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戚继光平倭寇

    戚继光平倭寇

      明嘉靖年间,日本海匪18次侵扰兴化地区,莆田人民的生命财产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百姓被杀三万多人。倭寇所到之处,烧杀抢掠,蹂躏妇女,无恶不作,血债累累,给莆田人民造成了深重的灾难。在倭贼魔爪的狂舞下,兴化大地凄惨万状,触目惊心。处在水深火热中的莆田人民,纷纷组织起来,奋起抗倭斗争,英勇保卫家乡,痛击来犯之敌。公元1555年12月,倭寇进攻兴化府城。守军在严寒、大雨中战斗,艰苦非常;群众送米、送饭,送酒、送衫,慰劳守城官兵,鼓舞斗争士气,终于击退倭贼的进攻,守住了城池,保护了全城百姓。

      1558年4月,荔城军民团结一致,齐心协力,顽强战斗,英勇杀敌,粉碎了倭寇的又一次进犯;海盗贼心不死,又派了一千多名匪兵,入侵江口、涵江、洋尾等地,把这些乡镇焚掠一空。1561年,倭贼分兵几路,三次侵犯莆田。许多村庄被“屠戮殆尽”;城郊的荔浦民众、南郊船民和华亭的猎户人等,为捍卫家园、痛歼贼寇,出生入死,前仆后继,作出了重大的牺牲,谱写了一曲又一曲悲壮激越的抗倭战歌。

      嘉靖四十一年(公元1562年),倭寇大举进犯沿海各地,福建形势危急。戚继光在浙江歼灭海贼之后,率领六千健壮兵勇,奉调入闽抗击盗匪。军兵所向披靡,连战皆捷,在宁德歼敌二千七百多名,在福清歼敌一千多名,大灭了贼寇的威风。福清民众大力支援戚家军,家家户户日夜赶制干粮、烘烤圆饼,并用丝线穿成一串一串的,以戚继光的名字号名,尊称其为“光饼”,馈赠给英雄官兵,让他们佩挂身上,在路上做点心食用。这就是流行至今的脆香可口的“福清咸光饼”。

      9月12日清早,戚家军离开福清,乘胜前进,日夜兼程,入莆抗倭。在峰头、江口两个战役,又歼灭了一千六百余名贼寇;而后分兵两路,直捣黄石林墩倭贼巢穴。一路军兵驻在桥兜宁海桥,以便从东北面进攻林墩;戚继光亲率主力部队,于13日清晨经囊山进入兴化府城,当晚以举行宴会迷惑敌人,在三更半夜暗暗取道洋埕、青浦、西洪,天亮时赶到林墩,同桥兜驻军两面夹攻,包围了贼巢。倭贼惊慌失措,负隅顽抗。戚家军奋勇冲锋,杀声震天。血战中贼寇鬼哭狼嚎,抱头鼠窜。这就是著名的“林墩大捷”,一共歼敌二千余名,救出被掳民众二千一百多人。当戚继光率领军队凯旋进城时,百姓扶老携幼,夹道热烈欢迎。十月初,戚家军班师回浙江,兴化人民依依不舍;含泪挽留,场面十分动人。

      万恶的倭贼得知戚家军已经撤离,不久又卷土重来袭击莆田。十一月廿九日,贼寇纠集六千多人,强攻硬打,侵占了兴化府城。陷落敌手的荔城内外,惨遭倭祸六十多天。海匪如狼似虎,屠戮抢劫成性,杀人放火,奸淫掳掠,无恶不作。百姓被杀无数,民居被焚殆尽,财物被劫一空,到处尸横遍野,满城血流成河,惨象不堪入目。

