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夹漈草堂永远不会忘记您

    夹漈草堂永远不会忘记您

      ——夹漈公永远会保佑您

      □余文烟

      郑樵在涵江区新县镇巩溪村夹漈山的夹漈草堂中写就巨作《通志》而一举成名,这座曾经千年万载默默无闻,名不见经传,海拔最高峰只有662米,方圆6000多亩的大山,日日夜夜只听着风吹雨打,看着四季变更,寒来暑往,只可读云观天,世界不可复见。年复一年,周而复始,后因郑樵而闻名遐迩、名扬四海。

      夹漈草堂是郑樵先生创建的,宋孝宗乾道五年(1169年)太守钟离松为它题字写匾额叫“夹漈草堂”。郑樵先生曾经自己题写这样的文字:“斯堂也,本幽泉、怪石、长松、修竹、榛橡所丛会,与时风、夜雨、轻烟、浮云、飞禽、走兽、樵薪所往来之地。溪西移民于其间为堂涧,覆茅山以人居。斯人也,其斯之流也。顾其人家不富亦不贫,不显贵,无疾病,与尔属相周旋也”。为了保护好这座夹漈草堂尽绵薄之力,郑樵故乡一代又一代的平民百姓呵护着它,他们很多人大字不识一个,不知草堂为何用?更不知《通志》是干啥用的?有什么重大价值?然而他们却坚信郑樵(夹漈公)是好人,是读书人,是做学问的人,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坚信保护草堂就是保护夹漈公,因而将郑樵从人变成神来供奉,几十年如一日住在草堂没有拿一份报酬守护着。谁家有什么事就去问郑樵的在天之灵,每逢郑樵生日和忌日,自发组织纪念活动,从不间断。当地形成一种祈平安拜妈祖、求知识学郑樵的浓烈氛围。

      当地政府也从弘扬郑樵精神,传播正能量的角度出发,一届又一届的主要领导投入大量的精力物力开创夹漈草堂事业,宣传郑樵,使郑樵和夹漈草堂在全社会得以认知认可,同时,也有许多有识之士社会贤达参与了该项工作,助推进展,值得可歌可泣。

      ——平民百姓王瑞民,涵江区新县镇巩溪村油楻村民小组人,一位没有独立家庭的五保户,就是他从上世纪六十年开始,安居乐业在夹漈草堂,平常开开门户,让人参观,打扫草堂周边的卫生,无偿替游客煮饭炒菜。他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可是他心地善良,待人随和,来夹漈草堂游览的客人需要他帮助什么时,他都笑眯眯很乐意去办。每当客人一来,他的第一句话就是:草堂没有什么好吃的,只有水可以满足供应,但喝水就会健康平安,因为草堂的水是夹漈公喝过的水,因为草堂的水是夹漈公保佑的水!这就是王瑞民,这就是一个目不识字的夹漈草堂守护者最接地气对待客人的问候语!经常去草堂的人都知道,王瑞民讲:草堂只有水喝,水喝了会健康平安!夹漈公会保佑您!

      就是这位纯粹的平民百姓,地道憨厚的农民,在夹漈草堂守护三十多年,从来不向政府或其他的任何社会组织讨要一分钱,从来没有挪用或贪污游客捐款或香钱一分,这是什么精神?按他的话说,就是今生今世能为夹漈公做点事,很值得!他的食粮全靠他自己在夹漈草堂的房前屋后栽种点地瓜、青菜、瓜类和山下承包土地种的粮食。当年去草堂没有公路,农忙时,他一天要来往爬山三、四趟,从来不叫苦叫累,他心里只装着夹漈草堂和夹漈公,他真正是最可爱的人!他的精神就是无私奉献的精神!

      ——心系草堂一夫妻,夫叫余文龙,原莆田三中化学教师,妻叫林玉珠,原新县公社党委委员、妇联主席。他们夫妻俩长期居住在夹漈山下后牌自然村,他们为人正直、乐于奉献、待人谦逊、敢于担当,在当地有很高的威望和很好的口碑。夹漈草堂事业的发展起始点就是靠这对夫妻的辛勤运作。记得1985年为了复建夹漈草堂郑樵著书遗址,他们夫妻好几次自费到福州去找他哥余文辉(原省建设厅技术处处长),硬是从省文化厅争取到复建资金二万元,没有木料他们夫妻俩到仙游天马村找郑氏宗亲会郑汉雄先生,请求支持木料。郑汉雄先生发动全村上山砍杉木,扛到公路路边,运到夹漈草堂,满足了工程的全部木料。到省公路厅争取开通往草堂公路前期资金伍万元。草堂复建要举办活动或各级领导、文人墨客要去草堂参观调研,他们自掏腰包接待忙得也不亦乐乎。

