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难忘老校长

    难忘老校长

      □吴彬姗

      我常常怀念起小学时的校长。一位鹤发童颜、和蔼可亲的老校长。怀念他,并不是因为他曾经带领海岛学子取得“中考红旗”的瞩目成就;怀念他,并不是因为他曾经培养出大批体育健儿,吸引了中央电视台到岛上来拍摄纪录片“田径之乡”;怀念他,并不是因为他对我有什么特殊的照顾。怀念他,是因为他一些琐碎的日常工作。

      我不知道他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我们学校——黄瓜学校当校长。只听大人说,他学问很高,可是因为家庭出身是地主,所以被“谪贬”到海岛上来。而他既来之则安之,以校为家,几十年如一日。

      我上小学时,他就是个校长,就是个白发苍苍的老校长。他虽清瘦可身体健朗,话不多但精力充沛。当时他的宿舍紧邻我们教室。宿舍很简陋,没有茶具,很少见到老师在这里闲坐,出去的更多的是学生。里面除了床铺外,还有一张办公桌、两套学生桌椅。这里不但是好学生的“根据地”,更是特殊情况的孩子的乐园。我们学校虽然是小学初中一贯制学校,但没有学生寄宿。有个别学生家长出岛办事,家中没人照顾的,就自带饭盒到学校的厨房来蒸,然后端到校长宿舍去吃。他收留的不单是这种留守儿童,还有一类是班级老师管不了的“顽固分子”,有的是喜欢打架斗殴的,有的是染上小偷小摸恶习的,校长就把他们带在身边,让他们干点事,找找成就感、荣誉感。润物无声,慢慢地,那些孩子“亲其师信其道”就恢复正常了。

      他是我们的体育老师,教我们跳高、跳远、跑步、打篮球、跨栏……各种体育项目,要求我们动作要做得规范到位。每天下午放学后,有许多爱好体育的学生都会留下来训练,他亲自指导。因此,输送出许多优秀运动员。最难得的是,他强调每位学生都必须参加早锻炼。学生早读前必须都到操场上参加慢跑。他会一间一间教室去检查,全都赶到操场上去。我那时候不喜欢体育锻炼,就故意迟到,想逃过锻炼时间,可没过多久就被发觉了,他把教室里学生赶出后就专门在校门口守候我们这些想“蒙混过关”的家伙,被逮到了单独绕着篮球场跑十几二十圈,几次之后大家都老老实实地参加早锻炼。

      他重视体育,也关心文化课。要是哪个班老师请假了,他就去代课。记得二年级时,我的数学老师请假了,他来我们班上课,上什么内容不记得了。但那么白的短发,那么轻的声音,那么安静的课堂,以及他因高度近视,检查作业时把本子捧起来,眼睛凑得那么近去看……都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他除了抓教学质量外,还会开展各种活动。最难忘的是念小学时的一次游园活动。在大礼堂里举行,项目丰富多彩,有钓鱼、投乒乓球、套圈圈、盲人敲锣……对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孩子来说真是大开眼界,而且能得到糖果、铅笔、橡皮擦等奖品,简直是如获至宝。那次游园活动成了我们小学快乐时光中浓墨重彩的一笔。那热闹的场面永远珍藏在我的记忆深处。

      后来他退休了,却又留下来当顾问,成了一块“无私奉献”的丰碑。可是在一次护送小学毕业生去学区里参加毕业考,回来的途中遭遇车祸,他为了护住身边的学生,结果一起去了。记得那是一九八六年夏天。从黄瓜学校走出的历届莘莘学子自发地从全国各地纷纷赶回送行。追悼会上,涕泪如雨……

      这就是我记忆中的陈凤杰校长,一个黄瓜岛人民忘不了的老校长!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