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南宋状元陈文龙精神及其玉湖陈氏文化

    南宋状元陈文龙精神及其玉湖陈氏文化

      □陈春阳

      陈文龙是南宋末年抗元民族英雄,在我国民族英雄谱上,南宋文天祥、陈文龙、陆秀夫、张世杰、陈瓒等,都是其中出类拔萃的代表人物。他们的气节“如水行地,如日在空”,深深扎根在人们的心中,成为许多有志之士学习的楷模。陈文龙与文天祥“隆名并峙,同为一代忠贞”(林则徐联语)而彪炳史册。陈文龙爱国、忠诚、节义的人格情操是中华民族宝贵的精神财富,历朝历代名人雅士为其留下大量的诗歌、散文。2018年5月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大学师生座谈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强调,爱国,是人世间最深层、最持久的情感,是一个人立德之源、立功之本。孙中山先生说,做人最大的事情,“就是要知道怎么样爱国”。我们常讲,做人要有气节、要有人格。气节也好,人格也好,爱国是第一位的。陈文龙爱国节义正是这种精神的集中体现,称得上是一位清正爱民的直臣廉吏,他雷厉风行,革除弊政;嫉恶如仇,秉公执法;关心民瘼,政声卓著,堪为为官楷模。陈文龙忠贞爱国节义精神与玉湖陈氏文化有着渊源关系。

      一、陈文龙简介

      陈文龙(1232—1277)初名子龙,字德刚,一字君贲,别号如心。莆田县玉湖(今荔城区镇海街道阔口村)人。出生于名宦世家,系宰相陈俊卿五代从孙。自幼“苦学不厌”,未及弱冠之年,即以工赋、律而名噪郡庠。21岁入乡学,后补进太学,以“能文章,负气节”而著称。咸淳四年(1268)状元及第,度宗御笔改其名为“文龙”,字“君贲”,并被破例加官,授为宣义郎、镇东军节度判官,治所在越州(今属浙江绍兴)。到任后,秉公处事,赞誉:“公刚直不挠,不可干以私,人皆惮之”。这正是陈文龙整个从政生涯的生动写照。因而受到镇军元帅刘良贵之器重,“政无大小,悉以询之”。因有才能受皇帝赏识,并为丞相贾似道器重。先后从镇东军节度判官升为崇政殿说书、秘书省校书郎、监察御史。咸淳九年(1273)上疏极言奸相贾似道之过,被贬出知抚州(今属江西临川)。到任后,为官廉正,治民宽恕。后受诬告,劾罢归家。咸淳十年(1274)七月,度宗病死,贾似道立4岁的赵为皇帝,即恭帝,由皇太后临朝听政。德祐元年(1275)春,元军直逼首都临安,急召入京,起为左司谏,寻迁侍御史。离家赴阙时,曾对其族叔陈瓒道:“是行也,某必死之。”决心以死报国。同年十二月,陈文龙累迁参知政事。元军攻破临安北之独松关,“邻疆守者皆望风而走,朝廷大惧”。十二月二十八日五鼓,文天祥、陈宜中、陈文龙、张世杰等文武大臣,集于漏院等待面君,商讨国事。陈文龙对张世杰曰:“宋家天下,被人坏了,今无策可支,愿太尉(张世杰)收拾残兵,出关一战,大家死休,报国足矣!”因朝廷决定议和,抗战无望,壮志难酬,便以母老为辞,请求归养。同年五月,益王赵昰即位于福州,是为端宗,改元景炎,复为参知政事。正值有人在漳州反叛,端宗以陈文龙为闽广宣抚使前往征讨,继又命其知兴化军。十一月,元军直逼福州,知府王刚中献城降。张世杰、陆秀夫等护送端宗由海上退往泉州。陈文龙尽散家资,募兵死守兴化。因泉州招抚使蒲寿庚和知府田真子已献城降元,端宗逃往潮州,兴化顿成孤城。仍意志更坚,多次斩杀前来劝降的使者,发动民兵守城。元军见劝降不成,合水陆兵并进;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陈文龙部将林华导元兵万人至城下,诈称是家兵来援,通判曹澄孙开城门投降,陈文龙遂被执。被俘后开始绝食,押往杭州。景炎二年(1277)四月二十五日,陈文龙要求拜谒岳飞庙,当天傍晚卒于庙中。骸葬于西湖智果寺旁。宋端宗闻讯赠太师,谥“忠肃”,赐所祀庙名为“昭忠”。文龙殉国,邑人为其立“宋丞相里第”坊,并于玉湖祠立像奉祀,建“二忠祠”祭祀陈瓒和陈文龙。明孝宗时追封为福州府城隍庙主神。明清两代,朝廷三次敕封陈文龙为“水部尚书”。清康熙帝为褒扬陈文龙在发展中琉两国友好关系上之贡献,在原有明初“三次敕封水部尚书”的基础上,又加封“镇海王”(见阳岐尚书祖庙乾隆四十七年碑刻),陈文龙乃由内河保护神升格为海上保护神,加封“镇海王”。福州等地先后建五座水部尚书庙纪念他。文龙以文知名,《论学绳尺》载其文2篇,评其《王道之端如何论》云:“话语多用经句,抑扬开合,斩截顿挫,无烦难冗杂之病,亦可为后学之法。”(卷9)《隐居通议》卷21载其启二首、诗一篇,称其“孝于母,忠于君,可历百世,非特以文章重”。陈献章《题宋状元陈文龙画像》也有“文章甲天下,气节愧当时”之句。《宋诗纪事》卷35录《元兵俘至合沙诗寄仲子》一诗,慷慨悲壮,视死如归。《全宋诗》卷3543收录。《莆风清籁集》卷6存其诗1首。《兰陔诗话》云:公被俘北去,即不饮食,拘于太学,其夕卒,葬知果寺旁。墓即生竹,竹皆有刺,人谓公为武穆后身。岳墓树不北枝,公墓竹尽生刺,如出二节。今游西湖者必谒岳墓,而公墓鲜有知者。黄忠裕《岳墳》诗云:“犹有孤臣埋骨地,淡烟荒草没荒村。”为公发也。经福建省人民政府批准成立“民族英雄陈文龙研究会”“民族英雄陈文龙纪念馆”。宋咸淳间,在阔口街为进士第一人陈文龙立状元坊,后圯。宣德八年,五世孙户部照磨陈颉重立。《宋史》有传。

