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董其昌与莆人的情谊

    董其昌与莆人的情谊

      □吴国柱

    1.jpg

      曾鲸绘《董其昌像》近景

    2.jpg

      林兆珂像

      董其昌(1555—1636)字玄宰,号思白,又号香光居士。明代南直隶松江府华亭(今上海市)人。万历十七年(1589)中进士,官至南京礼部尚书,加太子太保致仕。卒,赠太子太傅,谥文敏。世称“董香光”“董文敏”“董华亭”。明代杰出书画家,在明末以书画名重海内。

      董其昌才溢文敏,通禅理,精鉴藏,工诗文,擅书法,精绘画,是一位集大成的书画家。为“华亭画派”杰出代表。其著《画禅室随笔》是研究中国艺术史的一部极其重要的著作。书画理论对后世极有影响,有《容台集》、《容台别集》、《画禅室随笔》等著作传世。刊刻有《戏鸿堂帖》行世。

      董其昌是中国书法史上颇有影响的书法家之一,其书法风格与书学理论对后世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在中国美术史上地位十分重要,其针对中国传统文人画创作所提出的“南北宗论”对后世影响很大,成为之后近三百年文人画创作的主要指导思想。

      董其昌初为国子监生时,为莆人国子监博士、监丞林兆珂所取士。董其昌像为莆人好友画家曾鲸绘(项圣谟补景),选入董其昌《秋兴八景图册》。董其昌为莆人好友画家吴彬的五百罗汉画作题《栖霞寺五百阿罗汉画记》,给予高度评价。为吴彬绘《十面灵璧图》《楞严二十五圆通佛像》题跋,还为工部右侍郎熊尚文收藏吴彬所绘罗汉图题跋《跋画罗汉》。董其昌与莆人礼部尚书林尧俞是同年挚友,两人交谊三十多年。董其昌《容台集》容台诗集卷三·七言律诗有首《送林兼宇简讨》,董其昌还为礼部尚书林尧俞及其弟林尧都撰画像赞。崇祯初,董其昌为莆好友时任礼部侍郎曾楚卿的曾氏族谱作序《莆田曾氏族谱序》。董其昌为莆好友兵部左侍郎彭汝楠的私家园林《岸圃园图卷》命名并题写“岸圃大观”四大字并题弁首。还为彭汝楠《岸圃园图卷》题后跋《跋少司马彭让木岸圃园图卷》。董其昌题跋北宋书法大家莆阳蔡襄《谢赐御诗表卷》。现综述之,以存史料。

      一、董其昌与林兆珂

      林兆珂,字懋忠,又字孟鸣,号榕门。兴化府莆田县赤柱巷(今荔城区镇海街道英龙社区赤柱巷)人。林富孙。明代诗人、学者。嘉靖四十一年(1562)倭陷莆城,与兄兆瓒俱被执,倭刃磨兄颈,兆珂以身翼蔽,倭以义释之。万历元年(1573)中举人。万历二年(1574)中进士。授凤阳府蒙城(今属安徽)知县,改仪封(今属河南)教授,升国子监博士、转监丞,任期七年,董宗伯其昌、范少卿允临皆所取士。升刑部主事。万历十三年(1585)命为广西乡试考试官。迁员外郎,为大司寇注《律例》二十卷,万历十八年出任廉州府(今属广东)知府。丁内外艰,补任衡州府(今属湖南)知府,修府志,有政绩。又补安庆府(今属安徽)知府。万历二十九年辛丑大计后,假归,遂为终焉之计,家居二十载,键户谈书,丹铅不辍。寿七十六。其工诗。《兰陔诗话》谓其诗,酝酿深厚,吐纳风流。《四库全书总目》谓:“兆珂七律颇得钱、刘风调。”《明诗纪事》录其诗四首。著有《林伯子诗钞》一卷、《毛诗多识编》《宙合编》《考工记述注》《檀弓述注》《李杜诗抄》《楚辞述注》《注大明律例》二十卷等。均收入《四库总目》并传于世。另著有《挈朋草稿》六卷、《衡州府志》十五卷、《林子年谱》《林兆恩先生年谱》等。

      董其昌初为国子监生时,为莆人国子监博士、监丞林兆珂所取士。

      二、董其昌与吴彬

      吴彬(1550—1643?)字文中,又字文仲,别字质先,别称文中父、文中子。自号壶谷山樵、遵道生、织履生、一枝栖、枝隐生、枝隐居士、朱湖太生洞天居士、枝隐庵主、枝庵发僧、枝隐头陀、枝隐庵头陀和“金粟如来”等。兴化府莆田县黄石人。流寓金陵(今江苏省南京市)。万历年间,明神宗朱翊钧召见吴彬,试殿中第一,授中书舍人,历工部主事。供职于宫廷画院。中国国画大师,明代宫廷大画家,晚明人物“变形主义画风”和“复兴北宋经典山水画风”的主要倡导者和领导者之一,享有“画仙”之誉。1988年11月,其名作《文杏双禽图》被收入《中国历代绘画》,列为我国上下五千年的28幅绘画杰作之一。2009年,北京保利秋拍吴彬名作《十八应真图卷》最终以1.6912亿元高价成交,创下当时中国画拍卖价格新的世界纪录。

      董其昌与莆田吴彬私交甚密。吴彬于万历三十年(1602)春在南京栖霞寺手绘阿罗汉五十轴。这是目前已知吴彬完成的第六件《五百罗汉图》作品。董其昌在该作的题跋中对吴彬大加赞赏。这为吴彬在中国绘画史上赢得了良好的声誉及过人的地位,同时也为吴彬个人风格的确立奠定了基础。董其昌题吴彬《栖霞寺五百阿罗汉画记》(见俞宗建著《闽中画派艺术研究》第七四至七五页)录下:

      董其昌题吴彬绘,俞宗建点校《栖霞寺五百阿罗汉画记》

      佛像,教也;画佛,观也。凡画佛、菩萨、声闻、辟支、阿罗汉者,皆运心婆娑之外,游意空劫之初。清虚固以日来尘劳于焉,暂息矣。及其神照既传,庄严斯在,使瞻礼者发菩提心。如观净土变相,必起往生;想观地狱变相,必起脱离想;观大士变相,必起皈依想;观华严变相,必起行愿想。原其熏炼之因,岂异经禅之力哉!

