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老街上的孩子们

    老街上的孩子们

      □李福生

      古镇上有一条叫楼下的老街,我就生长在那老街上,那是我祖父的家,家里有个小小的院子,被我爷爷种满了花花草草,令人感到很惬意的一个小院子,院子里有棵柳树,映着用不经调和的蓝颜料直接刷下来的天空,柳风特别温柔,常有各式各样的小鸟来树上。

      小时候我和街坊四邻的几个小伙伴常来院子里,在柳树下听爷爷讲老街古今传奇的故事……故事总是亦真亦假,充满着传奇色彩,但童年的我相信,现在的我也愿意相信,因为故事正是人们对生活的憧憬、热情,对美好的期望。我们还在院子里借阅小人书,做作业,学画画……

      但这都是些安静的事儿,男孩子们都静不下来,总想爆发一下,小伙伴们欢蹦乱跳地跑了出去,以最快的脚步迅速穿梭于大街小巷,因为如果晚了,就赶不上玩了。那时候,儿童游戏就是我们最好的发泄。

      老街上的孩子不用约的,只要在老街上一上晃荡,就能看到熟悉的伙伴已经三五成群地开始了。如果远远地看到他们蹲在一起围成个圈,那自己就赶紧掏出老虎珠(莆田方言)或者纸牌准备参战。纸牌是烟盒纸叠成,上面画满了各种各样的漂亮图案,放到地上拍,打翻过去就是你的了。那些年我集了很多各式各样的烟盒纸,日后促成我集邮兴趣。老虎球就是玻璃小珠子,用自己的球去弹中别人的球就算赢了。我曾像武侠小说里隐秘山林中苦练的英雄,独自躲在自家院子里磨炼弹球功夫,以期重出江湖时可以傲视“群雄”,称霸“武林”。

      有时老街上的女孩子们在,男孩子就和她们一起踢“铁路”、抓“砖只”,更多时候女孩们会在一旁跳皮筋或者翻绳,老街上总是响起孩子们叽哩哇啦的叫声和笑声,时常会有老爷爷满面通红“梆”地推开门,大骂打扰了他的午觉。孩子们“轰”地跑开了。过不了多久孩子们就会在老街另外一头聚集起来,又开始喧喧嚷嚷了。

      在天空布满火烧云的夏日傍晚,小伙伴们会不约而同站在老街的路口,开始闯关。守关者站在“关”内,每人守一关,另一头进攻者看到守关者不注意时闯过“关”。攻守灵活机智,特别是进攻者要紧密配合,声东击西,瞬间闯关。

      夜幕降临,孩子们还有可玩的事儿,几个小伙伴分成两组,各以一根电杆为大本营,一组先离开大本营的就得跑,对方后离开自己大本营的就可以追,如果被追上同时碰到身体的任何部位,就被捉成为“俘虏”。孩子们满街追跑,比智慧,比灵活,比速度,十分有趣。

      老街上女孩子总是喜欢踢毽子、跳房子……男孩子热衷于扔沙包、跳山羊……踢毽子时小朋友到底能不能接到对方的“攻势”;跳房子时小伙伴们专注地看着小女孩是不是踩了边线;扔沙包时小男孩们总是勇敢跳了起来接住迎面抛来沙包;跳山羊时有不敢让别人跳的孩子,突然调皮地弯下腰。每每游戏时,孩子们露出了一张张纯真的笑脸。因为孩子们都有一颗深藏的宝物,那是最珍贵、最质朴的童心,它无不散发着那种稚嫩可爱的俏皮劲儿。

      忆起在那厚厚的白云下,和老街上的小伙伴手持扑虫网,奔跑在燕子飞翔的田野间,听着躁动的蝉鸣,望着高高荔枝树,那刺眼的阳光不时地,从风吹的沙沙作响的树叶间穿洒下来,那是我们共同的童年夏天,或那个只有您自己才拥有的童年美妙光阴。

      回忆童年这些零散又模糊的影像,它们像零碎而晶莹的小宝石,有晶莹剔透的,有五彩缤纷的。童年好似抛入河水中永远回不来的小石子,它荡起了层层的涟漪,促成了我们的现在,影响着我们的未来。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