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梅峰寺现存古石刻木刻

    梅峰寺现存古石刻木刻

      □吴国柱

    1.jpg

      《大功德邑侯廉明仁敏沈老爷纪政碑》

    2.jpg

      宣统二年陆月立的兴化府保护梅峰寺业的示谕碑

    3.jpg

      佚名楷书“梅峰”石额

      莆田梅峰光孝寺位于莆田市城厢区胜利路中段,始建于宋神宗元丰八年(1085),后屡废屡建,清代已为莆田二十四景之一。作为莆田境内四大丛林之一,1983年被国务院列为汉族地区佛教全国重点寺院。

      1949年以前,梅峰寺山门前竖立五通石碑,后经历“文革”,今仅存二通。一通为清康熙六年(1667)孟春立《大功德邑侯廉明仁敏沈老爷纪政碑》,另一通为清宣统贰年(1910)陆月立的兴化府关于保护梅峰寺业的示谕碑。

      梅峰寺内现存石刻还有康熙四十九年(1710)春佚名楷书“梅峰”石额,佚名隶书“檀樾宋制幹李公祠”石额,1945年8月15日后佚名榜书“胜利门”石额,一通清初礼部左侍郎黄起有撰文的平海卫学残碑。

      梅峰寺内现存木刻有光绪元年(1875)陕甘总督林扬祖偕子林寿勲、林寿煦捐修瞻拜亭题刻,檀樾主李富裔孙与住持法厚偕徒孙等全捐白金重整瞻拜亭题刻。

      现综述之,以存史料。

      一、石刻

      (一)大功德邑侯廉明仁敏沈老爷纪政碑

      大功德邑侯廉明仁敏沈老爷纪政碑

      侯台讳延标,别号正庵,乙未(顺治十二年,1655)、戊戌(顺治十五年,1658)两榜进士,世籍湖广荆州府江陵县。

      嵩岳灵钟   瑞世神龙   月照民隐   露湛三农

      捐奉筑岸   民籍飱饔   棠歌载道   爰及五宗

      慈蠲僧役   朝磬暮钟   体访裁酌   赋清课充

      抽租膏钵   焚修从容   瓣香顶祝   奕世侯封

      康熙丁未(康熙六年,1667)孟春(一月)吉旦

      囊山寺僧道正、心澜,梅峰寺僧月珍,上生寺僧云从仝立石。

      此残碑高216厘米,其中残碑额高35厘米,篆书“皇清”二字,碑身高181厘米;宽85厘米,厚16厘米。存立于梅峰寺天王殿后广场上。

      沈延标,号正恭,别号正庵。世籍湖广荆州府江陵县人。顺治十五年(1658)进士。康熙二年(1663)出任兴化府莆田知县。

      按:两榜进士即进士。科举考试中,乡试中举叫乙榜,又叫乙科。进士榜称甲榜,或称甲科。凡是通过乡试中得乙榜(举人),再通过殿试中得甲榜(进士)的人,称为“两榜进士”。

      (二)宣统二年(1910)陆月立的兴化府关于保护梅峰寺业的示谕碑

      赏戴花翎三品衔、署理兴化府正堂加十级纪录十次谢  为

      给示晓谕事,本年六月十一日据梅峰光孝禅寺方丈僧微嘉、监院僧宗福禀称:“窃莆邑城西梅峰名胜载于志乘,自宋元丰间李制幹(李富)舍地鼎建。绍兴间神佛化身铸钟著灵,声闻百里,逐成名刹丛林。僧众朝夕诵经,祝永圣寿,亦既数百年矣。泊乎道咸之间,寺粮渐遭弃灭粥,鼓钟鱼归于幻渺。光绪丁亥(光绪十三年,1887),楚军驻寺不戒于火,灵钟佛院悉付祝融,古佛独存。僧徒星散,寺产告绝。山门尘封,邦人士乃有大煞风景之叹!

