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宣和二谱是蔡京兄弟编撰的吗?

    宣和二谱是蔡京兄弟编撰的吗?

      宣和二谱是指北宋末成书的《宣和书谱》、《宣和画谱》。蔡京兄弟是指蔡京、蔡卞。他们二人均列入国家正史《宋史·奸臣传》里。

      莆仙有一些人在新编的地方志书里说:蔡京、蔡卞共同编撰《宣和书谱》、《宣和画谱》各20卷。如:1995年仙游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的《仙游县志·人物》、2001年方志出版社出版的《莆田市志·人物》、2003年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莆田文化丛书·书画影艺》、《莆田文化丛书·文化概谈》等一致认定:《宣和书谱》、《宣和画谱》的作者是仙游县的蔡京、蔡卞兄弟。

      说极为实在的话,《宣和书谱》、《宣和画谱》的编撰者是谁,迄今在中国历史界、考古界、书画史研究界,众多的专家学者还无法解开这个历史遗留下的谜团。如:

      (1)《辞源》“宣和书谱”条记:“二十卷。无著撰人名氏。记宋徽宗宣和时内府所藏诸帖……”“宣和画谱”条记:“二十卷,无著撰人名氏”。

      (2)《辞海》“宣和书谱”条记:“书法著录。二十卷。不著撰人名氏……”;“宣和画谱”条记:“中国画著录书。无著者姓名。二十卷……”。

      (3)1973年第7期《文物》内的一篇文章对《宣和书谱》一书的注释是:“《宣和书谱》,撰人未详”。

      (4)袁呆呆《寿典》引用书目之二记:“《宣和书谱》宋佚名。”

      (5)《中国文化史词典》“宣和画谱”条记:“中国画著录书。无著者姓名”。

      (6)《中国大书典·艺术卷·书法》“宣和书谱”条记:“书法著录。二十卷。宋佚名奉敕撰。”;《中国大书典·艺术卷·绘画》“宣和画谱”条记:“绘画著录。二十卷。未署编撰者姓名”。

      蔡京、蔡卞他们是哪里人氏呢?国家正史《宋史·奸臣传》、民国版《中国人名大辞典》、民国版《中外人名辞典》、《中国历代宰相录》、《中国历代宰相传略》、《奸谋·奸行·奸祸》、《中国历史人物辞典》、《中国人名大词典·历史人物卷》、《中国历史大辞典·宋史卷》、《中国历代名人辞典》、《中国美术家人名辞典》、《福建名人词典》、《中华书法篆刻大辞典》、《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等等均记:蔡京、蔡卞是福建仙游县人。

      北宋末成书的《宣和书谱》卷六正书(即楷书)四“蔡襄“条记载:“文臣蔡襄字君谟,兴化军人也。……今御府所藏正书三:《南郊庆成诗》……”。

      卷十行书四“林藻”条记载:“林藻,不知何许人也,……今御府所藏行书一:《深尉帖》。”

      卷十二行书六“蔡京”条记载:“太师蔡京字元长,莆田人也……今御府所藏七十有七:行书《御制诗并和》……”

      卷十二行书六“蔡卞”条记载:“文臣蔡卞字元度,莆田人也。……今御府所藏行书六:《进神验记》……”。(笔者按:《宣和画谱》里没有收录莆仙人)。

      总之:《宣和书谱》记载莆仙四位书法家的籍贯:1、唐朝“林藻,不知何许人也”。2、宋朝“蔡襄,兴化军人也”。3、蔡京,莆田人也。“4、蔡卞,莆田人也。”

      假如《宣和书谱》是蔡京、蔡卞二人编撰的话,那么,怎么可能将莆田人林藻的籍贯记成:“不知何许人也”?怎么会将同县同乡同族人蔡襄记成:“兴化军人也”。漏掉“仙游”县名呢?更能说明主要问题的是,蔡京、蔡卞他们怎么会把自己的籍贯大错特错地记成:“蔡京,莆田人也”;“蔡卞,莆田人也”呢?编撰者自己编撰的书,自己在书里记错自己的籍贯。这是百分之百不可能的事。笔者据此证据,得下的结论是:《宣和书谱》、《宣和画谱》的编撰者(作者)绝对不是蔡京、蔡卞兄弟。还有,北宋至今千年,在历代的历史文献中没有关于《宣和书谱》、《宣和画谱》是蔡京、蔡卞所编撰的任何证据。所谓《宣和书谱》、《宣和画谱》是蔡京、蔡卞共同编撰的,纯属没有历史依据的武断之言。  

