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夜访龟山

    夜访龟山

      □黄丽珠

      车过朱墩村,龟山献给夜行的我们第一份礼物是起雾。与那日白日独行山中遇雾一样,我惊呼起来:古人说人生有四大喜事,能在同一处遇上不同时段的同一景致,算不算小欢喜?白日雾中行车可近赏披雾而立的树木,影影绰绰,渺渺茫茫,而夜间,你只能看到雾海中闪亮着的雾灯,和迎着光上下飞舞的雾气。此时视觉似乎进入盲区,触觉敏锐起来,沁入每一寸肌肤的是清凉与惬意,这种感觉是山下缺乏的。

      一到三紫山,雾尽失,仿佛刚刚做了梦似的。眼前的景物分明清晰起来,黑魆魆的山影、树影如暗夜中蛰伏的野兽,感觉下一秒它们就会奔跑起来,两旁朦胧的路灯张着惺忪的睡眼,好像不曾清醒过。龟山寺寺门紧闭,寺里除了一两盏灯发出微弱的光芒,其余则沉于无边的黑暗。沉寂与宁静是此刻的龟山,访客是从熙攘山下遁入山中的我们。

      沿着寺前木板路悠悠而行,友人们说着有一搭没一搭的言语,体验着夜访龟山寺的情趣。可惜没有乳白的月光,要不领略朱自清笔下的荷塘月色也是件很愉悦的事儿。不过,空气里传来若有若无的荷香,还有草木香、泥土香,这些是行走街道没有的,倒也美哉。此刻,最值得敞开听觉大门,让每一种声响都跌入耳膜,跌入心扉。

      聒噪的蝉已休息,酝酿下一个白日的声嘶力竭。今夜主演是四起的鸣蛙。它们分散在流水旁、荷塘里、草丛中,在山里每一处适合自己的角落,尽情歌唱。有经验丰富的,有初出茅庐的,它们约好了似的,亮开嗓子,几只几只来个呱呱呱呱大合唱……简直怀疑在青蛙的世界里,它们聪明绝顶,无师自通,在即兴举行的演唱会上,每一声都是天籁,每一次配合都是天衣无缝。远远传来有一声没一声的,那是落单的青蛙,先是有几分闲散,几分无所谓,仿佛漫步时随意吟哦,接着高亢起来,似乎想到什么兴奋事或者令其愤愤不平事,一番“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音调高得让人担心,像在钢丝上要掉下来般危险,听者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等到鸣声缓缓落下,才发觉杞人忧天了。

      路边流水清越,不绝于耳,偶尔草丛里传来其它虫子的叫声,又或者是山鸡,“唧唧复唧唧”,此外,就是万籁俱寂了。天宽地阔,恒河沙数,万类霜天竞自由。

      “你们快看,萤火虫!”林哥像发现新大陆般,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在靠近山脊的一侧,那些星星点点、忽明忽暗的便是萤火虫了。我们欢呼雀跃,像孩子般,一齐追随绿莹莹的光而去。

      轻轻地,我双手合掌笼住了一只。透过指缝,满心欢喜:这是怎样一只小精灵哟!和娘家龙眼树里飞进飞出的蜜蜂一般大小,却没有它们的丰腴,小小的翅膀轻触手心的感觉是痒痒的,奇妙的。我记得小时候也是这么观察的,而一眨眼将近半百!它不明白我的不胜唏嘘,依旧不停扇动瘦弱尾部,黄绿色的光束持续不到两秒,灭了,又亮了。我略懂一点萤火虫发光的知识,知道昼伏夜出的它们通过光来传递信息,我这一捉,也许就阻断了它和另外一只配偶爱的交流了。于是,张开双手放飞了它,心里默念:飞吧,飞吧,飞向爱,飞向自由!

      已多少年没见过萤火虫了?它们几乎在记忆中消失了,又或者可以说在我有限的空间里消失了。忽然想起每到夏季,摄友们会去永定土楼拍萤火虫,不禁欢欣:这里虽然不多,但是可以憧憬。如若不乱占土地,如若草盛水足,让萤火虫们有一个健康的繁殖环境,何须远足去寻找梦里的浪漫之光?人啊,行事前多想想孟子所言的“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世间不就多了种种美妙?

      我十分满足今夜友人的结伴而行,感谢龟山馈赠给我们的惊喜连连。过些天就是中秋了,我期待来一场月圆,还来龟山寺前,携着一家老小。一样的路上,饮着月光,谈天说地,有风吹过,在如水的清凉中,一切是迷离又清晰。不知那时,会不会起雾?那些鸣蛙是否赴约?那些萤火虫呢,还会不会飞来?不管怎样,这辈子我已过得幸福。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