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性格莆田

    性格莆田

      □林春荣

      01

      我一直试着用一句简单的话,来概括莆田或莆田人,希望能准确或传神地表达人们对莆田人精神世界的理解。

      也许对于莆田,用一句简单的话,并不能说出莆田历史、文化、地理的全部。从公元568年到如今的一千四百多年时间,莆田经历了两晋隋唐、五代十国的最初文明开端,经历了两宋王朝三百多年无比辉煌的顶峰,经历了百年元朝的黑暗统治,经历了明清四百多年的欣喜与失落,直至痛苦与失望。

      也许对于莆田人,用一句简单的话,更不能完全说出莆田人的深切感受。他们秉承着故人的道德守则,在一次次血雨腥风中屹立,千回百转、至死不渝,千百次以荡气回肠的忠心报国情怀,演绎着一幕幕感天动地的悲剧。历史的前行是无情的,总是踏着累累的白骨前进。可就是这群莆田人,天不怕,地不怕,敢于逆水行舟,也敢于以卵击石。南宋末年,元兵先后二次屠城,兴化府几乎成了一座空城。贯穿着元王朝近百年的殊死抗争。明朝嘉靖年间的倭寇之乱,府城几易其手,长达二十年的抗倭战争,其惨烈程度没有一座府城甚过莆田。明末抗清,兴化府成了清王朝占领后唯一沧陷的府城,激起清兵大肆杀掠,这又是这一群莆田人留给历史最鲜明的性格印记。

      我试着翻开词典,去寻找一个词:性格。或许能从中得到某些答案。性格一词的词义是:在对人、对事的态度和行为方式上所表现出来的心理特点,如英勇、刚强、懦弱、粗暴等。

      这一个词多么合乎莆田人的集体精神特征。也正是莆田人的性格,决定了莆田的命运,决定了一代又一代莆田人的命运。打开漫长的莆田时间,读着一行行关于莆田的历史脉胳。你会完全相信,正是因为莆田人所特有的群体性性格,才这样在中国的历史舞台上,多次上演悲欢离合的历史剧情。一次次悲惨的刀光剑影,都有数以万计的莆田人钢铁般坚硬的头颅,垒起了性格的山峰,以血流的声音,告诉历史:莆田性格坚不可摧的精神品质。

      无论在历史的哪一个段落,莆田遭遇多大的灾难,付出多大的牺牲,莆田人总是能以激越的感情,英勇、刚强的性格,从灾难里走出,从血泪中站起。千年的莆田时间,莆田人都能以一些光辉的生命记忆,叫醒自己在中国大地上的位置,从不消沉,从不放弃。

      这就是莆田性格。

      02

      公元557年。湖山书堂在莆田南山山麓开始开课,这是莆田第一家书堂,也是郑露三兄弟用文化的梦想,用儒家的思想记忆,来开启莆田人广阔的精神世界。莆田人从这个时候开始全面接触孔孟儒家学说,并很快地融入这一条清澈的精神河流,广泛而又深入地全面接受儒家学说的精神洗礼。

      这块原来近乎荒芜的土地,顷刻间走上文明的时间河床,并压倒性地选择了汉民族全部的思想体系。也许莆田天生所具有的涵养非常自然地接受了这一文化体系,就是从那个时代起,莆田人已经形成了集体意识,形成了以儒家思想为核心的文化性格。

      公元960年,赵宋政权建立。长达三百年的两宋王朝时间,彻底完善了莆田人汉民族的地域性格。这爱憎分明的性格,从此演绎多少激动人心或家破人亡的故事。背负着这么沉重的性格,莆田在历史上的每一次呐喊都是那么震天动地,那么感人肺腑。

      公元987年,莆田沿海一个叫林默的女人,为救海难而殉身。在她短暂的一生中,留下了无数见义勇为、扶死救伤的故事,留下了无数慈爱、善良的义举。莆田人为了纪念妈祖立德、行善、大爱无疆的精神品质,在湄洲岛立庙祭祀。从而在这一小小的岛屿,一代代香火不熄、薪火相传,莆田人用妈祖精神守望妈祖,用妈祖文化弘扬妈祖精神。从平凡中寻找不平凡的道德楷模,矗立起心灵的丰碑。莆田人用一个女人博大情深的胸怀,为世世代代的儿孙树立了榜样,树立了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这就是莆田性格。