      这一对夫妻视夹漈草堂和郑樵的事业为自己的事业,从大事抓起,从小事做起,从不含糊,一桩桩一件件抓落实。如1985年重建郑樵著书遗址,他们夫妻俩几个月住在山上,从打地基开始监督工人师傅建设质量,能省一分钱也千方百计地省,用他们的话讲就是:人民币要当美金花。利用他们的好口碑从四面八方动员家乡群众上山当义工,支持草堂建设。他们俩也亲力亲为当杂工,为草堂事业鞠躬尽瘁,竭尽全力。有一次,余文龙先生在山上突然肚子疼,大家都劝他下山去看医生,余先生说工程进入这关键时刻,咬紧牙关喝点水就好了,看他汗珠从头上一滴滴地滴下来,在工地上的乡亲们都喊:夹漈公要保佑余文龙先生啊!想不到余先生就是靠这一股对郑樵事业执着的奉献,过了这一关!上山帮工的乡亲们受他们夫妻的精神所感动,很多乡亲纷纷上山来当义工,促使郑樵著书遗址顺利完工,并用最便宜的价位建起最有纪念意义的工程。这一对夫妻的义举至今在郑樵故乡还被人们传为美谈。

      ——关注郑樵“县老爷”,他的名字叫郑仁恩,原是埭头区区长,莆田县委常委、埭头人民公社党委书记,新县乡党委副书记、莆田县协作办主任、莆田县旅行社总经理。就是他把做郑樵和夹漈草堂的事业将原被视作是封建迷信转变为正当的名正言顺的千秋功德事业,拨开了迷雾指明了方向。在八十年代初,由于郑樵故乡的群众将郑樵叫成夹漈公,把郑樵将人变成神,每逢家庭有遇什么事,当地群众就拿把香火上夹漈山去问夹漈公,有的人视为是搞封建迷信。自从郑仁恩先生恢复工作后任新县乡党委副书记后,他在大庭广众面前说:做郑樵和夹漈草堂的事业是正能量,党和政府会支持大家的。自此以后,郑樵故乡的民众才敢公开地举行纪念活动,才敢公开地参与活动。

      与此同时,郑仁恩先生在时任新县乡党委书记黄金福先生的大力支持下,将“文化大革命”时夹漈草堂的床铺桌椅运往乡政府给干部使用的,统统归还给夹漈草堂使用,并追加三十多床棉被给草堂配套使用,用实际行动支持草堂事业的发展。尔后,郑仁恩先生几十年一直关注和助力郑樵和夹漈草堂工作的进展,呼吁郑氏企业家向夹漈草堂捐款,配合成立莆田郑氏宗亲会,长期支持草堂事业,配合编排郑樵生平事迹宣传,动员发动文人作家大力编写郑樵的故事。不顾高龄体弱多病,多次请市县领导上夹漈山调研指导工作。向各位游客介绍讲述郑樵刻苦学习,勤于写作的忘我精神,传递新时代的奋进思路,给郑樵和夹漈草堂事业的推进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这位老人老领导老“县老爷”虽已乘鹤归西去,然而他的音容笑貌、朗朗笑声仍回荡在夹漈草堂山上!

      ——大度儒商郑庆模,是一位商人,又是一位慈善家,还是一位社会活动家,更是一位追求文化的企业家。他是莆田宝胜建设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世界郑氏宗亲联谊总会会长、董事局主席、福建省郑氏委员会会长,他对中华传统文化情有独钟,对郑樵这位文化巨人,郑庆模先生更是十分敬仰。2004年,他斥资五十多万元支持举办纪念郑樵诞辰900周年活动,活动期间,郑先生都是挤时间与会,出点子,提建议,给鼓励。2006年在鼓励郑樵故里民众复建郑樵故里纪念馆的同时,自己先后出资三十多万元支持复建,促进郑樵故里纪念馆复建工程顺利竣工。2007年投资十万元在夹漈草堂当年朱熹上山拜访郑樵时,两位巨人下象棋的原址上,创建一个全省最大的象棋棋盘供游人博弈取乐。郑庆模先生为人低调,诚实诚信,胸怀宽广,他经常说:钱再多,总归还是要回馈社会,为社会做点有益的事情。他所说的为社会做点事情,就是做善的事,做文化的事。