      嘉神前发誓舍命出洋募捐修建,福苦守废寺无闲,晨昏虔诚祝嘏,师徒西天东海更番往还,必求光复佛天,香火振作,祝釐经坛,以达其目的。幸而天子声灵神明,默助所募缘金,陆续携回,重新建造,凡山门、大殿、客堂、禅室焕然聿新,若如来、罗汉、护法、伽蓝靡不金碧辉煌,装修安善。光绪庚子(光绪二十六年,1900)四月开设戒坛,蒙前府宪陈、前邑主吕出示保护,是日,官绅临观,极蒙奖励,益复感奋。

      因念僧多粥稀,未能安饱,虽辟谷乐饥,修行常性,终恐斋粮不继,有初鲜终,无奈不辞艰险仍复冲波破浪,奔驰万里,苦募多年,专心致力,曾无一日安闲。乃承外洋喜舍所募缘金,得以回莆购置后塘等处园地,以及寺后隙地种植龙眼果树数百株,节雇工人研究林艺,加料培养,蔚然足观。约计再度十年结成良果,采摘加工出售,久持寺粮,崇奉法座,于以光大道场。群祝至尊景福,庶几乎,无愧光天化日之下为食毛践土之一分子也。第莆阳绅商学界宰官善信互重名誉,无一不乐为护持,所恐时移景迁,习流波靡,中流社会意外生心。若以寺产公业藉以移充公益为词,借重压力,紾夺见成之利,则破坏圣迹,辜负苦心,瓦砾冲途,荆榛碍道,盛衰变幻,魔障难消,不亦大可哀乎!理合先事禀明,恳乞准给碑记,以便刊石而垂永久。他日设有风潮,即以此碑为山门铁劵等情。”

      据此除批示并由寺勒碑外,合行示谕,为此示仰阖郡绅商、学界、军民诸色人等知悉,尔等须知梅峰寺为莆阳名胜之区,荒废多年失于修理,该僧微嘉不辞劳瘁,跋涉外洋募缘重建寺宇,焕然一新。并购置园地以及寺后种植果树杂木,上供香火,下赡斋粮,俱系远方捐助,并非本地募缘,务宜共相保护。所有绅商、学界多系乐善好施,不准贪利之辈觊觎寺业,朦请移充公益,如有无赖之徒,藉端滋扰,许即禀官究办,各宜懔遵毋违。切切特示。

      宣统贰年(1910)陆月  日给

      此碑高294厘米,其中碑额高59厘米,篆书“皇清”二字,碑身高235厘米,宽82厘米,厚14厘米。存立梅峰寺天王殿后广场上。

      按:光绪二十五年(1899),微嘉和尚从南洋回国任梅峰寺方丈,随即出洋募捐,新建山门、大殿、客堂、禅室等,被尊为梅峰寺重兴之祖。

      (三)佚名楷书“梅峰”石额

      佚名楷书“梅峰”两字,落款:“康熙庚寅(康熙四十九年,1710)春”。

      此石额嵌立于大悲殿前广场围栏外下方。

    1.jpg

      佚名隶书“檀樾宋制幹李公祠”石额

    2.jpg

      佚名榜书“胜利门”石额

      (四)佚名隶书“檀樾宋制幹李公祠”石额

      佚名隶书“檀樾宋制幹李公祠”八字。此石额嵌立于梅峰寺东廊“功德祠”石额背面。

      李富(1085—1162)字子成,一作子诚,号澹轩。兴化军莆田县孝义里洋尾(今涵江区白塘镇洋尾村)人。抗金英雄、慈善家、理学家。其父李泮、母黄氏在梅峰(梅子冈)观音亭求观音喜得贵子李富,于宋元丰八年(1085)舍梅峰一百多亩地建为佛寺,俗称梅峰寺。建炎元年(1127),金兵南侵,南京、临安相继失陷,国家处于危急存亡之秋。蕲王韩世忠劝富举兵勤王,李富毅然捐献家财,招募义兵三千人北上抗金,隶韩世忠部,授承信郎。随部收复建州,攻克大仪,屡立战功,金兵败回北方。宣抚使张渊赏识李富才略,荐任殿前统制司干办公事官(简称“制干”,故世称李富为“李制干”)。富上书朝廷,陈述抗金的策略,被秦桧所抑,贬官。托言母亲年老,辞官归养。绍兴三十二年(1162)卒于家,淳熙九年(1182)移葬于今城厢区常太镇岭下村坪田自然村。后入祀莆田乡贤祠。其一生乐善好施,热心公益。捐家财在县内修筑海堤,围垦造田;建筑延寿桥等大小桥梁34座;在城南五里多的官道旁建凉亭两座,重修囊山寺、重兴寺和满月院;其又捐巨款修建兴化军学,在梅峰寺畔建卧云轩和梅峰书院,聚徒讲学,并捐资供给学子费用。李富还是一位理学家,时名士王进之、龚遂良、林观、刘孔珍、黄刍、黄庚等都出其门下。其著有《春秋注解》、《澹轩集》二十多卷。

      按:走进“檀樾宋制幹李公祠”门,有一栋于20世纪80年代新建的二层建筑,一层为功德堂;二层为报恩纪念堂,奉祀檀樾主李富塑像。原梅峰光孝寺檀樾主李富祠一直以来在这里。据《陇西白塘李氏宗谱》载:“宋忠孝名臣檀樾李公祠,明宋珏隶书。”

