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三一教珍籍民国重印本《龙华别传》

    三一教珍籍民国重印本《龙华别传》

    1.jpg

      一百年前的民国己未年(1919年)某个夏日,作为三一教函三派及函三堂主要领导者之一的陈唐彬,在赴笏石明镜堂宣讲三一教义时,适逢一名叫黄少虞的门人出示其高祖旧藏之林刻原本的《龙华别传》,此本虽“残蚀特甚,不可一读”,但依然让陈唐彬眼前一亮。

      陈唐彬,又名陈文炳,号暮禅,道号了一子。据莆田市志记载,他是民国时期三一教函三派的主要领导者,著名活动家。还是闻名莆阳的书法家,现莆田“人民英雄纪念碑”碑座上的“英风盖世,浩气冲霄”八个隶书大字,就是他书写的。陈唐彬对三一教著作十分熟悉,曾为各堂祠重印的多部三一教著作题签书名,比如《林子三教正宗统论》、《卓午实义》、《林子本行实录》、《镇家宝》等等。此前,函三堂及各堂祠曾重印了许多三一教经典著作,独无《龙华别传》。更前的悟本堂亦曾在清末民初翻印了许多三一教经典著作,亦不见其踪影。正如他后来在重版序言中所云:“惜乎代远年湮,消磨尽净,篇残简没,所谓别传者亦与不传等而。”陈唐彬明白眼前重现的《龙华别传》当属“孤本”,自己遇见了一本失传已久失而复得的宝籍。

      陈唐彬当即有了将其重刻出版的想法。他先是与黄少虞等人一起请专业人士将“残蚀特甚,不可一读”的原本进行修复,“经裱褙,才略得窥其全貌”,并仔细校勘。还亲自为重版的《龙华别传》作序和题签书名,分别署名陈文炳和了一子。又请刻工刻板。经过四年的不懈努力,才由江东、允执、霞美三堂于癸亥年(1923年)分上下两册将《龙华别传》重梓出版,使这一处于亡佚边缘的三一教珍籍得以继续留存流传。

      《龙华别传》收有三教先生林兆恩的三篇著作,由四配之一的林至敬编校,林兆恩的弟弟林兆居作序。其中《寤言》、《玄谭》两篇,已收入36册的《林子三教正宗统论》,《会语》一篇则未收入,也不见于林子的其他著作集,此文的文献价值不言而喻。

      从此书的封面,我们可以得知此木刻本的刻工名叫贞植,又从印章中我们可以知道他姓彭。以笔者之孤陋寡闻,这或许是民国时期莆田木刻本中,唯一带有刻工姓名的刻本。 整整一百年过去了,不知林刻原本尚存人间否?如尚存,民国癸亥版《龙华别传》就是除此之外最早的版本。如已不存,民国癸亥版《龙华别传》就显得尤为珍贵,可当作善本看待。

      民国癸亥版《龙华别传》因此成为它之后的重印本的底本。2005年乙酉年元月,东庄壶南祠、沿山祠、江东祠等,将《龙华别传》上下两册合为一册重新排印。新版虽然删去了陈文炳所作的序言,却保留了江东等三堂所作的序言,此序言之所以没有删去得以保留,可能是因为它原来刊于癸亥版下册卷首,重印者不曾注意到。据此我们可以断定2005年版是根据民国癸亥版重印的。

      综上所述,我们完全有理由将民国癸亥版的《龙华别传》列为三一教珍籍。当然,此书也稍有缺憾,那就是正如江东等三堂在重印序言中所说的“因人工刻印未得经验,字迹潦草。”

      也许,江东等三堂所作的序言之所以得以保留下来,是因为癸亥版的印行者中有江东堂,乙酉版的印行者中有江东祠,或许这两者即为同一堂祠,若是那样,岂不成就了一段佳话!(陈文凤)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