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踏伞行》启示及其他

    《踏伞行》启示及其他

      □黄披星

    1.jpg

      近日,莆仙戏《踏伞行》在第十六届中国戏剧节亮相,一下子就惊艳了整个中国戏剧界。我不断听到戏剧界同行,包括专家、戏曲从业人员和观众对《踏伞行》的不吝赞美。很多人说到:“可惜了,只有一部《踏伞行》!”听起来也是有一骑绝尘之感。

      摘录一些专家的点评发言:

      这个戏充分发挥中国戏曲的传奇性和民间性。我们看这折戏有看点,一个是看踏伞,一个是宿店,一个是同舟。这出戏可以说是莆仙戏的又一个经典。(薛若琳,中国剧协顾问,中国艺术研究院原副院长)

      莆仙戏是一个很有出息的剧种,新中国成立十周年的时候创作了《团圆之后》,新中国成立三十周年的时候推出了《春草闯堂》,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则有《踏伞行》,莆仙戏给中国戏曲作出了榜样,是非常有益的一种启示。(周育德,中国戏曲学院原副院长)

      看完这出戏确实是好评如潮,一点不过分!刚才大家说这是经典之作,几近完美!我最大的感受是:再次重新认识到了莆仙戏的魅力!(姜志涛,《中国戏剧》杂志原主编)

      《踏伞行》没有那种大江东去的豪情,更为是曲折之间诠释,这个戏很有味道,让人听了如醉如痴!我希望这个戏能够在全国有更大的影响力,有更多的文化界领导看到这个戏,让他看到完美戏曲艺术的另一种可能,期待剧种可以往这个方向追究,讲人情人性是这么美好。在我们提倡创作的时候,把这个方向也作为创作时的一个方向。(姚金成,国家一级编剧,河南省戏剧家协会副主席)

      《踏伞行》从文本、从导演、到演员的表演到音乐、舞美都是完全戏曲化的东西,是中国戏曲的精华。(孙豹隐,陕西省文化厅原副厅长,陕西省戏曲研究院院长)

      这出戏的创作观念从我们艺术创作技术技巧的角度来说,它堪当当前戏曲创作的质量标杆和质量检测的重要参照物。(汪人元,江苏省戏剧家协会名誉主席、戏曲音乐家)

      《踏伞行》的出现不仅发扬了莆仙戏的艺术本色,又跳脱出各地剧种同质化的现象,为各地剧种提供了一种范型。(王蕴明,中国剧协分党组原副书记)

      《踏伞行》我是第一次当场看的莆仙戏,这个戏可以向全国推广,让我们看到了中国戏曲的精华所在。(林为林,浙江音乐创研中心主任、浙江省戏剧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戏剧梅花奖“二度梅”得主、首届政府文华奖表演奖获得者)

      《踏伞行》确实是值得我们这个时代好好研究的一部好戏,我们现在特别是在这种粗糙的、是制造戏,不是创造戏的时候(创造是有感情的,有内涵的),这个戏给我们的感觉就是出现希望,让创作道路步上正轨,这是一部值得好好地深深地研究的戏。(赓续华,《中国戏剧》杂志原主编)

      以上这些我摘录下来的专家发言,不仅仅是对莆仙戏《踏伞行》的肯定,更重要的是他们意识到也点出了中国戏曲发展重要方向。这是莆仙戏《踏伞行》所带来的,也是值得荣耀的。

      莆仙戏《踏伞行》是一个以传承张扬莆仙戏传统为主辙,由成名的青年演员担纲主演的大型剧目。从结构上看,传统戏存在人物类型化、情节趋同化的特征。该剧就取材于人物相近、情节多有重复的传统剧目《双珠记》《蒋世隆》。陈时中、王慧兰的故事只是《双珠记》中小小的副线,讲述大家闺秀王慧兰在逃难途中巧遇从未谋面的未婚夫陈时中,王请求陈带她同行,但不愿告诉对方她的真实姓名;王知道陈是自己未婚夫,但陈却蒙在鼓里,一明一暗中戏剧性由此诞生。

      剧作家尊敬传统,致敬经典,用文人的思趣,把“试探”变成戏剧主核,并巧妙吸收、化用传统剧目《蒋世隆》一剧的细节——包括人物、情节、程式,尤其是借用了整套伞戏,即将生旦二人在“相遇”之际的言语往来都镶嵌在拉扯动作——伞戏中进行,由“扯伞”“掷伞”“拾伞”“踏伞”到“跑伞”“挟伞”以至“忘伞”,舞台语言极其精致、规整,堪称经典,在艺术上竭力向传统回归,但在舞台整体样貌上又颇具新意,有着当代的鲜活感。

      剧中人物王慧兰、陈时中表演艺术,见证莆仙戏的“正生、正旦”的表演特色;艄公、店妈等丑角的帮衬作用,呈现莆仙戏这一古老剧种的“傀儡介”等等。在传统表演科介运用上,诸如生、旦的摇步、抬步、蹀步、蝶身、木偶吊,丑角的七步蹓等传统科介,在舞台上展示了新的生命力,既凸显剧种特色,又使人物显得格外鲜活。在音乐上,设置了【古轮台】、【皂罗袍】、【十八嗏驻云飞】等乐曲,用原汁原味的曲牌体,配以传统的锣鼓经,散发出浓厚的莆仙戏韵味。剧目在导演的精心构思下,借助现代的舞美灯光,传承与创新、古典与时尚,相得益彰恰到好处。既具有莆仙戏艺术的传统美,又充满着接通当代审美的青春气息。

      这次莆仙戏《踏伞行》的成功,很大程度在于依靠领导的眼光,更依赖创作队伍的创新意识,特别是像周长赋先生和徐春兰导演的配合,以及莆仙戏老艺人的参与和年青一代的努力。当然,这也很大程度上凸显了莆仙戏本身厚重的积淀。在眼下大多数剧目都以大主题、大话题作为主打选择的时候,这部戏的选取角度却是乍看起来是很“小”的。但也正是这种“小”,却似乎更加耐看,也更值得深思。甚至可以说,它对当前的戏曲创作,提供了一种回望传统的模板。

      应该意识到,戏曲真正应该坚守的戏曲精神,才能越古典越现代。现代的是精神,然后才是形式。现在我们似乎可以说,莆仙戏在很大程度上,走在了一条正确的道路上。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