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文化综合>西音印象——写在莆田西音水库建设之前

    西音印象——写在莆田西音水库建设之前

      □范育斌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春意盎然。近段听到莆田市庄边镇西音村要建设水库,大有呼之欲出之势,这让我忧喜交集。喜的是天降大任于西音,建设西音水库将助力于莆田未来的发展。忧的是西音这个美丽的地方将永远淹没于浩淼的烟波之中,到那时真的是“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虽说这是势所必然,但总让我心中感觉有一种依依不舍的难解乡愁,那就是我对西音村人文与自然之美的怀念。

      我印象中的西音就象如诗如画的云水谣,满眼都是好风光。西音村位于戴云山脉之望江山支脉的山麓,西有魏峨的石柱山,南有险峻的寨尾山,北依宫后山,这三座山脉,似温柔的母亲的臂膀,把西音紧紧揽在怀中。沧海桑田,年深日久,大山与森林,终成眷属,滥觞于望江山与天马山的涓涓细流,出落成溪,成为莆田萩芦溪的上游。若按萩芦溪上游的庄边溪这一段而言,我老家的前埔村与西音村可形容为“君住江之头,我住江之尾,彼此情无限,共饮一江水。”上游支流的溪水奔腾交汇于西音,至此向东,清澈的溪水就在这山脉之间静静流淌,两岸汇集着美不胜收的田园胜景,分布着一个个繁华兴盛的古村落。溪陂汩汩流淌,晃悠悠的水车,古老深情的山歌,似天籁之音,仿佛让时光倒流,让人身处其中,自有远离尘世,忘乎凡俗之感。

      步入山庄,一片悠闲宁静的气息扑面而来,有着千年历史的西音古村,像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和蔼可亲,静静地诉说着流水带不走的光阴故事。《兴化县志·人物》卷四记载:唐龙朔二年(662)有史宾、詹万钟、白金三人登进士。其中西音村就是白金的故乡。据载,白金,字文重,唐龙朔二年(662)登进士第,官拜荆州道御史,为官清正廉明,体察民情,除暴安良,亦为家乡筑坝、铺路,造福桑梓。可见西音的先民,早已点燃了望江山下的文明篝火。事过千年,虽然有关历史人物是否进士存有争议,但西音人对此深信不疑。白金这个人大概是有关西音村乡贤的最早记载。

      西音人还流传有关清代名人闽都人杰陈若霖的传说。陈若霖(1759-1832),字宗觐,号望坡,福建闽县(今福州)人。乾隆五十二年(1787年)进士。初授庶吉士,历任主事、员外郎、郎中、按察使、布政使、巡抚、总督等职,道光初期官至刑部尚书。陈若霖精通律学,不畏权势,办案秉公执法,深受皇帝和百姓赞誉。闽剧传统剧目《陈若霖斩皇子》剧本由民间传说改编,颇具影响。这个虚构的故事,纯属“戏说”,并非史实。但老百姓感念陈若霖弘扬正气,反腐倡廉,借《陈若霖斩皇子》这出剧赞扬他不畏权势,秉公执法。据闻连林则徐都特别崇敬陈若霖,在为其书丹的墓志铭中自称是其“门下士”。当地世代传有陈若霖是西音人的说法,对《陈若霖斩皇子》一剧情有独钟,并为此津津乐道。

      西音村为古代军队屯田之地。《游洋志·屯田志》记载,西音等“已上十二屯俱属兴化卫。永乐二十年壬寅立仓一所,盛貯糅粒以为军校给饷之资,使之知所以保守城池也。”屯田是汉以后历代政府为取得军队给养或税粮由政府直接组织经营的一种农业集体耕作制度,有军屯、民屯、商屯之分。这个记载说明宋、元、明三个朝代兴化县出于军事的需要,军屯十二处,军队除作战之处,另一任务就是屯垦屯种,“筚路蓝缕,以启山林”,获得粮食,作为军需。当地有“七墩八坝”之说,“七墩”的“墩”形似一个垒起的广场,应是军屯的晒谷场,村民至今还用作晒物之用,可见西音的屯田为军队保家卫国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粮食,故历史上西音是远近闻名的粮仓。过去西音的“七墩”现仅剩两墩,静静的躺上田园之中,见证了那一段军民共建家园的辉煌历史。西音村是不是由军屯演变而成的村落,还需要进一步查证。

