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道光年间三一教公开活动的证据

    道光年间三一教公开活动的证据

    1.jpg

      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三本石印的《林子三教正宗统论》,它将原为36册的《林子三教正宗统论》每3册合为1册印刷,所以若全套齐全的话应是12本。其中一本的内页印有“道光己酉仲秋 明镜堂弟子吴隆美林日轩仝重梓”字样。熟悉三一教史的人应该知道,在清朝,三一教曾二次遭禁,第二次遭禁是乾隆五十三年(1788),此时距道光己酉(1849)已有61年。学界一般认为,两次遭禁后的三一教急剧衰落,“吾道式微,继起无人,书多散失”。自那以后各堂祠纷纷改名,以书院为掩护,转入秘密活动。直至咸丰、同治年间,陈智达、梁普耀重举三一教大旗,三一教才恢复公开活动。

      根据石印本《林子三教正宗统论》可知,直至咸丰、同治年间,三一教才恢复公开活的说法是不准确的,石印本《林子三教正宗统论》就是活生生的证据。首先,它公开标示印刷时间——“道光己酉”;其次,它公开亮出堂名——“明镜堂”;第三,它公开表明重梓者身份——“弟子”。有此三公开,何谓秘密?简直就是招摇过市无所顾忌!由此可见,在陈智达之前的道光年间,我们莆田已有三一教的公开活动。那时候,陈智达(1840—1872)才九岁呢。

      书中提到的明镜堂究竟在哪里呢?我查了一些资料,查了许久,问了许多人,不得而知。机缘巧合,前些时候,我在写《三一教珍籍民国重印本〈龙华别传〉》时,从陈唐彬所作的序中得知原来明镜堂就在笏石。你看,世间有些事就这么奇怪,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需要说明的是,石印技术是在同治十五年(1876)前后才在中国传开的,因此这三本石印本《林子三教正宗统论》并不是道光年间印刷的,但可以肯定的是,它一定是根据道光年间的版本重印的,否则就不会留下“道光己酉”的印记。用石印技术印书在我国只存在了几十年。以前的资料从未见有石印本的《林子三教正宗统论》,这个版次的石印本《林子三教正宗统论》是不是唯一的,有待考证。(陈文凤)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