      二、陈文龙为官“不可干以私”

      状元陈文龙为官清廉,刚正不阿,为人刚严,不可干以私,是一名监察御史最基本的品格。他受皇帝宠幸,步入仕途。颇有心计、擅长结朋的贾似道殚精竭虑“礼遇”,陈文龙从镇东军节度判官、历政殿说书、秘书省校书郎,直拜为监察御史,均得力于贾似道的器重和提携。然而在国家和民族大义之前,正直耿介的陈文龙却不趋炎附势,阿谀奉承,曲义徇私,在贾似道的私恩与国家民族之大义纠结时,义无反顾地站在后者。授宣义郎、镇东军节度判官,驻节越州(今浙江绍兴市)。越州乃鱼米之乡,又是皇亲国戚聚居之地,历任官员到此,办事总要遇到权势人物的干扰,难以秉公处理政务。陈文龙对趋炎附势、行贿受贿等官场现象深恶痛绝,公开声言为官“不可以干以私”。他雷厉风行,革除弊政,秉公执法,嫉恶如仇,不徇私情,关心民瘼,政声卓著,“人皆惮之”。

      陈文龙从家乡兴化动身赴临安前, 其族叔陈瓒曾对他说:“今天下之势已危,列郡皆用兵自守,此不足讨贼明矣。为今之计,莫劝上尽召天下之兵,屯聚沿江要害,择贤王与文武才干之臣分督之,敌若来战,拼力齐奋,则国犹可图也”。自觉无力回天、欲罢不能的陈文龙回答说:“叔父之策固善,然柄国非人,恐不能用。是行也,某必死之。”在临安(今杭州)任职时,陈文龙多次上奏,请减农民税负的同时,提议加固南北海塘,扩大粮食种植面积,以充裕国事用粮。有官吏在西湖西岸边拦湖成塘,陈文龙奏请予以制止,“还西湖一汪清水”;当得知贾似道要在葛岭南坡半闲堂增建府第时,陈文龙旋即上奏:“疆战纷纷,当集力以赴,不可奢资”。贾似道因这一计划泡汤而愤懑不已。咸淳九年(1273),襄阳、樊城重镇失守,陈文龙又“上疏极言其失”,痛斥贾似道用人不当,弹劾其女婿范文虎(安庆知府)等三人,怒斥:“文虎失襄阳,今反擢用,是当罚而赏。溍,乳臭小子,何以任大阃之寄?万石政事怠荒,以为京尹,何以能洽?请皆罢之。”贾极为恼恨,先借故将陈文龙降级为大理寺少卿,翌年又贬知抚州(今江西临川),并派人暗中搜集材料,妄图进一步加以迫害。不久又指使李可弹劾陈文龙,将其罢免回家。