      求真向善,为的是精神的高度。向学进仕,为的是生命的高度。从北宋建隆元年(公元960年)起,莆田人翁处厚、翁处易始中进士,至宋咸淳十年(公元1274年)莆田人林桂芳、郭廷炜、翁归中进士止,共有莆田人一千三百六十人中进士。只有十几万人口的兴化府,却有如此众多的文人科举入仕,完成了人生精彩的开始,完成了那个时代的青年才俊忠君报国的抱负。时间虽已流逝如水,可那一卷厚重的进士表,浓墨重彩地写下了一些莆田人光辉的文化姓名,至今仍有无数仰慕的目光久久地凝视着。

      当北方金兵的铁蹄踏破东京的城墙,掠却了宋徽宗、宋钦宗两个皇帝,摧毁了北宋王朝的黄河梦。莆田一个普通的乡民李富,却能慷慨散尽家财,募义兵三百人,自备粮械,由海运至北方抗金,投入了轰轰烈烈的精忠报国热潮。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一个远离朝廷的子民,能有如此强烈的爱国之心,难能可贵,并由此写下了一曲莆田人的性格之歌。

      而在莆田一座蔡氏祠堂里,一个因《资治通鉴》而背负着北宋政权灭亡全部责任的莆田人,尽管他的姓名作为历史名人镌刻在他家族的青石上,但有无数的族亲仍耻于这位曾经荣耀千里的北宋政治家、改革家、书法家,努力用千百双的手指,千万次抹去了他的名字、他的荣光。尽管那一座屹立在木兰溪下游的木兰陂,改变了莆田人的命运,改变了莆田人生存的环境。但人们用忘却来报答这个对木兰陂兴建作出重大贡献的莆田乡亲(时任钱塘县尉的蔡京,上书神宗皇帝,以朝廷八十万两白银的拨款筑建而成的),并用一个美丽的传说来代替蔡京的功绩。这就是莆田人的性格。

      莆田人的倔强、正真、刚烈的性格,烙印于骨髓,流淌于血液之中。即使是一些细微的缺点,总会被他们牢牢地记住,并无限地扩大,他们被大宋王朝的正统思想所左右,循规蹈矩地主宰着整个社会思想潮流,用完美主义的眼光审视每一个属于中国历史的莆田名人。

      因一个小人的些许笔墨,而被历史扭曲的个人行为。郑樵能用自己一生的心血和智慧来完成鸿篇巨著《通史》,能用一个历史学家的眼光,来科学地疏理历史的脉胳,却不能为自己的历史辩护。他的思想,他的文字一直被尘封在一个被人们遗忘的地方。郑樵在历史学上的贡献,远远地超过同一个王朝的司马光所主编的《资治通鉴》,他以民间史学家的角度,所阐述的历史,至今仍保存着夺目的光芒。因为历史强加给他的耻辱记忆,他一直被排除在中国历史学大师的行列之外。

      早年就闻名于诗坛的刘克庄和陆游、辛弃疾贯穿着南宋百年的诗歌史,是南宋后期最伟大的诗人。而在中国历史上,他的人格在放大镜下被发现出一些斑点,他因个别诗词中的硬伤,被人为地贴上了邪恶的标签,因此被打下了诗坛,并把他的江湖派中的个别诗人的个人作为都归罪于他。一个因诗词而扬名于大宋王朝的莆田籍诗人,却未能走出莆田性格的阴影。

      莆田人的谨小慎微性格,在浩浩荡荡的河流中,注定是悲剧角色。时间的灰尘很快遮住了他们的辉煌,埋葬了他们的才华。即使偶尔走进人们的视野,也是作为有缺点的人物出现在公众的目光中。

