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苍龙庙记

    苍龙庙记

      □卢瑞棣

      一有宇宙,便有此山。此山者,大尖山也;大尖山者,有苍龙庙卧其麓焉。

      苍龙庙很小,记忆很长。

      世世代代的传说遗留下来,苍龙庙有一段不一般的传奇,它成了东张村、田厝村一缕割不断、抹不灭的乡愁。

      元朝末年,民不聊生,天下大乱。红巾军起义如风起云涌,遍布黄河流域。长江中下游以南,整合了几支重要的义军,他们是朱元璋、陈友谅、张士诚、方国珍等。张士诚的弟弟张士榘率领一支义军,辗转流动来到莆田,占据了大尖山。大尖山海拔596米。义军在极顶,修筑了尖山寨。寨墙长约200米,宽约2米,高约3米,还有寨门。至今山寨仍保存完好。一个直径0.3米,深0.14米的臼穴依旧,房屋的石基础也依稀可见。从尖山寨远眺,东边还有坍塌的洪度寨、梅洋寨,以及苏岐寨和将军寨。

      义军中有一个管仓库和军需的小头目,即军需官,大约相当于现在部队的司务长。他管理仓库,账目分明,秋毫不染,从不中饱私囊,深得义军的信任。他的好名声传到东张、田厝,在村里留下了极好的印象。他经常下山采购物品,价格合理优惠,从不缺斤少两,从不占村民的便宜。他的好德行,受到东张村、田厝村村民的称赞。

      村里头有一个孤寡老太婆,孤苦伶仃,经常缺衣少食。军需官得知老太婆的处境,心里异常难过和同情,常把粮食、衣物送给老人,老人因而感念在心。

      这些事情,距今至少在650年以上。这一年的一天,那军需官依旧下山采购。近中午时分,他挑着满满的一担,沿着叫竹箩口的山坡,一步一步地向上攀爬。当他来到山垅坪的山坡时,身体感到不适,就放下担子,坐下来休息。不想,这一歇,他却昏迷过去,不省人事了。他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死去了。

      东张、田厝的人们,非常悲痛,尤其是那老太婆,更是伤心落泪。她实在无法忍受,就慢慢来到山垅坪。她搬起几块石头,堆成一个小石堆。她常常来到这里,插上香,表达她的怀念之情。

      后来,村里的人也在初一、十五日来这里焚香。

      再后来,就在这里修了小庙。山垅坪下面的山脊狭长,如同龙身,有人在石头上刻下“龙脉”两个字。上面的山身,弯曲如同龙头。整个山势好像苍龙上飞,故命名“苍龙庙”。军需官没有名字留下,只知道农历六月十五日是他的生日,于是人们就在庙中立了一块石碑,上刻“库司大王”。

      库司大王,威灵赫赫,永久镇守山垅坪,永久镇守大尖山。几百年来,村里都知道有一个库司大王,昵称阿爷、阿爷公。人们敬重他,敬畏他,渐渐有一种精神深入人心,远播四方,那就是库司大王精神,阿爷精神,阿爷公精神。

      苍龙庙下方的外度渠道,如今成了散步走廊。从苍龙庙向上攀登,沿着阿爷曾经走过的山道,一路上野生的空气扑面而来,百鸟在林间啁啾歌唱。这座大尖山,明弘治《兴化府志》中说它“尖如卓笔”。山路旁,有重约百吨的鸡母石;有留有石眼和阿爷传说的耙牙石;有状如舟船的石船。一直走到极顶的尖山寨,那里是阿爷公的家园,阿爷精神的发源地,还可以领略到高10多米的孩儿石和长约6米的石棺的风采。

      妈祖立德、行善、大爱,因而由人而神;刘谔在萩芦溪上筑太平陂,所以奉祀于梅岭世惠祠;江春霖心清如水,一心为民,立雕像于萩芦溪大桥的御史亭里。库司大王,小小的人物,由人而神,他的突出之处是行善、立德。

      公生明,廉生威。库司大王精神告诉我们:要明理,行廉洁。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