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莆田艺术社琐忆

    莆田艺术社琐忆

      辛亥革命推翻了清王朝,社会上出现一些新生事物,如工会、农会、艺术社等等。艺术社,顾名思义是从事艺术人士组织的团体,类似现在的文化馆、群艺馆。

      据1918年出生的林祖韩先生回忆,莆田艺术社大概成立于上世纪三十年代初(1931年4月),延续存在二十来年。成立的时候林先生才十多岁,他家住在观桥头西侧北河边小巷里,艺术社最初社址在观桥头东侧翁家护厝里。成立庆典办得很热闹,街上搭彩门,晚上点了几十盏汽灯,照得如同白日,每盏灯的玻璃罩上贴着一个字,组成:“庆祝工会成立”、“庆祝艺术社成立”的灯光标语。翁厝里举办书画展览,挂出许多名人作品,其中郭尚先画的莆田二十四景最引人注目。不久社址搬迁到元妙观(三清殿)内,元妙观被一分为二,一部分办学校(湖山小学———砺青小学———砺青中学),一部分办艺术社。艺术社墙壁上有林剑华写的标语:“抵制日货”。“日”字画成一个圆圈,里面加一点。印刷抵制日货的宣传品,出墙板,用留声机播放歌曲和演讲。社里有阅览室,订许多报刊,有《上海申报》、《厦门日报》等等。

      莆田艺术社最初名字为“兴化青年艺术社”,后来改名为“莆田民众艺术社”。社长宋增榘(湖民),副社长黄文廉(筱泉),董事:卓亦轩(尔黄,砺青音乐教师)、黄愧群(卓然,砺青美术教师)、林平若(蕴章,东职美术教师)、高德矞(卫校音乐教师)、林文清(麟峰教师)。宋湖民(1886-1967)是清代最后一科秀才,兴郡中学堂第一届毕业生,后考进北京大学英文系,是莆田得学士学位第一人。他邀集学校教师、社会名流和青年创建艺术社。

      艺术社活动经费,主要靠自筹,其中商家和华侨赞助最多。黄筱泉善于活动,到处找莆仙名人拉赞助,如西天尾东头程文铸(在香港办火船公司)他赞助最多,每次办书画展览时,邀请商家、华侨来参观,也赞助一部分,社里用书画作品回报。后来为了取得固定的经费支持,黄筱泉出主意办社会服务处,在社内办餐厅旅店(在东岳观后面),继而在观桥头榕树下,开几家店铺,有饮食店(请名厨阿铜掌勺,他以炒面好吃著名)、理发店、碾米店,每月交一些店租给艺术社做活动经费。这样艺术社的活动就搞得越来越红火,影响也越大。艺术社接待过全国大名人如丰子恺、郭沫若。

      艺术社主要活动内容:琴棋书画、文学、碑拓、古玩、图书报刊阅读。

      美术组:前前后后,经常参加的人士有黄愧群、黄筱泉、许英三、黄祖裕、朱成凎、林庆烈、林白、洪平民、郭永光、吴大逸、林钟龄、张金鉴,洪文培、翁元章、苏瑞如、张剑(白珪,仙游人东职美术教师)等。以黄筱泉为主。黄在艺术社内挂自己在上海艺专画的人物裸体素描,很吸引人们的兴趣。艺术社送文房四室给书画家及爱好美术的学生,让他们多创作作品参加展出。抗战期间举办过义卖美展,售金全部捐献抗日。

      音乐组:艺术社里有一间国乐室,一套国乐乐器(这些乐器系社会捐赠,品质较好,由社里保管,大家爱护,共同使用)一队国乐队经常在一起演练,节日到社会上演出,服务民众。国乐室内很凉快,夏天可以在此避暑,午休。参加人士有黄文贤、宋祖培(长寿小教)、宋凤樵(干事,广平小教)、郑紫园(东职教师)、林平若(蕴章)、卓亦轩、高德矞、林翰修(文书,小教)、黄贤春。以林平若为主。黄贤春(乌贤)二胡演奏技巧高超,在上海就很出名,他在东职和涵中执教,大家都向他学二胡指法弓法。后来黄也在涵江组织艺术社,参加者有李国霖、杨明、李祖珍、阿魁、玉森等人。莆田艺术社音乐组每年秋季在黄石钟山寺举行全县十音演奏比赛。届时有一百多队来参加,场面非常热闹。每次演奏后都评奖,优胜者授锦旗。当时最有名的是黄石瑶台十音队(萧祖植也在内),每次比赛都参加。艺术社乐队到社会宣传时演奏抗战歌曲,平时演练莆仙十音和粤曲。因为粤曲难度大,常常被用来作提高演奏水平的练习。

      文学组:举行中学生征文比赛,创办一个刊物名曰《心之窗》,发表青年学生作品为主,主编为林镗(厦大毕业,莆中教师,鲁迅的学生),笔名十九生。该刊出版过几期,莆田县档案馆还保存。主要发表新文学,诗歌、白话文小说散文,戏曲、漫画,也有传统诗词。因刺及时弊,被勒令停刊。后又办《莆田三日刊》,又因涉及当时莆田县政黑幕,被封闭。社里曾举行过传统诗词吟唱活动。诗会命题限韵,请宗师评奖。