      南宋末年适逢危难之秋,政局不稳,腐败盛行,豪强兼并,膏腴土地集中于贵势之家,一些官员打着“新法”的旗号谋取私利。农民田土日少而差役日重,难以负担。同时,朝庭财政入不敷出。景定四年(1263),知临安府刘良贵、浙西转运使吴势卿,献公田计划。丞相贾似道奏准,下诏买公田。设官田所,以增印的会子等为资金,先在平江、江阴、安吉、嘉兴、常州、镇江六郡施行。在实施过程中,“吏缘为奸,争以多买为功”,且以劣等公田强换农民腴田,致使浙西一带“六郡之民,破家者多”,民怨沸腾。任监察御史的陈文龙不畏权势,为民请命,“上疏以为不可”,陈文龙上疏力谏。贾似道不得不处罚洪起畏,以求自己解脱,才平息了这场轩然大波。“朝绅学校相庆”,赞扬陈文龙乃“朝阳之鸣风也”。

      陈文龙仕途坎坷,因得罪贾似道及其党羽,屡受嘲讽和排挤,且一度贬官,但他“不可干以私”的为官之道矢志不渝,彰显出急流勇退的智慧与不愿苟且偷生的品格。如他在抚州任上治民宽恕,而对作奸犯科者则绳之以法,颇得民望;德佑二年(1276)正月,朝廷主和派向元军奉表称臣,9月,元军向闽粤进军,福州不战而降。已解甲归田的陈文龙临危受命(朝廷依前职任命陈为闽广宣抚使),并于兴化(莆田)开设衙门。陈文龙倾其家产招募义兵组成民军,固守孤垒,四次斩杀前来劝降的元使,以城墙上竖起“生为宋臣,死为宋鬼”大旗激励士气。他在《复元将唆都书》中云:“国事如此,不如无生,惟当决一死守”。真可谓:视死如归,气节凛然!这乃是把“不可干以私”的为官之道推向了极致!

      法国政治家、军事家拿破仑说过:“人类最高的道德是什么?那就是爱国心。”陈文龙的“孤忠亮节久已辉煌史乘”,(清代浙江人丁立中《陈忠肃公墓录》后记)他的“孤忠”——竭股肱之力,继之以忠贞,充分体现出深厚的爱国情感;他的“亮节”——“不可干以私”的浩然正气,更是亘贯日月,震古烁今,对当今为官之道也具有现实意义。2015年1月1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对来自全国各地的200多名县委书记讲课谈心时曾说过,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做到不谋私利,克己奉公。对个人的名誉地位利益,要想得透、看得淡,自觉打掉心里的小算盘。“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又说,面对基层群众,必须要着力解决好人民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干事创业一定要树立正确的政绩观,做到“民之所好好之,民之所恶恶之”。造福于民要大公无私。只有无私才能无弊,无弊才能为政公平,使民安居乐业。 

      三、陈文龙忠贞不屈的爱国情怀

      在元兵压境,大片河山丧失,贾似道隐匿、谎报军情,欺骗朝廷,终于兵溃鲁港(今安徽芜湖)。宋朝廷迫于舆论,罢了贾似道的官。这时,朝廷始悔当初没有接受陈文龙的意见,下诏书到莆田征召陈文龙赴京。陈文龙见国势危在旦夕,明知此行重任在肩,难以生还,决心杀身殉节,以死报国,临行前,他对族叔陈瓒说:“是行也,某必死。”元军兵临城下时,南宋朝廷大权操在陈宜中等投降派手中,这些人不谋军国大计,尽日为小事私事争执不休,陈文龙目睹此状,痛心疾首,上疏要求大臣同心图治,无滋虚议。元军攻破临安城北独松关,陈文龙对张世杰说:“宋家天下,被人坏了,今无策可施,愿太尉收拾残兵,出关一战,大家死休,报国足矣!”可是,陈宜中力主议和,在得到谢太后同意后,遂于景炎元年(1276)正月,派人向元奉表称臣。陈文龙见和议已决,壮志难酬,在回天乏力的情况下,以母老为辞,乞求归养,苦返故里。

      之后,南宋小朝廷经闽败逃广东,建宁、泉、福等州皆降,八闽中兴化成为孤城,南宋王朝岌岌可危的情况下,以参知政事,兼闽广宣抚使,知兴化军,散尽家财,募兵万众,决心死守。屡斩多批招降的使者。他在兴化府城墙上树起“生为宋臣,死为宋鬼”大旗,数次斩杀劝降元使,坚定不移地表示:“若以区区之守义为不然,或致杀身复家,鄙意则以虽阖门磔尸数段,亦所愿也。”城破被俘后,其家尽俘以去。文龙被俘后,元军劝说他投降,文龙道:“屈于敌人者,非忠臣也!”文龙被押至福州见董文炳等,不屈,左右凌挫之,文龙指其腹曰:“此皆节义文章也,可相逼耶。”陈文龙被元兵俘至合沙,寄诗仲子:“斗垒孤危势不支,自经沟渎非吾事,须信累囚堪衅鼓,一门百指沦胥尽,书生守志定难移。臣死封疆是此时。未闻烈士竖降旗。唯有丹衷天地知。”诗文大气磅礴,感情郁勃,可撼懦夫心灵。多方面地表现坚强不屈之志,而语语沉着,力透纸背,不腐不冗,尤见锤炼功力。作为一位忠臣,他的临危不惧、临难不苟的精神,对于后来的陆秀夫、文天祥、谢枋得等人都有一定的影响。

