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厦门大学的《郑樵史迹调查》——郑樵历史调查报告之一

    厦门大学的《郑樵史迹调查》——郑樵历史调查报告之一

      □余文烟

      近段时间,笔者一直在查找郑樵的系列足迹和事迹,前几天不经意中发现一篇由厦门大学历史系和人类博物馆组成郑樵历史调查组1963年初前往郑樵故乡历时二十天的调查访问后,写的《郑樵史迹调查》,如获至宝,喜出望外。我认真阅读了三遍,感觉说虽然时过50多年了,然而这个调查很实在,很具有实质性的调查,对研究郑樵留下的履足痕迹很有参考价值。如芗林草堂,当年调查组到实地调研时还完整无损,调查组实记下真实原状的芗林草堂,对今后要复建芗林草堂具有极佳的实施规划依据,提供真实的数据。遗憾的是我只看到郑樵历史调查报告之一,而之二、之三或者更多的调查报告无法看到,更为遗憾的是:还有一篇《新发现的郑樵历史资料》也无法看到。这样一来,对厦门大学这个调查组所作的《郑樵史迹调查》无法完整地展现在读者面前,但是我想莆田有兴趣研究郑樵的前辈学者,文人墨客一定手头有完整的版本,为此,我还是实录下这篇《郑樵史迹调查》。副标题为《郑樵历史调查报告之一》,落款为郑樵历史调查组的报告,以飨读者。全文如下:

      一九六二年是宋代著名史学家郑樵逝世八百周年,为了进一步搜集有关历史资料,开展科学研究活动,我校历史系和人类博物馆联合组成郑樵历史调查组于一九六三年初,前往郑樵的故乡——莆田,进行二十天的调查访问,获得了一些前人尚未注意到的历史资料、遗迹和传说。现在,我们根据调查资料,结合文献记载,整理出《郑樵史迹调查》和《新发现的郑樵历史资料》两篇报告,提供郑樵研究者参考。

      郑樵是南宋福建路兴化军兴化县人(今属莆田县),他的史迹主要是分布在他的故乡——莆田西北部山区,内容相当丰富。我们调查过三十多处遗址,包括他的出生、读书、讲学、借书、著书和安葬地等。他的出生地是在现在庄边公社广山大队的林边村。他的读书地有好几个地方,如溪东草堂、南峰书堂、夹漈草堂、芗林寺等。著书地方主要是在修史堂,借书地方主要是在万卷楼,至于他的葬地则是在白沙,那里有郑樵墓、夹漈祠和郑樵画像。此外还有他倡修的永贵桥、过来庵和续修的苏洋陂。这些丰富的史迹(包括碑文在内),反映出这位史学家一生活动的主要地区和重要事迹,对研究郑樵具有一定的价值。

      下面,我们大体上按照郑樵的出生地、读书借书地和安葬地等分类依次叙述。望同志们提出批评指教。

      一、 郑樵故宅与广业书院

      郑樵故宅在莆田的霞溪,方志记载都把它和广业书院混而为一。前人写的郑樵史迹介绍,也都持有同样的见解。通过这次实地调查,我们确定郑樵故宅不是广业书院,而是聚挨在书院的左边。

      郑樵故宅现属庄边公社广山大队(即霞溪)的林边村,面积估计有七、八百平方米,目前只剩下断垣残瓦,成为放牧牛羊的青草地。据《郑氏族谱》记载,当地郑氏宗族从宋末已经迁居附近的萍湖村,这可能就是“故宅”遗址几乎湮灭无存的原因之一。

      方志都载郑樵宅前“有日月井”,当地老人也传说宅前原有九井。目前还有两口,他们也说不出是否日月井了,不过,这却給我们进一歩提供了郑樵故宅遗址的旁证。

      从老人口中,我们也听到郑樵小肘攀藤过溪求学的故事,不管事实的可靠性成分如何,至少也说明郑樵曾经在“故宅”度过他的少年时代。

      后人为了紀念郑樵,在故宅右边兴建一座广业书院,几经修葺,现在厅堂左壁还嵌一塊“清道光重修广业书院碑記”。碑长0.94米,寛0.50米,碑文系楷書陰刻,計有字26行。碑文曰:“广业为漁仲先生故里,里人敬先生,为书院祠之。……祠后为文昌阁,左右为书舍,制拯宏敞。……道光十六年(1836年)扩而新之,共金皆鳩诸广业山内,凡五阅年而成……(建嗣之意) 敬贤一也,响学二也……”。这説明兴建书院的原因和目的。又碑文记载书院“创始于乾隆十八年(1753年) ”,这又提出了创建的年代。过去有人把广业书院和故宅混为一谈,这里又是一个有力的反証。

