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吴兴造陂与东海龙王献田

    吴兴造陂与东海龙王献田

      □林劲松

      一,莆田水利史告诉了什么

      唐代莆田水利史实际上说的是吴兴造陂和东海龙王献田两件事。

      东海龙王献田在前。唐代实行均田制和租庸调制,授田于民,有口分田,有永业田。莆田再次置县后,在父母官的带领下,莆田沿海掀起了围海造田挖池塘的热潮。据朱维幹先生《福建史稿》第六章第一节介绍,唐代重视水利,就闽南来说,先筑塘,后筑陂。“筑塘最多的是莆田。兴化湾港汊深入把莆田划分为南北二洋(莆语平原曰洋)。北洋有五塘,南洋有六塘。

      ”北洋五塘,颉洋塘最大,在县城东北四十里。贞观五年(631年)置,周十里,溉田二百顷。

      “南洋六塘,国清塘最大,亦贞观五年置,在县城东南二十里,周三十里,溉田三百顷。次则横塘,贞观二年置,在县城南二十里。周二十里,溉田面积与颉洋塘等。”

      统计大小各塘溉田总面积一千二百顷,均贞观中置。建成了这些水库,有利于农业发展,所以,唐武德五年(622)莆田重新立县不久,就升为上县。70多年后,又由一个变成了两个县,仙游县诞生了。

      这是东海龙王献田的事。

      到了元和八年(813年),福建观察使裴次元于红泉(今黄石小学校址)筑堰,垦荒为田,计三百二十二顷。岁收数万斛,以赡军储。这件事仍然是属于东海龙王献田。这是开发莆田南洋平原的开始。这又是东海龙王献田。而且有求必应,它随时都会献田。

      吴兴造陂在后,唐建中时(780-783年),吴兴率众在渡塘,一作杜塘 (今莆城北门外霞尾村菱角池),围海造田,筑长堤以捍潮汐,又筑延寿陂,溉田四百顷。这是开发莆田北洋平原的开始。

      二 吴兴造陂,莆田水利升级

      于是问题就出来了,吴兴造陂时,北洋平原在哪里?南洋平原在哪里?我想,历史有记载,朱维幹先生《福建史稿》也说得好好的。这些,我们今天应该承认,南北洋平原在唐初或者更早些就形成了。那时虽然是挖池塘,但却是水利兴的开始,属于有效的措施。而且有的周长十几里,十分壮观。有了这些池塘供水灌溉,庄稼才能茁壮成长,南北洋平原才能初具规模,总面积一千二百顷,十分可观。经济发展了,人口增加了,几十年后,分出了一个仙游县,这是唐初兴修水利的硕果。

      就这样150年后,到了吴兴时,莆田水利事业升级了!为什么?因为挖池塘虽然好,但是,抗旱能力较差。遇上久旱无雨,塘中无水,庄稼就要枯死,血本无归。所以,水利事业要升级,把延寿、木兰等溪流水方向进行“改造”,引溪水灌田。这是莆田水利的新起点。

      延寿陂水利工程有哪些特点,余学范先生《延寿陂保存完整依然灌溉北洋》做了详细介绍,我同意余先生的观点,请读者自己去看,这里就不引用了。读了这篇大作,我在网上做了两件事,首先是发表《历史越研究,莆田越美丽》,称赞余先生写得好,称赞延寿陂是东方哲学先进在唐代一个具体表现;接着是发表了《北大村是延寿陂健在的见证者》。北大村地理位置特殊,是延寿陂河道第三站,好像人的食道;北洋平原灌区好像是胃,所需要的水,都要经过北大村。所以,我们可以通过这个村的发展变化,去认识整个北洋平原的变化。刚好她是我的家乡,我可以介绍我知道的一些事。我们常说“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谁来转化呢?联系北洋平原的变化,答案就出来了,是广大人民群众。而且,社会越发展,科学技术的成果越大,初开始仅仅是引水灌溉,后来水路交通、淡水养殖业、建浮桥经商等项目,一一上来了,延寿陂、木兰陂等都是这样,所以它们是我们的金饭碗。从中可以看出,在今天,全国实行河长制,确保各地水利事业质量,意义十分重大。

