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三访钟潭

    三访钟潭

      □黄丽珠

      钟潭位于城区去年新建的美术馆后山,我曾去过三次。

      第一次是儿子中考完,一家子就近游玩。那年雨量不多,行至三盅瀑布,见细流而下,有小家碧玉之感,没有传闻中的恢宏气势。且在山上边走边聊,未曾认真欣赏入心之景,倒是走在飞渡上发现先生有恐高症,于是走马观花几下,便匆匆下山。

      第二次应朋友之约前往。那天我很疲惫,经不住朋友说下雨过后瀑布定壮观的诱惑,还是背着相机前往了。山上杂树丛生,高矮不一。有大片的相思树林,花已近尾声,雨后树下,一地土黄,分不清是泥还是花。野草蓬勃,各自安生。小径时隐时现,新近落下的或者陈年的叶片层叠相见。山中特有的气息让人有说不出的喜欢。

      惊喜地发现路旁松软的土壤上冒出朵朵白色小蘑菇,它们有纤细的个头,侧腰抱团,亭亭玉立。忍不住蹲下来拍了几张,总觉得没有拍出它们神韵,悻悻站起,瞥见不远处野栀子花开了,一朵两朵,又欣然起来。

      友人说钟潭水自龟山而出,经朱坑入锦亭山西南的沟壑之中,一路蜿蜒而下。未至,传来急促、清越的水声。细读路标牌上有关介绍,默记“瀑布下泻的地方有三潭,如樽,如盅,如敦”几句,暗想之前怎么没注意其形呢,真的缺少一双发现美的眼睛了。

      许是为了增添一点探奇之味,对触之可及的三盅瀑布,有一小截路是靠几块个性鲜明的石头自然连成的,对于绝大部分习惯了各种平坦路行走的游客而言,踩上去颇有一点新奇。果然雨后瀑布水势丰沛,若选择好站立点,能将古人命名的“飞瀑”“挂链”“曳帛”一揽镜头之中,甚喜。拍了几张慢门镜头下的水瀑,如丝如绢,恍若时光静止,妙不可言,而眼前明明是飞珠四溅、蛟龙腾跃,奔流不止。经过刻有“大司马”三字的巨石,友人说起典故。明嘉靖年间的郭应聘,官至兵部尚书,晚年曾隐居于此,读书观瀑。

      那日之后,总想寻半日独自前往。仿佛要正式拜见某个重要人物,我备足功课,读了许多有关钟潭的文章,自以为对钟潭的习性神韵等有了了解,而再入山中,发现想法太天真,钟潭是一册古典线书,读来半是忧伤半是欣喜。

      在水车处驻足,看着“哗哗”水流带动锈迹斑斑的车轮不停旋转,暗叹农耕时代的智慧。继续拾级而上,倾听蝉鸣从四面八方挤来,高高低低,起起伏伏,一阵阵的,仿佛金属片弹起又落下般清脆。穿行山林,顿生走在星光大道上的错觉,还有什么能比得上鸣蝉们为游人鼓掌、吟唱那般热闹?

      山上六角亭子较多,亭名书卷味浓厚,静心亭、半江亭、半山亭,还有左右各一翼然临于钟潭飞渡两旁者,是观日亭和得月亭。仰头读读亭名,再咀嚼亭柱上的对子,感觉山林都有文化起来。

      站在钢链构架的飞渡上俯瞰,近观脚下如雷贯耳的飞瀑,较之三盅瀑布,因其落差大,水跌至不到半空,已成迷蒙水雾。水势之浩大,胜过“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庐山瀑布,可以和九鲤湖瀑布相媲美。飞瀑之下,有三两游客张臂做飞翔状,惊呼连连。放眼望去,城区高楼林立,近处啤酒厂旧址的烟囱寂寞地伫立。

      适逢雨季,浓云密集,光线暗淡。我也不急,反正有亭可避雨,亭中观雨,定有几分野趣呢。果真山雨造访时,我听到了大合唱:雨打树叶声,雨击铁链声,雨唤亭瓦声,雨吻石头声,高音部,低音部,粗犷的,尖细的……万籁齐鸣,不绝于耳。视线里,山林模糊了,思想放飞了。雨中,那些荒凉的,寂寞的,破败的,荣枯生死,都在沉默着;那些沉重的,轻盈的,喜悦的,忧愁的,千万蛩音,已遁入无涯。而钟潭的树在,山在,水在,发出噌吰声,成就雨中“钟潭噌响”这一胜状。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