      03

      或许莆田人的性格所包含着那些个性特征,在社会生活中,也是一般人所存在普遍的缺点。但一些公众人物在涉及重大社会事件上所凸现着人性弱点,置放在历史的阳光下,莆田人的性格就凸显无遗。而在历史残酷的进程中,在社会巨大的变革中,在民族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莆田人的性格特征更是表现得淋漓尽致。

      公元1276年,元兵大举南下,攻陷临安,南宋灭亡。以宋咸淳四年(公元1268年)状元陈文龙为代表的莆田人民,开始为正义而战,为汉民族政权而战。覆巢之下,安有完卵,陈文龙忠君爱国的意志难以抵挡元兵的铁蹄。1276年十二月,元兵攻陷弹尽粮绝的兴化军城,孤军奋战的陈文龙自杀未果被俘获,并被解送往杭州,一路上元兵首领多次劝降,并没有动摇陈文龙必死的信心。1277年四月二十六日,陈文龙绝食逝于临安岳飞庙中。生为宋人,死为宋鬼。陈文龙用一生的抗战和宝贵的生命,捍卫了一个忠臣的人格与情操,成为那个时代的民族英雄。也许少了文天祥那首千古传诵的名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青照汗青。”陈文龙沉默于历史的远处。尽管他的血肉、骨节、气节是南宋末期最为价值的人格标本。

      尽管陈文龙被俘,但元兵并没有征服莆田人刚强的性格。1277年三月,陈文龙族叔陈瓒招募一批散兵和家丁,收复兴化军城,反复击溃一次次进攻的元兵,坚守着南宋王朝最后一座府城。同年十月,被元兵包围半年的兴化府终于沦陷,陈瓒负伤被擒,宁死不屈,被车裂至死。元兵为攻占兴化府,死伤数万,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元军首领为报复莆田人的顽强抵抗,放任元兵屠城三日,城中血流有声,死三万余人。偌大的兴化府城,几乎空无一人。

      莆田人的坚强性格体现于此,莆田人的抗争性格一直连绵在元统治时期。公元1289年,仙游朱三十五聚众进攻莆田青山,被万户侯李纲率部击溃。公元1342年,仙游乡民陈一壶率众攻占县城,杀死马知县。兴化路武宫李约赶赴仙巢办、击溃民军。公元1352年,仙游人陈君信率众攻陷县城,进攻路城,经历高本祖领兵抵拒。陈君信兵攻永春,败死。公元1354年,仙游刘广仁率众攻陷县城,杀知县达鲁花赤,又攻路城,守军拒之,刘广仁退回仙游。从1357年至1366年长达九年的亦思法杭兵之乱。兴化路三县死难二万多人,焚屋近四万家。当元军收复兴化路城时,距元朝灭亡只剩下一年多的时间。

      莆田人不仅用单薄的身体反抗元朝异族的统治,也从文化上抵制元朝的侵蚀。在元政权近百年组织的数十场科举中,只有十二个莆田人中进士。大部分莆田人只读书,不事科举,不登仕途,这是莆田人性格中最为明显的具有反抗性质的集体行为。他们几乎用同一种方式,无声地抵抗统治,维护汉族士大夫的人格与尊严。

      从南宋初年李富散尽家财,招募义军,北上抗金的英雄壮举,到陈文龙、陈瓒孤守府城所展现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莆田人用几乎完美的道德标准衡量一个人的民族气节,衡量一个人的精神品质。在元统治百年期间,莆田人用自己整体的地域性格,坚强地抵抗着自己心中的敌人。因为汉民族英雄主义的思想已经深深地根植在莆田人的灵魂之中。

      04

      时间带走了民族的压迫、血腥的屠杀,无休止的抗争、起义,独留下勇往直前的精神。仿佛从漫长的黑暗中走出,莆田人用巨大的热情,迎来了朱明王朝的二百七十多年时间。

      莆田的科举文化又像一棵茂盛的水榕树,在汉族人建立王朝的阳光中,枝繁叶茂地成长。从明洪武四年(公元1371年)郑潜、龚与时、林衡到明崇祯十六年(公元1643年)余飚、方元会、林日升、翁冠英、张岳、林嵋、林之骥、张廷榜、陈廷武、陈瑜如,五百八十一名进士写满了明王朝每一科金榜。莆田科甲鼎盛,冠于列郡,被誉为“海滨邹鲁”、“文献名邦”。