      碑拓组:由于社长宋湖民酷爱碑拓,他十分关注莆田古代文献资料,先从县志内找线索,得知哪里有碑刻,名人书写的木匾、楹联、摩崖石刻,马上就去勘察、摹拓、拓印。他培训了几名拓碑能手,如林平若、林慰民(报社记者)等,到处寻找,南日岛上,大海中的石刻也去拓。花几年时间,收集一百多种拓本,编成整套莆田文献实物资料,在艺术社展出,交省文化局保存。这些碑石解放后多数被毁。现在三清殿旁《神霄玉清万寿宫碑》,据说是蔡京在朝为相时,看到宋徽宗御笔写的“瘦金体”碑文,立即请赐,刻在莆田元妙观里,是全国第一张。碑额“御笔手诏”四字乃蔡攸(蔡京之子)亲笔加上。这个碑,石板大,石质好,在当时毁神废庙的洪流中,有人把它推倒,想锯碎作砚石出卖。这事被宋湖民知道了,他立即出面制止,重新竖立,加以保护。《演屿圣迹》石刻,系文天祥所出,据说是纪念帝昺逃难时路过莆田的。《古白湖》和《长虹锁钥》二石刻,原嵌在阔口桥两端石拱门上。后来拱门被拆,石额不见。宋湖民一帮人士,到处打听,终于在一个烧字纸的炉壁上被发现,立即取下抬回城里保存。还有木匾“瞻拜”宋珏书,“耕云钓月”朱熹书,林苇、蔡襄、黄庭坚、刘克庄等碑刻、石刻,都作精致摹拓。诸如此类木石印拓作品有一百多种,数百副,都是宋湖民自己掏腰包做的。拓件曾经在艺术社内展出过。解放后,廖华(陈国柱,莆田第一位共产党员)从北京返莆,宋湖民把一部分有价值的碑拓托给廖华,让他回京时交给郭沫若作学术研究。庆祝抗战胜利,艺术社举办莆田私家收藏各代名瓷展览,百余件名家精品,布满艺术社走廊和大厅,参观者日夜络绎不绝。

      莆田艺术社的成立是莆田文化艺术界的一件有意义的大事。我认为这段有意义的历史不应该湮灭,有必要传给后代。我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多次采访有关人员如林祖韩、宋凤樵、郑紫园、林镗和黄筱泉的后代,做了一些笔记,这篇材料是从笔记中零零星星地整理出来,不成系统,内中定舛漏之处,希知情者指谬补缺。

      附记:《黄筱泉老师二三事》

      笔者1951年秋考入莆田中学(莆一中前身),刚入学不久,黄筱泉老师就知道我会画,带我到艺术社去参观。那里环境十分清幽,有假山、花木、庭院。一座长廊式的双层小楼,室内摆设很雅致。墙上挂着一些字画,有一幅朱成凎老师画的艺术社同仁全家福,四尺宣横幅。画中十几位艺术家在聚会,或立或坐或倚,或饮茶或谈论,形态各异。据黄老师介绍,朱老师是画漫画的,有背记人像的特长,每个人特征都很像。长廊楼上有一间长方形画厅,中央放一只大画桌,东边有一面大窗户,宽敞明亮,后来我几次在这里作画。画厅南端一间四米见方斗室,是黄老师的书房兼卧室,书橱里有许多画册,记得有一本裸体人像素描集,珂罗版。

      当天黄老师带我到他家吃晚饭,当晚就住在艺术社他的书房卧室里。他有意让我长期住在艺术社里,课余帮他画些画。解放初,政治运动频繁,需要漫画、连环画、宣传画,而我又喜欢创作人物画,正合适。后来我只在艺术社住了一两星期,因要自己做饭,生活不方便,就搬回学校去住。黄老师把学校美术室的钥匙交给我,我可以随意在那里作画,自修功课。(后来黄愧群老师来莆一中代教美术课,也把砺青中学美术室钥匙交给我)黄老师对我的关怀和帮助我永远不忘。

      黄老师名文廉,号筱泉。1904年出生,属兔,与林镗同庚,因政治运动受刺激,患了脑溢血病,于1959年英年逝世。

      黄老师是湖山小学的校友。早年在上海艺专念书,是丰子恺、陈之佛的学生。黄老师擅长工笔花鸟,带有日本画风格。黄老师与丰子恺交谊很深,丰子恺曾为黄老师祖母七十寿庆写一对联。同时在上海艺专念书的有:黄贤春、张文明、黄愧群等。

      黄老师的人生格言是:“为人生服务”。他为人热情,到处奔波为朋友办事。他发现翁元章是个绘画人才,但家境困难,就介绍他到西天尾东头程文铸(香港船主)家乡去教小学,帮他找对象结婚,后来翁元章考进中央美术学院。

      黄老师在艺术社,除了外交拉赞助,办社会服务处解决资金问题外,还负责编印抗战画刊,参加抗战后援会,西天尾校场埔被日寇轰炸时,黄老师去抬担架,救护伤员。抗战胜利后,黄老师在艺术社内办幼儿园,美术培训班,培养下一代。1942年黄老师在咸益女中执教。蓝少铿当莆田中学校长时,黄老师受重用,直至解放后均在该校教美术。王 琛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