      梁唐之间,耆宿宗师,既振法于彼,而能妙画史,亦助道于此。所谓宝刹,现于毫端,大千掷于掌上,庶几似之。

      蒲口吴彬居士者,婆娑艺圃,泛滥珠林,翰墨余闲,纵情绘事。因游摄山,见千佛岭天监雕镌,森然海会,作而叹曰:“亿千调御,既分身矣。五百应真,何时放光乎?”遂以丹青,代彼金石,施若干轴,藏之此山。

      值余南游,请为助喜。余发而观之,有贯休之古而黜其怪,有公麟之致而削其烦,可以传矣。虽然余更有进焉,佛言:“一切众生有如来智慧德相,夫罗汉者,岂异人哉?”

      众生是也,搬柴运水,即是神通,资生顺产,不违实相。而画罗汉者,或摄空御风,如飞行仙;或渡海浮杯,如大幻师;或掷山移树,如大力鬼;或降龙驯虎,如金刚神。是为仙相、幻相、鬼相、神相、非罗汉相。

      若见诸相非相者,见罗汉矣。见罗汉者,其画罗汉三昧与为语。居士而无以四果为胜,以众生为劳,以前人为眼,以自己为手,作是观者,进于画矣。居士曰:“善哉!”

      万历癸卯(万历三十一年,1603)秋。偕吴文仲居士游摄山,礼诸尊者,遂书此记于乳泉亭上,史官董其昌。钤印:“知制诰日讲官”“董氏玄宰”。

      万历三十八年(1610),明代书画家、收藏家,官至太仆寺少卿的米万钟以“好石”著称,并将这种爱好追溯到自己的先祖米芾。米万钟收藏有一枚构造奇峻的灵璧石是当之无愧的珍宝,令其痴迷不已。石上脉络蜿蜒,峰壑显现,看似一片高山风景。他特邀友人吴彬绘制长达九米的长卷画《十面灵璧图》,以二维平面的方式表现这枚充满生机的三维立体奇石,雄浑又如幻似真,成为明代绘画中前卫创新的代表,也是最受推崇、具有传奇性的明代巅峰画作之一(见澎湃新闻2018年1月7日《看明代吴彬用十个角度画出米万钟的“石癖”与非非石》)。米万钟曾行三千里找到董其昌,特请董其昌为自己所珍藏的吴彬绘《十面灵璧图》题跋,董其昌题其名曰《洞天灵焰》,此跋(见俞宗建著《闽中画派艺术研究》第八三页)录下:

      董其昌题吴彬绘《洞天灵焰》(十面灵璧图)

      盖文仲以孙知微画火法,为此石传写神照。而其蜿蜒垂垂者当作水观,剑锋斩截者当作金观,孤起林立者当作木观,坡陀平夷者当作土观。宋邵氏以石与金木水火而六,谓石具五行之秀也。仲诏所藏有之矣。

      天启元年(1621)三月,董其昌在西湖的舟上,即兴为容静道丈珍藏的吴彬绘《楞严二十五圆通佛像》册页题跋。跋文(见俞宗建著《闽中画派艺术研究》第八三页)录下:

      董其昌题吴彬绘《楞严二十五圆通佛像》(册页)

      容静道丈出此册见示,乃吴文中所画《二十五圆通》也。昔有学人问师曰:“耳根圆通从何得入?”师曰:“闻偃溪水声么?”答曰:“闻!”师曰:“从这里入。”今日在西湖舟中,正是此境。余因举三十年前葛藤,为容静相激扬,容静首肯,已入大寂光中,无论诸菩萨观矣。

      辛酉三月,董其昌题。

      工部右侍郎熊尚文收藏有吴彬所绘罗汉图,一次偶然的机会,其出示给董其昌观赏并请题跋,董其昌《跋画罗汉》(见2013年12月第1版《董其昌全集》第八二七页)录下:

      跋画罗汉

      昔年为吴文仲作《画罗汉记》,曾拈画法曰:“若见诸相非相者,见罗汉矣。”见罗汉者,与文仲自谓于予言下若有会。今观此图,以文殊师利、观世音二菩萨作眼目,已进四果于大士高足之林,而谛观种种阿堵,盎然慧眼,不带些子杀气。所谓“温伯雪子,望之意消”者,于此想见万一,画史未解也。非熊宗伯藏之有年,如裴休、东坡(苏轼),久照禅悦,偶出以视予,不觉饶舌乃尔。

      按:熊宗伯即熊尚文,字益中,别号思城。江西丰城人。万历二十三年(1595)进士,福建提学、湖广督学、浙江参议官,官至工部右侍郎。

      三、董其昌与曾鲸

      曾鲸(1564—1647),字波臣,别称波臣父,晚号蔗园老人、蔗庵、蔗第等。兴化府莆田县仁德里西漳(据莆田市闽中画派艺术研究院院长俞宗建先生考证:系今莆田市荔城区拱辰街道长丰村人)人。长期客居江苏、浙江一带。明末清初著名画家,肖像画大师,著名画派“波臣派”创始人。《中国绘画史》誉其肖像画在明代三百年“首屈一指”。其传世佳作被北京故宫博物院、中国国家博物馆、上海博物馆、浙江省博物馆、福建省博物馆等馆藏。

      董其昌与莆田曾鲸交情深厚。万历四十八年(1620),曾鲸为好友董其昌绘《董其昌像》(项圣谟补景),选入董其昌《秋兴八景图册》,现为上海博物馆藏(图见俞宗建《闽中画派艺术研究》第一三七页)。