      据弘治《兴化府志》卷之三十,《复延寿陂长生沟水利记》记载,成化十二年(1476)遇上了大旱之年,在延寿陂发生了富有教育意义的事情。 “莆城西北有溪,发源万山中,至使华亭与潮汐通。唐建中(780-783)间,郡人吴兴公即其地筑堤以堰水,名曰延寿陂。陂之口,中疏一派,引水以溉东厢、延寿、仁德、孝义诸里之田,名曰长生港。其东偏别疏一派,引水以溉尊贤里之田,名曰儿戏陂。古郡志谓溉田二千顷,其利几半莆田。今计二水之所及,长生港盖十八九,儿戏陂特十一二而已。然其地势,儿戏陂视长生港稍高,其里人惮于浚导,因私为斗门于长生港,而塞其水,使专注儿戏陂。诸里虽失其利,然而其岁非甚旱,沟渠未涸,犹可苟且目前,不以为病也。”

      成化十二年(1476)空前大旱降临莆田,由于有关部门出面,及时处理诸里内部矛盾,出现了大旱之年,各地“苗不槁”,照常有个好收成的感人故事。后来,黄仲昭还应邀写了《复延寿陂长生沟水利记》,作为正确处理内部矛盾的一个纪念。读了以后,我深刻体会到,长生港,长生不老之港也,可谓是名副其实,1300年来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默默无闻工作,誓与北洋平原共存亡,这种精神实实在在是值得我们学习和尊敬的。延寿陂是这样,木兰陂、使华陂等也是这样,默默无闻工作,劳苦功高,长期为莆田水利事业升级做出贡献。

      三,吴兴是做什么活的

      吴兴造陂与东海龙王献田,关系密切,因为有了那么广大的南北洋平原,后来的水利升级版才会有重大意义。而且,延寿陂和后来的木兰陂一样,花钱多。在这方面,历史记载没有具体说,并不等于延寿陂建造没有花什么钱。这是不言而喻的。

      既然如此,那么,吴兴公是做什么活的,是商人,是工人,还是农民?笔者认为他既是农业经营大户,又是个大海商。这是他造陂的不可缺少的条件。

      据历史记载,唐高宗显庆六年(661),创设市舶使于广州,总管海路邦交外贸,派专官充任。市舶使的职责主要是:向前来贸易的船舶征收关税,代表宫廷采购一定数量的舶来品,管理商人向皇帝进贡的物品,对市舶贸易进行监督和管理。海上丝绸之路序幕从此拉开了。

      在那时,我们莆田地处福建东南沿海,临近广州,得天独厚,南北洋平原成了莆田外贸发展的广阔天地。这是不言而喻的。(历史研究,首先就要有商品经济发展观念,不要老是停留在古代中国社会经济“落后论”观点,以为我在发表什么奇谈怪论,那就什么都研究不了的。)吴兴是农业经营大户,有着他发家致富的基地,因为农业历来是实行多种经营,农林牧副渔全面发展。他又是大海商,延寿陂的建成证明,吴兴是治水的大善人。他勤奋好学,足智多谋,在市场上一定是个竞争能手,大赢家。延寿陂这样一个工程,一定是出自经济上有实力、水利上有远见卓识者之手。例如,他为分水河取名“长生港”,显示出了吴公胸有成竹,是一个自信心极强的人。在治水方面,没有相当把握,谁也不敢夸这个海口。1300年历史反复证明,“长生港”名副其实,是个长生不老之港,直至今天,仍然还在正常运作。你说他这一招厉害不厉害?!与此同时,还要请人帮忙,发给他们工钱,没有相当经济实力,延寿陂就无法上去。这些实际,我们今天学习和研究历史时,都要一一予以考虑。而且只有考虑了,我们研究才能贴近历史,做到理论联系实际,实事求是。

      四,既是平原,又是长城

      这是该时代赋予南北洋平原光荣而艰巨的历史使命。这是因为莆田得天独厚,地理位置与众不同,她既是海上丝绸之路重要一站,又是伟大祖国的海防前线之一。在这里,围海造田,移民进村,首要任务是保卫海疆,保卫内地经济文化健康发展。其次,才是发展经济,让平原各地农工商逐步发展起来,人口不断增加,最终发展成为了牢不可破的钢铁长城。所以,这里既是平原,又是长城。

      唐初大兴农田水利建设,挖池塘,统计大小各塘溉田总面积一千二百顷,均贞观中置,南北洋平原终于诞生,意义十分重大。学习和研究莆田历史,就要充分认识她的双重历史使命。

      那么,历史上的莆田人交给了历史怎样的答卷?在这里,笔者简单地试举二例。

      其一,1069年王安石变法后,商业得到扶植,实行农工商并重,莆田经济更上一层楼,成为了海上丝绸之路的商业名城。熙宁、元丰是宋神宗的两个年号,又是兴化军境内两座浮桥名字。二者是王安石变法成功的见证者。