      二、溪东草堂

      溪东草堂是郑樵的师友从兄郑厚的故宅,也是郑樵童年读书的地方。郑厚家住溪东,郑樵家住溪西,所以郑樵称为溪西逸民,以后郑樵与郑厚齐名,世号为“二郑”。后人为了纪念他们,改居宅为祠堂,因此,郑厚故宅又名“二郑祠”。当地居民,現在都还这样称呼它。

      溪东草堂(溪东故宅)的原貌已不可得見了,1941年重修的鄭氏故宅,是一单檐歇山式建筑,只有平屋一間,坐落在芗林山(即夹漈巅,今尚存石刻“夹漈嶺” 三字,立于路的左边)的旁支蚯蚓林小山的山麓,现属新县公社夾漈大队溪东小队,該地小村落仍旧名叫“溪东”。

      “故宅”坐北朝南偏西。室宽4.2米,深5.15米。室内横梁上刻有“郑氏故宅”等字样。室内摆设简单,靠后壁处有一土筑长案。上擺郑樵木主(奇怪的是沒有发现郑厚的木主)。

      “故宅” 前約四十米处的小丘上还有一塊巨石——“ 告笏朝天”石,石形上小下大,高約二米許,象人手持笏形状,据村人说,这也是郑樵遗迹之一。

      童年从学郑厚的郑樵,到了青年时代,除了执经问难,还常和郑厚一道过着隐士式的生活。郑樵的題溪东草堂诗,描述当吋草堂生活的情景是:“……天寒堂上烧柴火,日暖溪东解风衣;兴动便携撙到巅,人生真性莫教远。”这种生活和后来与从兄郑厚《投宇文枢密书》中所说的“狂生”差不多。兄弟两人学问都很渊博,气味又及相投,这大概就是他们由师徒成为良友,携撙共酌,把酒吟诗,甚至联袂投书执政的原由吧。

      三、南峰书堂

      南峰书堂是郑樵、郑厚兄弟读书处,后来改称“南峰寺”。因为明洪武二十一年(1389年),附近的南峰寺失火,化为灰烬,迁寺于此。从此,南峰书堂的名字,就渐被人遗忘了。今天只能从文献记载和寺存的夹漈祠看出它和郑樵的关系来。

      “南峰寺”现在属于莆田县庄边公社的前埔大队,在南峰山麓,背靠越王峰,面临萍湖溪。现在的庄边农业中学,就设在寺内。

      寺的建筑形式为单檐歇山式建筑,坐南朝北。内有前后二殿,兩旁各有一排廓舍。循着走廓踱上石阶,便是后殿。后殿右边有“夹漈祠”,为紀念郑樵当年读书的地方。

      “夾漈祠”,宽5.8米,深約10米。祠中尚存许多郑家木主,其中有一对木主:一书“宋枢密院编修夹漈公神主”,另一为“宋湘乡县知县溪东郑公神主”。神主高各0.8米,寬0.18米。祠的右前方,还有一个厅堂。厅堂中间有一衣冠小塑像,高約半米許,犹如在“夾漈草堂”和“芗林寺”所看到的一样,推想也是郑樵塑像。

      根据《兴化县志·郑樵传》记载,郑樵十六岁的那一年便死了父亲,他从姑苏(苏州)护柩回乡后,就和弟弟郑槱“結庐越王峰下,闭门诵读”, 从此,开始了他数十年苦学著述逃的生涯,因此,“南峰书堂”也是郑樵的一个重要遗迹。元时左司郎中郑寅,在訪问了“南峯书堂”以后,特意題了一首詩,这首詩还被后人收集在《兴化县志》里。

      四、夹漈草堂

      夹漈草堂位于莆田新县公社的夹漈山上。夹漈山是莆田西北著名的山峰之一,耸立在马洋、广宫、新县、上茅等几个乡村之间。( 据说从毗邻的芗林山观之,两漈夹流,故名夹漈山。)《大清一统志》说:“ 夹漈山一名东山,旁有两岩,即郑樵读书处”郑樵久居这个山上,所以称为“夹漈先生”。