      北宋末成书的《宣和书谱》、《宣和画谱》各二十卷是朝廷组织有关人士编撰的内府书、画著录书。有人说此二谱是仙游人,时任宰相的蔡京、蔡卞编撰的作品。例如:

      (一)1995年出版新编的《仙游县志》说:“蔡京……工书法,与胞弟蔡卞编撰<宣和书谱>、<宣和画谱>各20卷。”

      (二)1999年出版的新编《枫亭志》说:“蔡京工书法,字势豪健,痛快沉着。与弟蔡卞编撰<宣和书谱>、<宣和画谱>各20卷。”

      (三)2003年出版的《莆田文化丛书·文化概谈》其中说:蔡京还与其弟蔡卞编纂《宣和书谱》、《宣和画谱》各20卷。

      (四)《莆田文化丛书·书画影艺》其中说:“蔡京曾与胞弟蔡卞合作编纂<宣和书谱>、<宣和画谱>各20卷。”

      (五)《莆田文化丛书·兴教育人》其中说:“蔡京等的<宣和书谱>20卷、<宣和画谱>20卷。”

      (六)2011年出版的《蔡京史论选编》内收有一篇文章题为《对蔡京书法史地位的再讨论》其中说:“(蔡京)参与修撰<宣和书谱>。”

      可见,以上新编的地方志书等一致认为:《宣和书谱》、《宣和画谱》的编撰者是蔡京、蔡卞兄弟。

      笔者认为“二蔡说”不能成立,因为无证据可依。实事求是地说“二谱”的编撰者到底是谁?中国考古界、历史界、书画史研究界、 古籍导读界等各界的专家、学者们迄今还无法解开这个将近千年之谜,其相关的证据如:

      (1)《辞源》“宣和书谱”条记:“二十卷。无著撰人名氏。”;“宣和画谱”条记:“二十卷。无著撰人名氏。”

      (2)《辞海》“宣和书谱”条记:“书法著录。二十卷。不著撰人名氏。”;“宣和画谱”条记:“中国画著录书。无著者姓名。二十卷。”

      (3)《寿典》中之引用书目之二记:“<宣和书谱>宋佚名。”

      (4)《中国文化史词典》“宣和画谱”条记:“中国画著录书。无著者姓名。”

      (5)《宣和书谱·前言》记:“此书不著编撰者名氏。”

      (6)《宣和画谱·前言》记:“此书作者不具姓名,作者是谁一直成了读者关注的问题。”

      (7)《中国大书典·艺术卷·书法》“宣和书谱”条记:“书法著录。二十卷。宋佚名奉敕撰。”

      (8)《中国大书典·艺术卷·绘画》“宣和画谱”条记:“绘画著录。二十卷。未署编撰者姓名。”至此,一句话:宣和二谱的编撰者无从查考。

      再查古籍志书:宋嘉定七年(1214年)成书的李俊甫的《莆阳比事》、宋宝祐五年(1257年)成书的黄岩孙的《仙溪志》、明黄仲昭的《八闽通志》、明周瑛和黄仲昭的《兴华府志》、明何乔远的《闽书》、清《福建通志》、清《仙游县志》等也没有关于蔡京、蔡卞编撰《宣和书谱》、《宣和画谱》的只字记载。

      为了慎重起见,最后查阅国家正史《宋史·奸臣传》、民国版《中国人名大辞典》、民国版《中外人名辞典》、《中国历代宰相传略》、《中国历代宰相录》、《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中国历史人物辞典》、《中国人名大词典·历史人物卷》、《中国历史大辞典·宋史卷》、《中国历代名人辞典》、《中国美术家人名辞典》、《福建名人辞典》、《奸谋·奸行·奸祸》等均无记蔡京、蔡卞编撰《宣和书谱》、《宣和画谱》之事。(笔者按:《宣和画谱》里无记莆仙人的作品)。