      陈文龙之后的著名爱国者和民族英雄如文天样与郑成功,都曾表白过自己的理想和心迹:“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唯其义尽,所以仁至;而今而后,庶几无愧。”他们都以做到“仁至义尽”,实现“鞠躬尽瘁”,为国捐躯,为民赴死,作为自己的崇高理想和人生目标。应该说,他们的坚定信仰和祟高理念。一方面来自传统的道德教育,另一方面也来自陈文龙精神的感召。陈文龙的爱国精神具有极强的时代意义,习近平总书记对西安交通大学“西迁人”的爱国奉献精神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在广大知识分子中弘扬这种传统、激发这种情怀。爱国重在践履,贵在立行,需要用热血绘就,用奋斗书写。弘扬爱国奋斗精神,就是要传承老一辈知识分子爱国奉献、赤诚报国的崇高精神,镌刻在新时代知识分子的灵魂深处,融入到他们血脉之中;就是要激励广大知识分子立足新征程新使命,把爱党爱国、奋斗奉献的精神标识充分彰显出来,接好时代的“接力棒”,创造出无愧于时代和人民的新业绩。

      四、后人对陈文龙精神的评价

      陈文龙一生居官廉正刚正不阿、关心民虞,一家殉国,满门忠烈,其事迹可歌泣,是对青少年进行民族气节和爱国主义教育的极好教材。宋端宗赠文龙太师,谥“忠肃”,赐庙号“昭忠”;赠瓒兵部侍郎,谥“忠武”。后人对陈文龙的评价颇高。现摘录部分诗词散文。

      南宋末,兴化人郑钺《文龙遗事》载:“国事去矣,文龙竟不屈死杭,文公(天祥)竟不屈死燕。宋三百年其未造也,江闽两大魁出,俱以节死,呜呼”。两人皆胪传第一人,亦足收宋300年养士之功矣。清代诗人袁枚曾言:“赖有岳于双少保,人间始觉重西湖”。而此两句,或许应当添上“为有陈于两忠肃,人间更觉重西湖”之句,体现西湖的精忠文化。

      《莆阳玉湖陈氏家乘》中摘录后人对陈文龙的评价。其中有:理学名臣、翰林院检讨陈献章:“文章甲天下,气节愧当时。公母亦涝母,千秋名共驰。”理学名臣、四川布政使周瑛:“炎烬灰兮,社樱颓兮,气塞天地,不可摧兮。孤山之麓,岳坟之阴,忠愤所结,刺竹成林。” 韶州府学教授八世侄孙陈砒:“如此文章,孰甘虏臣;如此道义,焉有害仁,元社己屋,海宇复春;伟矣忠肃,高风无垠。”十世侄孙陈瑛:“盖世之文,维世之节。河岳难移,日星争揭。科名忠义,并烁文山。呜呼不朽,百代谁攀。”二十四世孙陈唐彬:“玉湖世德,代产明良。公有贤母,教以义文章节义,保障纲常。信国媲嫩,赵宋不精忠浩气,地久天长。子孙万世,永沐荣光。”二十四世裔孙陈道中:“我公忠义,宋室名臣。志在存赵,尝胆卧薪。道宗礼孟,节泣鬼神。效死勿去,杀身成仁。世称武穆,是公前身。岳松陈竹,千古为邻。”赐进士翰林院编修张琴:“力扼孤城,志存天下。两旗照天,白日为赫。忠同文陆,节抚夷齐。英风浩气,百丈虹霓。”另外,张琴在其《陈忠肃公年谱·附记》赞曰:“南宋两状元,理宗丙辰科、度宗戊辰科,十余年,甲第联镰,千古文章标节义;西湖二忠肃: 前身岳少保、后身少保,一抔土,松揪相望,双悬日月照乾坤。是岳武穆后身,兴化一军寒虏胆;先文信公就义,西湖千古吊忠魂。有是母,乃有是儿,训子尽忠同武穆;不负国,亦不负侄,巡城抗敌等唯阳。”张琴又在《修建西湖宋陈忠肃公祠墓募金启》曰:“有宋一代忠义之士最盛,如文文山、陆秀夫、张世杰诸公。崎岖海上,百折不回,卒之取义或仁,名昭史册。当时民族沦亡之痛,海内共愤,而陈忠肃公死事乃在诸公之先。”