      弘治《兴化府志》说:“熙宁桥,在城东南三里许白湖渡。此 浮桥也。故郑叔侨诗云:‘结驷直通黄石市,连艘横断白湖腰。' 此正指浮桥而言。”黄石是宋时兴化平原商业中心之一。郑诗简明 扼要,阐明了熙宁桥的历史作用,从此,白湖两岸交通得到了改善, 黄石跟内地的经济文化交流,更加方便了。

      熙宁桥是这样,元丰桥呢?弘治志说:“元丰桥,在迎仙门外 五里许,一名上杭桥。宋志云,旧为温泉渡,后为浮梁以济。盖浮 梁造于元丰,故以’元丰‘名也。其曰’上杭‘者,杭与航同。昔 此地海航所聚,故以名地,而桥因以名也。”这就是说,温泉渡一 带,曾经风光一时,各地海船停泊多,是个大市场,曾经是海上丝 绸之路重要的一站。各地海船从木兰溪出海口进入,可以直达温泉 渡,购买兴化特产。为了方便本地商人与各地客商的贸易往来,元 丰桥应运而生。

      其二,据记载,民族英雄戚继光先后两次进兵莆田。第一次是 1562 年农历九月十三日,戚继光率部到达兴化府城,于次日拂晓到达倭 巢林墩,从南面发起进攻,激战 2 个多小时,歼敌 2000 多人,夺取 了林墩大捷。不久,戚继光班师回浙江。倭寇以为这是良机,纠集 6000 精锐攻打莆田城,且也如愿以偿,把兴化府城这块肥肉拿到手 。但是,吃下容易,吐出来却难,随着城内外莆田人民抗倭斗争的深入,日本倭寇盘踞 60 天后,终于 1563 年正月廿九日弃城东 逃。

      四月中旬,戚继光又率部进兵莆田,配合俞大猷等部,在许厝、 赤岐把弃城东逃的倭寇打得大败,擒斩寇 2400 多人。后来,戚家 军又进兵仙游,在仙游军民的配合下,一举摧毁倭营三座,歼敌 1000 多人,取得了莆仙地区抗倭斗争的最后胜利。拙作《莆田“五日岁”与抗倭斗争》对此做了详细介绍,这里也就不再多说了。

      明朝嘉靖四十四年(1565 ),知县徐执策在莆田城关县巷南 北两端建坊,扁曰:“莆阳文献”、“海滨邹鲁”;万历十六年(1588 年)知县孙继有改题曰:“壶兰雄邑”、“文献名邦”。在我国沿海地 区,称“海滨邹鲁”、“文献名邦”的可谓是比比皆是,无不有着许多历史名人名篇。至于内地,“xx 邹鲁”、“文献名邦”等当也是有 的。所以,我倒觉得“壶兰雄邑”比“文献名邦”更难得,“硬件” 更严格,没有全国公认的功勋,谁也“雄”不起来。 壶兰雄邑坊是明代莆田抗倭斗争取得转折点胜利的历史见证,莆田是明代抗倭名城。

      所以,水利兴则莆田兴,水利强则莆田强,这是莆田成功最为宝贵的一条历史经验。唐宋时期历史告诉我们,莆田是福建农田水利工程建设的先进者,唐初挖池塘,莆田数量最多,所以,唐武德五年(622)莆田重新立县不久,就升为上县。70多年后,又由一个变成了两个县,仙游县诞生了。宋代建陂,莆田、仙游两县名列全福建头两名,到了11世纪中期,莆田成为了海上丝绸之路的商业名城,成为了新兴的经济强郡。

      宋神宗熙宁八年(1075 年),李宏陂清溪动土。次年,据《游洋志》卷之四记载,薛奕“以贡士入京,上书愿就武举,遂以第一甲状元及第。时同郡徐铎亦冠进士,神宗赐诗以宠之,曰:’一方文武魁天下,四海英雄入彀中。‘”兴化教育名闻天下,莆田从此成为了全国著名的教育强郡。

      到了明代,莆田又成为了明代抗倭名城。壶兰雄邑,名不虚传……水利的兴与强就是这样重要!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