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文化综合>向西,去凤山

    向西,去凤山

      □王晓

      每一次去凤山,看着车窗外的山路逶迤在云雾缭绕的青山间,像是要去诗意氤氲的远方,当弥眼的绿意映入我这个中年男人混浊眼眸里的那一刻,又像是找回了遗落世间的灵魂……

      6月15日,西苑乡与县作协组织了一次凤山采风活动,想想自己有一段时日没去凤山,于是便报名去了。

      仙游人口中所说的凤山,指的是西苑乡。早前,凤山和西苑是仙游最西边的两个乡,2002年,省政府批复同意仙游县调整部分行政区划,撤销风山乡,并入西苑乡,但人们仍然习惯用“凤山”来称呼现在的西苑乡。

      记不清这是我第几次去凤山。仙游山清水秀,然而真正的山水典范只在凤山,即便来了无数次,凤山仍能让人乐此不疲。一进入凤山地界,这里便是我的武陵源,“不知有汉,无论魏晋”,一路向西,向西,再向西,徜徉在山水间,听任时光在深深浅浅的声光碎影里安然流逝。

      承蒙西苑乡政府联系接洽,我们得以第一次进入抽水蓄能电站的“上库”参观。驱车驶过大坝,有着几分神秘的“上库”终于揭开了面纱,清清亮亮的平湖被群山环绕着,如镜如练,襟带于群山万壑的怀抱之间,抖落出一处山与水完美叠印交集的的梦境,轻浅幽静,轻轻地碾过每一个造访者的心头。

      我们开车沿着六公里长的库区公路绕湖一圈。道路两旁红褐色的红毛草与葱绿的野草杂错相间,如织锦一般,呈现出一种原始粗犷的美学,充盈着浓郁的乡野气息。行驶在这条画廊般的库区公路上,忍不住不时地停下来,看着蓝天上舒卷的白云,看着青山在平湖边逶迤而去,渐渐隐于远方的淡雾残霭中,岚山云影入水,映影如绘。淡夏灿烂的阳光映照在水面上,波光粼粼,泛着远方最美的诗意,辉映着湖光山色的恬静,一行人无不痴迷于蓝天白云下山水相守的美景。

      带着散不开的清凉和湿润,辞别高山平湖,继续向西,享受一路的清凉境,轻尘不飞地来到九座寺。九座寺和无尘塔给凤山山水带来几分静穆之气,把时光凝固在久远的唐宋。

      这座千年古刹及周边的村落仍浸润在淡夏的氤氲气中,一派宁静闲适的田园风光。站在九座寺前那两座有上千年历史的宋代石幢前,我诚惶诚恐。看似不起眼的九座寺,承自中原禅宗源流,是闽中一些大禅林的开山祖庭,也是南少林的发源地。唐懿宗咸通六年,正觉禅师在凤山创建太平院,寺院合九座,故称九座寺。现在寺院周边的稻田里还有唐代石砌围墙和底基,可见当时占地之广。在鼎盛时期,九座寺计有山门、天王殿、罗汉堂、大雄宝殿、大士堂、藏经阁、钟楼、鼓楼、祖堂、法堂以及其他丛林所罕有的厅与浴院等二十多座建筑群,寺僧有五百余众。

      九座寺几经兴废,仅余三殿,十尚不足一,但这里的一砖一瓦仍不能让人小觑,自带着唐风的清妙庄严,匾额、楹联、门扉、石槽、石鼓……随处可见的构件都有一定的年头,古朴、简洁、大气,皆有禅意。这里是值得被瞻仰的圣地,虽然没有宏大气派的殿堂和繁文缛节的排场,但一切都令人安泰,让人俨然沉浸在一叶一菩提的清静世界里。

      九座寺西边不远处的无尘塔则是“仙游第一古物”,历经沧桑,仍清新出尘,让人惊叹它的精致典雅。修缮后的无尘塔焕然一新,即使掩映在茂林修竹间,仍能看得出它非同凡响。台阶上的苔藓、外墙的雨渍、内壁的烟熏火燎……仍历历在目,这些岁月的包浆,好像让我穿越千年,回到它初肇创建的年代,堪舆、规划、营建、落成、开光……无尘塔美轮美奂,簇新光洁,每一块琢磨过的石头都超凡入圣,唤醒这片刚刚开化的土地。时光流逝,祖师爷的舍利子恭放在地宫里,历代高僧在此涅槃重生……往生、轮回、重生……它就是一部不朽的三藏经书。追根溯源,稍后的南山广化寺双塔、泉州开元寺双塔、莆田东岩山报恩塔都它的影子,由此,我不由得感慨在晚唐那个风雨如晦的年代里,人们的审美情趣是如此的雅致,在无尘塔前,现代人只能自惭形秽。古人怀着对天地的敬畏之心,精雕细琢,精美绝伦,仿佛每一个构件都回响着岁月河流那幽远、缓慢、庄严的神谕,让凡人醍醐灌顶,让尘心纤尘不染。