      明代莆田史学家黄仲昭在《弘治兴化府志》对莆田宋代陈文龙等忠义之士感慨良多,曰:宋自靖康之后,天下多故。吾莆诸先正有因方腊之乱,躬冒矢石以御侮,宁灭其身而不肯负其职守,吾得二人焉曰叶居申、宋旅;有因金虏入寇,奉命拒战,势穷力尽,不屈以死,吾得三人焉,曰阮骏、陈淬及淬之从子仲敏;有因金酋王善入寇,父子率兵拒战,飞刃及其父而以身蔽刃死之,吾得一人焉,曰淬之子仲刚;有因金兵犯阙,奉命虏庭,拘留十五六年不屈以死,吾得一人焉,曰林冲之;有因赣贼窃发,而率兵力战以死,吾得一人焉,曰蔡楙;有因元兵南下,相继守兴化军,被执不屈而死,吾得二人焉,曰陈文龙、陈瓒;他如林郁、卓得庆父子,皆一时死难之士也。唐太宗有曰:“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若诸先正,岂非所谓诚臣乎?其中若冲之、文龙二公,其所操守,如金百炼而愈劲,如水万折而必东,则又旷古所不多见者也。

      林则徐在清道光三十年(1850)到福州台江“万寿尚书庙”祭祀陈文龙,并题写对联云:“节镇守乡邦,纵景炎残局难支,一代忠贞垂史传;英灵昭海澨,与信国隆名并峙,十洲清晏仗神庥。”把陈文龙与文天祥相提并论,对陈文龙的爱国精神给予充分肯定。

      清光绪乙未年八千卷楼刊刻本《陈忠肃公墓录》,书上罗列了浙江许多志书对陈文龙墓的记载及对陈文龙事迹的评价,包括状元柯潜、文天祥等。清代浙江人丁立中在《陈忠肃公墓录》后记中曰:“忠肃文龙公,孤忠亮节久已辉煌史乘”。陈湛在《陈忠肃公墓录》序中谨赞:轰轰忠肃,开间专征。誓旗枕戈,气吞朔庭。出师未捷,首阳结缨。从容就义,文出与并。西湖之水,刺竹青青。现摘抄部分内容如下:

      为陈忠肃公补史诗

      淳熙名宰孙, 比德粹于玉。决科魁集英, 骚骚穿冠肃。

      类田烦谏疏, 相慎俄见逐。补郡复免归, 河岳半陆沉。

      大旋日光薄, 力疾支颠覆。磋跄系南冠, 道疾死不辱。

      往昔五峰堂, 倾盖语跋烛。斯人真妙奇, 哀哉铿厚福。

      长揖丙辰魁, 九天双黄鸽。不有二忠存, 千古笑科目。

      哀文魁天祥陈魁文龙死节

      两朝亲策士如云,何恨伦魁委路尘。同寿乾坤惟二老,增光华夏此全人。

      已无地载虞渊日,尚与天争汉苑春。更好长沙寻老守,云间携手看降臣。

      送抚州太守陈大卿归莆阳

      拟舰台边正好春,萧萧落叶忽愁人。胸中冰璧天能识,纸上风霜语未真。

      无路叫阁空短气,有氓卧辙欲沾巾。南归憧马凄凉甚,添得优时鬓似银。

      以上三首,元· 刘壎: 《陈忠肃公墓录》引《水云村吟稿》

      游智果寺感陈忠肃公碧葬

      太学斋居梦亦神,一坯又与岳王邻。石泉新汲清如许,漫结东坡方外因。

      明·张洽: 《陈忠肃公墓录》引《清河家乘》

      智果寺吊陈忠肃公

      国仇重处一身轻,殉国孤忠似果卿。草木尚能留气节,儿童犹解语科名。

      声凄白雁江头落, 心逐黄龙海上行。宗衰当年遗褐在, 棠梨花发吊孤茔。

      清·陈文述: 《陈忠肃公墓录》引《西冷怀古集》

      智果寺拜陈忠肃公墓用公诀别诗原韵

      太息当年大厦支,社移宋柞志难移。虞渊日驭挥戈力,寒食光阴上家时。

      刺竹疾风森剑戟,新茶活火斗枪旗。一杯留得兴顽懦,欲问游人若个知。

      明·凌宗载: 《陈忠肃公墓录》引《拓轩集附录》

      明· 周瑛: 《陈忠肃公墓录》引《翠渠摘稿》。陈忠肃公殉宋而死,元世祖义之,命葬于西湖智果寺北,满山皆生刺竹,多有泳其事者,予亦赋之。

      智果寺旁忠肃墓,满山刺竹生无数。磨风砺雨坚相持,犹带战酣旧时怒。

      岳坟见说遥相依,坟上有树皆南枝。感应随人如影音,谁云草木俱无知。

      宋恨未消元运改,大明奉天君四海。愿竹开花复结实,勾引凤凰栖五彩。

      为陈忠肃公詠并系遗事

      曾听传肿冠集英,当时御笔为更名。淳熙相谱家毽复,德佑枢臣国柞倾。

      乡部孤忠连杀气,囊山一鼓张军声。首邱只恋行都土,愁绝营筛诉不平。

      刘麟瑞: 《陈忠肃公墓录》引《杭州府志》

      智果寺吊陈忠肃公

      国仇重处一身轻,殉国孤忠似果卿。草木尚能留气节,儿童犹解语科名。

      声凄白雁江头落,心逐黄龙海上行。宗衰当年遗褐在,棠梨花发吊孤莹。

      清·陈文述: 《陈忠肃公墓录》引《西冷怀古集》

      访陈忠肃公墓

      墓门才闭竹成荫,芒刺森严孰敢侵。致命有诗遗仲子,行间血泪写丹心。

      清·陈问渠: 《陈忠肃公墓录》引《西湖杂咏》

      陈忠肃公墓

      蹈海帝无疆,孤城障一方。两旗悬日月,百口共危亡。

      后死文垂相,前身岳鄂王。墓门森苦竹,飞刺凛秋霜。

      清·邹志路:《陈忠肃公墓录》引《狷斋遗稿》

      五、陈文龙精神及其玉湖陈氏文化

      莆田陈氏为莆田人口最多的姓氏,其中玉湖陈氏家族文化无疑是莆仙文化的最典型的代表。宋代状元黄公度在《玉湖陈氏族谱序》曰:陈氏之传,式微数世,然善始者自有善终,积善自有馀庆,揆之先人德行有馀阴隙不少,至七世,余友陈俊卿登绍兴戊午科廷试第二名,兄弟五六人皆显贵,视他辈犹有光矣。凡俊卿之见诸行事者,以忠事君,以孝事亲,以廉为吏,以学立身,真宋室之贤相也。是后世子孙显贵绳绳不绝,盖可卜于他时矣。绵绵瓜瓞,诗固然矣,余不独颂之。为君之后代期乎!陈氏之族岂可量乎!陈俊卿“地瘦栽松柏,家贫子读书”成为莆田古训。南宋时,玉湖陈氏涌现出两名丞相和八位太师,由此扬名莆阳大地。陈文龙精神与玉湖陈氏文化有渊源关系。

      据《玉湖陈氏族谱序》载,玉湖古山村田里种植的甘蔗、黄麻,碧绿相映,微风拂过,绿波起伏,十分壮观,人畜若进,无处可寻,故有宗亲陈府蒙难时,子孙躲进甘蔗园、青田地里避难的传说。玉湖陈氏抗元事迹家喻户晓,后代子孙多迁居广东、海南,为了避免家族蒙难,在族谱中均记载迁自莆田甘蔗园。这与玉湖子孙家族教育也有密切关系,元朝元贞二年八月二十五日朝廷颁《录用忠臣子孙诏》,诏书中称:“皇帝圣旨,有宋忠臣陈文龙、陈瓒乃死于节,可谓得其处矣。近编国史,显迹具存,其子若孙理宜举用。主者施行。”据《弘治兴化府志》载:“朝廷特遣宣使李文虎齎诏至郡寻访文龙子孙,将录用之,而卒无一人应之者,盖其流风遗烈传至其子若孙而犹未艾云。”

