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五帝赐黑令 勇士除猛虎

    五帝赐黑令 勇士除猛虎

      灵川镇东进村北面有一座状如雄狮的山,名曰汾山,雅称紫璜山。汾山是壶公山南向的余脉,高218米,满山松树茂密,野草旺盛。解放前,村民经常上山砍柴割草,以作煮饭燃料之用,维持贫穷生活。不幸的是,1947年初,从壶公山流窜来一只成年华南虎,时常出没汾山,弄得人心惶惶。一天上午,两个女村民阿妹和阿春上汾山扒“松针”(松树叶)。正当她们聚精会神扒叶时,突然不远的山坡顶有小石块滚下的声音。阿妹低头问阿春:“坡上好像也有人在扒叶!”阿春抬头向坡上望去,见是一只成年猛虎,惊得战战兢兢,小声叫道:“阿妹啊,赶快跑!”两人迅疾跑到山脚,气喘吁吁,定了定神,阿春才对阿妹说:“那是老虎啊,不是人!”两人吓得连扒好的“松针”都不要了,赶快往家里跑。从此,村民们都是成群结队才敢上山。

      1947年春季,春种开始,一天上午,北头一户村民金寿、酒钟两人到崩坑嘴园地“栽蔗”(扦插甘蔗)。正当他们为把甘蔗垄成为一直线,两人一南一北拉线固定木桩时,想不到敲木桩的声音被躲藏在崩坑里的老虎听到。此时,老虎蹑脚蹑手地靠近园地北面,突然一跃而起,前双脚压在金寿肩膀上,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咬头部。紧要关头,金寿本能地用手中敲木桩的石头拼命敲击老虎头部。老虎被敲疼痛难受,昏头昏脑,只好放下金寿,转身跑回崩坑里。两位村民一个跑回家告诉家里人赶快救人,一个忍着伤痛顽强的往回爬,半路上被亲人抬回家救治。

      此次老虎袭人事件一时间惊动全村群众,大家议论纷纷,虎患不除,村民难安,捕杀猛虎,当务之急。于是,村里成立了以十二勇士为首的打虎队。他们先到东汾五帝庙,虔诚地向五帝焚香跪拜,许愿卜杯,连连“三圣杯”,得到允准,并赐黑令,毅然前往。

      来古手执黑令,红溪肩背步枪,王水腰插手枪,乌堂和文美等九人,人人手持长矛、大刀、鸟枪等武器,后面跟着一群看热闹的大人、小孩,浩浩荡荡前往崩坑里。

      崩坑里西临东汾青山寺,崩坑大小三条,自北向南延伸,最后共处一个坑嘴,形成一片园地。中间一条最长,约有400米,人称“死谷”。西边一条最短,约有80米,坑底栽有榕树,有的树干高出坑顶。打虎队一到那里,就从西边坑顶向坑底包抄搜索,没想到老虎不在坑底,却躲在坑顶一个破旧墓穴里睡大觉。此际被人们说话声吵醒,正睡眼惺忪地从墓穴前草丛中懒懒走出。大家一见,不免有所紧张,或爬上榕树,或藏在石后。谁知老虎这回不但没有向人攻击,而是不慌不忙,若无其事地往山顶走去。说来也怪,正当老虎走到半山腰时,仿佛山顶云雾里有五帝显身,有意指引老虎掉头向“死谷”崩坑里走来。也是老虎命该当绝,它竟沿着那条最长最深的崩坑走下来。打虎队见状,迅速向三丈多深崩坑顶设伏,乘机截杀。一会,自寻死路的老虎果然进入伏击圈,霎时间,枪铳齐发,石头猛砸,喊声四起。红溪枪法高超,第一枪恰好打中老虎后大腿。只见老虎大吼一声,张牙舞爪,咆哮连天,向上猛跳。但因要害受伤,中弹处血流如注,痛得吼叫不止,左右奔跳,挣扎猛扑,直把平地蹭出一个坑来。红溪看准机会,迅即再发一枪,打中老虎头部,鲜血淋漓,汩汩涌出,把黄土地都染成红色,老虎终于无力地瘫倒在地,气如游丝,奄奄待毙,束手就擒。

      看着猖獗一时的老虎再也不能张牙舞爪伤害人了,勇士们兴高采烈,迅速地从崩坑顶爬下来,当即将它捆绑结实,抬回村里。一路上,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就像正月廿日五帝出游一样,不管是大人小孩都想一睹为快。大家还议论纷纷,有的说五帝显灵,打死老虎,保佑全村平安;有的说十二勇士有勇有谋,智勇双全,令人敬佩。

      这天下午,勇士们更加忙碌了,宰杀老虎,剥皮、剖腹、割肉,然后分享胜利果实。事后,勇士们为答谢五帝,特将珍贵的虎皮呈献,如今仍珍藏在五帝祖庙里,成为东汾人民当年勇敢消灭虎患的有力见证。每年一度举行五帝出游仪式时,还隆重地披在皇驾上,气派非凡,引人注目。(王元凤)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