      西音的昭惠宫在方圆一带久负盛名。《游洋志》记载:“昭惠庙在县西兴泰里之西音。神姓吴,巫家之女,来兴化。宋熙宁(1068-1077)、元丰间,兴角间村口罅山魈为祟,吴氏力为禳除,一境赖以平安。没后灵显,里人相率而庙焉。”其后她的显灵出现了诸多奇迹。宋绍兴十六年,有远道土匪侵犯,百姓惶惶不可终日,到庙中祈求神灵庇佑。神灵显灵,土匪来到此地,“遥顾四山草木皆兵,惊恐遁去。”又有一年春天大旱,秧苗不能入土,兴化军主事到庙中祷求,希望在三天内天能下雨。三天后,大雨如期而至,遍及兴化郡治,旱情得以解除。长官把此事报告朝廷,封吴氏为“灵顺昭应夫人”。千年以来,西音昭惠宫从此香火缭绕长盛不衰。每年的农历正月十五是西音村的文化庙会,民俗文化活动丰富多彩,西音昭惠宫行傩摆棕轿,很是艳灿。从八点开始行傩活动,一共五尊菩萨,人声鼎沸,热闹非常,一直持续到深夜,成为当地的狂欢节,是西音一道特殊的人文景观。

      古老的西音昭惠宫不仅是该村的景观和地标,而且是莆田古代灿烂文化的代表作之一。在文物专家眼里,西音宫不仅年代久远,文物丰富,其宫中的石雕备受青睐,特别宫门前有一对龙柱引人注目。龙柱是中华民族的传统建筑物,有着悠久的历史。该宫圆柱通身碉有缠柱云龙,精碉细刻,工艺精湛,柱上横贯一块美丽的云板,好似祥龙欲飞云际,栩栩如生。该宫的石碉见证了古代能工巧匠精湛绝伦的高超技艺,是莆田古代石碉文化的代表,西音的昭惠宫因此成为了莆田县较早的文物保护单位之一。

      西音的“八坝”是农耕文明的标志。“坝”指的是溪陂。历史上有“万顷之稻,必用千顷之陂”的说法,可见在农耕时代水利是农业的命脉。莆田市是“中国古陂之乡”,中国五大古陂莆田占有其三。莆田的木兰陂闻名遐迩,而莆田山区兴化县有北宋的白沙镇广山苏洋陂,郑樵父子为此倾注不少心血,开筑陂之先河。明代瓢湖的郑球首引水车技术而闻名,以至于庄边境内的溪段不仅筑有层层陂坝,而且水车甚多,陂坝与水车成为庄边美丽的风景。而西音军民携手共筑的八个溪陂,开凿的渠圳,灌溉着披荆斩棘开垦出来的层层叠叠的梯田,西音遂现田园风光,稻花飘香,一年两熟,富庶一方。西音的“八坝”现剩六坝,这些悠悠的溪坝见证了西音水利兴则农业兴的历史。

      西音的后牌陂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我的少儿时代正值“文革”,我经常到西音上山砍柴。西音林木茂盛,木柴甚多,距我老家约有10多里,我大约早晨4点起床,吃完早饭,拿起扁担,带着饭袋。饭袋是用咸草编织成用来装饭的草袋,里面装的是地瓜米饭加咸萝卜干,作为午餐之用。我们一路点着火把,初春的早晨寒气逼人,路边的野草凝结着霜露凉透脚心,大概到西音宫前天色渐明才灭掉火把,准备进山。不经意间我看到,悠悠溪陂的湖面上雾气氤氲缥缈,鱼儿欢快地跃出水面,淡淡的熹光穿透晨雾,周遭的村庄炊烟袅袅,山光水色,交相辉映,美不胜收,我顿时为西音山水的魅力所倾倒,情迷不已。

      西音是我老家捕鱼与采药经常光顾的地方。西音“八坝”形成的八湖成为天然的鱼仓,我三伯范金应与五伯范金跃兄弟俩就经常到西音的溪里捕鱼,其中湾潭水最深,鱼最多,他们撑着竹排,撒下鱼网,驱赶鸬鹚,每次都是满载而归。我也曾经跟着他们到溪涧捕龟捉鳖。而西音让我印象最深的是丰富的中草药资源。我的大伯范金标是莆田著名的青草医,在庄边卫生院为医。他经常带我到西音山上采药,曾经在崖壁上采到球兰,小溪边挖过虎杖,山林中找到鸡血藤,临涧处寻有美丽而贵重的七叶一枝花等等,每次都是沉甸甸的收获。少儿时代我大伯带领我在草药与植物交集的山水中畅游,如今想来,大伯带我上山采药是对我的启蒙教育,培养了我对中医药的兴趣。“草木有本心。”回首往事,对西音山川草木的情感记忆,至今历历在目。