      玉湖陈氏文化主要表现在良好的家族家风文化、耕读传家与科举文化、玉湖仰止堂的理学文化,与之有密切关系。

      良好的家族家风文化是陈文龙爱国精神的基础

      风是一个家庭的精神内核,家风是社会风气的重要组成部分。家风也称门风,是家庭或家族世代相传的风尚与作风,是一个世族的风气。家规则是为了很好配合家风这个“德品”的熏陶,在有可能悖离这个主题的情况下,而作出的相应性的警告、惩罚与处理的机制。家风与家训直接影响家族成员的决策,作为官员来说,家风与家训也必然会影响其意识领域,陈文龙精神正是受到玉湖陈氏家风的影响,从读书、为官等方方面面都和其所受家族教育有关。玉湖陈氏家族家风有完善的家训、家规、家教制度。《丞相俊卿公遗训》、《仰止堂乡约》和《仰止堂规约》等,这些家训家规为世代子孙推崇忠孝节义、尊尚礼义廉耻,以及慎独、为公、敬恕、谨慎等。家事实上意味的是一种血脉的传承内涵。如《仰止堂规约》中的“人之为人,必先辨志”“近而修身,远而家国”“仁义礼智,天锡至善”“宽裕温柔,刚毅奋发”“清明在躬,志气如神”“口如守瓶,鼻如嗅馨”“为学则固,察理必精”“欲正其义,不当谋利”“徒见小利,难成大事”“富贵贫贱,患难夷狄”“自反而缩,虽死弗屈”。体现玉湖陈氏重视子孙的道德文章训育,教育子孙后代秉持家训,弘扬家风,认真为人处事当官和坚持爱国主义精神。

      陈文龙生活的时代,正是元朝统治者崛起于北方草原,为实现其个人和统治集团的贪欲,极富侵略性和破坏性的时代。宋王朝的富庶、发达令他们垂涎不止,因此发动了一场又一场的侵略战争,不到亡宋不止。其旨都在掠夺宋国的子女玉帛, 侵占宋人的土地、财产,直至取赵宋王朝而代之。陈文龙等这些具有特别的能力与品格的人,因为坚持自己的理想和信念,担负起社会道义和责任,领导人民并与人民一起顽强地抵抗侵略者或其他历史大灾难,以自己的奋斗牺牲,树起民族大义之旗,体现对祖国深沉的爱,对人民博大的爱。

      良好的家风家教造就陈文龙一家满门忠烈的爱国情怀。陈文龙殉难后,其母在福州尼庵中病甚,亦不肯服药。元将唆都企图以“母老子幼”来动摇他,陈文龙慷慨而答:“我家世受国恩,万万无降理。母老且死;先皇三子岐分南北,我子何足关念。”其母左右视之泣下。母曰:“吾与吾儿同死,又何恨哉!”亦死。众叹曰:“有斯母必有是儿”。为之收葬之。陈文龙一家的死,包含有图报君恩的意愿。如陈文龙所说:“设我贪生畏死,已屈辱于杭州矣。移跸三闽,存赵祀也。”“文龙不爱一身死,不爱一家死,但欲存赵氏一脉。”“宋家天下,被人坏了……大家死休,报国足。”陈文龙族叔陈瓒也同样具有这种爱国情怀,时元将唆都欲降之,陈瓒大骂曰:“汝知守城不降者吾侄耶?吾家世忠义,岂向汝胡狗求活。”唆都大怒,车裂之于五门。实际上,在国破家亡、民族危难时刻,忠君、爱国与爱民应是统一的。

      玉湖陈氏家族文化乐善好施也对陈文龙爱民思想的形成起到重要作用。玉湖陈氏家族乐善好施家风闻名于乡。据《莆阳玉湖陈氏家乘原始谱册序》载,陈贵父陈仁,拾贵金廉其人,鬻人还子母钱,得而归之。宋状元黄公度在《玉湖陈氏族谱序》亦称“陈氏之传,式微数世,然善始者自有善终,积善自有余庆,揆之先人德行有余阴隙不少”。另朱熹在《丞相魏国公行状》中赞曰:“公之家自沂公以来,皆以好施周急闻于乡里。”陈俊卿在为母亲(陈贵贤媳)撰《颍川陈太夫人卓氏行状》中称赞其母“性好施,乡戚有贫匮者,至倾槖不顾”。陈文龙祖先继承家风文化,注重个人修养,诚信经营,有对百姓生活的崇高责任感,有救世济民的理想和忧患意识,追求达则兼善天下的品质。莆仙做牙风俗也与玉湖陈氏家族有关。据传,陈文龙祖先陈米牙“指甲装米”老少无欺,在民间传为美谈,他家米店每天门庭若市。莆仙商家为纪念他,每年春节之前和元宵之后,都要举行祭祀陈米牙的仪式,称为“做牙”,祈求生意兴隆。同时把每年农历二月初二定为“头牙”,十二月十六日定为“尾牙”,尾牙这一天商家要设宴。所有这些家风家教家训,成就陈文龙坚定的信仰和崇高的人格。

      耕读传家与科举文化影响陈文龙的为官精神

      “身正为范”、“耕读不辍”、“和睦乡闾”是玉湖陈氏家族的重要祖训内容。罗志田先生说过,“科举制是传统中国社会一项使政教相连的政治传统和耕读仕进的社会变动落在实处的关键性体制”,玉湖陈氏书室的私塾教育是以家中或族中子弟为教学的基本对象,后来扩及同乡子弟,强调诗书之训为家族根本,故家族中子弟无论贫富,均可入书堂读书。玉湖陈氏家族重视耕读和伦理教化,大部分读书人追求儒家所倡导的读书——科举——仕宦之路,“学而优则仕”大大激发了玉湖读书人进取的积极性,使得玉湖村中读书人辈出,做官之人层出不穷,形成浓厚的文化氛围。陈文龙正是受到这种耕读传家和科举文化影响。