      ——“地主”后代翁选章,他爷爷叫“三十沙”,他父亲叫“二五清”,解放后,他的家庭被评为“地主”成分,就是这位“地主”的后代,一辈子瞄准夹漈公的事业。在六十年代初,一位长期居住在夹漈草堂的“老尼姑”叫“阿金治”,身高只有1.2米,是涵江宫下人,她虔诚夹漈公郑樵,放得涵江尼姑庵的优等生活不过,硬是到夹漈草堂去守护供奉郑樵。然而上山无公路,只有一条青芒牵衣、绿叶抚首的上山小道,阿金治就找到夹漈山下夹漈尾溪东生产队翁选章,祈求他扶她上山,翁选章很愉快地接受了。后来“阿金治”年龄大了,来回夹漈草堂都是翁选章先生用篓筐将她挑上下山去。自第一次扶“阿金治”上山后,翁选章先生也全身心地投入郑樵和夹漈草堂的事业上,每逢郑樵生日和忌日要举行纪念活动,翁选章先生必将采购的东西一担担挑上七公里多到夹漈草堂,年年如此,坚持了好几十年,被当地人昵称为夹漈草堂堂主。

      因为翁选章先生是“地主”的后代,他有读书、有文化,当地群众将郑樵从人变成神供奉了,为此也设立了签支投石问路、指点迷津,只要有群众要上山抽签,翁选章先生无偿必陪其上山说签解字,一年他往返草堂上百趟也乐于此事。基于此,翁选章先生被当地村民称之为活的“夹漈公”。

      ——当代堂主陈美育,是原涵江区白沙粮站站长,他擅长武功,治内伤和骨折、骨断等很有一套,是莆田山区一位很有名气的“拳头师傅”,所以他聚集了很多人气场。陈美育先生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接手任夹漈草堂董事会董事长,做了大量的卓有成效的事情:他充分凭借自己的人脉关系和个人感情,吸引多方多地的社会贤达有识之士来夹漈草堂投资建设。

      二十多年来,陈美育先生和余金朝女士,这一对恩爱夫妻对草堂和郑樵事业的发展呕心沥血,无私奉献,倾尽了全身心的能量,千方百计谋划方案,想尽一切办法调动各方人士的积极性和主观性,如在申报夹漈草堂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他就是发挥群策群力的力量,多方求助多股关系形成一种共识,终于申报得以成功。又如在筹建草堂门前的放生池,陈美育先生就是托朋友的朋友关系,引来老板投资建池。

      由于陈美育先生为人处事得到非常好的口碑,现今虽然七十多岁了,身体状况也不是很好,可是在此次董事会换届中,仍然以全票赞成再次当选为董事长,真可谓众望续任,他还决心用有生之年继续为郑樵和夹漈草堂的事业发展尽最后的努力,做最后的拼搏。按他的话说:我是一名老共产党员、国家退休的公职人员,我坚决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家乡弘扬郑樵精神,做点贡献,义不容辞!

      ——爱乡侨眷余玉新,他解放前在厦门市公安局工作,解放后政府接管后也供职在厦门市公安系统,“文化大革命”期间不知什么原因被打成“右派”,回乡后接受贫下中农教育。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他被解除摘掉了“右派”帽子,自此以后,余玉新先生放下了包袱,非常关心和支持家乡建设。他有一位胞兄余玉森先生一家人都在新加坡,为此,他充分利用这个侨势,为家乡的教育建设、水利建设、慈善事业多次写信给其胞兄,余玉森先生每次都发动在新加坡的华侨捐款五十多万元兴教办学、兴修水利等。尤其是1985年春,夹漈草堂所在地巩溪村成立“夹漈草堂开发筹备办事处”,邀请余玉新先生任副主任,那时他已六十多岁了,然而他很愉快地接受了这个不拿工资的职务,为此,每天都到办事处去上班,处理和解决一些有关夹漈草堂的事宜。当听到省文化厅拨款二万元要复建郑樵著书遗址时,他非常高兴地说:郑樵在夹漈草堂著述《通志》成为伟大的史学家,从一位布衣成就为史学泰斗很不容易,同时郑樵也留给我们当地一份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郑樵故里、郑樵著书遗址复建会给我们夹漈人带来丰盛的精神财富。当听到要复建遗址资金缺口较大时,他主动向村委会,乡政府承诺要去新加坡一趟,组织乡亲华侨集资。于是,当年他就和其兄余玉森先生商议,带上集资倡议书前往新加坡,在其兄的大力支持下,余玉新先生从海外带回十几万资金,奠定了复建郑樵著书遗址的经济基础,保证该项工程顺利竣工。事后,乡政府、村委会高度赞扬他的举动,他却很谦逊地说:由于政治上的原因,当他青壮年之时不能为党和政府、为人民做点有益的事,很遗憾!现在能为家乡做些许好事,心里很舒服,感谢家乡人民给他这个机会!基于此,余玉新先生多年多次出席省、市、县华侨工作会议并被授予“爱国爱乡好侨眷”的光荣称号。