      家园有树相望曾经让西音人引以为傲。西音曾经是莆田山区森林资源最丰富的山村之一,相传有“七墩八坝九大樟”,如今的九大樟树早已不见踪影。前几年还发现一株600多年树龄的红豆树。“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这是唐朝著名诗人王维的《相思》的诗句,其中红豆指的是红豆树的种子。红豆产于南方,结实鲜红浑圆,晶莹如珊瑚,常用以镶嵌饰物。传说古代有一位女子因丈夫死于戍边,她悲伤痛哭而死在树下,化为红豆,于是人们又称呼它为“相思子”。该诗中的红豆是赤诚友爱的一种象征,全诗使人觉得语近情遥,令人神远。2013年春天伊始,记者还拍摄到绿叶开始在枝头伸展,两个喜鹊家庭就安在红豆树的树顶,并从莆田市园林管理局了解到,莆田目前登记在册的古红豆树仅此一棵。[1]遗憾的是,这棵珍稀的红豆树因临水而居,扎根的土壤流失严重,最终没能逃过洪水肆虐的命运。现在村中还有一株700多年的枝繁叶茂的大榕树,郁郁葱葱,形成遮天蔽日、独木成林的奇观,一直陪伴在这里,见证着这一方山水的历史变迁。

      西音还令人称之为“三奇”的地方。西音有一块巨石,当地人称为“张公犁圳”,流传有美丽的传说,称为“一奇”。其“二奇”是塞尾山之巅,方圆300多平方米,仅有一条小路可上,甚为险峻,有一人当关,万夫莫开之势,现仅剩石彻山门,遗址尚存。此地究竟是道观、寺庙或是尼姑庵,还有人说是的打家劫舍的土匪山寨,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让人浮想联翩。最奇的是牛尾漈,并非瀑布,犹如一个石头阵,怪石嶙峋,千姿百态;危崖幽壑,参差错落。两山对峙,堆绿迭翠,宛如两道绿色屏障。人游其中,如入仙山画苑,令人赏心悦目。

      日月如棱,韵光易逝。我所在的涵江医院曾经与西音村结成支农友好共建单位,屈指算来,一晃就是一纪。2007年,医院曾派医疗队到该村进行义诊,时任的西音村党支部书记郭金木还详细介绍西音村的前世今生,还有美丽动人的神话传说,让人思绪万千,回味无穷。那一年,涵江医院还捐建3万元用于西音的操场建设,郭书记怀揣感恩之心,特地刻石勒碑,以表谢意,足见山区乡亲的淳朴厚道。

      人类逐水面居,因水而兴。水不仅是生命之源,而且是农业文明的生命线,更哺育着现代的工业文明。如今的水依然决定着我们的生存、发展与未来的现实。莆田人民政府着力于长远发展,不仅在新县镇建设了乌溪水库,如今又未雨绸缪,把建设西音水库提到议事日程。据介绍,西音水库工程为省预备重点工程,是一座以灌溉、供水为主,兼有发电功能的综合性中型水库。工程由拦河坝、发电厂房及升压站组成,最大坝高52.8米,总库容2857万立方米,工程总投资约6.2亿元。据悉,在萩芦溪上游建设的西音水库,联合建成的乌溪水库,通过蓄丰补枯,可改善下游外度引水工程库容小、调蓄能力弱的现状,将成为莆田市尤其是涵江区的“大水缸”,满足涵江区梧塘、国欢、三江口、白塘等镇40多万人口的生产生活及兴化湾南岸临港项目用水需求,缓解该地区水资源供需矛盾。同时,下游乡镇的防洪能力将大大提高。这一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工程,莆田人民翘首以盼,期望水库早日投入使用,发挥效益。

      莆田人民不应忘记西音人民为建设水库而做出的牺牲,我们没有理由不对他们表示崇高的敬意!

      但愿西音人民能凤凰涅槃,浴火重生,走向更美好的明天!

      参考文献:

      [1]吴智飞,陈小芳,马俊杰。600多年树龄 古红豆树莆田仅一棵,东南网-海峡都市报,2013年3月14日。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