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新版《林子三教正宗统论》的些许遗憾

    新版《林子三教正宗统论》的些许遗憾

      □陈文凤

      由福建莆田三一教协会主持组织,经《林子三教正宗统论》点校小组点校的,最新版本的三一教经典著作—《林子三教正宗统论》已于2016年2月出版了,诚如《后记》所说的,此书的出版“为方便今人阅读……为了使这一宝贵传统文化思想继承下去”起了很大作用,这是毋庸置疑的。

      但是这个版本也留下了一些遗憾,为什么这样说呢?下面先将此版本的《点校说明》全文照抄:《林子三教正宗统论》有数种版本,现严格以明万历刻本为准进行点校,书中的别字、异体字、通假字多保持原貌,标点多参照岁次乙亥(1995年)东山祖祠许道发、王易点校版。

      此版本果真严格以明万历刻本为准进行点校吗?答案是否定的。翻开此书的423页,落款处可见“时皇明天启甲子岁初夏上浣之吉门人陈衷瑜顿首百拜谨跋”字样。486页亦有“天启壬戌岁仲秋月门人陈衷瑜录补”字样。天启年号在万历之后,中间还隔了一个泰昌。851页的《心本虚篇》的卷端,更有这样一段文字明明白白地告知读者 “明万历刻本中无此段,民间现使用本中有此段,故暂保留。”由此可知,此版本所依据的刻本肯定不是明万历刻本,也就谈不上所谓严格以明万历刻本为准进行点校了。此版本用以点校的刻本甚至连天启年间都达不到。因为31页的落款是这样的:门人朱如鲁、董史、李相同命梓。董史是三一教继卢文辉、陈衷瑜之后的三传弟子。董史出生于明天启四年(1624年),天启帝死于1627年,那时董史才3岁。明朝的亡国皇帝是崇祯,亡国于1644年,那时董史20岁。由此看来,充其量这个刻本最早也只能是崇祯末年刊行的。董史25岁时执贽拜三教再传弟子陈衷瑜为师。清顺治十二年(1655年),董史承接陈衷瑜先生的遗命,主持三一教门。康熙二十七年(1688)左右,董史病逝。因此这个版本最迟的出版时间也不会超过康熙二十七年,当然也可能是顺治年间出版的。我想只要稍加留心仔细查找,就一定可以从该刻本中找到准确的出版年代。这个错讹,本可轻易避免,但由于点校者的疏忽,就造成了这个遗憾。

      《点校说明》说,对“书中的别字、异体字、通假字多保持原貌”,其实也未必。翻开281页,倒数第七行有这样的文字:又曰:“庖人羹蟹,遗一足几上。蟹已羹,而遗足尚动。是生死者,一气聚散尔。”其中的“羹蟹”、 “蟹已羹”是何意?大家恐怕莫名其妙。其实,岁次乙亥(1995年)东山祖祠许道发、王易点校版中的原文是这样的:“庖人羙”羙“应即”羹“字蟹,遗一足几上。蟹已羙,而遗足尚动。是生死者,一气聚散尔。”此中,用小一号的字体“羙”应即“羹”字,对“羙”字表明了点校者的见解。

      2005年,当我第一次看到这段文字时,就对“羙”字产生了怀疑。“羙”是“美”的异体字,“美蟹”是何含义?美味的螃蟹?显然不是。“蟹已美”,更不知所云。“羙”字定然另有其字。我查了一下宣统年间由悟本堂和瑶岛祠共同梓行的《林子三教正宗统论》和民国戊寅年(1938年)由正本堂印行的《林子三教正宗统论》,发现此段文字都是“庖人羙蟹,遗一足几上。蟹已羙,而遗足尚动。是生死者,一气聚散尔。”除了少了那五个小字注释以外,与许道发、王易点校版一模一样。那么“羙”该为何字呢?我就从与“羙”字相似的字形开始查找,结果在《说文解字》中查到了“火”( 上面一个“”,下面一个“火”,念 zhǎ)字。《说文解字》是这样释义的:“火”,束炭也,从火。“羙”与“火”字形相似,其差别在于上半部 “羊”的尾巴没有出头(羔去掉下面四点)和斜着出头()。“火”蟹就好理解了,此处的“火”字作为动词使用,“火”蟹就是蒸煮或烧烤螃蟹。由于是整只加工,蟹刚“火”时,蟹足尚会动是不足为奇的。

      或许有人会说,“羹”字也可以作为动词使用啊?不错,“羹”字的确可以作为动词使用,但羹的释义是“煮或蒸成的汁状、糊状、冻状的食品”,只是蟹一旦加工成羹,蟹足已不复存在,又何谈“遗足尚动”呢?所以,把“羙”擅改为“羹”,确实令人遗憾。

      对于治学,一定要抱严谨的态度,对于古籍中存有疑义的字,点校者一定不可轻易更改。我就赞成许道发、王易的做法—“羙”字保持原状,然后加注,表明自己的看法。试想,如果没有看到岁次乙亥(1995年)东山祖祠许道发、王易点校版的《林子三教正宗统论》,只是看到新版的《林子三教正宗统论》,根据“羹”字,任谁想破天,也不可能考证出此字可能为“火”字。

      当然,我的考证也不一定准确。要是有明万历刻本就好了,翻开来对照一下就明白无误了。

      2005年,我曾特地上东山祖祠,在办公室向一工作人员阐述我的上述看法,只可惜没能引起足够的重视。我想要是能引起足够重视的话,就不至于出现2016年新版本中把“羙”字擅改为“羹”字的状况了。当年,我还曾指出另一个错别字,遗憾的是 2016年的新版本仍然没能改正过来。请翻开298页,数到第14行,可见这样的一段文字:“良尝间从容步游下邳。圯上有一老父衣褐,至良所,堕其履邳下,故谓良曰:‘孺子下取履!’”凡是熟悉张良到桥下为老者拾鞋,后得赠兵书典故的明眼人,不必去对照太史公司马迁《史记》中的原文,一眼就可断定,“堕其履邳下”中的“邳下”应为“圯下”, 因“邳下”不知所云(即使是地名也该叫“下邳”,而不是“邳下”),而“圯下”即桥下,老人是把鞋子扔到桥下的啊!如果实在不放心,翻开《史记》对照一下《留侯世家》,就可以明白无疑了。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