      倭寇在莆田狂暴肆虐、残酷杀掠的滔天罪行,震动了福建,震惊了全国。戚继光奉命领兵一万多人,第二次援闽驱寇,部队抵达福州的消息被倭贼获悉后,占据荔城的贼兵吓得心惊胆战,丧魂落魄,仓忙弃城而逃。这时已是1563年农历正月底了。流离失所、避难在外达两个月的莆田人,满怀悲愤地陆续返回家园,但见家破人亡、十室九空,遍地死尸、满目凄凉,顿时痛心疾首,哭声震天!全城沉浸在悲伤、哀切的气氛之中。“三教先生”林龙江,发动幸存的难民,收尸掩埋,料理后事,并约定二月初二为“探亡日”,亲朋戚友互相探望,表示慰问,寄托哀思;初四补行过年,重新“围炉”会餐。第二年即1564年春节前后,民间相约;以除夕为小年夜(俗称“三十暝暄”),各家各户贴上白额红纸门联,以示纪念死难同胞;当晚围炉欢庆团圆。正月初一早,男女老幼皆吃线面,恭祝新岁,人人登门互相拜年,共祝新春吉祥如意。初二定为“探亡”忌日,任何人都互不串门,即使是至亲也不相往来,以示永远不忘倭寇的侵略暴行,表达对蒙难亲友的衷心哀悼和深切怀念之情。初四日为大年夜,俗称“做大岁”,场面比“小年夜”更加热闹。初五同初一早一样,人人吃线面,祈望新年平安,长命百岁。这个习俗一直沿袭到现在,成为莆田人过春节的独特风尚。

      明嘉靖四十二年(公元1563年)4月18日,戚继光到达黄石,第二天就亲往北高东亭侦察敌情。20日,福建巡抚谭纶在东峤渚林召开会议,布置战斗任务,决定以戚继光部队为中哨主力,俞大猷、刘显所部为左右哨,配合作战,次日向倭寇发起正面攻击。三路军兵趁夜急行军,天亮时逼近敌巢。倭寇发觉时已措手不及,惊慌万状,一仗被歼二千余名。戚家军穷追猛打,又消灭倭贼骑兵一百多人;接着,迅速包围了许厝贼巢。戚继光亲临指挥,火攻贼寇。但见火趁风势,风仗火威,直扑倭寇巢穴,只烧得贼兵呼天抢地,一片大乱;贼巢顿时化为灰烬,倭寇死伤二千五百多人。第二天,戚继光挥师乘胜追击,直奔平海卫,一举歼敌三百余名,收复了平海,救出被捕百姓三千多人,大获全胜,凯旋而归。

      当戚继光班师回到莆田县城时,荔城群众夹道欢呼,载歌载舞,迎接英雄官兵入城。

      再说倭寇贼心不死,又于同年十一月间,纠集贼众一万五千多人,在灵川东沙登陆,取道枫亭,进犯仙游,一路上烧杀抢掠,惨绝人寰。倭贼仗着人多势众,驱兵直逼仙游,在东、南、西三面建立据点,把县城重重包围,气势汹汹地用竹牌、木梯、吕公车轮番攻战。鲤城军民奋勇抗击贼寇,决心与县城共存亡。知县陈大有,临危不惧,一面派人向福州求援,一面率兵坚守城池。军民同仇敌忾,并肩战斗,刀枪并举,箭如雨下,直杀得倭贼丧魂落魄,鬼哭狼嚎。在虎啸潭、十八战、九战尾等地,英雄的抗倭“敢死队”与贼寇展开了殊死搏斗,杀得敌兵尸横遍野,抱头鼠窜;魏升将军奋勇追击,在磨头附近同倭贼激战,肉搏中不幸壮烈牺牲,头颅被砍掉了,但还是骑在马上向前奔跑,直追到磨头街才落下马来,顽强不屈,气壮山河。后代人把这条街叫做“无头街”;又由于“无头”与“磨头”方言音相近,为赞颂魏升大无畏的英雄气慨,永远纪念他的抗倭业迹,就把这条街尊称为“磨头街”。