      四、董其昌与林尧俞

      林尧俞(1558—1626)字咨伯,号兼宇。兴化府莆田县东山巷(今莆田市荔城区镇海街道英龙社区)人。祖父林应采,父林焲章,弟林尧都、尧图、尧典,子林铭鼎、铭吕。明代名臣。嘉靖三十七年(1558)生(见何乔远《镜山全集》第1728页)。万历七年(1579)中举人,万历十七年(1589)中进士。初授翰林院庶吉士。万历十九年(1591)八月授检讨。万历二十二年(1594)正月命编纂《六曹章奏》,二月充展书官,三月充纂修官。万历二十七年(1599),升詹事府赞善。请假归家省亲,又相继服父、母丧,居家八年。万历三十四年(1606)十二月升右春坊右谕德兼翰林院侍讲。万历三十五年九月以充武举考试官。万历三十六年(1608)五月升南京国子监祭酒。时有奸佞为了谋求拜相,不惜伤害诸前辈,其连章乞退,以避其祸,杜门在家十四年。万历四十年(1612)春,林尧俞在南山广化寺后三里南溪筑成“南溪草堂”(参见许更生《海丝雕龙》第一九五页)。四月,与致仕礼部尚书陈经邦重修《兴化府志》,任主纂。次年(1613)十月,《兴化府志》五十九卷书成,世称《万历癸丑志》。熹宗即位(1620),以吏部荐章,政府催取,始起补原官。天启元年(1621)十二月,起升国子监祭酒林尧俞礼部右侍郎管国子监祭酒事。天启二年五月,林尧俞疏辞新命,不允。天启三年(1623)二月转礼部左侍郎兼翰林院侍读学士,三月充经筵讲官。五月,升礼部尚书兼翰林院学士,辞新命,不允。天启三年(1623)七月,《光庙实录》修成,加太子少保。次年十一月,祭三皇于景惠殿。天启五年(1625)八月,累加太子太保,诰赠三代,礼数优异。因不满宦官魏忠贤弄权乱政,三疏乞休,命驰驿回籍。天启六年(1626)春,尧俞归莆田在南溪草堂编撰《天妃显圣录》并作首序。其亲手将编撰的《显圣录》母本和序言,交与湄洲天妃宫住持照乘和尚。天启六年(1626)十二月七日卒,享年六十有九(见何乔远《镜山全集》卷六十六《少保礼部尚书林文简公神道碑铭》第1726页、1728页)。崇祯元年(1628)六月己酉,赐故礼部尚书林尧俞祭九坛及葬。八月己丑,赠礼部尚书林尧俞少保,仍荫子国子生。崇祯二年(1629)正月十七日,谕祭文。二月二十日,谕下葬文。四月二十九日,赠光禄大夫、柱国少保、谥文简诰命。墓位于今涵江区苍林村前黄自然村。尧俞著述甚丰,有《溪堂文集》二卷、《溪堂诗集》四卷、《玉恩堂存稿》八卷、《兴化府志》(癸丑本)五十九卷。

      董其昌与林尧俞同是万历十七年(1589)考中进士,董其昌称年弟。两人友情深厚。在林尧俞任翰林院检讨期间,同僚挚友董其昌为其作诗《送林兼宇简讨》一首。诗(见《董其昌全集》第四二九页)录下:

      送林兼宇简讨

      玉节初颁下直庐,天涯岐路意何如。

      应多胜赏供诗句,不为王程滞简书。

      丝竹声中繙孔壁,荔枝花下度潘舆。

      预愁后夜长安月,那有清言慰索居。

      崇祯二年(1629)四月二十九日,原任太子太保、礼部尚书兼翰林院学士,赠光禄大夫、柱国少保、谥文简林尧俞诰命。之后,董其昌为挚友礼部尚书林尧俞撰画像赞,赞文(见莆田市图书馆(030006456246)藏《莆田前埭林氏九牧大宗族谱》柒册第五二六页像赞)录下:

      少保尚书文简公像赞

      公讳尧俞,字咨伯。佥事(林焲章)长子。万历己丑进士,改庶吉士。授简讨。同考会试。历春坊赞善、谕德。主考武闱会试。升南京国子祭酒。乞归十四年(1608-1621年)。筑南溪草堂,杜门著述。天启改元(1621),元年,起礼部右侍郎。二年(《熹宗实录》载为天启三年二月),起礼部左侍郎。寻升本部尚书。

      《光庙实录》成,拟进御制序文,有“金縢无圭壁之祈,灵药寡瞑眩之效”,为权贵所不悦。奉命选阉,增额逾制,疏争至再,中引祖制训词,而继以“愿垂履霜之戒,毋启旁落之端”。逆珰魏忠贤恚曰:“林宗伯无意纶扉一席地耶。何遽张拳相向。”公闻笑谢曰:“予知祖制,不知其他。”

      及选阉,珰援故事,欲据中坐,公戒吏席两柱间虚堂中,设篆案,珰揖下愠,见公曰:“若等故,由本部选进,安可辄相跻躐。”竟均席拂拂罢去。

      选侍李氏拟加封号,公称引典章,谓宜从少缓,俟皇八妹选婚日另议。郊天导驾,熹庙玉步甚迅,公壅不得前趋,上目屡回,戒珰让路。恭进大祀册,由中御路抵皇极门,上亲起受阅,立而目送。凡郊祀、幸学、殿工、陵寝册号,选婚实录,贡举以至宗藩、西裔封贡诸大典,绎旧肇新,不爽条贯。每有面恩致词,神意安祥,威仪娴习,上为肃然。诸大礼成,上尊珍馔、朱提、文绮拜赐,上方相望于邸舍。累加太子太保,赐蟒玉。予告传归。逾年卒,寿七十(注:董其昌撰林尧俞寿七十,疑有误。这与林尧俞挚友何乔远《镜山全集》卷六十六《少保礼部尚书林文简公神道碑铭》中关于林尧俞长子林铭鼎的奏折及何乔远所载不符。)。赠柱国少保,谥文简。予祭九坛,以子铭鼎进阶光禄大夫。著有《溪堂集》十二卷。

      赞曰:颀而晳,端而丰。侃侃自矢,蹇蹇匪躬。每举行诸大礼,进思尽忠。寅清不懈,奏封九重。音吐洪亮,天子为之改容。则非图写之能肖,于以髣髴,其度于夔龙。

      年弟、礼部尚书、华亭董其昌识

      董其昌还为挚友礼部尚书林尧俞弟林尧都撰画像赞,赞文(见莆田市图书馆藏《莆田前埭林氏九牧大宗族谱》柒册第五三三页像赞)录下:

      侍御尧都公像赞

      公讳尧都,字赞伯,别号陶庵。佥事季皋公(林焲章)仲子,孝友本丁□□醇厚见称。门里兄文简公(林尧俞)宦游,综理家政,各适其宜。足迹不入公门,人不知为贵介也。生浴日(林铭盘)公、慎日(林铭几)公,后先俱以《尚书》魁八闽。世称双璧。公喜曰:“吾乐有贤父兄,今有子矣。”佥宪公新盖房屋,让与二幼弟。公自居旧庐。宗党咸钦敬焉。

      赞曰:丰姿玉立,懿行流芳。阀阅世胄,不自矜张。

      美宅克让,庐敝而康。庭训二子,□□季方。

      壁经首荐,联举于卿。眼看伯仲,后先显扬。

      代多濬哲,长发其祥。

      礼部尚书、华亭董其昌识

      按:林尧都,字赞伯,号陶庵。林焲章次子。郡庠生。以子林铭几贵赠中书舍人,加赠湖广道监察御史。

      林铭盘,字祖修,号浴日。尧都长子。举万历四十三年(1615)乡试第四人,授宁洋县儒学教谕。学行兼优,课士有方。

      林铭几,字祖册,号慎日。尧都次子。举天启四年(1624)乡试第四人,崇祯元年(1628)中进士。授中书舍人,擢湖广道监察御史,两浙巡盐,江西巡按,迁山东按察司副使。寿六十。

      五、董其昌与曾楚卿

      曾楚卿(1575—1632),字元赞,号矞云。兴化府莆田县平海卫(今秀屿区)曾城人。后迁居莆城内塔寺前。万历四十一年(1613)中进士。初授翰林院庶吉士,升翰林院检讨。熹宗天启元年(1621)三月命教习内书堂。天启二年(1622)十二月擢右赞善。天启六年(1626)三月,迁詹事府詹事兼翰林院侍读学士。十月改修《光宗贞皇帝实录》命为副总裁,阉党魏忠贤诬吏部侍郎张鼐诽谤朝政,谓时方转南京礼部侍郎楚卿系张鼐门生,牵连夺职、削籍。归莆。崇祯元年(1628),魏忠贤已死,楚卿起用礼部左侍郎,陛见时言“敬天、法祖、苏民困、宽冤狱、预边防”五事。思宗嘉纳。转吏部左侍郎(少宰)。崇祯五年(1632)十二月,累迁礼部尚书(大宗伯)。因与首辅温体仁政见不合,屡疏忤乌程(温体仁为浙江乌程人),遂上疏乞归,上犹不允,体仁奏楚卿实病,予告回籍。楚卿致仕返乡,途经江口,为东岳观手书“东皇司命”巨匾。其著有《曾城集》六卷、《书经发颖集注》六卷、《棠坡集》十二卷、《铨署日录》二卷等。崇祯五年(1632)十二月,曾楚卿卒于家。年五十八。墓葬于九华山麓陈岩仙公祠之侧。

      董其昌与曾楚卿交谊甚笃。在曾楚卿任吏部左侍郎(少宰)时,请好友董其昌为《莆田曾氏族谱》作序。董其昌《莆田曾氏族谱序》(见2013年12月第1版《董其昌全集》第六四三至六四四页)录下:

      莆田曾氏族谱序

      谱学盛于六代,李唐之世。当其时,婚宦之籍过于九品,名讳之禁严于三尺。其书充栋,如《册府元龟》所载者是已。而遗编断简,三馆寥寥。似经祖龙之灰,鲜见蠹鱼之蚀。岂非习伪相沿,作者不勉,故冺灭无传耶?兹莆阳曾氏之谱出,而吾睹少宰公之难穷也。盖以国史之法,用之于家乘,譬离督绳,输按墨,而以凌云材料为堂为奥,直易易矣。公之言曰:“阙疑传信,史职也。疑无小,信无大。信者十九,力不敌疑者之十一。吾曾之保姓受氏逖矣。断自入闽而祖光溥,见见闻闻,传流有据。孔子述书,三坟勿载,欧阳子行之矣。此史法也。史迁作帝纪、列传、世家,徵信千古,而总命之曰谈公所论著,善则称亲,不必己出。公有风木之恨,而谆谆于肯构之思,令太公之绪言遗教千载如新,史法也。”公掌丝纶,作训词,以训有位。今也旁治子孙,于是乎取之。宠必思危,恩不掩义,温厚尔雅,养中养才。若颜子推之家训、谢康乐之述祖,为作求绍闻者地,此史法也。范希文(范仲淹)宋人物第一,其始流离琐尾,自非著姓,而以物望振宗盟,又以直笔裁族志。今崔、卢、郑、李之谱世已无传,而数百年来范谱孤行,寿于金石。闽之曾世不乏闻人,而有以希文为我师者,非少宰孰当之!三立具而业不朽,九两系而族得民,事不同而相为用,此史法也。不佞吴人也,习见范文正公之祠墓,云仍皆在吴之天平。宋社已屋,范庄岿然。其子孙当机利之辏,而事桔槹之业,惟义田是仰,惟宗老是依。文正训曰:“子孙有仕于朝者,以俸入增置义田,恢祖贻孝也,彰君赐忠也。”入国朝,且踰三倍矣。公虽怀范公之忧,而未佩将相之印。当修志时,官尚宫赞,禄入未逯希文远甚。而蚤从事钱公辅之记,所以翼是谱而行之永永者,宁他世家所敢望哉!谱凡目十有三,而不佞肉谱可书者止此,未知可比于糠粃之前导否?