      但如此繁华的科甲,并没有改变莆田人的命运。官场中的荣辱沉浮,仕途中的险恶阴晴,并不是所有的学子所能适应的。尤其是明王朝的政治舞台上,更是充满尔虞我诈、刀光剑影,还有东厂、西厂、锦衣卫等特务机构,搞得官吏个个胆战心惊,人人寝食难安。特别是明成祖朱棣之后,最高统治者性格怪异,不是沉浸于酒色之中,就是不务正业,不理朝政,任凭宦官把持朝政,欺压百姓,操弄权术,造成数百年的“官不聊生”。

      莆田人正直、认真、倔强的才子性格,是不适宜明王朝权场倾轧的。五百八十一个进士也曾经风华正茂、春风得意、指点江山,可他们本身的性格为他们的仕途埋下了失败的伏笔。每一个人都演绎了跌宕起伏的悲剧命运。翁世资、彭韶、周瑛、黄仲昭、林俊、柯维骐、林润、陈经邦这些才华横溢的莆田籍进士,没有一个人能荣耀终生。在变幻莫测的官场,留下的是痛苦,是悲哀,是遗憾,也是人生最大的不幸。

      作为南京山东道御史,林润忠于职守,不畏权贵,多次上奏,弹劾严嵩、严世藩犯罪集团。经过多年邪恶与正义的较量,终于扳倒了严嵩,并把严世藩送上了断头台,演奏了一曲朱明王朝最为轰动最为干净的惩腐绝唱。同时,林润也完作仕途上一次最为精彩的演出。但他坚韧不拔的努力,并没有得到皇帝的赏识和重用,终因忧郁不得志,三十九岁就客死于异乡。作为那个时代最杰出的御史,没有留下千古青史,他的英名和事迹却给了那一个同时代的御史海瑞。国师陈经邦是明神宗的老师,讲述经义,应制诗赋,均受到神宗的赞许。在神宗即位执政期间,陈经邦充分体现了其治国才华和行政能力,但他执拗的性格和横溢的才华屡遭当权者的诽谤和非议,并被多次诬陷。公元1584年,只担任一年时间的礼部尚书兼学士的陈经邦,不得不上疏乞休,淡出官场,年仅四十七岁。正值当年的名臣,尽管有皇帝王权的庇护,也不能在大明朝廷左右逢源,在此后三十二年时间中陈经邦始终致仕,居住在庙前街那座冷冷清清的府弟中,再也没有东山再起,没有一官半职。

      陈经邦之后,没有一个莆田人能超越他所拥有的权力和地位,在官场上呼风唤雨,并最后能荣归故里,颐养天年。更多的莆仙籍官吏考中进士后,在偏远的府县,忙忙碌碌地操劳,如履薄冰地度过了官场上的每一个日子,繁忙如刀,刻满了他们脸上的皱纹,那一张张年轻英俊的书生面孔,已消失在漫长的乡愁中。异乡的生活,忙碌的工作,很快消耗了他们的才华。而官场上的生死较量,如雪如霜,漂白了他们的双鬓。在生与死的边缘徘徊,注定了他们英年早逝,注定了他们悲剧的命运。

      我仔细翻开明朝莆田籍官员的履历,几乎所有的京官,在他们事业如日中天最为发达时,都曾经心灰意冷地上书,托病乞归。或许是他们忙于政事,心力交瘁,希望有一个安静的环境,安顿自己的心灵。但更多的是这些莆田籍官吏喜欢较真的性格,使他们在仕途上举步维艰,终下决心,远离官场,远离随时可能降临的灭顶灾难。

      选择逃离,该是五光十色的官场上,清醒的莆田人唯一的途径。中国封建官场上的风光无限,不该让这些莆田人分享,不该让这些莆田人走上或飞黄腾达。也许莆田人的存在,会让官场的腐败少些,但会让大明官场缺少该有的风花雪月,缺少官场应有的潜规则所带来的实惠。也许是莆田人的性格使然。

