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莆阳清官彭鹏

    莆阳清官彭鹏

      □今人

      彭鹏字奋斯,号无山,又号古愚,生于明末崇祯八年(1635年),卒于清康熙四十三年(1704年),系莆田小横塘(今黄石镇横塘村)人。少年时期,彭鹏勤奋刻苦,曾就读于宝树庵(位于城厢区兴安居委会安福小区)内,矢志报国为民。在他就读过的宝树庵佛堂两壁上至今还悬挂着彭鹏撰写的一副对联:“春来万树尽飞花问宝树主人此日散花多少;寺对群山皆碧草叹无山居士随缘小草着忙。”联中的“无山居士”即是彭鹏的自谓。对联虽说不上对仗严谨,却也文采斐然,让人遐思不已。据《清史稿》上的“彭鹏传”中说:“顺治十七年(1660年),举乡试。耿精忠叛,迫就伪职,鹏阳狂示疾,椎齿出血,坚拒不从。事平,谒选,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授三河知县。”从参加乡试到出仕,期间相隔20多年。此时彭鹏虽未出仕,却热心公益事业,曾力倡修建木兰陂水利工程,设粥广济民,支持兴教办学,名气已然不小。康熙十三年(1674年)发生了“三藩之乱”,割据福建的耿精忠曾9次延揽彭鹏出来做官,彭鹏“托病避人,绝粒拒伪”。他装病装得实在不容易,因为伪官三天两头上门逼迫,“伪枢密伪曹院征檄坐名,伪吏曹伪布政令牌起送,节经伪知府伪知县限期迫趣,伪典史伪县丞赍票严查”(彭鹏《奉查不染伪亲供状》),并且“屡差阴阳,到宅守催”,彭鹏只好施行“苦肉计”,用锥刺齿龈出血佯装咯血,但伪当局仍不相信,还派人“就床面验”。没办法,彭鹏只好用绝粒之法以销形体,“日敕绿豆一杯,去渣存汁”,终因营养不足而致“销肉剥肤”,奄奄一息。他在《奉查不染伪亲供状》中说自己“足爪盘曲径寸,腰支断续余丝。颊上生尘,形骸积成土木;人前遗矢,溲溺故污荐床。旁置一棺,泣言待毙,伏穿半枕,羞语偷生。”装病装到这个地步可谓惨矣哉!孟子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彭鹏装病三年,几至一命不保,历尽艰危而矢志靡他的坚贞大节,实在已具备了出当大任的人生磨炼。

      三藩平定后的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彭鹏经吏部选授三河知县。他是次年七月赴任的。此时适逢秋雨连绵,他“骑七十里水中行”,“入东门,水深三尺”,全身湿透,而身上的官服仅此一套,只好“闭门脱卸,取熨斗熨,稍湿穿出接印”;晚间斋宿城隍庙,又因“御蚊无幛(蚊帐),通夕刺肤不能寐”。(《古愚心言》卷二《寄示坛儿语十四》)其困窘之态令人难以想象。三河县在北京东面,那里旗人、汉人杂处,鱼龙混杂,常有八旗权贵及宫廷侍卫等出来借名讹诈,仗势欺人,是有名的“难治”之处。彭鹏到任后,轻徭薄赋,整顿保甲,设立义学、学宫,并“不畏强御”,拘禁作恶的旗人,惩处冒充皇族的游棍。有个冒充给皇帝放鹰的,到三河敲诈勒索。彭鹏化装侦察,查明身份后将此人逮捕,狠抽了他100鞭子以示惩戒。《清史稿》本传中说他在三河县“治狱,摘发如神。邻县有疑狱,檄鹏往鞫,辄白其冤”,甚至连康熙皇帝也知道他在三河时“闻有贼,即佩刀乘马驰捕”。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康熙皇帝巡视三河时,召问彭鹏居官及拒耿精忠伪命状,特赐帑金三百,对他说:“知尔清正不受民钱,以此养尔廉,胜民间数万多矣!”康熙“赐金奖廉”的隆恩自是对彭鹏清廉和刚直的最好肯定。

      但宦海凶险,彭鹏的刚正自然要得罪权贵豪门,但他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他遭到顺天府尹许三礼的参劾,最后虽查无证据,仍被“降二级留任”;继而又被多次论罪,累积至“降十三级调用”。所幸一年后,在朝廷举荐“廉能”官吏中,他仍被擢拔第一,授工科给事中。彭鹏被劾不倒,既是他的幸运,也是他无私无畏、忠心为民的赤诚所致。

      康熙三十二年(1693年),关中大旱,蝗灾肆虐,他一日连上三疏,参劾陕西、山西、河南三省长官不恤民情,营私肥己。康熙令彭鹏“指实以闻”,彭鹏连上数本,弹劾“泾阳知县刘桂克扣籽粒,猗氏知县李澍杖杀灾民,磁州知州陈成郊滥派运价,夏邑知县尚崇震派银包运,南阳知府朱璘暧昧分肥,并及闻喜、夏县匿灾不报状”。他不做贪官、奸官、昏官的护短“好人”,敢于替贫苦百姓讲话,显示了他以人民为中心的为民情怀,这是一个封建官吏最难能可贵之处。

