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浩然正气的枫亭名士陈迁

    浩然正气的枫亭名士陈迁

      陈迁(1434~1517年)字汉崇,号倦飞,枫亭霞街人。明景泰四年(1453年)考中举人,天顺八年(1464年)考中甲科进士第六名,授南京户部主事,升员外郎中,擢江西布政司右参议。

      陈迁自幼天赋聪颖,刻苦好学,少年时就读于塔斗山会心书院。据民间传说,陈迁每夜从塔斗山会心书院回家,其母每每从后窗的窗户里窥见陈迁返家的路上,总有两盏神火在陈迁的肩上忽明忽暗地闪烁。有一夜,当陈迁站在其母亲的面前时,陈母未见神火与之相伴。陈母深为骇然,知道儿子做了失德事。遂质问儿子今晚为何这么晚才回家,陈迁诚实禀告母亲曰:“儿今夜在回家时替下磨垅人写了一纸休书。”陈母告诫儿子,宁毁十座庙,不拆一家婚。即命陈迁取回所代写的休书并把它撕毁。陈迁领命,转回下磨垅人家中,借口原文书写有错字,需要改正。当他取回文书时即刻撕毁,放进口中吞服。陈迁再次从下磨垅返家时,其母又复见陈迁两肩又有两盏神火相伴。这一传说虽有神话成份,但可以看出陈家家训相当严谨,而陈迁也是十分孝顺的孝子。

      陈迁的祖先槐林先生于元中从莆田陈山迁至下街槐林巷(因门前厝后有槐林百余株,故名槐林巷),靠卖卜为生且以耕读自娱。元至正后期,有寇入境,枫溪千八百家皆弃家遁去,槐林陈公独领三百余家避居北坑山中。越数月,寇得公所,欲屠之,公率众以死守山门,寇不能陷,三百余家得以免灾,实公所赐也。寇总闻公名,以计逼见,谓公曰:“闻尔勇智过人,不肯屈居麾下。今当以尔为兵马校尉,领众人入莆”,公假意答允,秘密从间道归保故山。不久,明朝六师南下,帅者误闻旸谷、连江诸里良民为寇党,意欲屠之。公直抵帅幕,力白其冤乃止,数千百人之命又公赐之,被枫溪百姓传为佳话。

      陈迁十九岁中举,三十岁中进士,平步青云,春风得意,除了严谨的家风外,还与其舅舅薛谦仲(潮州通判)的言传身教分不开。陈迁在官场上刚正不阿,秉正持法,严峻不私,淡泊名利,清廉勤政。在江西布政司右参议的任上时,当时江西宁王府十分猖蹶跋扈,可以随便捕人送交地方官究治,在南昌造成冤案泛滥,而地方官被宁王府视作寮属。陈迁感慨曰:“地寒出蜇,江寒鱼潜。”从此,陈迁对官场心灰意冷。明成化壬寅年(1482),四十八岁的陈迁因丁父忧而告假守制,一直赋闲在家,遂不复仕。

      陈迁在家闲居三十几年,热心为百姓办公益事。府提学佥事彦任常、题其读书所曰:“倦飞馆清介自持,无私人积蓄,不能盖府第,而尽力修祠堂、修桥。”陈迁倡建“爱民祠”。以祭祀知县王彝,后又倡建集英、青泽、兰岭、下桥溪海会流,摘斗亭五处,重修青泽、路亭二桥,著有《仙溪志》及诗文若干存世。

      明宪宗成化(1467年)知府为陈迁建进士坊,立于枫亭驿左侧。明弘治丙寅年(1506年)与当时户部尚书郑纪等人,联合在枫亭组织了仙游县历史上第一个文学社———耆乐社。陈迁与其弟陈娄,表兄薛瑞昭均为《耆乐社》活跃分子。陈迁所赠郑尚书诗:“曾有同林约,如何许久违,料应多食葚,今已醉忘归”,与黄仲昭尝菊诗:“世人无不爱春花,不识秋花色更佳,白发金樽相对饮,蔼然一色映乌纱”,一直以来,受枫亭人传颂。

      “一溪四八皂,五里两状元”,数百年来,为枫亭人所津津乐道。作为一溪四八皂之首的陈迁,他的神奇佳话是枫亭人民茶余饭后的美谈,他的翰林墨宝是枫亭文化史上的一朵奇葩,他不随波逐流,不肯与贪官同流合污的浩然正气被后人誉为道德楷模。薛庆禧

    ——————————————————————————————————————————————

      清操之士陈迁

      陈迁高曾祖父陈力,幼年丧失父母。元代中期从莆田陈山徙居枫亭霞街,后购置房产于槐树百余株,枝繁叶茂,故曰“槐林巷”。其巷通往黄石等处必经之道,俗呼“黄石巷”,亦叫后巷。

