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管窥莆仙望族

    管窥莆仙望族

      据传,从1980年9月发表的《中共中央关于控制我国人口增长问题致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公开信》开始算起,我国执行计划生育政策的时间将近30年了,那么是否延长这项基本国策的执行年限就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对此,我自忖位卑言轻,便不发表看法,毕竟在基本国策面前,汉族与少数民族的执行力度却迥然有异,夫复何言。不过,陆游说得好:“位卑未敢忘忧国。”我说不来计划生育的大事,倒也可以谈点家族繁衍的小问题,于是,我想到了我们村里两个姓氏的末落,同时也想到了莆仙的几大望族。

      在谈莆仙望族之初,还要先说说莆仙地理。有人认为莆田的山川地理走势纯粹,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各得其位,最难得的是朱雀显形入明堂,此乃中国大地绝无仅有的地形,因为朱雀主文章,故而莆田人才辈出,道德文章不少。这里的莆田是指原莆田县,并非莆田市。事实上,仙游的地理风水也不错,故老相传,莆田九十九沟不如仙游七十二穴,也就是说原莆田县的风水再好,也没有仙游的风水好。不过,仙游的风水太好了,常遭人恶意破坏,便有了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无奈。还有一种说法是,在明朝的某个时期,仙游连年欠收,民生凋蔽。恰好郑纪在朝为官,就向当朝皇帝求赈,竟然如愿以偿。可是,那个皇帝太抠门了,就给郑纪一小纸包东西,还特意嘱咐要到仙游才能打开。正所谓皇恩浩大,郑纪就是心中有疑,也得欣然谢领,并托人带回仙游。不料,郑纪所托非人,那人才到莆田,未到仙游就擅自打开,一看是包牛粪,感觉没用,扔在莆田后,就回京覆命了,从此莆田日渐肥过仙游。传说故事,只能估妄听之,地理风水,岂可信以为真。然而,兴化大地的区位优良,绝非自夸;有明之后,莆地肥过仙溪,确有其事。

      正因为兴化大地区位优良,再加上莆地肥过仙溪,所以在莆仙望族里,原莆田县所出望族较仙游望族要多些,名声也响些。所谓望族,也叫“姓族”,是指很有声望的家族。就莆田市来说,林陈二姓无疑是本市望族,民间素有“林陈半天下”的说法。另有黄蔡郑三姓在莆田市的声望也不低,特别是黄岸黄,堪称中华东南黄氏望族,其源来自涵江区国欢镇黄霞村的始祖黄岸(674——756年);至于仙游蔡氏,那蔡襄、蔡京两位名声可不小啊;还有南湖郑氏,开莆来学,厥功之伟,在莆田非他姓所能媲美。以上仅是简单列举五姓,都在莆田市2005年统计的十大姓之列,由此可见,人多未必望族,但望族的人口一般不少。无须讳言,我的这番强调是深有感慨的。君不见计划生育的口号是生男生女都一样,可是我们村有两姓几百口人,发展到今天,一姓已消亡,另一姓只剩两户,各有独苗一根,这是为何?当然,我不会将我们村里的两姓末落归因于计划生育,但计划生育确实影响了这两姓的繁衍。有了我们村这两姓的末落,使我对莆仙望族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为什么在同样国度里,在同样的政策下,处于同样的区域内,此消彼长,难道不奇怪吗?

      事实上,早就有人关注了关莆田市里的几大望族,然而,他们只是为这几大望族喝彩,并未深入追寻其兴旺来由。有道是“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凡事孤立地看其结果,美则美矣,于我何干?莆田黄岸黄,自唐迄清,无论内外,共有“十状元十宰相”,“六会元三榜眼三探花”和“四尚书四贡元廿三解元五百进士千名举人”,人才辈出,可谓灿烂,但对外姓来说,除了赞叹,毫无收获。因为外姓不知道黄岸黄会如此兴旺的内在关键,自然也就难以师从,只能一仍旧故了。众所周知,我命由我不由天。每个优秀人物的出现,都是靠自身的不懈努力成就的,并非只有望族子弟可以成才,而寒族子弟就不能成才。但有一点又不可否认,“蓬生麻中,不扶自直;白沙在涅,与之俱黑。”这说明良好的环境或氛围,总会潜移默化地影响每个人的品行,或许很细微,但你无法否认它的影响。难怪宋高宗在面对状元榜眼皆为莆田人时,会好奇地问道:“卿乡土何奇?”榜眼陈俊卿答道:“地瘦栽松柏,家贫子读书。”简单的十个字,就深刻地道出了莆田家风,也使赵构明白状元榜眼都来自一方并不稀奇。那么,在同样的莆田家风下,又为什么有望族与寒族呢?望族到底因何而旺呢?