      (五)佚名榜书“胜利门”石额

      佚名榜书“胜利门”石额,存放于梅峰寺大悲殿后围墙内。此石额长247厘米,高63厘米,厚11厘米。据世居北河边已退休的88岁“好古”老人刘十洲介绍此石额来历,1945年8月15日,抗日战争胜利,由当时莆田民众艺术社负责人宋湖民、黄筱泉(字文濂)发起,利用寿光社(祀社公)的石碑,把原碑文磨平,请名手榜书“胜利门”三大字。在莆田城内北河路路口(通往砺青中学),用石砌二碷,上嵌立“胜利门”石额,是为“胜利门”。约在1963年左右,莆田第四中学为了学生出入方便,把“胜利门”拆掉,此石额后被人移放于梅峰寺。

    1.jpg

      梅峰寺重兴之祖微嘉住持像

    2.jpg

      梅峰关帝庙石柱联“忠心光日月,义气炳春秋”

    3.jpg

      梅峰关帝庙石柱联落款

    4.jpg

      康熙四年礼部左侍郎黄起有撰文的平海卫学残碑

    5.jpg

      陕甘总督林扬祖偕子捐修瞻拜亭题刻

    6.jpg

      檀樾主李富裔孙与住持法厚偕徒孙等全捐白金重整瞻拜亭题刻

      (六)梅峰关帝庙石柱联

      梅峰关帝庙石柱联:“忠心光日月,义气炳春秋。”上款:“太岁己巳年仲冬立”,下款:“锦里陈圣清敬题”。

      此石柱联今存梅峰寺东廊外梅园空地上。

      梅峰关帝庙,位于梅峰寺左廊,始建年代不详。清宋际春《绿天偶笔》云:“陈丹心贡士题梅峰关帝庙联云:‘春秋日月心头镜,吴魏山河眼底云。’”江春霖《江春霖集》卷二文集第二五六页至二五七页《募修莆田梅峰光孝寺序》载:“光孝寺者,黄太安人感异梦生制幹李公,舍地创建者也。……至光绪间,钟楼毁于兵。楼复而钟未铸,寺僧不肖,并铸钟之铜卖焉。微嘉和尚住持此寺,既已铸钟,复作鼓楼为之配。继乃改建客堂,为士大夫游息之所。余每至城,必造访之。盖城市山林,致有可乐。而微嘉之清修苦行,亦不与众僧同也。十余年来,风雨为灾,塈茨丹雘。多有剥落,左廊关庙破坏尤甚,客堂左厢,基址倾侧,岌岌乎不可终日之势,微嘉有意重修,绌于财用,将募南洋,属余为序。……”

      按:莆人、监察御史江春霖(1855—1918)于宣统二年(1910)毅然挂冠返梓。返乡后,春霖体恤民情,致力于家乡的公益事业,募修水利、道路、桥梁等。微嘉和尚于光绪二十五年(1899)回国任梅峰寺住持,十余年来(1910—1917年间),风雨为灾,塈茨丹雘,多有剥落,寺左廊关庙破坏尤甚。据耆老说,“文革”中,关帝塑像被毁,关帝庙结构保存。20世纪80年代新建左廊建筑时拆除。

      (七)康熙四年(1665)礼部左侍郎黄起有撰文的平海卫学残碑

      平海卫学残碑高108厘米,宽26.5厘米。现被铺于梅峰寺大悲殿西侧地面。

      此残碑只剩开头三行不完整的碑文,录下:

