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平海天后宫:靠山面海,这个天后宫不一般

    平海天后宫:靠山面海,这个天后宫不一般

      福建日报全媒体记者 林剑波 通讯员 张萍 文/图;□林剑波

    1.jpg

      平海天后宫

    2.jpg

      平海天后宫面朝大海。

    3.jpg

      师泉井

      11日,天气晴朗。记者驱车从莆田城区出发,行驶了近50公里,来到平海天后宫。

      平海天后宫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小家碧玉,规模不是很大,建筑不是很高,但是古朴典雅,墙体红白相间,透过大门,一眼就能看穿,直至后面的朝阳山,色调又瞬间转变为绿色,产生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

      妈祖宫庙 千年古建

      平海天后宫位于秀屿区平海镇平海村,俗称“娘妈宫”,占地面积3300平方米,建筑面积1644平方米,是国家级文物重点保护单位,也是全国首批涉台文物保护单位。

      从北宋咸平二年(公元999年)至今,平海天后宫已有1020年历史,是第一座从湄洲妈祖祖庙分灵出来的妈祖宫庙,保留了原始的宫殿式建筑格局和风貌。屋面属于“工”字形结构,独具特色;拜亭两侧屋顶各有一个小天井,这也是平海天后宫的独特之处。

      虽然历史悠久,但幸运的是,平海天后宫还留下了一点“宝贝”,主要有石马、外大埕、师泉井、记事石碑、浮雕陛石等文物。另有历朝历代的一些匾额,例如清朝雍正皇帝御赐的“神昭海表”。

      说起师泉井,还有一段与收复台湾相关的故事。清康熙二十一年(公元1682年),施琅在平海澳驻军操练,准备进攻澎湖和台湾,但周围一片荒芜,遍地盐卤,淡水供应不足,后来在天后宫门前清理挖掘一口枯井,意外获得可供饮用的水源,取之不绝。施琅一时大喜,写下“师泉”二字。

      “平海天后宫具有很高的建筑、历史、艺术研究价值,同时也是两岸交流的重要物证。”平海天后宫文物管理委员会副主任王金寿说,从上世纪90年代起,平海天后宫先后多次与台湾妈祖宫庙互相往来,特别是1999年举办建宫千年纪念后,前来进香的台胞、侨胞日渐增多。

      据王金寿介绍,台南大天后宫妈祖就是平海天后宫分灵过去的,双方还缔结了“金兰姊妹宫”关系。2011年,两座妈祖宫牵头组织了首届“靖海游”海上巡安活动,出动了上百只渔船,上千名信众参与其中。

      自发组织 筹资抢修

      由于长年失修,平海天后宫曾经残破不堪,围墙、护厝全部倒塌,中殿、拜亭、正殿、前檐大部分坍塌,椽楹、横梁、直梁、柱梁、大柱、边柱杉木大部分朽烂,砖瓦、墙壁风化掉落,随时都有完全倒掉的可能。

      2002年,眼看着平海天后宫处在最危急的时刻,当地群众自发组织起来,由省文物局拨款,再发动社会各界捐资,为重修平海天后宫筹措资金。

      回想起当年的情形,王金寿记忆犹新。他亲自写信,寄给当时的澳门莆仙同乡会秘书长郑金珊,第一次就收到了7万元,前前后后总计15万元。更令他难忘的是,许多村民把生活费节省下来,捐出8元、10元,贡献绵薄之力。不管男女老少,都义务出力,不收一分工钱。

      平海天后宫还有个别称,即“百柱宫”,所有的柱子加起来有100根左右,直径都有几十厘米,一时间哪里去找这么多的杉木?王金寿发现,村里载重几千吨的帆船改成人造动力船后,原来的桅杆都剥离出来了,正好可以当作柱子用。村民纷纷支持,全部无偿捐了出来。

      为了不破坏古建筑原貌,以王金寿等人为首的董事会遍寻民间古建师傅,后来在秀屿区笏石镇西徐村找到了。按照不同的工艺门类,他们各请了木工、油漆、雕刻等方面的建造师。

      修旧如旧,这是古建筑重修的最根本原则。在修建过程中,王金寿等人隔一段时间就要拍照给上级文物部门鉴定,是否符合已经确定的设计方案要求。施工过程中,一些特殊材料不够,例如樟木,他们又跑到永泰等地寻找,找到后还要拿回来煮一下,然后再用,这样可以使木头不开裂、不变形。前后花了近两年时间,才重修完成,也就是现在呈现在世人面前的这座平海天后宫。

      完善制度 加强保护

      “安装了5个摄像头,避免珍贵文物失窃或人为破坏。”王金寿说,平海天后宫还设有一个火警感应系统,一旦有烟雾产生,就会及时报警,启动灭火程序,或是抽水灭火,或是用砂灭火。

      前几年,秀屿区政府花了10万元,改造平海天后宫的电路,加大了消防投入。“总体上保护较好,新近发现了几处白蚁蛀蚀的地方,也及时处理了,针对后续换柱子和其他措施,也开始做方案了。”陈东銮现任秀屿区文管办主任,是当地的文物专家。

      由于各级主管部门人手有限,天后宫的日常管理和保护大都靠村民,而这些村民以老年信众为主,虽然积极热心,但不具备专业的文物保护知识,如果还是用老一套民间莆田宫庙的管理办法,明显行不通,而且财务方面也存在问题。

      今年,秀屿区文旅局批复了平海天后宫文物管理委员会成员调整充实方案,由平海村村委会主任高双奇担任管理委员会主任,改变以往基层文保组织架构,加强对平海天后宫的保护。此外,平海天后宫保护规划已完成市文物局组织的专家初审,目前处在修改完善阶段。

      “老一辈对平海天后宫的保护功不可没,但他们对相关政策不熟悉,不适应现有的一套管理体系。”高双奇认为,通过政府直接介入,由村主干接手负责,建立更加有效的制度,确保日常规范、保护得当、财务清晰。

      作为秀屿区唯一的一个国家级文物重点保护单位,当地在保护修缮的同时,也计划与乡村振兴结合起来,打造成知名的旅游景点,除了传播妈祖文化,也给群众带来经济效益。

      采访手记

      文物保护当补齐人才短板

      长期以来,资金缺乏和人手不足,一直都是文物保护的两大难点所在。随着经济的发展,以及地方政府的重视,还有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的关注,资金缺乏的窘境日渐好转。但是,人手不足的问题依然严峻。

      特别是那些地处偏远农村或山区的文物保护单位,在人手不足的情况下,往往只能借助当地的村民。这些村民仅凭一颗虔诚之心参与管理维护,纯粹是志愿服务,没有任何劳动报酬,这显然不是长久之计,而且他们不是专业人士,难免存在管理不规范、保护不到位等问题。

      这里所说的人不是一般的人,其实是指具有一定文物保护知识的人,专业的文物保护人才本来就少,而且不大可能长期留在基层。因此,普及文物保护与管理的相关知识迫在眉睫,例如可考虑从文物保护单位所在地挑选出一些人,然后进行培训,以聘用的形式组成文物保护团队。条件不具备的地方,也可在文物所在地尽可能组织相关知识的普及与培训,让参与文物保护管理的当地居民提升维保水平。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