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瓶室清如水——郊尾清代进士刘章天故居

    瓶室清如水——郊尾清代进士刘章天故居

    1.jpg 

     进士牌匾

    2.jpg

      刘章天旧卧

      □余美云 文/图

      博学多才、品善德馨的刘章天于1871年中进士,饮点礼部精膳司兼仪制司主事,钦加郎中衔,覃恩四品封典,诰授中宪大夫。光绪元年,升任礼部尚书。这样的一个“大官”,居然“瓶室清如水”,终生没盖府第。后来他的胞弟章璜(官拜同知)过意不去,在自家建房时,在旁多搭建一普房,作为刘章天及妻小的居所。

      站在刘章天的故居门前瞻观,只见一座只有一层的土墙旧瓦平常民居,在灰蒙蒙的阴雨天中倍显沧桑。西头因少盖一间房,整个房体显得并不对称。缺一间的缘故,那是因为西头原有座古墓,墓主不乐意迁移。刘章天谆谆告诫家人:都是乡里乡亲,不能商量的话不可倚仗权势鲁莽行事,最终弃盖。欠缺的墙体,体现的是刘章天高风亮节,看重乡情的人性美。

      进门仰头,只见头上高悬一块清代遗留下来的,上书“进士”字样的牌匾。虽历经数百年岁月的打磨,牌匾陈旧沧桑,但依然字迹清晰,醒目,威严。刘家家训好,刘章天之父对章天训导严格,刘章天自身牢记儒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为人为官经典。他对后代子孙立的家训是“读书、积德、耐劳、惜福”。此牌匾是荣耀,也是鞭策。室内简陋明了,土木结构的建筑显老旧,苍白。褐黑的木制厅屏,深深地烙刻着岁月的痕迹。

      刘章天的旧卧依然保存完好。旧床旧椅,慢时光。窗外透进暗房里的浅光,让房间充满神秘感。我们仿佛看见,看见百年前那个在烛光下埋首苦读的农家穷少年章天,五岁会与父亲对诗的“神童”。

      刘章天的成长及成功,除了自身聪慧过人是善对的“神童”,也源于他有一个乐善好义有才情的秀才父亲刘心宗对他的言传身教。他父亲曾用自己的智慧,平息了乡里阮刘两姓的争端。乡亲们说,是他父亲的厚德,赢得一处风水宝地“童子读书”穴。据传,每当夜深人静之时,穴里就会传出孩童朗朗的读书声,直到刘章天中了进士为止。此事惊动知县潘渭春,亲为其父撰写墓名志。

      当然,也要感谢他的好夫人(城内宦官之家江安澜的女儿)。陈夫人虽是富有人家的女儿,但深知夫家家境贫寒,拒绝家人给她“开小灶”捞饭吃,而同全家人一起吃地瓜稀粥。在得知因自己成婚时负债,她还主动拿出自己的嫁妆去典当还债补贴家用。

      印象深刻的是,那日初进刘进士故居时,当我还来不及细观主屋内的摆设,却先被侧屋内一阵朗朗的读书声所吸引。急奔过去一看,只见一个戴着眼镜的大妈正低着头,翻看腿上摆着的一本厚厚的书。她是留守在此老屋的刘章天的后人。瞧,刘家良好的家风,连带老妪都是那么好学的!翻开刘氏族谱,博士硕士毕业生在册三十来人已在国内外的岗位上发光发热,真是让人由衷地佩服!

      “饥驱奔走无息肩,家居容膝安所便。编茅结屋三两椽,妻孥聚处堂之边”。告别刘姓后人,默背刘章天的诗,从被刘章天称为“瓶室”的故居中出来,观者唏嘘!封建社会的光宗耀祖的思想,在刘章天身上及故土里已然找不到痕迹。身为高官没有在乡里盖富丽堂皇的府第,却甘居平民之陋室,这也实在是罕见!

      魁山寺右侧的“报功祠”,是十里八乡的百姓自发为刘章天筹建的。刘章天的官品和善举深受万民景仰,“报功祠”至今香火鼎盛,信众如云。流逝的时光会让无数平庸的人无影无声如坠深渊。但也会让诸如刘章天这般的良臣或义士伟人谱入历史,万古流芳。

      “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这大概是刘章天的心声。像刘章天这样为人内敛谦和浑厚宽容,朴诚不张扬,为官不沽名,不贪财,集“立德、立功、立言”于一身,才德双馨“勤政为民”的好官,确实值得我们后世子孙为他立碑著书加以宣传纪念。

      瞻览刘庐圣者居,寻常陋室客唏嘘。

      清贫甘守生为众,感念贤官迹可书。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