      一段历史,是如此血腥,四百年过去,仍没有让人减少些许的悲伤。如果一翻开这段历史中的某一页,分明有一脉鲜血喷涌而出,迅速地染红了你的记忆。

      历史用这样一行文字记载,开启了莆田人如哭如泣的痛苦。明永乐八年(公元1410年)十月。倭寇二千多人由平海登陆。平海卫指挥同知王茂奋力抵抗,寇逃去。

      也许莆田人对倭寇的认识,就是从这一时候开始。但此时莆田先人并没有深刻地认识到倭寇之害,仍平安地耕作,寂静地读书编著,在百余年时间,莆田大地上仍然呈现着生机盎然的幸福生活。

      腐败的嘉靖皇帝,带来了整整半个世纪腐朽的统治,莆田人从此记住了嘉靖年间的全部血汗。

      从嘉靖二十三年(公元1544年)十一月开始,倭寇屡犯兴化府,莆禧、江口,吉了澳(南日)、三江口、新桥头、涵江、镇前、洋尾、荔浦……,兴化平原上繁华的集镇和村庄成了敌我殊死搏斗的战场。

      公元1562年,倭寇大规模侵扰兴化府。农历十一月二十九晚,兴化府城沦陷,这是倭寇唯一攻占的府城。倭寇在府城中进行报复性大屠杀,杀害军民三万多人。公元1563年正月,福建总兵俞大猷进入兴化府城,同年四月二十日,戚继光率军进攻盘踞在许厝的倭寇,共歼倭寇二千三百余人。同年六月,俞大猷、戚继光、刘显率兵分路清剿残余倭寇,歼敌于仙游。倭患始平。

      长达二十年的倭寇之乱,给莆田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百业凋敝、人口锐减,莆田人坚韧的性格又多了一丝血腥,多了一份仇恨,多了一种刻骨铭心的缅怀。四百多年的风,并没有吹干我们的眼泪,我们用红白相间的春联,来纪念我们战斗不止的祖先,他们以血红的性格,书写着壮烈的史诗。四百多年的雨,并没有洗去我们的愤怒,我们用正月初二那条充满荆棘的道路,封锁了对亲人亲切的问候,我们用异常隆重初四大年夜的盛宴,为牺牲者追悼,为生存者坚强,为活着的所有莆田人,重新开辟一条走向团圆的幸福之路。

      为此,我们用虔诚者的心灵,在井后和林墩修筑起北辰宫和戚公祠,来缅怀一个民族英雄的丰功伟绩,来纪念一个守望莆田幸福的伟岸男儿最最崇高的精神。时间流走了四百多个春秋,在莆田民间最广大的祭祀,献给我们永远不会忘记的英雄。

      莆田性格,爱憎分明。性格莆田,生死与共。

      05

      历史又在莆田来一个简单的重复。

      英勇、刚强、愚忠而热烈的莆田性格,又一次以血腥的方式顽强地抵抗着心中的敌人。

      公元1644年,清顺治皇帝在北京建立了满清政权。公元1646年六月二十一日,清兵经艰难战斗,占领兴化府。清廷在莆、仙建立地方政权。

      公元1647年,常太里潘仲勤、仙游王士玉与郑成功部将杨耿合兵围攻兴化府城。明大学士朱继祚、余飚、李朝伟、刘元会、林尚奎等聚众响应。清兵紧闭城门不敢出战。十一月兴化府城解围,城内清兵出城大肆杀掠。

      公元1648年正月,明大学士朱继祚与杨耿领兵再围府城,莆田乡绅黄鸣俊、林嵋、余飚等起兵响应。三月,城中官民开东城门引入义军,兴化府城克复。七月,清朝福建总督陈锦,靖南将军陈太等率兵反攻,义军败退,府城又落入清兵手中。1649年正月,明末清初的民族英雄朱继祚被处死。

