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兰溪岸上的灯

    兰溪岸上的灯

      □蔡平中 文/图

      1981年我从仙游师范学校毕业后留在师范附小任教,由于经常要利用晚上的时间到学生家中去访问,从而对兰溪岸上的灯有了一些体验和感受。

      附小的施教区是鲤城镇的城内街和南桥街。那时街上路灯又少又暗,所以每次家访都必须带上手电筒。南桥街乃因横跨木兰溪的南门大桥而得名,我的几位学生就住在南门桥头边。那时兰溪岸上仅南门桥头左右两侧各有一盏小路灯,灯光根本照不到去学生家的路,每次夜晚到那里做家访我都格外小心。

      1984年秋,我离开附小到厦门就学,再后来我到了莆田市机关工作,就没有机会以老师的身份去做家访了,因而鲤城兰溪岸上的灯也就逐渐被淡忘了。

      1988年,我们兄弟在仙游鲤城买了房子,父母亲也从山区来到城里生活。每天清晨4点多,父亲就起床到离家千把米的南门桥下去散步。由于南门桥下的兰溪水边有几棵大树,他认为清晨三四点水边的大树下空气中负氧离子含量最多,锻炼的效果最好。我们全家人担心天还没亮,南门桥下昏暗不安全。他却说:“我带上手电筒还怕看不见路。”

    1.jpg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鲤城镇掀起了旧城改造热潮。改造后的鲤城,街道变宽了,楼变高了,街道两侧竖起了路杆灯,装上了单臂或双臂的荧光灯,南门桥头也装上了明亮的路灯。一天父亲高兴地说:“现在街上路灯亮了很多,早晨去南门桥下散步我可以不用带手电筒了。”

      进入二十一世纪后,特别是近10年来,随着经济建设的迅猛发展,鲤城的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座座高楼大厦拔地而起,一条条宽阔的街道不断延伸,一杆杆明亮的景观灯在街道两旁竖了起来。南门桥边昔日低矮破旧的房子已经被林立的高楼所代替,南门桥头的小路灯换成了大功率的高杆灯。新开通的从南门大桥沿木兰溪向榜头延伸的紫檀大街装上了一盏盏抱箍式玉兰花景观灯。以南门大桥为中心,沿木兰溪两岸建起了绵延10多公里的兰溪公园。

      尤值称道的是近两年实施的夜景工程,木兰溪两岸嬗变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夜幕降临,各色彩灯、射灯、流光灯、造型灯竞相绽放,兰溪夜空流光溢彩,绚丽多姿。木兰溪西侧的紫檀大街上一簇簇玉兰花灯透出乳白的亮光,显得格外冰清玉洁。兰溪公园堤岸上古朴典雅的宫灯柔柔地照在岸上红色塑胶跑道上,也照在岸基溪床边红色水泥铺就的步游道上。矗立在木兰溪两岸的一幢幢高楼大厦被彩色灯带勾勒得鲜明艳丽,南门大桥上下游几座大桥在彩灯的映射下格外光彩夺目,溪边一棵棵绿树被射灯点缀得青翠欲滴。随着灯光色彩的变换,兰溪水面上荡出五彩缤纷的波光。灯光把高楼、大桥、绿树与荡漾的水面紧密地融为一体,分不清哪是岸上,哪是水中。

      父亲走后的这几年,我每个月都要回到鲤城照顾老母亲。在鲤城的那些天,我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到兰溪公园去散步。

      夜晚的兰溪公园是人们休闲锻炼的最佳去处。在璀璨的灯光下,行走在兰溪公园步游道上,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听着哗哗的流水声,观赏着美轮美奂的夜景,我的心陶醉了,我顿时感悟到父亲当年为什么要选择在南门桥下散步的道理了。我想,如果父亲能够活到今天,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中散步,一定效果倍增,身体倍健。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