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梧塘墓亭池的传说

    梧塘墓亭池的传说

      莆田荔城草舍里的方家,自古就是莆阳望族之家,簪缨相踵,盛久不衰。到了明朝年间,方家出了四个兄弟,方良永,方良节,方良盛,方良材。其中方良永和方良节,同登弘治三年(149O)进士。兄弟二人,不单才华出众,而且为官清正,能体恤民情,为民办实事,深得百姓喜爱称赞。荔城曾立有“名世上卿,同朝岳伯”坊,是为方家创立的。

      方良节于弘治八年出任浙江台州府知府;正德初年又任广东惠州府知府。正德六年(1511)正月转左布政使。所在任上,清声佳誉,赞语如潮。

      正德十一年,方良节死在任上。惠州百姓,遍极悲情,勒碑赞颂他的美德。良节死时,年方54岁。

      方良节死后,遗体由家人从惠州搬回,暂寄东岩山。

      方家是名门望族,方夫人心里盘算,要把坟墓造得漂亮些,尤其要选得好风水,保证子孙后代,福泽绵绵。

      方家的邻居吴氏,素来与方夫人友善。闲谈中,谈到风水问题,那吴氏也略知乡俗,这自家也曾请地理先生择了个不错的风水。方夫人即嘱吴氏通知风水先生前来草舍里。

      那风水先生姓胡,居住三山一带,常给四乡人家看风水,择墓地。人是走江湖吃十方之辈,能说会道,灵活善变。

      这天,吴氏来到他家,说:“城里后塘方家,是一个大祖人家,要请你看风水地理。你跟我一起去城里,当面商量这件大事。事情成后,不要忘了给我谢劳。”胡先生说:“这个自然。你尽管多介绍,好处有的是。”

      吴氏和胡先生当即起身去城里。胡先生平日走南闯北,足迹踏遍莆田的山山水水,又结交各地的三教九流,对付各色人物,应付自如,尤其对要做风水的主顾,更是一副好手段。一路上,他默默不语,盘算怎样对付这个城里的财主。他抬头一望,已出了三山的最后一座山,又往后看,远远的囊山一派黛色。他沉言不语,不觉计上心头。

      胡先生和吴氏,匆匆赶路,过了碗洋,洞头;又过了赤溪大坝,转眼到了六城门。不消片时,就到了草舍里方府。方夫人笑盈盈地把两人接进府里。

      方夫人问:“先生,你看这风水,应当怎样选择,才是至理。”

      胡先生:“风水一事,事关子孙后代荣华富贵,必得择一个绝佳位置,方能深得其秘方。”

      胡先生一边说话,一边观察方夫人。只见她彬彬有礼,贤淑知理,说话轻声细说,知道她是一个易于主宰的角色。于是,他故作玄虚,振振有词:“‘前三山,后囊山,梧桐树下看陈三。’我已初步看中一个风水地,你可择日一同观看。”方夫人:“此事任凭先生指点就是。”胡先生见方夫人一派温顺,知道是信任他了,不免又进行加热。胡先生:“风水之事,慎重为要。通常说来,后背要厚,要稳,家庭才有后发的余地,稳稳当当,从容不迫,绵绵不绝。风水前方,要开阔平坦,家庭才会前程无量,仕途宽广无边。”方夫人听罢,说:“先生,听凭你作主,事成之后定给重金为谢。”

      过了几天,方夫人带了方家亲眷,择了个好日子,和胡先生来到梧塘东福福兴社自然村。

      那一天,一行人一进村,就看到一株高约丈余的梧桐树,树下一台木偶戏正在上演“陈三五娘”。方夫人见此情景想起风水先生的话,怎么会这样凑巧,一时兴致倍增。接着,胡先生又引导她们越过田洋,登上枫岭山,一同观看梧塘全景。风水先生指着远方的梧桐树方向,描形绘影说:“树的东北正枕囊山,西南面对三山。正南西庄村,正北霞楼村。这是凤的两翼;东南太白庄像凤头,西北枫岭为凤尾。这是一只上山凤呀,它正振翅奋飞,欲上九天。”方家人听了,如痴如醉。只听得胡先生又开腔了:“这是凤穴呀!乃是牛眠吉地。我已走过梧塘全境,从霞楼起,直通三江口海边,这一片全是红土,方圆几十里,红土厚积,一片鲜红,乃是吉祥之地。选此风水,子孙后代必定富贵腾达。”方家人终于拍板,将风水选在霞楼这一带。

      方家花了近10年时间,墓才造成。

      墓亭占地8亩左右,坐东北,朝西南,造型仿宫殿式。“墓龟”和三进石庭,皆砌青石。庭前延伸50米墓道,宽两丈,也用青石铺砌。两旁对峙竖着石人,石羊,石虎,石马。墓前盖石碑亭,上勒“岳伯方公墓”5个大字。

      方家大墓做成之后,方家分别在西庄,霞楼购田50多亩,所收租谷,用作祭祀之用。当时太平陂水渠常有毁坏,无水灌溉;又有雨涝之害。佃户所收谷子,难抵田租,苦不堪言。风水先生的妻子异常善良,闻知佃户之苦,埋怨丈夫:“做事要为千万人,不能只为一人……”风水先生听后问心有愧,苦思冥想,想出一条改变旱涝之灾的办法。胡先生哄骗方家子孙,想要子孙永发,须在墓亭周围凿池蓄水,疏通水道,水涨方能财发。方家对胡先生己经十分相信,就依胡先生的筹划,耗资挖池。在霞楼旧梧塘街尾挖一个池,叫尾窟池;在霞楼西房挖一个,叫西房池;福兴社边挖一个,叫福兴社边池;福兴社石牌后挖一个,叫下张池;西庄古厝挖一个,叫古厝池,西庄尾挖一个,叫尾池;墓亭前挖一个,叫墓亭池。每个池,各占一亩地方圆。池成,水害得到治理。

      当挖到最后一个墓亭池时,挖土的人忽然挖到一个洞穴,里面有很多稻谷。消息传出,围观的人群众多。大家七嘴八舌,说是挖到了凤归(即嗉囊,禽类装食物用的),凤穴风水破了。又再挖,忽然一股红土水喷涌而出。大家议论纷纷,“那红土水是凤血,血流尽,凤凰就死了……”500年过去了,方家并没有完,相反,依然人丁旺盛,誉望兴隆。

      1957年的一天,墓亭池前忽然聚集了不少的人,他们一脸茫然,挥舞铁锤、洋镐、钢钎把方家大墓砸得稀巴烂。人们从墓中掘得一棺。棺底灌以松香,铺木炭;棺内有8寸高简陋的陶罐一对,布靴一对,呈黑色的鸡蛋两个,直径6cm的古铜钱12枚,黄色小腿骨两支。足见方良节是个清官。此后,7个池塘也被逐年填土盖房,如今已无迹可寻了。墓亭池成了永久的遗憾。    (根据《梧塘镇志》改编)(卢瑞棣)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