      按:少宰,明清朝常用作吏部侍郎的别称。

      六、董其昌与彭汝楠

      彭汝楠(1584—1643)字伯栋,号让木。兴化府莆田县国清里小横塘(今莆田市荔城区黄石镇七境村钱塘自然村)人,后迁居莆城关南厢柳桥(今城厢区霞林街道顶墩村)。万历四十三年中举人,万历四十四年(1616)中进士。授绍兴府会稽县(今属浙江)知县。以治行擢升为礼部给事中。天启二年(1622)十一月命巡视京营,极力整顿积弊,厘然一清,转吏科。切责魏阉“虚耗钱粮,册封海外之役”,陛辞之日疏云:“杨涟参忠贤一疏,未奉明旨处分,乞将一切罪状直穷到底,明正法纪。”复命之日,又疏谏,逮系立枷及九门监税诸苛法。不蒙省纳。晋礼科给事中,复率六科伏阙,请省刑蒲税,以回天变者三。天启五年(1625)五月,魏忠贤怒甚,遂因推升启事,矫诏夺职、削籍。彭汝楠归莆于天启五年(1625)杪秋,葺茅缔宇,引水通渠,阅岁而就,是谓“岸圃”园林。崇祯元年(1628)十二月戊戌,起汝楠大理寺右寺丞。崇祯三年(1630)四月转太常寺少卿,提督四夷馆。十二月升太常寺卿。崇祯五年(1632)三月迁兵部右侍郎,汝楠任上多善政,屡有疏议,皆中机宜,思宗嘉纳,遂转兵部左侍郎。后以流寇猖獗,其力议筹饷清剿,与当事者不合,遂力辞而归。汝楠与陈玄藻、郑凤来、郑赞、陈钟岱、王应麟、黄鸣乔、林元霖、柯士璜、郑天亲、许樵共同成立颐社。崇祯十六年(1643),汝楠卒于家。享年六十。墓在大龙山之麓。

      彭汝楠的私家园林“岸圃”始建于天启五年(1625),辟东西二园,主要景观有“烟鬟阁”“鹤池”“荔径”“可步亭”“瓠渟”“情依楼”“涵碧轩”“蕉声馆”“剩水居”“摇碧斋”“棹声阁”“密庵”“渚步”“玉照台”“花幕”“壶天”“丛云谷”“且止台”“华滋轩”“樾庵”“涌香廊”“浮山舫”“饱绿亭”“橘园”“云来榭”“见山亭”“听屐廊”“隐花阁”“爽阁”“寸草庵”“水庄”诸景;园林内还广植名花异草,成为十六世纪江南著名的园林。当时莆田山水画家黄担为岸圃园绘《岸圃大观》画卷十二幅。著名画家柯士璜也为岸圃园中的众多名花异草着色写生,称作《岸圃花志》。著名篆刻家黄升为彭汝楠篆刻《岸圃大观印塔》全套石章。

      董其昌与彭汝楠交谊甚厚。两人又皆喜好园林,当彭汝楠的“岸圃”私家园林营建好后,崇祯二年(1629),彭汝楠北上赴任大理寺右寺丞,遇好友董其昌于江苏丹阳舟次,仓卒出《岸圃园图记》求教,董其昌欣然为书“岸圃大观”四大字,兼缀数语弁之。崇祯四年(1631)二月至六年(1633)九月间,彭汝楠出示好友董其昌题跋“岸圃大观”的《岸圃园图卷》给绍兴友人王思任(崇祯四年二月,王思任升南京工部营膳司主事。崇祯六年,王思任以榷关回南京工部。四月六日,为长子王槐起娶州守陈鹤沙的长女。王思任转任工部屯田司。十月,任江州兵备佥事。)欣赏,谓董其昌四大字殊可观。后董其昌又为此图卷题后跋《跋少司马彭让木岸圃园图卷》。汝楠按图景致逐一题跋,名为《岸圃大观图记》(一名《柳塘园图记》)。崇祯十一年(1638)刻版印成,书画及刻工均精美,遂成《岸圃大观》。是目前不多见的明代江南文人园林写实图景。董其昌手书“岸圃大观”四字,兼缀数语弁首。录下:

      岸圃大观

      唐有卢鸿乙《嵩山十志》,每一境,为骚词纪之。《岸圃》每境,题跋皆汉晋人语,更胜。

      董其昌识  钤印两方“宗伯学士”“董玄宰”

      按:卢鸿(又作鸿一、鸿乙),字浩然,一作灏然。唐幽州范阳(今河北涿县)卢家人。后来迁到洛阳,隐居嵩山(今登封市)。为一代高士。唐玄宗赐其一身隐居服,一所草堂,让他带官归山,每年可得到粮米一百石、布绢五十匹。其能八分书,善制山水树石。卢鸿的绘画作品,主要是反映他清闲自得的隐居生活。最出名的是《草堂十志(嵩山十景图)》,包括草堂、倒景台、樾馆、云锦淙、期仙磴、涤烦矶、洞玄室、金壁潭等十景。画风与王维相近,并与王维的《辋川图》一样,名传当时与后代。但可惜的是,原作久已失传。卢鸿《草堂十志(嵩山十景图)》中的小楷题记颇为精彩,每景各题一段,或仿虞(世南),或仿禇(遂良),或仿颜(真卿),无不神形兼备,耐人品味。

      董其昌题后跋《跋少司马彭让木岸圃园图卷》(见2013年12月第1版《董其昌全集》第八二五页)录下:

      跋少司马彭让木岸圃园图卷

      园图不必有是境,但以胜情幻想为境。宋人名手作《独乐园图》,与《辋川》、《嵩草堂》并传,画苑点缀,司马君实(司马光,字君实)许大富贵相,当时实止一亩居耳,园无广狭相也。白香山(白居易,号香山居士)自谓东都有美酒者无不造,有名园者无不游,图无人我相也。维摩居士毗邪丈室摄取三千世界,如陶家轮,忽复不见,是有无相,亦不可得也。让木先生(彭汝楠)之岸圃园,予命为“大观”者,正以其岩壑夔、龙,衣冠巢、许,逆珰(指魏忠贤)之虐知险知阻,中兴之世为龙为光,无广狭相,无人我相,并无有无相,虽右丞之策梨觉晚,而鸿乙之避诏为固耳。平泉(唐朝宰相李德裕的别墅“平泉庄”)、金谷(西晋石崇的别墅“金谷园”)又何足论哉!闻吾友王水部(王思任)谓予题卷“大观”大字为複者,重宣此义,须视之谓如何也。

      附考:董其昌是何年何地为彭汝楠《岸圃园图卷》为书“岸圃大观”四大字并缀数语弁之?

