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南戏传统兴化腔——《莆仙戏传统曲牌》小序

    南戏传统兴化腔——《莆仙戏传统曲牌》小序

      □杨美煊

      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中华传统文化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它所蕴含的中华民族特有的精神价值、思维方式、想象力和文化意识,是维护我国文化身份和文化主权的基本依据,对中华文明和中华民族的现在和未来具有无法估量的积极意义。作为地方文化之一的莆仙戏,千百年来对莆仙人的理想价值、道德观念、风俗习惯、民间信仰、审美情趣等等,有着最直接的启蒙教化作用。她承载了传统美德,勉励历代子孙读书成才、报效祖国、和睦友善、尊老爱幼的正能量思想,更是时刻警示世人向善绝恶、善恶报应的直面教育,推动社会和谐又苟于娱乐的最大众化的文化活动。

      “戏曲者,谓以歌舞演故事也。”这是近代戏剧理论家王国维对戏曲表演艺术本质特征的著名概括。莆仙戏作为公认的宋元南戏活化石,是一笔弥足珍贵的文化遗产,其传统音乐曲牌当为非常重要部分,历代艺人对本剧种曲牌数量,素称“大题三百六、小题七百二”,这些优秀的曲牌是历代民间艺人的心血结晶。大题又称“文曲”“大曲”,是腔多字少的多段体曲牌。但其曲牌体量比小题大的多,最小的一曲十来个字,最大的个别传统剧目一曲也有一、两百个字的,曲调细致、婉转,节奏多变,板式以三眼板为主,多“宽”(慢速),遵循大曲“散—慢—中—快—散”的规律。行腔委婉缠绵,歌唱性强,适合于抒情,亦宜描景、叙事。小题又称“粗曲”“小曲”,是腔少字多、结构简短的曲牌,体量较小,最小的只有一句唱词,最大的含说唱也只有几十句,曲调线条粗,节奏变化少,板式多为一眼板或无眼板,分为“紧”(快速)“半宽紧”(中速)两种,行腔明快,口语化,适合于叙述、对话,或作为人物出场急速的过场曲。大题和小题的所有曲牌,都是奕代艺人们一代又一代地靠口授传承下来,直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政府文化部门组积老艺人进行抢救,才有了以简谱记录的曲牌问世、流传下来。

      由黄文狄主编,萧祖植、郑秋声、雷澄清等二十多位名老艺人传唱,由黄文栋(海燕)、杨明等几位中学音乐教师记录整理的莆仙戏音乐分为一、二、三卷,分别于1962年6月出版。这几部曲牌音乐为后来的莆仙戏音乐工作者提供了珍贵的教学与实践借鉴资料。仙游的著名乐师谢宝燊先生,对上述萧祖植等名老乐师非常崇拜,多次特地来莆拜访请教,并记录了不少濒临失传的传统曲牌。我就陪同老谢造访过萧祖植、郑秋声等几位老乐师。但以上三卷乐谱,在实践参照中,也发现了不少存在问题:除板式比较零乱外,许多用32分音符记录的乐谱让业内人员较难接受。其中第二卷与第三卷是刻蜡版油印的,当年的纸质较差,重新再版是应时代发展与市场要求的必然趋势,也是传承工作的必要过程。莆田市文化和旅游出版局领导慧眼识珠,把这一项浩繁的工程交由莆仙戏著名鼓师郑清和完成,其人选就决定了成功的把握,郑清和可以说是眼前这一工程的最佳人选。

      1944年出生的郑清和,从小酷爱艺术,受过十番八乐的熏陶,孩童时期就在乡村八乐班参加演奏。1960年考进莆田县戏曲学校,拜名鼓师雷澄清为师,专业修学莆仙戏鼓点与音乐曲牌。他勤奋好学,是当年戏曲学校的优秀生之一,经五年学业深造,掌握了整套莆仙戏传统鼓点与应用程式。雷澄清鼓师更是把他作为晚年的关门弟子,把自己毕生最拿手的“阴阳槌”技法全部传授,如《访友》《吊丧》《瓜老种瓜》《千里送京娘》《百花亭赠剑》《芦林会》《胭脂铺》《单刀赴会》《高继祖》等等,毫无保留地尽皆传授与他。莆仙戏音乐曲牌与鼓点版式、节奏、乐句、拍子关系极其密切,戏曲学校毕业后的郑清和先生,一直从事莆田县多班莆仙戏专业剧团司鼓兼作曲,他对传统曲牌程式与鼓点应用已经滚瓜烂熟;对各条曲牌与鼓点三、五、七的关系认知更无人匹敌。所以本次这一套莆仙戏音乐重新整理出版他能操作的如此得心应手,把传统音乐与鼓点关系的板式整理得天衣无缝,为后继者有序可依,有谱可睹,实是难能可贵。

      当然,艺术是与时俱进、不断创新发展的,决不是一成不变的。莆仙戏前辈著名吹师萧祖植先生说过一句名言叫“变通”,他一生的艺术业绩,都是随着时代进步而“变通”出来并流传下去的。他在变通的道路上创造出一批属于莆仙戏演奏的经典曲牌,如【黄和紫】【荔枝楼】【新弦】【旧弦】【过山虎】等;更难能可贵的是这些作品始终保持莆仙戏曲的传统板式与音乐元素。所以,正如郑清和先生在前言里说的那样,我们在创作的道路上,首先要认清自己的祖先,祖先是姓“莆”的,剧种复姓莆仙,兼且被国家授予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所以不要改姓而创作自己的作品。文章为时而用,切忌雷同化,保持剧种风格是一条正确的发展道路。

      莆仙戏音乐上世纪20年代曾受闽剧等的影响,唱闽剧曲牌、演其他剧种剧目风行一时,以致才有1952年10月省文化局长陈虹于全省第一届戏曲会演间,看了莆田县典型剧团黄宝珍、王玉耀演的莆仙戏传统剧目《千里送京娘》之后,在会演总结大会上激动地拍着桌子说:“兴化戏(当时剧种名称,会演后改名为‘莆仙戏’)有这么好的传统剧目和表演艺术,何必去拿别人的东西?那简直是捧金碗去当乞丐!”是时,全场代表们响起长时间雷鸣般的掌声。陈虹局长的这句话对莆仙戏剧种在传承与发展上始终起着指导作用,那些执著于莆仙戏艺术的音乐工作者都把它视为座右铭。

      改革开放之后,西方的各种文化不断开始冲击,人们的审美观念与听觉也开始改变,为追求新颖与时尚导致不自觉间产生剧种雷同化现象。鉴于这些现实,莆田市文化和旅游出版局领导决定把莆仙戏音乐重新再版,这是对莆仙戏艺术传承工作的又一重大贡献。温故而知新,重新认识传统,在前人铺开修平的道路上大踏步前进,让莆仙戏这朵古老的南戏之花开得更加璀璨艳丽,这是本剧种当代行家和广大观众的共同所望!如此,余虽人小言微,所作小序,或能为郑清和先生和本书再版,尽一份绵薄之力而摇旗呐喊!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