      ——时任新县镇党委书记黄谦、镇长陈桂扬、陈庆其多方争取到市长基金三万元,县长基金伍万元,用著名画家范曾的蓝本在夹漈草堂叠立起全国第一尊郑樵石像,给夹漈草堂增添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与此同时,发动当地群众开挖出七公里长的简易公路,解决了通往夹漈草堂“路梗阻”的大难题。

      ——时任新县镇党委书记陈惠黔,赴任新县不久,看到夹漈草堂胜迹殿由于多年风吹雨打,濒临崩塌成为危房。为了保护文物,鉴于该镇是省定贫困乡,资金非常紧张的情况下,她利用个人关系请福建日山电子有限公司何钜超总经理捐资三十多万元将胜迹殿加固地基后,原原本本翻建复位。

      ——时任新县镇党委书记谢金东,积极争取多渠道多层次筹资二十五万元,兴建夹漈草堂山门,古色古香,庄重雅致,落落大方,同时请时任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沈鹏先生书写“夹漈草堂”门额题字,背面“夹漈草堂”四个大字是书法泰斗文怀沙手迹,并请中国百名书法大师为郑樵和夹漈草堂题字,现也成为夹漈草堂镇堂之宝。与此同步,谢金东书记多次联系筹足电力设备将专线拉到夹漈草堂,使草堂大放光芒,结束草堂黑暗的时代。并在夹漈草堂书亭寨建起第一座外观非常漂亮的书亭,又给草堂添上一景。

      ——时任新县镇党委书记李文福,一到新县就利用自己独特的个人资源,将通往夹漈草堂七公里长的公路浇灌上水泥,将昔日的泥水路变成今朝的水泥路。李文福书记抓住2004年是郑樵诞辰900周年的大好契机,隆重举办一场纪念郑樵诞辰祭拜大会。万人齐聚草堂,锣鼓喧天,彩旗飘飘,极大地扩大了郑樵和夹漈草堂的知名度,同时出版书法家笔下的郑樵,影像里显示的郑樵,文字里展现的郑樵三本小册子,大大地将宣传郑樵推向新的台阶。

      ——现任新县镇党委书记陈静、镇长许金焕,紧紧扣住新县郑樵文化、古邑文化、妈祖文化、红色文化、美食文化五大文化这一主题,尤其是以郑樵文化为龙头文化,敞开大门吸引外来资金,做出了夹漈草堂旅游度假区总体规划。拍出一部郑樵宣传专题片《一方草堂梦》,筹措资金铺设了茶仁埔至风动石的石板路。将弘扬郑樵精神,加快草堂建设纳入到党委政府的重要议事日程。陈静书记和许金焕镇长还经常陪同各级领导和文人墨客到夹漈草堂讲解郑樵刻苦著书,励志前行的故事。为郑樵事业和夹漈草堂建设呐喊呼吁,在新县形成抓文化促经济发展、抓文化促风气好转的良好氛围。推进了全镇经济和社会各项事业的全面发展。

      为郑樵事业和夹漈草堂建设的人和事至今仍在莆阳大地不断地延伸和拓展着,我们有信心可以看到:郑樵和夹漈草堂的事业会被众人推向更好的明天、推向更加辉煌灿烂的年代!

      夹漈草堂永远不会忘记您,夹漈公永远会保佑您!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