      《莆田金石木刻拓本志》是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中期由莆田著名学者、莆田民众艺术社社长宋湖民先生据拓本所编。笔者查阅1961年11月莆田县县志编集委员会刊印《莆田县志——莆田金石木刻拓本志》(草稿)下册第一六四至一六七页载《明尚书朱继祚书彭汝楠〈岸圃大观图说〉》,共十二图由汝楠所自为记,属挚友朱继祚为作小楷勒石,因摹前后题跋(董其昌手书的前后题跋)并勒之。在一六七页附识(岸圃主人彭汝楠又识)找到答案。谨录下:

      附识

      己巳(崇祯二年,1629)小草(喻指彭汝楠自己)北上,遇恩白先生(“恩”字印误,实为“思”字。董其昌,号思白。)于丹阳(属江苏镇江)舟次,仓卒(即仓促之意)出《图记》求教,先生(指董其昌)欣然为书“岸圃大观”四大字,兼缀数语弁(放在前面之意)之,尔时(其时)目喜过当。间以示王遂东水部(工部屯田司郎中王思任,号遂东),谓大字殊可观。先生(指董其昌)复为广言之如右,虽笔端游戏,而园林三昧具是矣。今《图记》一再易(易手之意),吾胤岡(朱继祚,号胤岡)年丈不惮粉饰无盐,为作小楷勒石。因摹前后题跋(董其昌手书的前后题跋)并勒之,风流标映,林水割荣。沧桑而后,知有岸圃。或在斯乎?

      岸圃主人(彭汝楠)又识(宋湖民)按:《岸圃大观》石刻精美,旧藏刘澹斋[刘尚文(1845—1908)字澹斋,莆田城关井头人。]续梅花百咏斋。因付印寄存某店,不戒于火全毁。余(宋湖民)在吴稚云家见过全图[宋湖民《南禅室集》第一七七页《岸圃大观图》拓本一篇记载:“彭汝楠以少司马乞归林下,辟岸圃于南郊柳桥村。……董文敏其昌为其图题曰《岸圃大观》。图共若干幅,每一幅图附彭氏亲笔题跋一幅,书画及刻工均极精。予曾在北门街王大猷家获观残本数幅;及观吴稚云家所藏之装订成册完整无缺者,莆中当无第二本也。……”]今尚存。

    1.jpg

      彭汝楠岸圃园遗存石刻“林泽游”“且止台”“吉云精舍”“古柳桥”

      据此得知:彭汝楠于崇祯二年(1629)北上,在江苏镇江丹阳的码头船上,偶遇好友董其昌,仓促出示《岸圃园图记》求教,董其昌欣然为书“岸圃大观”四大字,兼缀数语弁之。

      附:朱继祚《柳塘园图记书后》(即《岸圃大观图记书后》)

      清末莆人涂庆澜辑、于英丽点校《莆阳文辑》第二七七至二七八页卷五收录明朱继祚《柳塘园图记书后》,录下:

      柳塘园图记书后

      此彭少司马让翁《柳塘园图》,让翁所自为记,属予摹勒之石者也。图中山溪之映带,水石花竹之周遭,与夫重楼複阁,曲磴回廊之层折透邃,图悉载之。图所未尽,记又补绘之。构造化工,位置闲美。其山林经济乎?抑盱衡当世,整顿规画之绪余,一寓之此乎?姑不具论。惟是林泉寄适,间有兴趣焉,有性情焉。得其兴趣者,日涉兴怀,快然自足;得其性情者,仰观俯察,悠然会心。非第讬寄烟霞,妆点邱壑者,便可与把臂入林也。尘缘未尽,劳攘岂在市朝;结习难忘,山林亦是捷径。故曰何处无竹,何处无月,但须闲人。苟非其人,虽置之金谷名花,平泉怪石间,总自不韵。

      让翁负经世志略,善藏以待,亦既闲矣。以山水襟期,作石林宾主,则韵甚也。宗少文图名胜壁间,谓抚弦动操,众山皆响;竟陵王孙扇上作画,觉咫尺之内,万里为遥。斯图庶几近之。昔人谓兰亭不遇右军,则茂林曲水,芜没于荒烟断草中,幸永和一记(《兰亭序》),有以留之也。辋川诸景之诗,《嵩山十志》之咏,至今流传世间,脍炙人口。则斯记也,与并传可也。

      崇祯十一年(1638)立秋日,岸圃主人彭汝楠按图景致跋《岸圃大观图记》(见东京帝国图书馆藏明治三十二年(1899)本《岸圃大观》)录下:

      岸圃大观

      第一图

      出南郭里许,篱舍错落,草树葱茏。蔚然深秀者,古柳桥也。旧为家景从叔栖静处,道旁古荔二十余株,离披覆水,群山环侍。间从杖履过其下,未尝不流憩逾时。会主者求售,为购焉。葺茅缔宇,引水通渠,始于乙丑(天启五年,1625)杪秋,阅岁而就。维时世途孔棘,愿得小筑息影足矣。多方位置,已非畏人意。迨日涉引兴,辗转添设,几穷精卫之力,每用自笑。友人黄子目、素心而韵,所居望衡,数与晨夕,兴到磅礴,辄此笔貌一景,业成丽瞩,间有阿堵不及传者,为缀数语佐之。意之所钟,下笔更不能自休,观者当付一噱。

      第二图

      桥当郭村孔道,履屐频仍,岁久,几不任度。小筑竣始,命工併葺,稍阔旧基,护以石栏,建亭于左,立石(“古柳桥”)识之。越桥,夹岸垂杨,一望葱郁,咸予手植。土人谓桥以柳姓得名,其说颇荒唐,仍应以当年张绪作汉官威仪。桥穷,行数武,甃石成门,匾曰“林泽游”。为园初迳,青松界道,流水依人,跨石梁而入,是谓“岸圃”,与凤凰山咫尺相望,壶公、九华、紫帽、天马诸盘郁秀拔者,咸以次拱揖,青逆绿延,晓夕更状。其水自木兰澌流,历数十折至此,清澜平漪,澄碧可鉴,北山诸涧,亦自万寿溪来会,山水声光,差为有情。主人无他觊愿,得三十年学圃于兹,遂以名之。