      公元1649年,义军又克兴化府城,杀掉清知府黎树声。不久,清兵又大举反攻,进占府城。

      一批莆仙人怀着对腐败的大明王朝扯不清的民族情怀,与强大的清兵,在莆田这块狭窄的土地,进行生死决战。府城几易其手,反反复复地占领与沦陷,给清兵予沉重的打击。这是清王朝在南下的征战中遇到最顽强的对手,莆田人以岩石一样的性格,回应了清王朝的铁蹄。虽败犹荣的莆田人,以死伤三万多人的代价,经历了十一年多的战争浩劫,仍以失败告终。

      在1649年之后,莆田人民和郑成功率领的南明军队,继续与清兵在兴化平原上相持着。黄石、涵江、三江口一直被郑成功部所控制。1655年,郑成功部将林胜攻克仙游县城。1661年,清政府为扼制郑成功反清复明活动,实行“截界迁民”;以壶公山、天马山南侧至海岸为界,筑界墙,私自出界者以通敌叛乱罪处死。全府沿海居民内迁。界外田园、房屋、树木,统统被烧毁。直至1680年正月,清兵攻占南日、湄洲、崇武等诸岛屿。莆田人民才彻底放弃了战争,放弃无休止的反抗。兴化平原才逐渐恢复耕作。

      从1646到1649年,从1649年到1680年。莆田人民反清抗争的精神就像莆田人的性格,宁折不弯,坚不可摧。在长时间的较量中,清廷认识到莆田人的“顽劣”与执着,认识到那种不可征服的性格给统治带来的不利因素,逐渐采取了安抚的政策,并恢复了书院与官学,推行“摊丁入亩”的减赋免税制度,鼓励农民从事农桑。此后近百年时间,社会矛盾有所缓和。

      但莆田人性格已深深地植入了汉民族的基因,从内心深处永不屈服于满清王朝的统治,反抗的旗帜,战争的烈火,一直在此后的岁月高举并燃烧。咸丰年间,太平天国运动,莆田人揭竿响应。同治时期莆田小刀会起义。光绪年间,哥老会和革命党人反清复汉斗争。坚强的莆田人一直站在“驱逐鞑虏,恢复中华”斗争的第一线。

      鲜明的性格莆田,百折不挠的莆田性格。莆田人已从心理上排斥满族统治,排斥所有与清王朝有关的事件。尽管清朝统治者遵循汉民族风俗,礼儒尊孔,兴学校,开科举,比之前朝,有过之而无不及,在中国历史上出现了长达百年的“康雍乾”盛世。但认定了汉民族的正统思想,根深蒂固地根植在莆田人的心灵深处,并指导着莆田学子的理想和前程。莆田人大力兴办各种书院、学堂,在数量上已经超过了以前的任何一个朝代。莆田人依然秉承着努力读书,努力传承文化薪火,但不参加考试,不涉仕途,形成了一个异常奇特的文化现象。

      在清王朝近百场考试,莆籍参加者寥寥无几,只有一些淡忘了仇恨的举子,忍不住走上考场,去圆心中金榜题名的梦想。但即使有些人中了进士后,也很少在仕途上有所作为,在长达二百六十多年清王朝,只有五十八人中进士。更多的学子,游历山水,博览群书,在学与教之间度过了自己悠闲的一生。

      如果在长达二百六十多年的清王朝,去寻找一个另类的莆田人,那就是江春霖,这个官阶不高(江南道监察御史),却敢于屡屡上章弹劾权贵、皇亲国戚、封疆大吏,没有他不敢言之人和不敢言之事,他那种憨直、较真、无畏无私的性格,可称为清朝御史第一人。在清朝苟延残息的后期,权贵极其腐败,多少能臣名吏只能默默地注视着,而江春霖一次次上奏,以敢把皇帝拉下马的气势,震惊朝野。但最终还是被罢免官职,放逐回莆田老家。

      科举时代,莆仙先后有十一人中文状元,十一人中武状元。其中清朝就有吴泰来、林洪、黄振邦、康荔芳、周玉辉在武科夺魁。莆田作为南少林寺的发源地,莆田习武者系南方之最,习武报国成了莆田人性格的核心。而在清庭康熙年间,为了镇压南方人民的反抗,火烧南少林寺。后来,散布在莆田民间的习武者,究竟是以什么样的心态走上武科场,去完成自己的梦想,而他们的梦想是什么?是否有更多复杂的原因?

