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榕树赞

    榕树赞

      □陈金狮

      在八闽大地,伟岸挺拔的榕树几乎随处可见,或长在江岸上,或长在古桥畔,或立在大道边,或立在村口前。那榕树郁郁苍苍,生机勃勃,团团如盖,垂阴匝地,构成了一道奇特的南国风景线。

      说起榕树,不能不提及邑人、北宋名臣蔡襄。也许人们只知道蔡襄是个著名的书法家,他与苏轼、黄庭坚、米芾一起被称为“宋四家”;也许还知道他为遭贬谪的范仲淹、欧阳修等人所写的《四贤一不肖》脍炙人口;也许还知道他曾撰写《茶录》《荔枝谱》两部农艺专著;还知道他曾在福州修复古五塘,在泉州主持修建洛阳桥,然而未必能知道,蔡襄在任福建路转运使时,曾下令福州下辖的闽县、侯官、长乐、福清等12个县,在路旁空地遍栽榕树,并从福州郊外大义渡口一直栽到泉州、漳州,长达七百余里。那些榕树不但防止水土流失,还庇荫行人商旅。因闽人把榕树称为“松树”,故有民谣唱道:“夹道松,夹道松,问谁栽之?我蔡公。行人六月不知暑,千古万古摇清风。”

      诚然,选择榕树来作为行道树,是蔡襄的独具匠心和独到眼光,因为榕树岁暮不凋,四季常青,根系庞大,稳如泰岱,不怕狂风暴雨,耐得严寒酷热。你看:在炎炎盛夏的烈日下,那高大浓密的树冠,像一把撑开的绿色巨伞,遮挡着灼人的阳光,洒落下一地的荫凉,给路过的行人带来了丝丝的凉意。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随着时代的变迁,千年的古驿道早被现代的交通大道所替代。可想而知,那古道两旁的榕树也早已不复存在。

      涵江区江口镇的东大村是福泉古驿道入莆第一村。此村由东源与大岭两个自然村合并构成,而分界两村的是一条狭窄而长的溪谷。溪谷上有座古老的小石桥,那石桥很短,几步便可跨越。桥墩斑驳陆离,桥下流水潺潺。就在这小石桥畔有棵苍老蓊郁的榕树,形状极其奇特,不但盘根错节,苍虬多筋,旁边还派生出四棵连理的榕树,有一棵还相距好几米呢,那伸展出的连理枝犹如挈妇将雏的长手臂。我想,那旁边几棵枝干相连的榕树,该是触地的气根逐年长成的吧。因为这古榕就长在尚存的驿道上,所以村中的上辈人都说, 这棵古榕极有可能就是当年蔡襄下令栽下的“夹道松”。如果这棵古榕真的是北宋时栽下的“夹道松”,那树龄也有千年了。尽管目前尚无史料可佐证,但少说这古榕也有数百年历史了。看着这棵老态龙钟、虬髯飘拂的古榕,我真为榕树有如此顽强的生命力感到惊讶与佩服。

      陶铸在《松树的风格》一文中曾这样赞美松树:“狂风吹不倒它,洪水淹不没它,严寒冻不死它,干旱旱不坏它。它只是一味地无忧无虑地生长。松树的生命力可谓强矣!”生长在南方的榕树何尝没有松树的这些风格呢?它的生命力甚至比松树还要顽强。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然而榕树对狂风从不畏惧。当狂风挟带暴雨袭来的时候,它挺然屹立,笑傲苍穹,“八千里风暴吹不倒,九千个雷霆也难轰”,即使是断枝折桠,伤痕累累,也“更显得枝如铁,干如铜,蓬勃旺盛,倔强峥嵘”。这是怎样的一种不畏强暴、不怕挫折的精神呢?!

      福建地处祖国东南、台海西岸,每年都有好几个台风过境。1999年10月,第14号强台风正面袭击莆田市。台风携雨,引发洪灾。荔城区新度镇的蒲坂村位在木兰溪下游,全村汪洋一片,是灾情最严重的村庄之一。灾后,村党支部带领村民迅速开展生产自救。10月17日下午,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代省长的习近平率领省、市领导来到蒲坂村看望受灾的村民。他嘘寒问暖,勉励灾民战胜困难,重建家园。12月14日,习近平同志再次来到蒲坂村检查安置房建设情况。他还亲手在蒲坂小学校园里种下了一棵榕树。

      二十个春秋过去了,蒲坂村的村容村貌早已发生了巨变,村民们也都过上小康的生活,而习近平同志当年亲手栽下的那棵榕树,如今已枝繁叶茂。站在这棵苍翠欲滴的榕树前,我的耳边仿佛回荡着一首熟悉的经典歌曲:

      头顶一个天,脚踏一方土,风雨中你昂起头,冰雪压不服。

      好大一棵树,任你狂风呼,绿叶中留下多少故事,有乐也有苦。

      好大一棵树,撒给大地多少绿荫,那是爱的音符。

      ……

      好大一棵树,绿色的祝福,你的胸怀在蓝天,深情藏沃土。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