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莆田山里二则民间故事

    莆田山里二则民间故事

    1.jpg

      兴化府城隍庙

    2.jpg

      (一)莆田城隍爷和城隍庙对联

      莆田城内城隍庙里曾经挂着一幅对联:“作事奸邪,任尔焚香无用;居心正直,见吾不拜何妨?”句子通俗,意思达理,在同类的联句中堪称上乘,因而脍炙人口,广为流传。据说这幅对联是城隍爷亲笔书写的。

      传说这位城隍爷有名有姓有地址,他姓陈名全嘉,山区庄边百俊村人氏。陈全嘉生于明朝,家有九子九媳九十九孙,五代同堂。有一天,他起早扶杖踏露去巡田,时值苦旱,滴水如金。他经过山涧坝头,看见一条涓涓坝水,独流到坝下一丘田里,几乎要淹没禾苗,而紧挨着的下一丘田,却干涸龟裂,禾苗枯焦得要着火。原来上丘田是山霸黄老虎的,下丘田是寡妇林七嫂的。这时,林七婶正拖着瘦骨嶙峋的病体和她五岁的女儿一起,到涧底一瓢一瓢地舀水,又一桶一桶地抬上来。水浇到田里,“嗤”的一声,全被渴土吸光了。林七嫂眼看救苗无望,跪在田头,仰面呼天,槌胸痛哭。这一不平之事,被陈全嘉看见了,他路过黄老虎田边,用杖子在田塍上一戳,戳了一个洞,使多余的水“嗤嗤”地往下丘田里流。不料陈全嘉这一举动被黄老虎发现了。这只发狂野兽,气势汹汹地直扑过来。不由陈全嘉分说,抓胸猛力一推,把陈全嘉推到下丘田里。

      陈全嘉在田里挣扎不起,早有人报到陈家。九子九媳九十九孙的老人被人欺侮,这还得了!一时间,陈全嘉全家的人都涌到田里来了。黄老虎见势不妙,顾不得水,早就逃了。陈家男男女女,锄头穿担,黑压压的一大片,来到陈全嘉的身边。只要陈全嘉开口说出“黄老虎”三个字,他们就要去找黄老虎拼命。可是大家等呀等,等到的却是平平和和的一句话:“是我自己不小心,脚踏烂泥摔倒的,与他人无关。”准备械斗的儿孙们只好扶陈全嘉回家。这时林七嫂的田已灌饱了水。

      过了三年,那个无恶不作的黄老虎终于犯法落狱了。不久,黄老虎死在牢里的消息传到村里。这一天,陈全嘉吩咐九子九媳备佳肴美酒,要开个贺喜的家宴。贺喜?家宴开筵了,大家还不知道喜从何来,大儿子问:“父亲,今天不是年,不是节,也不是谁人的生日,要贺什么喜呢?”陈全嘉一手捋须,一手举杯,慢慢道来:儿孙们,我们今天能全家大团聚,就是大喜事!大家想想看,三年前我们要是像黄老虎那样,倚仗人多动起手来,双方必有伤亡,就是我们没伤,把黄老虎打死,也得有人去坐牢,哪能有今天的大团聚?如此大喜事,能不庆贺庆贺?“大家听了,豁然明白,咸服老人家思虑深远。

      后来,陈全嘉活到八十高龄。身子骨还很硬朗。有一天他在书房里磨了一大砚墨汁,挥毫写了一副对联。书讫搁笔溘然长逝。这副对联就是上面所说的那幅,后来被挂在城隍庙里,陈全嘉也被传说成了城隍爷。传说,陈全嘉逝世的那天,乡里人在澳柄岭遇见他,问他要去哪里干什么事。他说要去城里做官。乡里人想那么老还能做什么官,以后才知道他是去做城隍爷。这个故事类似《聊斋志异》首篇《考城隍》,这是我于1988年在庄边尚书桥画壁画时,听当地几位老人说的,当场做了笔记。老百姓盼望的官和神就是这样。

      (二)南坛温泉的传说

      莆田市涵江区萩芦溪的支流——南坛涧之滨,风光秀丽,这里有一口热气腾腾、清澈见底的温泉。山民辛劳一天,脱下汗渍斑斑的衣裳,下到温泉里泡一泡,立刻疲乏全消,顿觉精力倍增。南坛人把这口温泉当作祖传宝贝,珍爱它,在温泉上面,建个亭子,供人歇憇。老人们常常在洗完澡之后,坐在亭内石凳上,娓娓动听地对后生们讲起关于这口温泉的传说——

