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文化综合>大埔城感怀

    大埔城感怀

      □赵鲜明

      我一直遏制不住想去认识始建于五代末的古城堡——大埔城,感悟远古的狼烟征尘,体会先祖的威武雄风。

      终于有一天,远远地,我望见了大埔城被一层晨雾盘绕着、包裹着,更凝重了它的神秘和浩气。我不由得细细咀嚼起:“五代末期,十国割据,兵连祸结。地处福、漳、泉中间的仙游枫亭要道上,时有兵马干戈,百姓不得安宁,作为清源军节度使、南军州观察使的陈洪进,为防御山寇侵扰和兵灾,发动乡邻以鹅卵石沿鳌峰山势筑起城墙”的简赅史料。

      车停在大埔城附近的村路边,我们开始徒步而行。通向城内古老的鹅卵石路窄而陡,蜿蜒且不踏实,稍不留神就会被脚下的卵石、浮土滑个趔趄。我跋涉着,领悟着人类生存与发展的艰辛和曲折。

      目光,揭开了大埔城神秘的面纱。

      大埔城,又称鳌峰寨,是福建省历史最悠久、保存最完整的古迹之一,系莆田市著名的地名文化遗产。传说明正德君微服私访江南风光,路过此寨,见其建设雄伟壮观,再审视峰形似鳌头,御笔赐名“鳌峰寨”。登上城墙,放眼远眺,呈牛首形状的大埔城,前小后大,坐西向东,占地面积21120平方米。城墙高5米,深4米,长564米,前后高度不等,自东向西逐渐升高。东部与地面落差悬殊,西部直接从山坡上垒起,与地面无落差。紧邻城墙内侧是一条宽约2米的“环城大道”。大埔城有三个门,都是三重门。其中东门为主门,南、北门为偏门。据说,原有四个城门,建主陈氏为避嫌,最终只保留三个。整座城墙和城里的道路以及许多瓦房的墙壁,都是用鹅卵石铺砌成的。其中最大的有一千公斤,而且都是原石。这里地处偏僻的山区,附近并没有河流,何来如此之多和如此之大的鹅卵石?一直以来,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沿着崎岖的城墙走向东门,迎面是一片宽广的平地和一座宋明建筑风格的关帝庙。据介绍,这里是大埔城宗教与民俗活动的中心。每年正月十三,周边村民都会聚集在此举行“三宫进城”闹元宵活动。城中除了新旧两座教堂外,其余的几乎都是土木结构的瓦房,自东而西,分散排开。彼此相望,毗连相护。里外周遭,古道穿梭,曲径通幽。这就是千年前南康郡王陈洪进族人屯住据守之寨?我驻足、屏息凝望,瞠目无以言说,心为之而神圣。

      躬身俯视深丈许的城墙,层层堆叠的鹅卵石,坚硬粗糙,大小各异,离奇怪诞,实属罕见。有专家推断,这些石头的来源,不外乎两个途径,一个是花钱从外地买的,另一个是传说这里附近原来有条河,就地取材而来。像这种不加任何砂浆,双面全部用鹅卵石干砌的“石头城”,乃至广泛应用于城内房屋建造的技艺,是农耕文明时代的工艺结晶,颇有地域特色,不仅在全省独一无二,放眼全国也不多见。

      宏伟俊秀的大埔城,如今住户已寥寥无几,村庄隐隐透露出些许残破和落寞。城墙上野草蓊密,时有松鼠穿行。裸露、陷蹋的地方,被岁月的巨手撕扯得破碎不堪,支离嶙峋,不免让人萌生一种凄凉,一种沉重,体味生命的古老和古老生命的艰难。

      城中尚有许多知名和不知名的古树,有的历经风雨无数,依然叠翠撒绿,硕果累累;有的树干被青藤缠绕,淌着沧桑的眼泪,树冠已失去了往昔参天蔽日的恢宏,外围的虬枝由于它的老朽已经干枯,倔犟地抻展到无限的空中,一动不动,但它的神态和雄姿有股令人震惧的遒劲与轩昂。我想,这定是力量的凝固,精神的象征,浩气的永恒。

      告别了大埔城,我整个人和思绪都被传说中战功赫赫的南康郡王陈洪进裹挟而去,飞到了千年前刀光剑影,鼓角争鸣的十国大战的悲壮厮杀中,飞到了当年建设大埔城宏大工程热火朝天的场景中、我感受到了一种生命的震撼,一种心灵深处的感动。

      中华民族的血脉中融有南康郡王陈洪进的热血,他顺应天时,扫平内乱,促进国家统一的殊勋茂绩,必将千古流芳,永垂不朽。陈洪进是仙游之子,是仙游人的骄傲!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