      一说莆仙望族,最绕不开的是九牧林,因为莆田名片湄洲妈祖姓林,莆仙地方特色的宗教三一教的教主也姓林,由此可见,九牧林在莆田众姓之中的显赫地位。但我认为,要说莆仙望族,还得先说南湖郑氏。如果不是郑露携贤开莆来学,莆仙人文也不会如此兴盛。既然“南湖三先生”能开莆来学,其重学之风是不言而喻的。后来,郑家出了个郑樵,少孤苦,及长好学,矢志要“集天下书为一书”,这便有了《通志》,更有“惟有莆阳郑夹漈,读尽天下八分书”的美谈。此后的郑姓才子不少,佐证了“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的说法。再说九牧林的家风,那也是远近驰名,连袁了凡都推崇备至。据《了凡四训》记载:“莆田林氏,先世有老母好善,常作粉团施人,求取即与之,无倦色;一仙化为道人,每旦索食六七团。母日日与之,终三年如一日,乃知其诚也。因谓之曰:‘吾食汝三年粉团,何以报汝?府后有一地,葬之,子孙官爵,有一升麻子之数。’其子依所点葬之,初世即有九人登第,累代簪缨甚盛,福建有无林不开榜之谣。”《周易》中有言:“积善之家,必有余庆。”显然,莆仙林氏的家声远大,与积善有关,这从林默娘与林龙江的生平行状,就可见一斑了。

      在莆田市,陈姓人丁最旺,跃全市之首,深究其原因,就不难发现每个宗族要想开枝散叶,宅心仁厚与尊师重教不可缺少,其次是要尽量分散。这不,全莆田市的陈姓皆尊颖水陈,但笏石镇又崛起了玉湖陈,鲤南镇则崛起飞钱陈,特别是仙游鲤南的飞钱陈,很有底蕴。笏石镇的玉湖陈素有“一门二丞相,九代八太师”之称,先祖陈迈是唐代莆田县第一位县令。后代出了一个陈文龙,与文天祥齐名,忠贞节义,彪柄青史。而仙游鲤南的飞钱陈,自始祖迁入仙游之后,到了宋代第七世祖陈汝器时,汝器夫妇轻财重义,德厚孝悌,动天飞钱,于是有了“飞钱”这样的陈姓族名。随后,陈汝器的三子可大,官至朝散大夫,辞官归里,倡建仙游南门桥,兴建中因为缺少钱财,再次功德动天,二度飞钱,这便有了“二飞世第”。而今又出了个前教育部长陈至立,可谓光耀门楣的人物。从莆仙陈氏的发展状况可以看出,莆田这个侨乡是有缘故的,毕竟莆田地狭人稠,况且树挪死,人挪活,因此,移居在所难免,而移居之后,能否昌大门楣,则完全取决于移居始祖的胸怀气度了。

      由以上的郑林陈三姓始祖的事迹来看,一个姓族能否兴旺,固然有多方面的原因,但家传的渊源影响也是不容忽视的。当然,不管你身处什么时代,你身后有何渊源,一切行为表现,仍然掌握在你手中,而在你的行为表现中,到底体现出多少时代特征和家传渊源,不到盖棺,还真难以定论。等到人们可以定论时,这才发现原来如此,不爽分毫。这里就不详谈黄岸黄和仙游蔡氏的始祖事迹,因为再什么详谈,你都会发现原来不论是何姓何宗,只要门庭昌大,渊源皆是不俗,品行大多一致,即行善和重学。至于门庭末落的,还是留待各自的族人去深入研究吧。另外,在我所列举莆仙五大望族中,原莆田县占了三个半,仙游只有一个半,莆肥仙瘦,似非空穴来风,这确实应该引起仙游人士的深思啊。不过,想想莆田一中的名气,看看仙游一中的格局,夫复何言,夫复何言。卢永芳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