      近年来声名渐隆的十八股头便隐匿在九座寺后淡烟缈缈的青山间,远远望去,云林漠漠,幽渺难寻。算起来,我已到过四次十八股头。2013年秋天,我第一次到十八股头,那些散落在海拔一千五百二十米的空山绝谷里的巨石带给我的震撼却是实实在在的。我无法形容十八股头的万千气象,像石龟,像皇冠,像鹰蛇,像城堡,像生命之门,像巨人博弈,不一而足,诡异幽寂,神奇瑰丽,大气磅礴,气势恢弘,它的自然景观就足以让人震撼了,它已经不需要人文的修饰,神话、传说、典故对它而言都是多余的,它也不需要亭台楼榭的缀饰,它的物理状态就足以让人震撼了!

      此后,我也曾在四月的阴雨天去十八股头赏杜鹃花海。十八股头的杜鹃花积攒了一个春天的力量,在四月的春风里迸发,绽放漫山遍野的璀璨与辉煌。这些偏隅一方的杜鹃花无从选择,只有绽放,才能极尽一年一度的绚烂,而我们普通人往往穷尽半生,也不曾灿烂华美过,而邂逅一场沸沸扬扬、姹紫嫣红的花事,心中便有了春回大地的幸福与喜悦。

      每一次被召唤而来,十八股头仍然给予我极大的震撼。站在大地貌与大风景交汇的点上,看着山头那些崔嵬圆融的巨石与天上的孤云相映成趣,就足以消融去俗世里的一切烦忧。

      这里的山有磅礴之气,那些在尘世里慢慢筑起的心头块垒和凡俗的是非得失,可以尽释在凤山之巅。在登陟高山时,会为自己纠葛于微不足道的事而汗颜、羞愧,在不知不觉中,心不浮躁了,眼界提升了,胸襟开阔了。

      我永远忘不了第一次看见石谷解的情景。在钻出五雷山山腰密林那一刻,我看到了这座闽中第一高峰在晴空下峭拔挺立着,没有覆盖着芜杂的密林,清清爽爽地屹立在物质丰饶的大地上,如同一位哲人面对着无边无际的天空,陷入沉思,沉浸在精神的天空,同时也无声地接纳攀登者的精神寄托。我攀登石谷解的初衷,和大多数人一样,在于征服1803.3米的海拔高度,登高览物,长放眼量,见证生命,领略平凡人的一览众山小,攀登石谷解的意义于我也就在于此!石谷解巅峰上,山风猎猎,群山万壑环绕四周,西边是德化境,北边是永泰境,戴云山脉的雄姿尽收眼底,大有“过眼滔滔云共雾,算人间知己吾与汝”的慨叹,油然而生一种处江湖之远萍水相逢一知己的淋漓畅快,让人沉浸在高山之巅的无我境界里。

      凤山的山水有野气,既美且妙,既妙且巧。青山隐隐水迢迢,穿行在山水间,假装自己是一介骑驴赶考的书生,登陟山丘累了,遇水则休憩一番,涤荡去尘世里的烟火味,一时间风无边,水无界。我记不清自己是第几次到仙水洋,踏上浅浅的溪水,夏日里的清凉立即丝丝缕缕地融入体内,浅浅的溪水缓缓地流动,无风无浪,恬淡自适,宛如憩休在岁月的转角处,安然地沉淀在这轻轻浅浅的时光里。纵使在尘世里举步维艰,一旦邂逅凤山的水,便可冲淡身上的烟火味,清清亮亮的。

      近年来,仙水洋的名气越来越响,却不知大山深处的下湄溪风景更胜一筹。一路向西,向西,再向西,在幽深的溪涧里,溪水从扇形的岩石潺潺地流下,像名媛白色的流苏裙,秀气、精致、完美,让人看得痴懵,已经无法用言辞来形容这个雅致的鼎潭瀑布了,这是童话里才有的好风致啊!蹚水行走在下湄溪清清浅浅的声光碎影里,乱了节拍,乱了步伐,随性足之蹈之,亦无妨。

