产,毁家纾难,并组织门徒先后六次收埋和积薪火化尸体。收埋全尸者三千余身,火化者二万余数。

      林兆恩收尸瘗骨是求生者安宁,不病于疫,特别重视消毒工作,“为生者洒其道而清之”。深感“歉然”。而大军之后转为太平者二十余载,教主斡旋造化之功,顾不伟与?

      嘉靖四十一年八月,林兆恩撰写《防倭管见》一文,主张:“不宜清野,不宜闭城,不宜遏籴,不宜惜费,滨海以至城邑,乡人各自团练,首尾救应,则无地非城池,无人非官兵矣!不然聚处孤城,适以自困耳”。惜当时不能用其言,以致兵败城破。

      至隆庆年间林兆恩经济拮据,巨万家产变卖殆尽,诸生请受贽仪,他都用其综理籍记、刻刷书籍,或以应贫病,毫不自私自利。

      万历十六年,林兆恩仍热心于社会公益活动,修寺庙,造桥梁,赈济灾民。凡施谷数百石,金百余两,一无所爽。未分既不我扰,已分亦不我乱。二十二年以后主要精力转向传播三一教,异常活跃,与嘉靖四十五年以前相比,其活动范围扩大了(吴春荣)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