      夹漈山的山坳里,山势合抱,中间一块较低洼不坦的地方,有一所“草堂”和“尼姑庵”。根据这次调查,郑樵当年的草堂,就是现在尼姑庵的所在地。它是普通的建筑,进深三间,属悬山式屋顶,左右各两间,庵是清人重修的,庵内厅堂正中壁上供奉的神位有渔仲先生(即郑樵)等。尼姑庵后面是新修的“草堂”。右边和前面是一片田地。庵的周围高峰奇突,风景尚称优美。

      夹漈草堂是当时郑樵读书和著述的地方,他在这僻静的山上自筑草堂三间,闭门谢客,专心攻读。

      草堂生活很艰苦,他却甘之如饴。郑樵自述山上的生活說:“念臣困苦之极,而寸阴末尝虚度。風晨雪夜,执笔不休,厨无烟火,而誦声不绝。积日积月,一簣不亏”。

      又《夹漈草堂》詩云:“堂前拖柴堂上烧,柴门终日似无聊;寥虫不解知辛苦,松鹤何能慰寂寥。述作还惊心力尽,吟哦早觉鬓毛凋;布衣蔬食随天性,休讶巢由不见尧”“堂后青松百尺长,堂前流水日汤汤;西窗尽是农歧域,北牖无非花葛乡。罢去精神浑冉冉,看來几案尚穰穰;不知此物何时了,待看临流自在狂”

      由此,可見他在草堂著作生活的一斑了。他虽然结茅在山中,但决不象后人所说的三十年足不下山,深居简出不与世人來往,而是时时下山借书,并且“与农夫野老往來,与夜鹤晓猿杂处,不问飞潜动植,皆欲究其性情”的。

      郑樵一生勤学苦练,博学专精,留下不少有名的著作。他的治学精神和态度,实为后人所钦仰。郑侨、林俊、纪昀等都有歌咏草堂的题詩,其实就是对郑樵的颂扬。

      尼姑庵后侧有一所新的夹漈草堂,那是后人兴建的,1924年还重修过。它的大鬥题有“草堂勝迹”四个大字,内分上下两殿。下殿入門的正中,有一小佛龕,供奉数尊佛像。上殿正中除供佛像外,左侧还供奉郑樵的泥塑像,镀着金身,坐在椅子上,右手拿着一本书, 左手放在膝盖上,两旁各站立一书童。 郑樵是一位著名的学者,后人为了紀念他,却把他神化了,作为神來供奉。

      根据調查,在尼姑庵及草堂周围,还有一些相传与郑樵有关的遗迹。如曝书石、观星石、书亭寨、洗砚池、手植松、手栽茶等。依次介绍如下:

      曝书石:在尼姑庵前,距庵有300米左右。位在一个山坡上, 石长28米,宽10米,有些倾斜,是由一块石头构成的。相传是郑樵当年曝书的地方。

      观星石:在草堂右边的小山上,距草堂約有100多米。石呈四边形,高2.47米,对角一边有2米,另一边为0.92米。不很平,很难站立,我們怀疑它是当年郑樵的观星石。郑樵当年在草堂生活,夜间观察星象,研究天文,应該有一个观星的地方,而且应是在草堂附近,其具体地点已不得而知了。

      值得特别一提的是书亭寨,它位在草堂背后的最高处。寨门上刻有“山色清芳”四个字。从寨上可以俯瞰草堂周围的許多胜景,推测这里可能就是郑樵当年经常游览的地方。由于寨名和郑樵在山上读书有关,而非用武的山寨,可能是先有书亭之名,后来用来做寨名的。郑氏遗墨至今尚未发現,“山色清芳”四个字,是否为郑樵的手迹,尚不敢逐加肯定。