      传说隔今很远很远的年代,在那有天没有日头的日子里,上自帝王,下到官吏,合伙压榨老百姓。南坛地方的百姓和全国一样,一天到晚,当牛做马,累死累活地干活,还吃不饱,穿不暖。大家常常到涧边一个山崙上,企首远眺,盼望山外有人来这里变一变世道。可是从祖盼到父,从子盼到孙,还盼不到救星,久而久之,那个地方就名叫”企崙“。就这样又过了很长时间,企崙出了一个穷孩子,从出世到十几岁没讲过一句话,大家都叫他”哑口囝“。”哑口囝“的祖父、父亲和哥哥,经不起朝廷官府繁重徭役赋税,一个就一个地死去了。那时只剩下”哑口囝“和他的老嫂子二人。”哑口囝“年纪虽小,却勤劳能干,田里山上的活儿,样样精通,体格健壮像只小老虎。他每天,日间跟嫂子上山下地劳作,晚上就找些书来,靠着松明灯,读呀读,常常读到鸡叫还不肯歇。他还有一个令人费解的特别举动,一有空闲,就捏泥巴人儿,并且全是持矛披甲。挥刀骑马的士兵、将领,个个威武得像天神。他把捏好的泥巴人儿,小心翼翼地放进大瓦瓮里,装满了一瓦瓮就扛到楼上藏起来。时间一久,泥巴人儿藏了好几大瓦瓮。

      到”哑口囝“十六岁生日的那天晚上,他突然开口说话了。他尊尊敬敬地对老嫂子说:”嫂子,明天早上鸡一啼,你就叫我起床。“”哑口囝“居然会说话了,老嫂子听了高兴得不得了。她对着”哑口囝“笑吟吟地问道:”小叔呀,明天鸡啼,你要去做什么呀?“”哑口囝“说:”我要替穷人打天下,去做皇帝!“

      ”哑口囝“要去当皇帝了!老嫂子不知道这事是假是真,反正让她高兴得整夜整夜没合过眼。她急得要看自己家”哑口囝“小叔子怎么去当皇帝。一夜过得像熬几个年,大公鸡好像故意捉弄她,迟迟不叫。她再也耐不住了,就拿根竹竿伸到鸡窝里去撩拨。公鸡睡里受惊,跑出来伸长脖子,对着黑黝黝的夜空,”喔喔喔“地鸣啼了一声。”鸡啼了!“老嫂子急得三步并作两步,跑去叫”哑口囝“。”小叔呀,鸡啼了呀,赶快起床!“”哑口囝“听了立即穿衣起床,拿那根长长的扁担,压弯,绷成一张大弓,又拿根穿担(两头装铁尖,可穿透柴梱、稻麦捆的担具)当作利箭,跑到院子里,朝向北方,拉开大弓,搭上利箭,”嗖“地一声,一支锋利的穿担,乘风驾雾,直向京城射去。

      皇帝每天是鸡啼之后才上朝的。这天”哑口囝“家的公鸡提早一刻啼叫,皇帝还没来上朝。”哑口囝“射出的穿担,不偏不倚,正正地插在龙座上,却没有把皇帝射死。皇帝上朝时,见了穿担,吓得屁滚尿流,马上点将派兵去擒拿那个射箭的人。

      不几天,朝廷派来的大队人马就围到南坛来。”哑口囝“闻讯,拿着平时砍树的大斧头,准备去迎敌。老嫂子见了急忙前去拦阻。劝他说:”小叔呀,咱皇帝不做也罢了。你一个人如何抵挡得住他们一大帮人马,咱快逃呀!“”哑口囝“说:”嫂子,你别怕,请你上楼去把那些装着泥人儿的瓦瓮统统打破,我的兵马就会出来帮助我啦!“

      老嫂子架着梯子,爬上楼。看看那么多好端端的大瓦瓮,要统统打破,实在可惜,感到心疼,就自作主张地掀开瓦瓮盖,用手一堆一堆地把泥兵泥马揪出来,扔到楼下去。不幸的是”哑口囝“的那些兵马,被摔得断臂缺褪,浑身是伤,虽然奋勇作战,终于敌不过朝廷官兵。结果”哑口囝“打了败仗,皇帝没当成。他被逼到现在湧出温泉的那个地方,横刀抹脖子自尽了。他生前虽然没能实现替穷人打天下的愿望;死后,他用自己的热血化为温泉来温暖世世代代穷人的身心。至今,南坛山涧里,那些横七竖八,形状各异的石头,有的像靴,有的像腿,有的像人头,据说,那就是当年”哑巴仔“捏的泥兵泥马的遗迹。

      这个传说,是笔者下乡南坛听说的,可做另类的文史资料,可作旅游谈资,登山解乏。世界上许多地方的古老历史,都是神话传说。这虽然不能当真实的史料,但可从其中所折射出来的思想,看出先人们的意愿和观念。从事小农经济的农民,虽勇猛正直,希望自己翻身当主人,但还是想用暴力夺取皇帝座位。他们又急功近利,急躁冒进,往往为眼前小利所囿,很难成就大事业。这故事很有趣,可当历史附录材料作参考。(王琛)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