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城南有座山

    城南有座山

      □王晓

      黄昏时分,我习惯于遛狗散步,居住的小区囿于空间有限,走得不舒畅,突然想起小区外围的马路对面新开了一条马路,便去了。这条马路贯通柳安街和八二五南街,两边还铺砌了人行道,人车稀少,果然是散步的好去处。

      走在这条路上,是一件快乐的事,仿佛进入另一个天地,隔离开外界的喧嚣,行走着,便宁静了许多。这里没有仄逼的楼群,天空就显得高旷,一切还略显粗粝,但清新安宁。我在迥然不同的画风里探奇着,忘记了前来散步的初衷,信步而走,由东而西,依次有一座“仙安石鼓忠圣宫”、一所“石鼓山幼儿园”、二株因平整土地而长在高高土堆上的大樟树,再往前走,一座小山包正在修建中,说是正在营造中的“石鼓山公园”。

      “石鼓”,是一个有着浓郁文化气息的词。唐贞观年间,在陕西凤翔府陈仓山的北阪,挖掘出十块花岗岩巨石,其质地为关中一带山中所特有的青石。硕大的石体形似鼓,圆而见方,上窄下大,高约三尺,中间微凸,模样奇特,其形制大致相近。因石形如鼓,故谓之“石鼓”,是东周秦国的刻石。每块石鼓上都以籀文刻四言诗一首,上面的文字被称为“石鼓文”,“石鼓乃秦物”如今已成不刊之论,馆藏于故宫博物院,号称“中华第一古物”。

      在居所边上邂逅一座公园,而且名字还颇有文化气息,让我有点惊喜。规划中的“石鼓山公园”东起柳安街,西至八二五南街,南至公园一号小区,北至兴泰东路,方方正正,几乎快被四周的高楼包围,堪称城南版的“中央公园”。搬到城南有一段时日,然而我对这儿并没有多少印象。据乾隆年间修订的《仙游县志》记载,此处旧为“石鼓池村”,“在虎啸潭上,池畔上石如鼓,击之其声殷殷”,仙安石鼓山本无名,因该地有石鼓池,故名之。如今石鼓池已不见踪迹,“石鼓池村”已沦为废墟,山地也曾抛荒了许久,成了城南核心地带的一处旮旯地儿。

      我不清楚眼前这座毫不起眼的小山包何以被冠以“石鼓”二字。在我的印象里,石鼓山应该是指鲤南玉塔村的东山。古时东山因山顶有石突起如鼓,名之曰“石鼓山”。此山绿水萦绕,风物幽胜,珍卉嘉木间错而植,石塔、奇石、宝刹、幽径,让人赞不绝口。宋明以来,代有圣贤来此山中。南宋名贤朱熹,曾游此山书“文明气象”匾额,至今犹存。明万历进士郑瑞星,来山探胜,书“石鼓”二字,并制联语,以志兹山之胜,是仙游人文鼎盛的一处所在。

      城南这座石鼓山位于玉塔村东山的西南方,相距五六公里。我不清楚此石鼓山与彼石鼓山有何渊源。反正,这座小山丘已经被贴了“石鼓山”的标签,将与周边的文化馆还有规划中的图书馆一起构建城南的文化中心。

      城南“石鼓山”没有鲤南玉塔村东山那样的文化底蕴,没出过名人,甚至连座寺庙都没有。很多人对它一无所知,它只是偶然被保存下来的一座小山包。城南开发三十来年,从木兰溪南岸一直到佛光山下的那片乡土几乎荡然无存,很多人要直面那几乎在瞬息间被改变的生活形态。连接着这座小山包昨天的农耕文明渐行渐远,已经被人们遗忘在城南的核心地带。在人们纷纷猜测它将来的用途时,年初开始动工,要建设成为一座“石鼓山公园”,同时也要全力打造成为城南的文化中心。城南作为鲤城镇的核心地带,更需要有一些文化气息。

      此后,我经常去石鼓山散步。有时从正对着天博广场的石鼓山公园东入口进去散步,公园一号与石鼓山幼儿园之间的空地已经用青石板铺砌了一半,宽绰气派,再往前走百来米,便可看到石鼓山全貌,确实是一处闹中取静的好去处。这个时候,我既会为居所边有一座公园而欣喜,同时也会有一点惋惜,多好的地段啊,如果开发成商品房楼盘,近二百来亩的地盘,经济效益是非常可观的,毕竟以现代的技术手段,铲平一座小山包并非难事。

      一座小山包无法改变冥冥之中埋下的伏笔,或黄袍加身,或荡然无存,总是身不由己地裹挟在时代的大潮中,在新时期一个五线小城里,传递的则是一种“安于义理而厚重不迁”的仁者情怀。石鼓山公园是近年来县财政投在城南少有的大手笔,是践行“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发展理念的体现吧。

      在与庸常生活拉锯的日子里,人需要有一座山给予精神层面上的慰藉。有山,日子就清新自然,赏心悦目,“仁者乐山”是也;有山,就可以享受恬淡,“仁者静”是也;有山,可以安心,养心,“仁者寿”是也。人是如此,一座城亦如此。幸福家园如果有模样的话,那就是居所边上有一座山,可以让人在黄昏时散淡且悠闲地飨食着人间烟火的样子。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