      曾祖父陈汝义,别号槐林先生,祖父陈彦麟,父亲陈亨,字德通。

      陈迁于明宣宗宣德九年(1434),生在仙邑唐安乡连江里霞街(今枫亭霞街)槐林巷。字汉崇,号倦飞,自幼聪颖敏悟,就读于塔斗山会心书院,能过目成诵,出口成章。一天课余,他登螺峰塔时,情不自禁地咏诗:“登是螺峰塔,浑如上九天。八闽恒在足, 四岳岂齐肩。海跃龙鱼浪,山含虎豹烟。读酣闲览眺。景仰志前贤。”塾师观其才华,备加赞赏,因而闻名乡里,父母器重于他。

      陈迁弱冠之年,明景泰四年(1453年),考中举人。时南市坪程员外欲觅快媚,邀迁至家,以花鸟扇头为题试其才。陈迁遂挥毫疾书:“双鸟枝花不着尘,花无香味鸟无声,任君舒卷任君看,花不凋零鸟不惊。”员外观他满腹经纶,赞叹不已,将女儿许配与他。

      陈迁二十年华,读书燕邸,方苦读之际,恍闻“有读参议,不读亦参议。”翌年选取入京应试资格,名落孙山,有人讥笑他华而不实,难成大器,而他却不以为然,反而以“大器晚成”自励。

      次年中秋佳节,陈迁约同几位学友赋游九鲤湖,夜宿九仙祠。他先行赏月,然后再行祈梦问卜前程。当他在湖光亭下赏月听泉,被阵阵沉香熏得飘然迷忽,朦胧间,见得一老翁来到他跟前作揖笑问:“客官为何不随缘入殿祈梦问津功名?”这时陈迁似戏似吟地答道:“人来寻仙问名利,我来寻仙看山水。行藏机柄总自由,何劳尔仙报藏否!青山靡靡水冷冷,一尘不动梦魂清。世间万事皆镜照,尔仙不灵我自灵。好山好水天下绝,自与人间风韵别。眼前何物更怡情,水底天心两轮月。”老翁听言不悦道:“如此而已陈迁,憨痴书生,死读不仕,不为枉生。”瞬间老翁不见了。陈迁醒来,方知是南柯一梦,梦中情景,记忆犹新。他乘明月清辉,在仙堂壁上写下他那首自鸣得意的梦中答仙诗。

      陈迁又历经六度春秋,两番北上应试,皆不能如愿以偿。直到明英宗天顺八年(1464),而立之年的陈迁,入京参加殿试。瞬时挥洒千言,心中好不得意,见交卷为时尚早,投笔屈膝,闭目养神,不觉入睡,待到收卷时方惊醒,可是策卷上墨迹已被口涎洇湿一角。宗师是当朝宰相李贤,观其卷,阅其文,赏其论。惊叹奇才,拟取为状元。不料皇上复阅时,嫌其卷面不洁与状元之清贵不相符应,把试卷丢弃一旁不予录取。幸亏李宰相爱才,反复奏请,才将陈迁屈置二甲进士第六名。

      陈迁初授南京户部主事,后升员外郎中,擢用江西布政司参议。他秉正持法,严峻不私,淡泊名利,清廉勤政,义无反顾地参与弹劾当时江西王府骄行跋扈,随意抓捕百姓送地方官究治造成狱滥,他感叹道:“地寒出蜇,江寒鱼潜。”

      明成化十八年(1482年)五月初五日,陈迁父丁忧,适逢与圣旨送达同到,升任为户部尚书,令他赴任。这时陈迁思绪万千,父逝与圣旨颁宣同时辰,是吉凶冲克,在君主制度下水火不相容的,如若就职要犯欺君之罪,如果谎报父故时辰上任,非君子也。于是弃官职,在家闲居30余年,不进县城。

      陈迁在家以园圃蔬果为乐,著书立说。时与莆田理学名臣黄仲昭赏菊诗:“世人无不爱春花,不识秋花色更佳,白发金樽相对饮,蔼然一色映乌纱。”并与郑纪诗:“曾有同林约,如何许久违,料应多食葚,今已醉意归。”后与郑东园(郑纪)等人,在枫亭组织了仙游县历史上第一个文学社——耆乐社,并结为文坛挚友。文学创作很有成就,著有诗文《文策府》,重修《仙溪志》,其《乡俗论》一文,见解精辟,笔锋锐利,并开移风易俗之先河。

      陈迁乐善好施,泽及枫江,为民办了许多公益事业。府提学佥事彦任常题其读书之所曰:“‘倦飞馆’,迁性廉虚能忍。犯而不较,既贵量益宏,人以为安且成也。”他一生清介自持,无私人积蓄,不能盖府第,而尽力修祠堂桥梁。倡建“爱民祠”,以祭祀知县王彝。倡修会心书院,集英、清泽、锦岭、来惠、溪海会流亭和摘斗亭等。

      陈迁卒于明正德十二年(1517年),享年84岁,墓葬锦岭员山,郡人周瑛撰写墓志铭,并书神道碑。清雍正十年(1732年)十月,枫亭夜雨成灾,枫溪民居漂没过半,唯陈迁住宅祠宇和林兰友祠堂安然无事,仙邑知县史正治为陈迁家居赠匾额“福缘善庆”四个大字,以褒扬其德。20世纪40年代中期,时任国民党闽浙监察使陈肇英来枫亭视察时,前往陈迁祠堂拜祖。吴春永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