      第三图

      岸圃之下,一石当户。骨相端凝,如肃客者。入门密林竞秀,当夏成阴,即曩所流憩处。烟鬟阁依焉,腋树趾流,绮疏四达。面峙小冈,盛有桃花,间植襍卉什之四,丝缛芊眠,参差照水。从阁上观,妍秀万状,“烟鬟晓镜”不啻似之。山顶有亭,高出林表,可以眺远,今花树蒙葺,依稀间尔,下有小池稍隔河流,自为一泓。向畜两鹤,狎居其中,园丁呼为“鹤池”。

      第四图

      繇荔迳入者可步亭,亭左右折,一从长廊达楼居;一从仄迳抵瓠渟,皆可步也。而廊为胜,修篁荫槛,明流绕之,从风蔽虚,带雨滴沥,向夕影月,顷刻殊态,不减与可寒梢万尺。楼居前后皆古荔侧生,熟时隐避其间,火齐万颗,可凭而掇,四望无不睹。凡远近浓淡明灭之山水、之云树、之城阙、之舟帆历历图画中。其下为轩者二,为房者四,花砌若棚者七,庖  之属附焉,题其轩曰“情依”取渊明见林情依语,原经始也,榜其门曰“便愚”,嬾而好兴作,拙而烦结构,不问田舍而枕林水,皆愚也,然以养愚则诚便已。瓠渟之前,有池勺许,涵清漾碧,无间夏冬,轩以此得名。旁有密室数间,蕉林屋角时作风雨响,谓之“蕉声”。

          第五图

      循瓠渟而南,花幕逶迤,柔条扑面,人行翠碧中,有堂巍然,衿峦带流者,剩水居也。檐宇骞翔,雕栏宛转,眉水噉光,雅具壮观。水自河三折而汇于池,经瓠渟可步,盘旋隐现。至烟鬟阁复会于河,合于剩水破江之义。又主人无长物,剩有此水,亦聊以自况尔。堂背扶荔一株,清荫密匝,石屏森列,家八叔自侦阳鞭置者。峻峭玲珑不可逼视,旁有怪石,从南剑来,幻态奇情,皆目中所仅见也。

      第六图

      从剩水居西出,花迳封藓,紫扉临流,为舟游艤泊处。以渚步,有台杰立水际,墅望甚旷,对岸老树婆娑,渔网频集,秋水澄妍,木莲掩映,更饶佳况。其错列水次者,为摇碧斋,为棹声阁,为密庵。摇碧斋踞剩水右腋,背负河流,水木樛郁,溶漾不定,故云。其西则池水所从入,构阁临之。隔河少许,筑堤植竹,以御夕炎,绿气纷披,阁中牖户,映之皆绿。河通仙溪,舟行如织,咿呀与欤乃互答,是曰“棹声”。密庵在楼居深处,闲然静谧,辟牖西向,缀与棹声之旁,推棂则几案悉受山水,舟过者遥窥缇帷,辄徘徊不能去。

      第七图

      自渚步循玉照台抵花幕,环池皆山,以凿池累土而就,随手堆叠,初无定格,山成,植梅亦无款次,都付槖駞布置已。乃借材海若,襍以山砢,依土仍树,错综安顿,峭壁悬崖,危桥险磴,令人未易津逮。冬月梅花盛发,馨逸遍散林峦,烟姿窥水,落英缤纷,游鱼瀺灂有声。玉照台老干数株,盘郁多姿,白石巑岏映缀,开时浑成玉山。朗朗照人,尚恨闽南不雪以增此况。竟东,茅篱倚岭,小楼隐现树色间,亭午不见赫曦,命曰“壶天”。自林泽游至此,岸圃之初界尽而东园矣。

      第八图

      瓠渟之上,向曾庋阁奉佛,以其陋且亵也,谋净土徙焉。谪邻叟有闲场,其直(值)甚俭;双树拱立,可做旃檀观,遂辟东园。园相宏不及丈,间为农迳,虽小弗忍墟也。从壶天飞阁以度,阁尽为廊,夷斜相错,蜿蜒即于平地,朱槛回翔,如虹如带。其下檀栾成林,梢云戞玉,一片碧绿,又如濯汋潇湘者。再转为丛云谷,早荔龙目数本,轮囷离诡,堪与石伍。会海上客以巨石来售,嵌空生动,逼类飞云,亟置树间。其旁大小错布,若岩岫浮烟,因以“丛云”标之。与飞云接者为且止台,磊砢相扶,盘磴而下,达于华滋轩,台上翠曼芬垂,挂人巾裾,颇极幽胜,名之以止,咸吾癖也。为之铭曰:林泉引兴,欲辍且陡,人笑吾痴,吾亦自诟,台以止名,聊毖吾后,石也点头,吾应歇手。

      第九图

      华兹轩,初构丈有奇,既乃稍扩而前。三方莳筠。中有赤松,大可蔽兕,偃盖成幕,半以覆轩,半作台上荫,绿叶华滋,若为此中咏也。轩之外为池,横纵可十亩,并植红白莲,匝以长堤,葭苇樊之,细草柔葩,傍堤间发,四序迭荣。距轩十余步,曲廊临池,南东其向,东向者视樾庵为近,每水芝竟吐,妙香触帘,作供不假都梁,署曰“涌香”。从廊度曲桥,凡五六折而得浮山舫,在水中央,石林攒簇,轻波荡漾,若将浮者,山逶延袤数石,跨沼成梁。蹑而过,得饱绿亭,崒嵂高踞。下视芰荷,田田无地,涯际阴森欲合。外则平楚苍然,东直于海。