      此外,传說所谓手植松、手栽茶等,現已无处可寻了,可能为后人附会,不一定可靠,因此,这里就不一一加以叙述了。

      五、芗林寺和修史堂

      芗林寺,是郑樵和郑厚读书处。这是一所古寺,在莆田县广业里夹漈嶺的芗林山上,新县西南,夹漈乡之东。

      寺建在山半腰的一塊盆地的边緣,坐东北朝西南,四周群山环绕。芗林寺由主寺和寺左的边房构成一个整体。主寺包括正殿和左右四间偏房(右边已倾圮的前后两间偏房,不計在內)。寺左的边房,计有二十余间,面积都很小,目前里面还住着一位和尚。主寺是清同治七年修葺的,寺门上悬有大书“芗林寺”的横匾一个,寺外寺內油漆尚新,不过正殿中間还有道光二十三年的横匾,雍正六、七年間先后雕琢成的石佛像,说明它历来有过重修;至于寺左毗邻的边房,建筑更为古老,左前角坍塌得厉害,可能是明代或者更早些时期的建筑物。

      芗林寺的正殿寬9.5米,深长8.5米,内布置全是寺院的一般内部景,拥挤着許多佛像。但我們在左边的一堆菩萨当中,却发現了郑樵的坐像。( 像高約一米,两旁佇立着两位侍者,手里各捧一卷图册。 ) 这座古建筑中,和郑樵有关的东西,我們只發現到这一件。

      芗林寺最早建筑于唐僖宗咸通十年,現在几经修葺,可能早已不是庐山真面目了。寺院的清幽,确是科举时代士子们闭户苦读的好地方,郑樵的名气大了,寺院供桌上空出一席地位来安排他的神位,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可是后人以为郑樵在芗林寺读书、著书和讲授生徒,则是把芗林寺和修史堂混为一谈的缘故。 所以,尽管修史堂遗址我们犹未找到,但也有必要附带一提。

      清乾隆时修的《莆田县志》载: “…芗林寺,郑樵与从兄厚读书处,有修史堂、幻住庵、通游、宴集二閣……”这里提到了芗林寺中有修史堂,宛如修史堂是芗林寺的附属建筑,难怪后人益加混淆不清了。

      其实,《兴化县志》卷二第7頁就明白告诉我們修史堂在芗林寺之旁。县志载:“唐咸通十年巳丑,下溪殿中侍御史郑朗开创(芗林寺)。 ……旁有两漈夹流,而修史堂跨其上。旧傅湘乡、夹漈二先生于此授徒著书。”同上书卷一又记载:“昔湘乡、夹漈二先生尝就山间筑修史堂,……为读书论道之处。”这又说明修史堂是郑樵兄弟倡筑的,而且是读书、论道和讲学之处,和读书其处的芗林寺不能混同。

      后人往往易于把二者互相混淆,大概主要是因为修史堂就在芗林寺的近旁,又同在芗林山上的缘故。如编写《游洋志》 ( 后改称为《兴化县志》的明朝人周华(他曾经在芗林山下的飘湖地方教书,对附近情况应該很熟悉),有时也把修史堂和芗林寺并提,甚至有时只提“芗林”两字以概括之。如“(郑厚)与弟樵讲学芗林”,就是明显的例子。周华在这里所提的“芗林” ,可以断定就是上述“授徒著书”芗林山上的“修史堂”。

      郑樵对芗林山景色有一段描写。《夹漈遗稿》卷一“芗林间居”诗云: 芗林苍翠甚,极目可吟時。梅子风前落,杏花雨夜移。清溪通半郭,孤月隐疏篱,寂寂云山外,萧然独自知。八百年来,芗林寺盆地的四周环境,当无多大变化,可是我们今天看到的芗林寺,周围岗峦环绕,眼界受到限制,“极目” 也看不了什么,绕半郭的清溪(当是指夹流的泉水)。也被小山丘所阻挡了。地方志并沒有芗林寺迁址的记载,芗林寺前也看不到夹流的两漈,对照郑樵的写景诗,更足以证明芗林寺不是修史堂,而且它也并不在芗林寺的“近旁”。

      修史堂最初只有三间陋屋,这在陈俊卿的“詠修史堂诗”中写得很明白,诗中说“流水三间屋,明公半席分,帝尝招此老,天未丧斯文。……”陈俊卿是郑樵同时稍后的一位名宦,这首诗是他亲自登临芗林山见过修史堂后的题咏,该不会错。那末,《莆田县志》所载的“幻住庵、通游、宴集二阁”可能是后来增筑的。而且从命名看來,也含些僧佛意味,不能和修史堂混为一谈。

