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回乡开办暑期免费补习班12载 台湾老教授乐当“孩子王”

    回乡开办暑期免费补习班12载 台湾老教授乐当“孩子王”

      □陈蔚华

    1.jpg

      “当我老了,择一城,找个小院,房前栽花,屋后种菜;闲暇时间,在小院子里品茶、看书、听曲”。所谓的安享晚年,无疑,这是最好的境况。然而,有一位台湾老教授,他就是住在这样的院子里,却不甘清享静好晚年……

      初心献桑梓

      在莆田华亭镇后角村里,有一个大大的院子,简易的农屋,简易的木门,门上挂着一块“俞林学苑”的木匾,目光越过篱笆围墙,可见院子里的果树繁花微颤,瓜棚豆架上挂满串串瓜果。在曲径通幽的院子里,在朗朗的读书声中,笔者在一间偌大的教室里看到了正在上课的院子主人,只见他手里拿着卡片,孩子们跟着卡片大声地念着;他头发黑中夹灰,面容红润,脸上架着一副眼镜,穿身粉红色的T恤,一副年轻硬朗的模样,看过去,一点都不像是81岁的老人,他名叫林念生。

      林念生是台湾著名的新闻传播学教授,他6岁时随父母去台湾,父亲姓林,母亲姓俞,父母都是老师,“俞林学苑”由此而来。念生大学毕业后去美国念书,在美国结婚生女,取得博士学位后一个人回到台湾教书,一直远离故乡莆田。2007年起,他先后受聘于厦门大学和莆田学院当教授。回到阔别已久的故乡后角村,他格外激动,一刻也闲不下来,仿佛要把逝去的时光全部补回来。于是购置了一处清静的院落作为居所,平日里,都是一个人住在一个绿荫缀斜阳的院子里,花能解语,鸟儿欢唱,惬意时光静静流淌,本可以过着神仙一般的日子,但他不甘清静,当起了农村的“孩子王”——开办暑期免费补习班。

      从2008年起开办暑期“免费补习班”,至今已有12年了。接收的学生从一个到十几个,到现在有120个;从最初“只收本村”的设想,到现在生源来自整个华亭镇和慕名而来的城里学生。

      乐当孩子王

      酷暑炎炎,热浪如焰。随着一阵下课铃声,手拿课本的学生陆陆续续地从三个不同的教室蹦出来。“慢点,别跑,小心脚下,再见”。对着每一个放学下楼梯的学生,林念生教授站在户外楼梯旁不停地提醒道别。一个大学教授,是如何变身为乡村补习班的老师呢?

      那是2008年夏天的一个午后,后角村的一位方奶奶轻轻地扣响林念生院子的木门,“林教授您看看能否教教我孙女的英语,她暑假到处‘野’,一个女孩子,父母在外打工,叫我如何管得住?”林念生看着眼前这位面露怯色的乡下奶奶,毫无迟疑地应承下来。从此“俞林学苑”暑期免费补习班火热地开办起来。

      “教授免费教英语”的消息不胫而走。一个两个三个……村里一下子就来了十几个不同年段的小学生。这是林念生没有想到的,他又惊又喜,因为他知道农村的小学没有开设英语课,与城里的孩子相比,这些学生会输在英语这门课上,而且,乡下的孩子如方奶奶说的,暑期没上课,孩子到处游荡,如能来这里补习,至少能让父母安心,让孩子静心。林念生开始腾出二楼的一间大客厅作为教室,买来十几张课桌椅和教学资料等,又盘算着如何规范暑期补习班,比如,接收小学三年级及以上的学生,与城里的孩子同龄学英语,二是接收本村的孩子,路程近,不用接送。然而,他的“算盘”落空了,村里有几个上幼儿园中班或大班的孩子也来了,因为父母去工厂上班,孩子没人带;外来工的孩子也来了,同样是父母外出打工。林念生有些难为情,但在“请教授收下吧”的恳切言语里,他温和地微笑道:“请进吧”。