      大夫、礼部左侍郎兼翰林侍读学士、郡人黄起有撰文

      统七年,人文蔚兴,与郡、邑二庠媲盛。顺治辛丑(顺治十八年,1661),迁沿海居民,学

      孰有急于此者,可以时诎诿乎?于是相地于城西隅,前壶后华

      按:黄起有(约1594—约1675后)字应似,号改庵,慵山居士。兴化府莆田城关东厢东里巷(今荔城区镇海街道英龙社区东里巷)人。曾祖黄仲昭。天启元年(1621)举人,崇祯元年(1628)进士。授翰林院庶吉士,崇祯三年(1630)六月改编修,直起居注纂。崇祯十年(1637)为会试阅卷官,四月迁国子监司业。历国子监祭酒、詹事府左中允左谕德兼侍经筵。崇祯十二年(1639)典试顺天府,所选拔多名士。再升詹事府左庶子。崇祯十七年(1644)奉使往江西,过长州,闻李自成攻陷北京,遂归养母。南明隆武时(约1645)擢少詹事、礼部左侍郎兼翰林院侍读学士。后里居结交多寒士,以诗文互赠答。著有《慵山诗集》若干卷,纂辑《四书纲要》十九卷。曾为《天妃显圣录》作序,款署:“前赐进士第、通议大夫、礼部左侍郎兼翰林院侍读学士黄起有薰沐题。”其精于草书,首都博物馆藏有《草书七言诗轴》作品。仙游大济三会寺存有清康熙十四年(1675)二月黄起有撰书的《重建敕大中三会寺碑记》。《全闽诗录》收录其诗一首。卒年82岁。墓葬于宝胜山。

      清乾隆《兴化府莆田县志》卷之九学校志·平海卫学条目载有黄起有撰文的兴化知府李英就府城西隅相地鼎建平海卫学宫之盛举碑记。碑文录下:

      平海卫学建于正统八年(1443),人文蔚兴,与郡邑二庠媲盛。顺治辛丑(顺治十八年,1661),迁沿海居民,学宫画于界外。诸生戴翼等念俎豆莫陈,讲席无所,爰呈请鼎建。太守李公英慨然曰:“事孰有急于此者,可以时诎诿乎?”于是相地于城西隅,前壶后华,左青右紫,四水环抱其中,盖昔书院遗址,而今鞠为蔬圃也。公首捐六百金,请于守道霍公炳、文宗陆公求可暨绅士,咸助建有差。戴翼等协力捐金,鸠工董事,经始于癸卯(康熙二年,1663)仲冬,至乙巳(康熙四年,1665)孟春,圣殿、棂门、戟门、露台、明伦堂、两庑、学师公署俱告峻,而复圣殿、文昌宫亦渐次告成。

      窃念吾郡不敌中州一大邑,而名公巨卿,道德文章,比肩接踵。卫庠弟子员较少郡邑,而誉麾鹊起,魁解甲第,雄视海内,将气运使然,抑大夫师长有以成之耶?李公治吾郡,庶政之暇,以建学兴行为己任,宏构肇于一时,教思绵于百世。自今以后,为官师者,咸弦歌成化,而不徒以薄书期会为功;为多士者,咸道艺淑身,而不仅以荣显浮华为念,斯无负建学至意。诸生念公德,既俎豆于文庙之右偏,而又以盛举不可不记。请起有谨书之,而勒诸石。

      明周瑛、黄仲昭著《重刊兴化府志》卷之十五礼纪一·平海卫儒学条目载:“正统八年(1443)始建。”清廖必琦、林黌纂《兴化府莆田县志》卷九学校志·平海卫学条目载:“原在平海城中。明正统八年(1443),学始建。”在本条目所录黄起有碑记文第一句:“平海卫学建于正统八年(1443)。”而今存残碑记刻为“(平海卫学建于正)统七年(1442)”,据以上记载推断:清廖必琦、林黌纂《兴化府莆田县志》中关于平海卫学条目记载时先参照明周瑛、黄仲昭著《兴化府志》之记载,即平海卫学始建于正统八年(1443)。而当廖、林两人看到当时竖立于兴安书院内的清康熙四年(1665)郡人礼部左侍郎黄起有撰文的碑记所刻平海卫学建于正统七年(1442),与明弘治《兴化府志》所载平海卫学始建年间不对,从而在记录此碑记文时,把“正统七年”改为“正统八年”,以求与明弘治《兴化府志》中最早记载平海卫学始建年间相同。

      二、木刻

      (一)陕甘总督林扬祖偕子林寿勲、林寿煦捐修瞻拜亭题刻

      梅峰寺天王殿后瞻拜亭的横檩上阳刻:赐进士出身、甘肃布政使、署陕甘总督、前给事中御史、刑部员外郎、军机章京、广西乡试大主考林扬祖偕男候选儒学训导林寿勲、举人内阁中书林寿煦捐修。

      按:清光绪元年(1875),陕甘总督林扬祖偕子林寿勲、林寿煦捐修瞻拜亭。

      (二)檀樾主李富裔孙与住持法厚偕徒孙等全捐白金重整瞻拜亭题刻

      梅峰寺天王殿后瞻拜亭的檐檩上阳刻:檀樾主宋殿前制幹李讳富裔孙,住持尊山西园寺传曹洞正宗第三十六世法厚偕徒孙心耀、曾孙子亮、元孙道文、来孙雪岩、晜孙舜仁、礽孙禅模全捐白金重整。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