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孙辈眼中的御史爷江春霖

    孙辈眼中的御史爷江春霖

      江春霖(1855—1918),字仲默,号杏村,晚号梅阳山人,是今莆田市涵江区 芦镇梅阳乡百廿间人。光绪二十年(公元1894年)进士,历任翰林院检讨、武英殿纂修、国史馆协修,官至新疆道,兼署辽沈、河南、四川、江南道监察御史。他在世时间64年,时间短(1894—1910),官阶不高,只有四品。《清史稿》把他的事迹载入史册,因他一生为官廉正,憨忠刚直,不畏强权,直言敢谏,敢于与权奸庆亲王奕  、载洵载涛二贝勒,军机大臣袁世凯作斗争。震朝野,闻名天下,被誉为“直声震天下,清御史第一人”。国民党元老于右任(监察院院长)对江春霖不畏强权,刚正不阿的品格十分景仰,并感念他的营救之恩,民国十七年(1928年)他在江春霖的遗照上题写:“松柏之坚,姜桂之辛,是皆难老之征,以寿如天民”民国二十一年(1932年)六月,他又为《梅阳山人文集》作序,序云:莆田江先生以所职敢言闻天下,距兹二十年余音声扬厉,风力岩岩。总理言监察制度,深引重之。大制度系于人,而学养所以重其职。江先生言所当言,而天下以为至言。今其文流传万口,冰霜斧钺,无以加威,知有妄世所不能改,则知公私之戒慎,即国家之利,人民之福,亦即监察制度之所以谨重也,景仪前往,宣诵其文。

      莆田自古多清官,清末著名御史江春霖就是其中之一。他一生为官廉正,憨忠刚直,不畏强权,直言敢谏,敢于与权奸庆亲王奕 、载洵载涛二贝勒,军机大臣袁世凯作斗争。震朝野,闻名天下,被誉为“直声震天下,清御史第一人”。为了弘扬不畏强权,刚正不阿的正气精神,日前,记者专访了江春霖的孙女现已93岁的江玉瑜,在她朴素的家中,我们从孙辈眼中的御史爷说开去,为读者解构了一个更深刻、更生活化的江春霖。

      江春霖廉直方正的品德备受世人赞赏,他虽是朝廷命官,在京公任之余却自理炊事,常煮笋干佐饭,“无他兼馔”。辞官回来,只有“敝衣数袭,朝衫”,几箱书籍。别无他物,同台知他廉正家贫,自铸二千金为其送行,他作诗谢之弗受。

      约在1904年即光绪三十年夏夜,江春霖与林纾往城南访友,返回时经虎坊桥遇暴雨。时夜分,既无雨具,又无车可雇,不得已踱入某二等茶室(时京师妓寮分三等,一等为清吟小班,下为二等茶室,三等茶定,主要聚在南城虎坊桥一带条胡同,通称八大胡同,江公在京师多年,向未来此地。)避雨,随便挑一妓,开房取火,烘干衣履。在间谈间,妓言受鸨母虐待,声泪俱下,二公怜之。不久雨止,二公起身,妓坚留宿未允,春霖给予高于两倍之茶资,出门后对琴南说:“此女可怜,吾侪当以救之,汝赠画,我赠字,或有助于此苦命人也。”琴南笑曰诺。隔日二公重来妓家,赠以书画。不久,江春霖实授新疆道监察御史,弹章数上,直声震天下,而林公山水画亦为时人所宝,逛胡同识字画者转相传告,妓之身价倍增,后为江苏候补道某所娶。江公罢官归里过沪时,该女遣其夫请江公至寓所,跪谢再造之恩。留饮则江公却之。

      江春霖立朝岩岩气节,表现在不与权贵同流合污,不畏皇亲国戚,敢于怦击邪恶扶持正义。在他68篇奏章中,半数以上是弹劾皇亲贵戚、内阁枢臣、封疆大吏,揭露他们结党营私、贪赃枉法、苛虐百姓、卖国荒淫等罪行。从庆亲王奕 父子、军机大臣、尚书、侍郎、总督、巡抚,直到都御史(衙门最高长官),被他指名道姓的就有十五人。其中最突出表现他刚正人格的是从宣统元年(1909年)七月起短短五个月间,就连上十封弹劾奏章:《劾洵、涛二贝勒疏》,《请防奸党籍外交束手,挟制起用袁世凯片》,《劾东三省总督徐世昌收卖日本废枪片》,《劾皖朱家宝朋比谩欺疏》,《请饬照律议处疆臣疏》,《劾直隶总督端方疏》,《劾苏松太道蔡乃煌疏》,《再劾苏松太道蔡乃煌疏》,《劾江西巡抚冯汝骙片》等,但这些或被“留中”,或被扣压,均如泥牛入海。盛怒之下,江春霖又于宣统二年(1910年)正月十六日上陈《劾庆亲王老奸窃位,多引匪人疏》,把矛头直指贪官污吏总后台奕  。奕    是乾隆皇帝第十七子永遴曾孙,属宣统皇帝伯叔辈。光绪廿六年(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后,就是他和李鸿章一起签订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1910年)。光绪廿九年(1903年)他升任军机大臣,兼管陆军部卅三年,是清廷中枢首脑人物。江春霖居然用“老奸”和“匪人”称呼,并列举事实揭发他勾结袁世凯等党羽“盘据要津”,“独揽大权”祸心。清廷恼羞成怒,当日就颁“上谕”,斥责他“诬妄”、 “谎言乱政”,罢了江春霖的官。

      江春霖早在当秀才时就怀有先忧后乐之志。他说:“独谏官于庶政之得失,万民之休戚、社稷之安危、职官之能否,目之所见,耳之所闻,皆得形于奏牍……谏官知无不言,官职虽卑,任同宰相……吾儒志在天下,不为谏官,将安为?”当他认清朝廷腐朽面目,就以“母老”为由毅然乞归故里。

      回乡后,江春霖一直记挂民生大事。陈桥海堤崩溃,乾隆朝淹民田万亩,耗官帑数十万才修好,七年无法栽种。这一年海堤又崩溃,在他主持下只花费五千余金,历时二个月余,海堤就修好了。江口九里洋水渠,镇海南埕海堤,哆头斗门等处建筑,也都有他血汗浸染。随后又倡议建  芦溪桥及鸡龙山、半洋、陈墩、霞坂、霞溪等处桥梁,方便山区与城涵交通。袁世凯窃国时,福建宣抚使 春煊将江春霖爱民事迹上报。袁世凯要颁授四等嘉千勋章,他却发作道士装,嘲侃说:“道人不需此也。” 春煊不得不承认“昔为谏台骨鲠之臣,今系珂乡人望之重。”而此前光绪卅四年(1908年),他曾上《劾军机大臣袁世凯权势太重疏》,列举袁的十二条罪状,成为历史上最早讨袁檄文。袁世凯后来想拉拢江春霖当福建宣抚使,同样遭到拒绝,足见他骨气之硬。

      江春霖殁于1918年(农历戊午)正月初五日,前一日莆田发生地震,故老传说此乃上天预告将有忠臣摧折。陈蔚华 郭清锋

    点击查看原图

    点击查看原图

    点击查看原图

    点击查看原图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