      宰相陈俊卿“地瘦栽松柏,家贫子读书”也体现玉湖陈氏耕读传家的理念。陈俊卿其学“一以圣贤为法”,后代恪守“要从陋卷勤甘苦,始得成名满沟渠”的祖训,笃守儒家的行为规范,读书不辍,为官勤谨,忠厚持家,使以笃实博学,勤于政事为根本学术旨归,以政事和经学为特色的玉湖陈氏学术得以发扬光大。这些家族文化影响陈文龙的为官精神。陈文龙深受中国传统文化的薰陶和莆田朴素民风的影响。自幼“苦学不厌”“濡染先训”“励志殖学”,立志“居官清廉”“忠君报国”。在南宋末年的动荡的时代里造就了这位“永垂青史”的莆阳名臣。从陈文龙为官“不可干以私”的清正爱民、直言敢谏到忠贞不屈的爱国情怀都是家族文化的影响。

      玉湖仰止堂的理学文化影响陈文龙忠君爱民精神

      陈文龙精神受到玉湖陈氏重视文化教育的影响,玉湖陈氏家族向来重视家族子弟教育,宰相陈俊卿一生重视文化教育,在白湖陈家建仰止堂,白湖陈家仰止堂很长时间都是理学家讲学布道的重要场所。陈俊卿常邀名师来莆讲学授徒,与邑人理学名家林光朝、朱熹等人交往密切,理学是科举考试的重要内容,时登科显仕者甚众。陈俊卿甚垂青朱熹,平生多次举荐朱熹。淳熙十年十月十一月朱熹过莆田拜见陈俊卿,陈氏子孙陈蹇、陈守、陈定、陈宓及陈星、陈址等都执弟子礼向朱熹学,朱熹将《大学章句》《中庸章句》《孟子集解》赠送给他们。朱熹两度谒陈俊卿于木兰溪畔,有诗称颂其力主道学的功德和从容进退的高风亮节,且有书信致之。朱熹又作《丞相魏国陈正献公行状》。朱熹与门人论当世人物,有“魏公为莆人中淳朴无伪者”之说。朱熹等理学思想主张,世界只存在着原则上的理,要努力消除人内心不好的欲望。并且对每个人的社会角色做了基本的定位,作为儿子你就应该要做自己该做的,作为丈夫你就应该要做好基本的责任,作为臣子,也应该要认真帮助君主。他对社会中的人提出了一系列的要求,做到仁爱、讲求诚信等。朱熹更深认为事物是不断发展着的,运动的重要性在于使得每个人都能够参与其中。后来的其他人学习了朱熹,积累的知识推动了社会的发展。积累是一个动态的变化,要做好渐进工作。对于一个人来说,既是动态的也是静态的,要关注百姓的发展,这样君主就可以很好的关心民情,也有利于整个国家向好的方向发展。这些思想对文龙忠君爱民思想起到重要的影响。

      做官先做人,从政先立德。习近平同志在多年的从政生涯中,始终高度重视党员干部的修身立德,明确要求党员干部做人要有人品,当官要有官德,要在实践中把做人与做官统一起来,把做人的过程作为完善自我人格、夯实从政基石的过程,把做官的过程作为提升政德境界、践行为民宗旨的过程。玉湖陈氏家族文化在打造良好家风家训家教文化、地域廉洁文化和为官文化思想等方面有重要的借鉴意义。如今,打造家风家教显得非常重要,干部的家风“是领导干部作风的重要表现”。中国人自古以来都十分看重当政者的做人与做官之道,即“修其心治其身,而后可以为政于天下”。“在古人看来,任何设计严密的政治体系,最终均需落实到具体个人。所以,对为政者而言,个人修养水平至关重要,可以说是安邦治国的基础所在”。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对领导干部的作风问题十分重视。他指出:“从近年来查处的腐败案件看,家风败坏往往是领导干部走向严重违纪违法的重要原因。”同时,打造地域廉洁文化非常重要,地域廉政文化培育了典型人物,典型人物也影响了地域廉政文化,并且提升了地域廉政文化的内涵。莆田古代出现了222人的庞大御史群体,他们正是莆仙地域廉洁文化孕育而产生的精英分子,当让他们象蒲公英一样散布种子,生根发芽,在传承中发展。

     (四)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