      知了在龙眼树上鸣个不停,院子里脆生生的读书声与蝉鸣声此起彼伏。在高等院校里当教授的林念生,面对这些乡下的“野孩子”,他的童心也被唤醒了,教起书来,一反常态,课堂气氛十分活跃。他制作了几百张颜色不同的英语单词卡片,比如教到鞋子的英语单词时,他会把脚抬起来,拍拍自己的鞋子,然后从鞋子单词延伸到衣服、帽子、布料等相关的英语单词,时常还配合一些夸张的动作来调动课堂气氛,逗得孩子们哈哈大笑,自己也不禁开怀大笑。

      招“义工老师”

      在开办暑假免费补习班的第二年,后角村及周边的学生几乎都拥进来,原来,后角村附近有个工业园区,工厂林立,很多外来工子女暑期过来与父母团聚,补习班的队伍越来越壮大,从一个班扩大到三个班。林念生不得不把自己的卧室也让出来,腾出楼上楼下三个房间,一个活动室,每间都安装空调;但最让他头疼的是,他一个人怎么教三个班?而学生的学习进度不同,一个上午开三节课,至少得有6个老师来教。他想了又想,动起了“职便”这个念头——在他所教的大学生里招收“义工老师”。当他试着在班上发布招收“包吃包住”暑期义工老师时,令他感动的是,“义工老师”一呼百应,他从中择优挑选,并提供“包吃包住”的方便。仗着师源丰厚,林念生又生出“贪念”:由开设单一的英语科目,又多开了一门数学。这些义工老师们带着一腔热情,与孩子们打成一片。名师出高徒,义工老师的教学方式与林教授如出一辙:严肃、认真、活跃。从上午7点半开课到11点45分下课,下午自习;英语听读采用游戏接龙的竞赛方式,每10个人分一个组,并排坐在板凳上,由老师悄悄地告诉第一个学生,再由第一个学生悄悄地“耳语”传递,最后正确者得分。这种教学方式深受学生们欢迎,也受益匪浅。

      林念生告诉笔者,一个暑期下来,大约要开支几万元,但这些支出不算什么,因为收获是无价的。如今的后角村成了该镇有名的“大学村”。林念生如数家珍地掰起手指:方同学起初英语跟不上,来这里补习后,成了班上的英语科代表,考上了福建师范大学;蔡同学也是,来这里补习过,前年大学暑假回来成了这里的义工老师。“12年来,从这个院子里走出去的大学生共有……”林教授掰着手指来回地数着。

      这个后角村,有什么在悄悄改变着。那就是,孩子们的眼睛亮了。林念生为这个村播下了梦想的种子,孩子们带着梦想开始奔向远方。

      望后继有人

      今年81岁的林念生,看起来像六七十岁的模样,但他很清楚自己年岁已高,4年前他就考虑到“身后”的这个院子和“暑期免费补习班”,都应该有人来接手。所以,他找到村主任黄建清,把自己欲在后角村设立一个“教育基金”的设想告诉他,并当即捐出五千元作“定金”,他说,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他“走后”,房子可以用作暑期补习基地,或拍卖所得款项用作教育基金,他抛砖引玉,愿引社会各界之力,把这个暑期免费补习班继续办下去。他的建议得到了村主任及村民代表的热烈响应,一致认为可以把林教授的想法再延伸扩容,于是决定在村里设立一个“扶贫助学敬老基金会”。如今4年过去了,在林念生教授率先带动下,乡贤及社会各界人士也纷纷响应,村里把扶贫、助学、敬老三方面都搞得风风火火,深受社会称赞,尤其是外来工,他们无不感慨地说,本以为自己是外来工,但后角村把他们当作村里人对待。而这些温暖来自一个老教授的善举。然而林教授却对笔者说,他的名字就是要他做一个“念情生义”之人,他生在故里莆田,祖国对他这么好,回报故里是必须的。

      仁慈如念生。他把余生余热献给家乡,正如他门前的一副对联“立志识遍天下字,奋发读尽人间书”,以此来教导孩子。

      “莫道桑榆晚,微霞尚满天”。林念生心系故里,发挥余热。此志不渝,此情高尚。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