      这里附带一提郑樵在芗林寺、修史堂活动的年代问题。根据方志等有关郑厚的传记,可以知道郑厚青壮年时代(主要是青年时代)会在家乡住了一段不短的时间,而郑樵是他的莫逆之交,因此可以断定,在郑樵筑庐为“夹漈草堂”前后,他也有一段不算短的时間是和郑厚同住在芗林山上,修史堂该是为此而筑的。可能,它最初也只叫做“芗林草堂”,后来因为郑樵曾经在那里修过《通志》,所以后人改称它为“修史堂”,也未可知。

      六、万卷楼遣址

      郑樵学问渊博,著述丰富,除了依靠自己的苦学力学外,还得助于国内藏书家提供给他的丰富的精种粮食。万卷楼就是其中著名藏书楼之一。

      万卷楼位于莆田城北十一里许的白杜村,是宋代名藏书家方略的藏书楼。《带陽比事》载:“方略,家藏(书)一千二百笥,作万卷楼储之。”现在,万卷楼只留下废址一片,废址的前面还有一口六角四孔井尚存。

      传说郑樵会到这里(万卷楼)借书,三天之内读完了楼中所有藏书(其实好多书他早已读过了) ,阅后他对藏书家说:“不但你所藏的图籍已全部翻阅,发现书中有错误的地方,我还用指甲划痕做记号。”这便是流传至今的“壶公山下千钟栗,延寿桥头万卷书”的佳话。

      这个万卷楼可能就是《通志?校雠略》所提的望台楼。

      《夹漈遗稿。投宇文枢密书》载,郑樵“闻人家有书,直造其门求读,不问其容否,读已則罢,去往会不吝情。”当时莆田藏书家之多,藏书之富,全国闻名,除了上述的万卷楼外,象方万的一经堂、方渐的富文阁、李氏的藏六堂、浮屠瑟邃、郑樵擎友林霆等的藏书,他可能都涉猎过(外地藏书家如漳州吴与、荆州田氏等在《通志·校雠略》中均有提名,可能访借过,或部分访借过),只不知道它们的废址所在了。

      七、苏洋陂、永贵桥和过来庵

      苏洋陂是古代莆田小型水利工程之一,宋太学生郑国器会兴资重修,其子郑樵倡议续修,渠水至今还灌溉着霞溪右岸大片田地。

      苏洋陂遗址位于新县公社社后村前,北邻东镇山,巩溪由西北流向东南,陂北攔巩溪上游,筑以石堤而成,另筑一支渠于沿溪左岸、引溪水灌田。支渠宽约3米,流向由北往南至40米处改向东南。1959年也被山洪暴发冲走了,支渠改道,在原来陂址西边筑引溪水入渠。旧渠道现已改为庄稼地,其他支渠至今犹存。旧陂址残迹,长约40米,宽約4米,它的右岸,原竖有一块石碑,1959年也被山洪冲走了。距陂址约500米远处,有一座清代重建的“小颛祠”,旁依巩溪右岸,苏洋陂支渠流经其前。祠系石构,单檐攒尖式小庙。庙顶用花岗石,墙由四块青石架砌而成,宽1米,高0.94米。庙横额刻“小颛祠”三个字,左边刻有“皇清光绪甲午壬春吉旦”十个小字。庙左右两墙绘刻一联:右款“报食陂田长決水”,左书“功崇石庙永依山”。在庙的內壁中间,有碑刻三行,左刻“重修国器郑先生神位”,中刻“倡筑苏洋陂苏公神位”,右刻“同筑陂苏大母之神位”。这显然是为纪念倡筑苏洋陂的苏氏夫妇和重修苏洋陂的郑国器而立的。

      《福建兴化县志》記载:“苏洋陂在县西广业里,宋太学生郑国器鬻己田、饶石柱障水,开亩渠,计溉田七百余亩……洋头有小颛祠在焉。”印证“小颛祠”遗址内容,这段文献记载有部分是失实的。

      永贵桥位在庄边公社前埔大队前埔的萍湖溪上,为郑樵所倡建。該桥現已坍废,仅存一桥墩,两条桥板。墩呈舟形,高3.35米,用大条石彻成,上架条石,作为桥板。桥板长0.70米,宽0.63米。据说原来有七八个桥墩,桥面也较宽阔,桥的西边过去还有一小塔,后来山洪冲击,塔及大部分桥墩被水冲走。但从遗址残迹还可以看出,它仍旧保留着宋代桥梁建筑的特点。

