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走进乡村民俗馆

    走进乡村民俗馆

      □方人

      前不久,我回趟老家碗洋村,顺便也去隔壁的——后黄村,参观该村的莆阳民俗馆。民俗馆共分成展示大厅、生产工具展区、生活场景展区、纺织展区和民俗活动体验5大展区,共19个板块,有龙骨水车、锄头、犁铧等100多件从民间收集而来的老旧生产生活工具,经过翻新,配上400多张具有丰富民俗内容的老照片,再现了近代莆田农耕、排水、运输等劳动生活情景。走进乡村民俗馆,百感交集,感慨良多,浮想联翩。

      望着龙骨水车,回想起小时候玩水车的情景。那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一个初夏,天气炎热,小伙伴们最爱玩的就是水车了。在水车闲置或趁大人休息的时候,小伙伴们纷纷爬上水车,玩得十分起劲,甚至顾不上吃饭。待家里人招呼后,才悻悻而归。

      那时,我们几个小伙伴经常一大早就屁颠乐颠地跟着大人到田间地头、河边岸上,我们会趁村民休息时赤膊上阵爬上水车,俯下身,手扶横杠,脚踏踏板,甚至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通过一起用劲,还是能够通过水箱把河里的水车上岸来。望着水哗啦啦地流向田野,流向禾苗,一种收获的喜悦油然而生。我们憧憬着谷物得到水的滋润、哺育,茁壮成长,开花结果。庄稼得救了,秋收有望了,到时候我们就能吃上白花花的大米饭。

      然而,踏这种水车也是有讲究的,伏身横杆要轻,脚下踩“拐”要匀,身体重心要随腿部的抬起踏下而稍稍后移,与众人要默契配合,步调一致,否则便会洋相尽出,甚至南辕北辙,事倍功半。长辈们踏水车,干脆利落,铿锵有力,蔚为壮观,不失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走进另一间展馆,看到锄头时,我想起了挖地种菜的情景。它,就是我和泥土交谈的工具。还记得,在我年少时,锄头在我手里是非常不老实的,老是在我手里晃来晃去。不多久,双手就被锄把磨起了水泡,钻心疼。再回头看看我锄过的地,也是一点儿看相也没有。刚学锄地时,锄头在我的脚趾上曾留下深深的“吻痕”。它毫不留情地把我脚趾上的指甲给挖掉了。那是一把较大的锄头,我的双手握住锄把,锄把已经被母亲的汗水浸得发亮,光滑得好像抹过油一样。

      我非常吃力地抡起它,重重地想向泥土的内部深入,但它非常抗拒,死活不听我的使唤,还鬼使神差地落在了自己的脚趾上。我“哎哟”一声大叫,便号啕起来,血也流了出来。同在菜园里干活的母亲,慌忙跑回家,抱起一只母鸡,扯下它肚子上的细毛,敷在我的伤口上。她边敷伤口,边心疼地说:“以后挖地一定要小心,不注意会挖到自己的脚!”母亲还劝告我说:“儿子,要好好读书,不然,今后就只有拿锄头干活的份了。”

      这一挖一痛一劝告,使我再到学堂上课想打瞌睡时,脑子中就冒出母亲劝告的话语,然后摸摸受伤的脚,再强打精神坐端正……

      伤好以后,留下了疤痕,我知道那是锄头给我的馈赠。

      在这一展厅的中间位置,我瞧见那带“弓”型的犁铧。读书的时候,老师布置作文,总爱在开头写上一句:翻开岁月的犁铧,时间过得真快,一晃又是一年过去。但那时写下这个句子时,是懵懵懂懂的,还不能真正懂得犁铧的锋利,它还能切开岁月,只知道“犁铧”是一个很好的词语,用在作文中显得文化味格外浓郁,为文章增色不少,老师也爱在这一句下面划上红色波浪线作为欣赏。

      长大后,才发现岁月的犁铧真的不好翻开,它需要我们辛苦的经营和执著的努力。

      在我的印象中,本村的老农们到了春天的时节,就要赶在播种之前把田犁好。小时,我出于好奇,目睹施家老农从梁上把犁取下,轻轻地擦拭着,早早地把牛喂得饱饱的。然后,卷起一支纸旱烟,嘴里冒出淡淡的烟雾,肩上扛着犁铧,赶着那牛不急不慢地来到自家水田边。而我,就喜欢胸前挂一个鱼篓,屁颠乐颠地跟在老农的背后,一路见人就嚷:“有泥鳅捡啰!有泥鳅捡啰!”

      一片水田,两只脚踩入冰冷的水里,我冻得牙齿直打战,而老农却丝毫没有觉得冷。他一只手扶着犁,另一只手拿着鞭子,嘴里“哦、哦”地吆喝着。前面的牛便在老农的吆喝声中,把犁铧拉得飞快。犁前面的铧锋利地切割着泥土,泥土便很听话很有规律地倒在一边。新翻的泥土,在夕阳的余晖中,像一层层波浪闪烁着金光。

      最让我亢奋的是,我卷起裤腿,拎着鱼篓紧跟在老农身后,惊叫着捡那飞溅出来的滑溜溜肥鼓鼓的泥鳅。那欢快、幸福的叫声好像要把天边的云彩也染上金边儿。那牛仿佛也被感染了,或是嘲讽或是羡慕我的表情,也总是时不时扭头瞪大一对铜铃般的牛眼,回应我一声悠长的“哞……”

      天要黑了,施家老农和牛从水田里走了出来,老农扛起犁,顺手从田埂上扯下一把青草,把犁擦干净。特别是铧,老农更是用单薄的衣服精心擦拭,免得生锈,精心地呵护就像精心地呵护自己的眼睛一样,满眼都是爱怜,满心都是欢喜。

      犁完田,祖母将我捡回来的泥鳅清洗后上锅爆炒,顿时一盘香喷喷的大菜就端上桌了。全家吃得特别有味!

      牛劳累了一天,也歇了。施家老农亲自抱来一大捧新鲜的牛草,来到牛棚,拍拍那牛背,无限深情地说:“老伙计,你也辛苦了,来来来,开饭啰,多吃点、多吃点,要吃得饱饱的!”

      我发现,此刻的老农,布满皱纹的眼神里满是温柔……

      在展馆里,还有那扬谷机、织布机、打谷桶、耕耙……有说不完的乡村故事。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