      宋代《宣和书谱》卷十·行书四“林藻”条记载:“林藻,不知何许人也,……今御府所藏行书一:<深慰帖>。”

      卷六·正书(楷书)四“蔡襄”条记载:“文臣蔡襄,字君谟,兴化军人也,……今御府所藏正书三:<南郊庆成诗>、<茶录>、<还颖诗>。”

      卷十二·行书六“蔡京”条记载:“太师蔡京,字元长,莆田人也。……今御府所藏行书七十有七:……<宣和殿东阁屏山后记>。”

      卷十二·行书六“蔡卞”条记载:“文臣蔡卞,字元度,莆田人也。少与其兄京游太学,……今御府所藏行书六,……<进神验记>、<清静经>、……。”

      显而易见,《宣和书谱》里记载莆、仙四位书法家的籍贯分别是:唐代“林藻,不知何许人也。”;宋代“蔡襄,兴化军人也。”、“蔡京,莆田人也”;“蔡卞,莆田人也。”

      如果《宣和书谱》是蔡京、蔡卞编撰的话,那么其一,蔡京、蔡卞怎么可能把同是兴化军莆田人的林藻籍贯记成:“不知何许人也。”连林藻是哪里人都不知道。其二,把同县同家族人蔡襄籍贯记成:“兴化军人也。”漏掉“仙游”县名呢?其三,更能说明重要问题的事,蔡京、蔡卞怎么可能把自己的籍贯错记成:“蔡京,莆田人也。”;“蔡卞,莆田人也。”呢?兄弟二人自己编撰的书,自己在书里记错自己的籍贯,这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事。

      蔡京之子蔡絛在《铁围山丛谈》里没有说蔡京、蔡卞编撰“宣和二谱”。但却说:“崇宁初,命宋乔年值御前书画所,乔年后罢去,继以米芾辈,迨至末年,上方所藏率至千计。吾(蔡絛)以宣和癸卯岁(即宣和五年1123年)常得见其目。”“吾以宣和癸卯岁常得见其目。”其文意是:蔡絛在宣和五年时,常看到《宣和书谱》。

      蔡絛既然常看到《宣和书谱》里把父亲、叔叔的籍贯均错记:“莆田人也。”蔡絛怎么会不知道呢?这不合常理,或称不靠谱。可证,蔡絛在《铁围山丛谈》里所说的:“吾以宣和癸卯岁常得见其目”是讲假话。

      综上所述:这强有力地证实:《宣和书谱》、《宣和画谱》不是蔡京、蔡卞所编撰(纂)是历史的铁证。

      《宣和书谱》“蔡京”条原文是记载:“太师蔡京,字元长,莆田人也。……。”

      《宣和书谱》“蔡卞”条原文是记载:“文臣蔡卞,字元度,莆田人也。……。”

      可是,莆田市政协学习宣传文史资料委员会编,2011年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的《蔡京史论选编》附录其中引录《宣和书谱》把“蔡京”条改成:“太师蔡京字元长,莆阳人也。”并把“蔡卞”条窜改成:“文臣蔡卞字元度,莆阳人也。”

      “莆田人也”,意思是蔡京、蔡卞二人籍贯均是莆田县人。这样就明显露出《宣和书谱》不是蔡京、蔡卞二人编撰(纂)的马脚,其原因是:蔡京、蔡卞二人自己编撰的《宣和书谱》,怎么会把自己的籍贯是仙游人,错记为“莆田人也”呢?

      篡改者的主观意图是:“莆阳”是包括莆田、仙游、兴化三个县。把《宣和书谱》的原文:蔡京、蔡卞均是“莆田人也”篡改成“莆阳人也”这样就变成蔡京、蔡卞是仙游县人,在此前提下,就可以牵强附会《宣和书谱》、《宣和画谱》是蔡京、蔡卞二人合作编撰(纂)的著作。

      笔者认为:有人为了达到自己的某种目的,在文史学术上把原文“莆田人也”篡改成“莆阳人也”这种方法、办法是绝对不能提倡的,因为篡改原文原句就是有意歪曲历史、编造历史,因此绝对不能提倡。       (林青松)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