      桥的东侧有一“?过来庵”,现已倒塌一部分。它是否郑樵当年所建,还难以肯定。大概是经过后人重修的。乾隆版《兴化府莆田县志》载:“?永贵桥在飘湖下,宋绍兴十年,郑夹漈樵借县币建,后以施金偿之。桥东建过来庵。”《兴化县志》卷四郑樵传也写着“事有利于人者……?(樵)皆极力为之,民之疾苦不能自达,则告于居官”,增筑苏陂是如此,倡建永贵桥过来庵,也是一个证明。

      八、白沙郑樵墓和夹漈祠

      文献記载郑樵墓原葬在莆田县南崇仁里的越王山下,南宋丞相陈俊卿又把它迁葬白沙灵源寺,即今天后宫左侧。

      墓坐落于白沙尖峰尾山腰,前为夹漈祠,左右为白沙村舍。墓坐北朝南,依山面村。墓葬形制,外亮成梯形,内呈椭圆形,墓身为壳灰圆锥形。墓堆前有长形墓案,案前为墓井,左右两端有石阶,下达墓道。墓左有后土一座。墓后正中竖立墓碑一块,系青石琢成,长0.79米、宽0.5米,碑文为“宋枢密院编修夹漈郑先生之墓”,右下款“嘉庆岁舍丁丑阳春谷旦重修”等字,均绘刻楷书。

      墓附有碑亭,在白沙旧街,建筑形式为單檐歇山式屋頂。碑亭内壁中間,竖立一神道碑,長2.0米,宽0.58米,下有座,?座高0.27米,长0.65米碑。上部正中刻有“宋”字,底下左书“枢密院编修”,右款“夹漈郑先生”,下刻“之墓”二字。碑左刻有?“乾道三年兴化軍知军钟离松立”,右刻“嘉庆二十二年兴化府知府俞恒润,莆田县王廷癸重立”。

      碑亭左壁暨有《重修郑夹漈先生封整碑亭記》的石碑一块。碑文详细记载郑樵墓迁葬经过以及墓碑亭被毁重建的过程。它是研究郑樵的重要遗物。

      白沙夹漈祠位于夹漈墓前,系清道光年間修建的,现为白沙小学校舍的一部分。祠的建筑形式为双檐歇山式屋顶,坐南朝北,二進,面开三间。大门门框上有一横匾,上书“夹漈祠”三个大字。在草堂右侧墙壁上有《重修夹漈先生墓记》一块,碑长0.80米,宽0.40米,系楷书雕刻,也是研究郑樵的重要碑刻。

      在后堂正中的案桌上有一木盒。木盒后壁正中,画有郑樵的全身像,长1.40米,宽0.70米,头戴黑纱,身着红袍,手执玉笏。木盒中间还安放着郑樵木主一座,木主中间雕刻“世祖考宋授右迪功郎枢密院编修理学各儒夹漈先生之神位。画像及木主,至今完好无损。

      夹漈祠原建于郑樵故里广业里空寂院的旁边,是南宋林国博于开喜年间建成(郑樵逝世47年以后建),早年已废。原来的建筑形式,已无从查考了。

      九、郑樵画象及塑象

      通过这次调查,发现有郑樵半身和全身画像二幅和泥塑像三尊。

      最早郑樵画象,有郑樵传世画一幅。据郑凤超《杂著●先编修夹漈公画像跋》記载,可知这幅画像,不仅出于郑樵同时代的著名画家马和的手笔,而且有尚书陈俊卿为他题的赞词,可以说是一幅較为珍贵的郑樵画像。可惜兵乱,原画已失,幸好郑氏后裔凤超,早把原画临摹一幅,作一小本,保留下来。郑凤超是明末隆武年间人物,可見这幅原画曾经保存了很久。

      解放前重版的《福建兴化县志》卷上,也有郑夹漈先生的半身像一幅。根据这幅半身画像的画法,具有南宋人物画像的风格,而且为今天书刊杂志唯一采用的一幅郑樵画像。白沙夹漈祠中,郑樵全身画像一幅,与上述郑樵半身画像极为相似。

      此外,在夹漈草堂、芗林寺和南峰寺内,也发現有郑樵泥塑的全身坐像各一尊,造像技术是相当进步的,但几乎把他神化了,因此可以断定,这三尊泥塑像是近代人为敬仰这位先贤而雕塑的。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