      彭鹏也是一个有名的“强项令”,敢于碰“硬”,不怕开罪权贵。《清史稿》本传还说了一件事: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顺天乡试中主考官和副考官串通豪强作弊。彭鹏当即上疏“劾顺天乡试中式举人李仙湄闱墨删改过多,杨文铎文谬妄,给事中马士芳磨勘通贿”。康熙将他的奏本发下九卿察议。主考官和副主考官以及主持考试的人有一个很严密的关系网,官官相护,以致朝廷会议讨论的结果竟是查无此事,还说彭鹏诬告,并摘录了他奏本中的原话:“臣言如妄,请劈臣头,半悬国门,半悬顺天府学”,说他狂妄不敬,应予夺官。彭鹏上书反驳,说:“会议诸臣,徇试官徐倬、彭殿元欺饰,反以臣为妄,乞赐罪斥。”最后的结果是:“上不问,而予倬、殿元休致。”就是说,康熙让那个主考官、副主考官退休回家,而彭鹏的官照做。康熙为什么能做出这样的决断呢?因为康熙了解民情和官员政绩的渠道很多,其中还有一个密折制度。康熙在全国各地分布了很多人,可以秘密地写奏折,装到一个密折匣里,就可以直送康熙手里,所以这个官是贪、是廉、是勤、是懒,康熙心中都有数。那个主考、副主考通同作弊,康熙通过密折以及其他渠道已经掌握了不少情况,所以能力排众议,断然做出决定,把贪污作弊的人免职,保护了清廉谨慎的官员。

      彭鹏屡屡开罪当朝权贵,最终还是被排挤出京,外放治江南河工。但彭鹏并未因此颓丧不振,其“直声”仍熠熠昭人。自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起,他连续三年被朝廷升用:先回京补刑科给事中,再任贵州按察使,后升佥都御史,巡抚广西。在广西任上,他省刑减税,弹劾贪官,积弊为之一清。《清史稿》本传中说他:“鹏在官省刑布德,减税轻徭。广西旧供鱼胶、铁叶,非其土物,赴广东采运,鹏疏请免之。”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彭鹏因政绩突出,调任广东巡抚。时值当地久雨成灾,他广开仓廪赈灾,救活了不少黎民百姓。他“视事勤敏,遇墨吏纠劾无少徇”,就是对那些扰民、残民、敲诈盘剥的官吏不讲客气。直至去世前一年,彭鹏还禁收私派银捐数10万两,并致力昭雪冤狱,开释无辜受诬者300余人,备受当地民众拥戴。康熙四十三年(1704年),彭鹏因积劳成疾而卒,时年69岁。他留下的着作有《古愚心言》《中藏集》《万寿敷福集》《两粤疏抄》《渡江草》等。

      彭鹏一生颇值得后人敬佩的是他的“官守”。他由知县起家,历经黄门给事、贵州按察使,及广西、广东二省之巡抚。无论是在无名无利之场,还是处极难极苦之地,他都秉持着“为儒食贫,为吏清白”的信条(《古愚心言》卷二《寄仲弟季弟语》)。这八字信条“说易行难”,为儒食贫属个人操守,与旁人全无影响;而为吏欲守清白,做到一不贪污,二不搞“关系学”,殊非易事。俗话说:“三分做事,七分人事。”一个人一旦入仕为官,不讲究官场关系学,不遵守官场潜规则,在长官与同僚之间不搞人情应酬,尤其对上司不“打点”、“表示”,你的官能做得轻松吗?你就只能“做有份,赏没份”了!可是你若把“关系学”搞到家了,你的屁股还干净吗?难得的是彭鹏就认定一个死理,于己决不收受任何非法所得,于上司同僚也决不应酬送迎。正是由于他“身正”和“屁股”干净,所以他能“气壮”而无所畏惧,敢讲别人不敢讲的话,敢揭别人不敢揭的事,故当时人们把他与着名御史郭琇并称,留下了“彭鹏郭琇,劾人无救”的口碑。好在彭鹏是幸运的,他的直声得到康熙皇帝的赞赏,所以他才能做得了、做得久清官。在《清史稿》中,彭鹏是与于成龙、陈瑸、施世纶、陈鹏年等四人同列一传的,他们都是康熙朝有名的清官,屡见康熙皇帝的亲口褒扬嘉奖。彭鹏的清正为人和赫赫政绩被后人糅合敷衍而写成公案小说《彭公案》,为广大人民所传颂,至今一版再版。

      彭鹏作为乡贤,对故乡人民也影响深广。走进宝树庵,其佛堂内的墙壁上镶嵌着一通石碑《修复宝树庵记》,那是被誉为“清御史第一人”的江春霖撰文并亲笔题写的,其书法工楷,字如其人,透着一股清正刚直之气,这也是宝树庵的一宝。正是这种同声相应,同气相求,所以,江春霖特为题碑,并称颂彭鹏“吏治章疏,载在国史,尤吾莆有数人物”,并希望彭鹏曾就读过的宝树庵能与宋时郑樵的“夹漈草堂”、林光朝的“蒲弄草堂”同为乡贤古迹并传,千秋保护,不使湮没,从此也成为对后人进行传统教育的“讲诵之所”。

      彭鹏刚直不阿、光明磊落、不媚流俗、清正廉洁的品格,必将在莆阳大地上流传开来并发扬光大。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