      五个武状元,成了莆田人科举的绝唱,在清王朝的史记里是否有着特别的注明,一张记满姓名的清朝进士表,也许该有几行性格莆田的特别符号。历史沉默了,莆田沉默了,莆田人沉默了,只有那么几张纸在记录着这些往事。

      06

      时间的远逝并没有冲淡莆田性格的锋与利,在沉寂了二百六十多年之后,这群有着优秀文化基因的莆田人,在风雨中呼啸前进,在屈辱中潜伏着好学勤奋的士子品质,他们用不息的文化炉火,点亮了自己的心灵眺望的方向,继续着自己不灭的梦想。

      当社会恢复了安定,人民在安居乐业之后,莆田迅速地走在全国教育的前列,成为中国文化教育最为发达的地区之一,只有不到三百万人的莆田市,有多达十六名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1999年高考扩招后,每年有二万多名大学生走向全国各地的高校,高考录取率一直高于全省平均水平。无数莆田学子通过高考,走上事业成功的道路。

      莆田人敢于得风气之先,以认真、刻苦、勤奋完成了自己在现代文明中的定位。莆田性格紧跟时代,不甘落后,积极拼搏,抒写了一曲曲属于莆田的风流之歌。

      时间并没有磨去莆田性格的某些锐角,当时代的风云变幻着诡异的迹象,隐藏在莆田人中的性格魔力一定会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历史总会在一些拐弯处,发现莆田人坚定而又执着的背影,他们不怕牺牲,敢于挑战的烈性会呈现得一览无余。

      当1972年的冬天,一个小学教师以一封墨泪交织的书信,完成了所有的文字叙述,并用某种方式完成了它惊天动地的历程。这个叫李庆霖的小学教师,立即扬名于中国。告御状的莆田人,不经意中改变了中国三千万多名知青的命运,改变了中国上千万个知青家庭的命运,多少人因此走出农村,重新把握了自己人生的航船,开始了辉煌的人生旅程,成为当今中国政治、经济、文化领域的中流砥柱。

      李庆霖以莆田人的性格,写出并寄出这封信,不仅改变知青的命运,也改变了自己的命运。这个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小知识分子,本可以默默无闻的方式走完自己的人生道路,安逸地享受一个小人物的喜怒哀乐。但这封信,把他推向一个疯狂年代的风口浪尖上,他失去了自己的方位感。尽管他一直只是领着小学教师的工资,但他却在一个他并不擅长的政治舞台上,指手划脚,乐此不疲地奔波在权力与权力之间狭窄的通道。最终,他走进牢狱,走完凄凉而又孤独的晚年。

      一切的命运都是性格决定的。李庆霖的骨髓流淌着莆田人的执拗、认真的血液,他呼吸的空气也充满着莆田人据理力争的韧劲,他的悲剧人生是莆田人性格的缩影,也许如果没有这个李庆霖走上这条不归路,也有莆田籍的陈庆霖、林庆霖去完成同样悲剧的角色。

      莆田人的性格也许有诸多的劣根性,或过于固执,或过于认真、或过于执着,为了自己认定的那个理,不惜一切地走上茫茫的穷途末路,当今社会是一个思潮汹涌、物欲横流的大社会。许多人不得不面对着这样那样的社会问题,诸如下岗、旧城改造、征地拆迁、诉讼争议等。众多的莆田人在当地有关部门得不到合理解决后,一封又一封举报、投诉的信封,飞向各级政府,随之开始无穷无尽的上访之路。福州、北京成了所有上访者的必由之路,他们以他们自己充分而又合理的理由抗争着。陌生的异乡成了他们第二故乡,飘泊的灵魂游离在血泪交织的人生道路。

      但所有的上访者正是认定了上级政府能给他们唯一的满足和要求,才这样穷尽一生去讨一个说法。在福州或北京,我时常会遇见这些为了争那一口气,走得精疲力倦的莆田人。那是一张张布满沧桑、悲愤、无奈、衰老的表情啊!

      那就是莆田性格,在当代社会生活中所呈现的一个侧面表情。来源:莆田作家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