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童年有个中秋节

    童年有个中秋节

      □刘建成

      童年时,有一年中秋节是在一座寺庙里度过的。

      母亲在我不到3岁时就病逝了,可怜只有我们相依为命的父子俩。

      那年,我们流落到盖尾后井村。不久,我又跟着父亲到附近山上雷仁岩寺里去暂时栖身。父亲说,呆在寺里是为了便于“扫秋”。秋天到了,把落在山坡树林下的干燥尖叶松扫起来,可以当燃料,还可以挑下山去卖,赚点钱换点米换点菜。

      雷仁岩寺里有个和尚,有只手残废了,大家都叫他“枯手福”(莆田话枯手意思为断臂)。寺里钟鼓香炉,一应俱全。“庙小神灵大”,各式各样的雕塑活灵活现,栩栩如生。我天天仰望着那些高大的佛像,看久了就出神,怕得跑出来。我不想当小和尚,我要逃出寺院,跳出大山。

      我们父子俩住在寺庙东边一间牛栏的楼上。楼下牛栏,牛的粪尿味冲到楼上,刺鼻难闻。楼上房间,荒废好久,蚊子跳蚤猖獗,简直睡不着。

      我每天替和尚打水搬柴,似乎成了没穿袈裟的小和尚。父亲出去“扫秋”,除了烧火,剩下的挑下山去卖。中秋节那天,父亲一大早就告诉我,他要去县城姑姑家,回来了会带好多好多好吃的东西给我,要我乖乖呆在寺里,听师傅的话,别跑来跑去。那天,寺里静穆得很,来拜佛烧香的人寥寥无几。晌午过后,我就一直站在寺的大门外,望着白云生处下的石径,父亲怎么还没回来呢?

      夕阳西下,群山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渐渐地,天上的圆月在浮云里穿行,晚风吹着松树林飕飕作响。寺里飘来一阵香味,传来一阵鱼鼓声。烛台上,点燃着大红蜡烛,和尚念着“南无阿弥陀佛”。

      父亲还没回来,天暗了,蚊子袭人,老是停在我的身上,拍一拍手,抓一抓痒。和尚几次劝我自个儿去睡吧,我就是不依。望着眼前深黛色的群山,我不禁打了个寒颤,心里一直叨念着父亲临走时对我说的一句话:“乖乖地玩,别到处乱跑。等爸爸回来了,带些炒面给你吃好吗?”炒面,这是当时难得的佳肴。想着想着,泪水湿润了眼眶。

      我呆呆地望着天上的月亮出神。寺的四周有围墙,围墙外呢,说不定还有凶猛的野兽在等候着我呢。想着想着,我不敢哭出声,只是抽泣,清凉的山风吹拂着宁静的夜晚,只有山泉潺潺的泉水声。

      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那声音在静静的夜晚里格外清晰。

      “是爸爸回来了?”我挺起腰站起来,壮着胆子,三步并作两步跑去开门。

      门吱呀开了,父亲跨进来了。我紧紧抱着父亲的双腿,哭起来:“爸爸,爸爸!……”

      “别哭,别哭!姑姑给你炒面吃呢。”淡淡的月光,映照着父亲孱弱的身子。他打开篮子让我看。哇哈!炒熟的面条,煮熟的鸡蛋,一阵久违的香味扑鼻而来,我直流口水;还有双小红桔,这水果在记忆里还是第一次尝到。我立刻用手抓了把炒面就往嘴里塞,大口大口地狼吞虎咽起来。那顿炒面,是我人生记忆中第一次可口的佳肴。

      “爸爸,怎么这么迟才回来呢?”我肚子实在饿极了,胡乱吃了几口后才问爸爸。

      “城里离这里四五铺路,一天来回全靠脚走路,怎么能早呢?”爸爸回答着,看着我大口大口地往下咽……朦胧的月光里,我看不清父亲那消瘦的脸庞。却见父亲“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故乡何处是?咫尺天涯无处寻。中秋,没有月饼,只有天上的圆月。

      次年中秋节,我们离开雷仁岩寺,跳出了大山……

      近70年过去了,我对那段寺庙的生活记忆朦胧,可那个中秋节让我难忘。如今,雷仁岩寺,是否古迹依存?是否修葺一新?是否香火缭绕?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