      且说戚继光为了援救仙游县城,于12月25日分兵五路,直奔仙游。军队赶到城外时,遇上漫天大雾;倭寇正在用八辆“吕公车”准备攻城。戚继光灵机一动,设下疑兵之计,在雾中放炮、呐喊,声东击西,迷惑敌人;又用板条钉成许多灯架,每架安装十盏红灯,夜里让士兵每人各举一架,列队行进,从东南两路杀向县城。那围攻城池的贼寇,得知戚家军来了,吓得个个心惊胆战;黑暗中望见四处灯火闪烁,又以为是千军万马杀上阵来,哪里还敢继续攻城?于是人人手忙脚乱,狼狈逃窜,慌里慌张地朝着西北方向转移。戚继光早已派兵拦截,堵绝了贼寇的退路。倭贼进退不得,困兽犹斗,垂死挣扎,疯狂反扑。双方打得十分激烈。城内的军民见贼兵阵脚大乱,更加奋勇杀敌,同戚家军里应外合,痛歼倭寇,擒斩了南巢之贼一千多人,又接着向东、西二处巢穴敌寇发起猛烈攻击,杀得倭贼抛尸满地,余敌四散逃跑,窜往惠安、晋江一带而去。惨遭倭寇掳掠、蹂躏的男女群众三千多人全部救出,被困五十多天的仙游县城终于解围了,百姓欢天喜地,感谢恩人戚家军。

      戚继光义无反顾、卫国保民,所向无敌,二度援救兴化百姓,歼灭海寇,平息倭患,智勇双全,所向无敌,建立了盖世之功。莆、仙人民感激万分,纷纷立祠纪念,世代感恩戴德。

      在莆田县黄石水南龙塘(今澄瀛村塔山)建立的“戚公祠”里,供奉抗倭民族英雄戚继光的塑像,廊前石柱上有一副赞颂戚继光抗倭业迹的楹联,上联是“元戎两度扫妖氛,不惜发肤殊死战”,下联为:“父老千秋严伏腊,犹思离乱得生还”。戚公祠的旁边有一口水井,据说是戚继光为了解决军兵饮水问题,而特地挖掘的,后世人称之为“戚公井”,石盖井面有三口井眼,水质清洌,微含甜味,民间一直饮用至今。

      黄石林墩村,位于木兰溪下游南岸、宁海桥附近。当年戚继光领兵抗倭,一举歼灭倭寇三千多人,取得了“林墩大捷”,威慑敌胆。在戚家军痛歼倭贼的古战场上,后代人建立了一座“戚继光纪念馆”,陈列着戚家军抗击倭寇的英雄业迹,戚继光的英名永载在木兰溪的史册上。

      戚继光挥师南下援救莆田城时,曾驻扎在囊山脚下的江口,筹划、部署林墩战役,为国为民立下了殊勋。江口民众为了纪念戚继光,建立了“惠德祠”,又在“东岳观”公园里,竖起了戚继光的石雕戎装巨像,顶天立地,威严伫立,让莆田人民世世代代瞻仰、朝拜。

      涵江百姓缅怀戚继光的恩德,建立了“功德祠”,让子孙万代记取历史教训,改革弊端,惩治腐败,振兴中华,富国强兵,抵御外来侵略,保卫人民江山。

      在戚继光抗倭来过的北高,他的部将孔兆熙身先士卒,奋勇冲杀,追击倭贼,以身殉国。北高人念念不忘,立祠奉祀,至今香火不绝,表达了百姓对戚家军敬仰和崇拜的深厚感情。

      荔城的东岩山顶,在三教祖祠左侧,兴建了戚继光纪念馆。一祠一馆并立,既纪念林龙江拯救蒙难百姓的丰功伟绩,也表达了莆田人民对民族英雄戚继光无限感恩和衷心爱戴之情。

      在仙游大蜚山,当年戚继光指挥将士穷追猛打倭寇,于瀑布山下全歼贼寇五百余名,大获全胜,为被困五十天的仙游县城解了围。后代人为了纪念戚继光的功绩,称这个地方为“五百洗”,至今遗址尚存。枫亭的塔斗山上,有一座高3米、宽1米的戚继光纪念碑。戚继光平息倭患时在此留下了千古绝唱,抒发了“万户千村总一家”的博大情怀,在兴化历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莆、仙人民永远怀念戚继光!(黄秀峰)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