      凤山的山水是浪漫主义的,有着魔幻的色彩。水有狂狷之气,藏匿于大山深处,从不轻易示人以真容,“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优哉游哉,自得其乐兮。山则有魔性,它们往往自顾自地将恢诡谲怪、奇特恣纵与峭拔险绝付与云端之上,与烟霞、云海、古木、苍藤一道勾勒出造化的鬼工镌雕,供养着凤山一卷卷壮丽的画图。

      坐落在联二线边上的石人头奇崛险秀,却朴拙的像凤山的农人一般,淡然地迎接我们探奇目光的撞击。来到山脚下,一抬头,山顶的石人头正看着我笑呢,不由得一眼就喜欢上了。一番登陟,至山顶,对面便是鬼空里,峰峦叠嶂,葱茏蓊郁,不着一丝烟火味,明净、冲逸、平淡、恬静、安详,真是“千山万水无非般若,一草一木总是法身”。几百年,上千年过去了,尝遍了人间滋味,守成内敛,恪守本分,“风骨峭峻,抱诚守正”,应对翻覆世事万象……下山了,石人头在身后目送着我们,便回头多看了一眼,石人报以拈花一笑般的笑容,唉呀,真是“安心身不辱,知己心自闲”,心下一股暖流涌起,于是满心喜欢地回去了。

      人们常说,原生态的仙游只在凤山。凤山地处仙游西陲,地势封闭,没有交通要道经过,即使对于一个仙游人,也是一处遥远、偏僻的所在,有旧气,又有逸气。每次去凤山,都像是去见一位老友,走着走着,凤山也仿若那个一直想要遇见的人,正说着笑着走过来。

      在去下湄溪的途中,要行经墓前村到前县村之间的那一段路,这时,你会疑心来到滇西的香格里拉。在蓝宝石似的晴空里,蓬蓬松松的白云正在奔赴远方,云天下面,是绿翡翠似的草地,被磅礴连绵的峰峦围住,让人恍然踏入另一个天地。葱绿茂盛的青草蔓长着,牛羊或悠闲地啮着草,或二三只席卧在草丛中休憩,静静地反刍,对我们这几个不速之客的到来并不为意,它们似乎早已习惯这里的一切,悠闲得像那青天上的浮云,一副“世事于我如浮云”的风度。

      凤山是一块神奇的土地,地处仙游西陲山区地带,山高林深水急,是典型的“八山一水一分田”,交通不便,民生颇为艰难,然而上天又是公平的,似乎在刻意地眷顾这一处山水,精心经营着,雕琢着,使之钟灵毓秀,山水俱佳。在凤山,可以不问西东,优哉游哉!仙水洋、九座寺、无尘塔、十八股头、石谷解、下湄溪、石人头、东湖尖、白岩、柳园、抽水蓄能电站……八九年来,我去了又去,对于这些地方,我如数家珍,絮叨于口头、笔下,意犹未尽,逢人便说。像我这样的人,对人世间的认识是非常肤浅的,却总有太多的话想要表达出来,到头来就是一出出交浅言深的笑话,然而凤山却让我文思喷涌,凤山总能激发我的写作欲望,给予我创作的灵感。凤山有灵秀之气,胜处在于原生态的质朴与天然,山就是山,水就是水,美得浑然天成却不自知,流淌于笔端就有了自然的韵致。

      几年来,我一直留意从凤山传来的各种音讯。在春夏之交,十八股头又可以赏杜鹃花海了吧;在炎炎夏日里,又可以去下湄溪戏水了;冬日里,雨霁初晴,石谷解该有云海了吧;几十年一遇的寒潮来袭,凤山又该下雪了吧……每一次的念想都与内心深处的波澜息息相关。踟蹰于尘世里,穿梭于白天与黑夜之间,人们需要一处可以栖息灵魂的地方,供自己寄情言志。于我而言,这个地方就是凤山,来来去去,去了又来,在每一次欲走还留之时,我都会对自己说,时光是个匆匆的过客,我还将会在内心波澜再起时再来的。

      在炽灼的酷暑里,心底里的空气又开始隐隐发烫,勉强堆砌完这篇关于凤山的清凉文字,只是为了扬汤沸止,却仍是欲罢不能,这时心头有个响亮的声音在回答:“向西,去凤山吧!”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