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长大后我就成了你——看三尺讲台背后教育世家的传承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看三尺讲台背后教育世家的传承

    1.jpg  

    左起黄宇昕、黄赟、林正谊、林美英,四代书香。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在教师节来临之际,市教育局公示了全市“教育世家”候选人名单。其中,三代都在仙游任教的有13个家庭。日前,记者走进了其中的两个家庭,翻开了三尺讲台背后教育世家的“红烛”情结。

      ◆回忆往昔 泥泞中看满山花开

      1949年,新中国成立了,就在这一年,黄起富成为一名教师,在离家100米的社硎中心小学任教。“本来想去上大学的,学费要白糖20担,就没上成了。”高中毕业后,他当起了代课教师。

      一所学校,六个年级,七名教师,学生数十人。黄起富当年工作的场景,如同一部黑白电视剧。低矮的教室,昏暗的煤油灯,照着一张张渴望求知的脸。寒天里学生都是提着小火炉来上学,否则冻僵了的手握不住笔。雨天里,学生们要走过颤巍巍的独木桥往返于校园,黄起富总不放心,来回十几里护送孩子过桥过溪。

      下雨天,学生上学路上淋湿了衣服,他就把自己孩子的衣服借给学生们穿。外村的孩子寄宿在学校,每天晚上黄起富都要到宿舍,给学生们盖好被子,看他们睡着了,星夜归家。若是有学生病了,还要精心照顾,刮背、煎药、喂水……

      教具也是自制的。教速度与路程,他自制了“手摇车”等教具,为此还参加过县里组织的教具展览。黄起富总有干不完的活:滴落的蜡烛油收拢一下,能再燃烧;废纸收拢一下,给教师们做草稿纸,地上一张纸屑都没有。他经常还要挨家挨户去动员家长,让女孩也去上学,学费可“分期付款”。 寒暑假,也不得闲:教室里的课桌椅坏了,要全部钉牢了;教室漏水了,上房修瓦片;山里娃买个作业本都不方便,他就买来白纸自己裁……

      那时候,每天要上夜班,寄宿学生在学校做作业,要督修;教师们还按片分区,晚上八点到村里家家户户家访,检查学生作业,只有等教师检查过了,学生才能去睡觉。黄起富分到的片区是曾经的“万人穴”。“也怕啊,走着走着,后来才不怕了。”黄起富说。

      那时候,黄起富还兼学校的总务,每个月都要到城关来领工资。“都是步行,天蒙蒙亮就出发,走路四个小时到城关,教育局盖章,粮站取粮食,将米卖了换成现金,再步行四个小时回去。每每快到家时,总能听到晚自习开始的钟声响起,我都来不及回家喝口水,就要赶着去教室了。”黄起富的付出,也得到了很好的回报。“初考,13人参加,考上12人;19人参加,考上18人,我们铆足了劲,一年接着一年干,从不敢骄傲和懈怠。”这是黄起富最骄傲的事。

      让黄起富没有想到的是,后来他的家庭成了教育世家。儿子、三个孙女、一个孙子、一个孙女婿、一个孙媳,一家共有教师8人。如今,94岁高龄的黄起富精神依然矍铄,“我就是跟着党的脚步,走好每一步,上好每一节课。子孙们把教鞭传承下去,希望他们做得更好。”

      ◆四代书香 传承的是爱与责任

      出生于上个世纪二十年代的林美英一家的教育传承有些传奇。和爱人同为仙游师范的学生,后来丈夫去台湾,相隔两岸45年,两人都选择成为教师。更传奇的是林美英祖孙已有三代人都在大济中心小学任教。

      2016年,93岁高龄的林美英辞世。然而从家人的表述中,一个对学生和对自己都十分严格的教师形象却跃然纸上。那时候女教师极少,18岁就成为一名教师的林美英刻苦、勤奋,是学校毕业班的教师。教龄41年,这是一个让学生又爱又“恨”的教师,“她的很多学生后来成为教师、领导,依然记得严厉的林老师,却都心怀感恩。”小孙女黄赟告诉记者。

      独子林正谊由于历史原因,没机会上大学,“上山下乡”后放弃了当时令人“垂涎”进供销社的机会,先是成为一名民办教师,后来转正。

      巧的是,林美英的大孙女林莉莉也和她一样在18岁那年成为一名教师,中考成绩全校第一名,但是从小跟随奶奶一起长大的林莉莉却毫无犹豫地选择成为一名师范生。

      更巧的是,黄赟的女儿也成为江西上饶师范学院的一名新生,高考后填报志愿时,她直接从师范类目录中选择,“她目标很明确,以后要成为一名教师,以后也跟随长辈的脚步,再到大济中心小学当老师。”黄赟说时,眼里满满的是骄傲。

      从小就跟随母亲在学校里长大的林正谊,也是时代变迁的见证者。“母亲任教时,土胚房、土操场;我任教时,校园面积扩大了,操场硬化了;现在再回到学校,面貌更是焕然一新,塑胶跑道、多媒体教室,已经完全找不出当年的影子了。”林正谊曾经是学校的教研员,1991年还被评为福建省优秀教师,除了硬件变化,他更深的感慨是教学上的变化。“以前的课堂就是老师在主导,比较枯燥。1982年我任教时开始课堂教学改革,注重引导启发学生思维,而现在课堂以学生为主体、教师主导,教学手段十分丰富。”林正谊有些羡慕自己的女儿,多媒体教室里,教师将搜集到的资料做成课件,可以让学生更直观地了解所学内容,让课堂变得生动、形象。就是山区的孩子也可以通过“班班通”与城里的孩子共享优质教育,实现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这在以前是难以想象的。

      林美英退休后,依然喜欢读书看报,依然关心教育。“视力一直很好,我给她订了教育报和《仙游今报》,她喜欢看。”林正谊认为在日常言行中,家风潜移默化。

      “我觉得奶奶对我们一家人的影响很大,奶奶对学生学习要求严厉,但是对困难学生却很关心,时常给予帮助。父亲班上有个困难学生,当时一个月工资不到30元的父亲,却每月拿出5元帮助他。”在这样家庭环境中成长起来的黄赟很自然地就想成为像长辈一样的人。

      “我成为一名教师时,大济山岑小学刚刚创办,母亲对我说,当老师好,要努力工作,把学校教学质量提上来。”林正谊说。

      “我成为一名教师时,奶奶说当老师好,当老师要有责任心和爱心。”黄赟说。

      “我想成为一名教师,妈妈跟我说当老师好,鼓励我现在要认真学习,提高自己的能力,将来才能更好地传道受业。”黄赟的女儿黄宇昕说。

      今报记者 彭丽程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