      第十图

      越丛云出小石门,绿树鳞比。因以为篱,点缀襍花,力省趣别,篱内种木奴半百,葳蕤映树,秋冬之际,百卉具腓,朱英密缀,芬郁牵人,忘其为摇落候也。自此以东,榕朴之属郁起,直干龙蟠,旁枝虬伏,饮涧波而巢云气。向拟结小楼休夏,迩迺因树构榭,命曰“云来”。续以略彴,通于饱绿。始成沿池之胜。

      第十一图

      云来榭南去数武,有地亩余,面壶滨溪,夙备胜概,往以力愿息,度外置之。客岁辟荷池,委土无地,中表康伯式戏以为亭基,前堆露台,又以其余层磊花砌,面南者三,东西向各二,宛然具一结构。辄相与怂恿成之,轩翥阖爽,眼界倍豁,东西分行时菊,爰以“见山”额,亭西偏尚有隙地,黾作小楼,步武无多,而部署颇纡。缘斜廊而上,履声丁丁出苍树间,秋水曹使君为颜曰“听屐”。其中为隐花阁,祀接引导师。西为爽阁,更上一层,对瞰壶公,繇顶迨踵,望海外群峰如剑铓。近溪风艘,时萦轩槛,每良苗怀新,满目苍翠袭人。或溪腹骤涨,则溟渤俱在平畴,邨落点点浮沤中,类凫雁之泛波,观止矣。虽有郑公之暇日,伯时之操觚,不敢问矣。

      第十二图

      寸草庵在东园之东,从水庄入,道旁古榕五六株,披映圳流,有村迳松叶、柴门稻花之致。门前清池半规,双树交荫,氤氲殊常,比岁落成,甘露始零,因以“吉云精舍”表之。庵内堂寝,苟有翼以轩廊,奉先君子遗像祀焉。先君子生平五岳之兴,不减昔贤。晚更嗜花石,环堵萧然,欣以送日。鼎釜弗逮,春晖难报,陟降在兹,从夙好也。

      寸草庵之右为樾庵,正缘双树,谋徙者。金碧晃昱中。崇天竺古先生,北面侍者韦陀尊天。精庐数椽依其侧,明窗净几,小有花竹,间从衲子栖息,听朝暮课诵,尘虑顿清。忆髫龄读书处,一室如斗,手植双梧,久而成阴,命曰“清樾”。二十年来,此况未尝忘,仍以名斋,用识吾素。稍却循曲弄仄行抵南幢丈室,室前后各四楹,后供雪山鱼□□□□□□数□其台,层疊如见山亭之南□□□□□□□□之妙相庄严,景复清谧,至者恒□祗肃。岁以囷粟四十石,供香灯暨住僧斋粮,庶几徼旃檀福力,为岸圃花石引长岁月云。

      岁崇祯戊寅(崇祯十一年,1638)立秋日,岸圃主人彭汝楠伯栋父识。钤印两方:“彭氏汝楠”“岸圃主人”

      清顺治三年(1646),彭汝楠未满二十岁的儿子彭士瑛,参加了莆人朱继祚领导的抗清义军。清顺治五年(1648)三月初八日,义军在黄石举兵攻打兴化府城,其结壮丁为内应,斩关纳之,收复了兴化府城。士瑛被山寇王士玉所戕于府前。七月,清兵攻陷兴化城后,彭汝楠在柳桥营建的岸圃园仅存在二十来年,亦被清兵大肆毁灭。

      宋湖民《南禅室集》第一七八页载其民国时到柳桥访岸圃遗址,还能见到“荒烟蔓草之间,嘉石棋布,当日之亭池台榭,犹可想像得之”。

      1963年10月,莆田县县志编集委员会刊印陈佳润著《莆田县志——莆田的文物与古迹》(草稿)第六九页岸圃旧址载“……清顺治初,彭汝楠之子士瑛,从朱继祚举兵抗清,兴化城再陷,清军尽毁‘岸圃别墅’,夷为平地。现在仅有假山石十余块,残留在田野之中”。

      2015年春,笔者到柳桥寻访岸圃遗址,听几位七十岁左右的老人介绍,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他们青少年时还经常爬上岸圃遗址上十余块有二三米高的奇石。1970年左右,当时村大队建一排房子,把这几块奇石打碎作基石。如今,柳桥的岸圃遗址已难觅踪迹了。

      明末彭汝楠在柳桥的岸圃园,如今只能在《岸圃大观》拓本中欣赏昔日之胜景。在梅园东路三清殿东厢碑园内收藏有崇祯元年(1628)岸圃主人彭汝楠隶书“古柳桥”石碣,与岸圃园相关的几块石刻,有朱继祚题“林泽游”石额,彭汝楠篆书、原为岸圃园中一景“且止台”石碣,崇祯八年(1635)九月岸圃主人彭汝楠立“吉云精舍”石额。碑园常年开放,这些石刻供人借以“发思古之幽情”。

      七、董其昌题跋北宋书法大家莆田蔡襄《谢赐御诗表卷》

      宋仁宗帝曾御书“君谟”赐蔡襄。为报答皇恩,蔡襄恭作表文并七绝一首献上,此即“谢赐御书诗表卷”。从总体上说,所书笔笔精到,端正恭敬。此卷用五张纸拼接,共三十七行字。卷后有米芾、鲜于枢、吴宽、陈继儒和董其昌等名家题跋。

      本作品在当时已成名作,为内府所藏。蔡襄还将此作刻石奉呈翰林院。而与蔡襄同时代的被称为宫廷书画鉴定家的书家米芾在当时也未见及此作真迹,只看到翰林院的石刻。因此,在四十年后见到真迹时,米芾将兴奋喜悦的心情倾注于跋语中。

      董其昌跋北宋书法大家莆阳蔡襄《谢赐御诗表卷》(见苏士澍、彭兴林主编《中国书法全集》95册图)录下:

      董其昌跋北宋书法大家莆阳蔡襄《谢赐御诗表卷》

      蔡君谟(蔡襄)此诗学韩昌黎(韩愈)《石鼓歌》,此书学欧阳率更(欧阳询)《化度(寺)碑》及徐季海(徐浩)《三藏和尚碑》。古今书法无一笔无来处,不独君谟也。

      董其昌观,因题。钤印两方:“知制诰日讲官”“董其昌印”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