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为章学诚推崇郑樵点赞

    为章学诚推崇郑樵点赞

      □余文烟

      郑樵自古以来就被莆田人民视为“文献名邦”的杰出代表,但是,由于《宋史》对郑樵的结论有许多不公正甚至有诬词,所以,激起莆田历代学者为他鸣冤叫屈。自元朝至今五六百年间所修的各种《兴化府志》、《兴化县志》、《莆田县志》等都列举了许多事实驳斥《宋史˙郑樵》中的不实之词,要为郑樵辩诬平反,然而,由于地方志的影响力极为有限,难以消除《宋史》的错误评价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诚然,人们仍只能从《宋史》中认识一个被士大夫人为扭曲而失去真貌的“郑樵”。可怜的郑樵,一生努力要使地下无冤人,而自己却被打成为如此一地下冤人!

      尽管后来从兴化军通判陈振孙开始称郑樵“博闻洽闻”、“自成一家”,还是马端临在《文献通考》中评郑樵“考订详明,议论周到”;从元人刘勋在《隐居通义》中评郑樵《通志》“编摩之勤,意度之新,诚为苦心,千载独步”,还是元钱土升在《南宋书》中称“渔仲《通志》,广搜群辑,允称良史。”还是后来从明史学家柯维骐在所著的《宋史新篇》公开为郑樵辩诬,说“樵平生甘枯淡,乐施与,论者谓其‘独切切于仕进’,盖弗察也!”,还是明人周华修《福建兴化县志》称郑樵标表独立,节行尤高,不涉涉于势利“。从清《四库全书》总裁纪昀在《续通志》中说:”宋臣郑樵《通志》,乃始搜篡缀辑,上下数千载,综其行事,灿烂成一家之言,厥功伟矣“!等等,都没有改变人们对郑樵的看法和评价。一部规模空前的纪传体大《通志》,被朝廷秘阁搁置130多年,至元朝大德年间,才由东宫会福州刻印成书,无人问津,无人研究,无人关心!后人对他的《通志》评论也不高,多认为其言绝可怪笑,以谓不足深辩,置弗论也。唯独只有在郑樵身后六个多世纪后的章学诚却在其毕生心血之作《文史通义》里单列《申郑》、《释通》、《答客问》等诸篇为郑樵进行比较全面有根有据地辩护,并大加赞赏。

      章学诚(1738-1801年),原名文镳,文酕,字实斋,号少岩,会稽(今浙江绍兴)人,清代杰出的史学家和思想家,中国古典史学的终结者,方志学奠基人,有”浙东史学殿军“之誉。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进士,时年41岁。曾先后主修《和州志》,《永清县志》、《毫州记》、《湖北通志》等十多部志书,创立了一套完整的修志义例。并用毕生精力撰写了《文史通义》、《校雠通义》、《史籍考》等论著,总结、发展了中国古代史学理论,对后世产生了深远影响,其《文史通义》与唐代刘知几的《史通》齐名,并为中国古代史学理论的”双壁“。

      只有这位清朝的著名史学家章学诚,看到一些学者抓住郑樵《通志》剪裁未当之处大加诋毁,有的人以辞藻见长而薄视郑樵,有的人以考核为能而挑剔郑樵援据上的疏略;更有墨守成规、不求变通的人以枝节小处全盘否定郑樵。他挺身而出,全面阐述郑樵史学的重要价值。

      章学诚首先肯定了郑樵《通志》是独断之学,他在《文史通义》中写道:”若郑氏《通志》,卓识名理、独见别裁,古人不能任其先声,后人不能出其规范。虽事实无殊旧录,而辩名正物,诸子之意,寓于史载,终为不朽之业矣!“他将郑樵的独断之学放在中国几千年史学发展过程的大背景来展示出来,认为郑樵受到诽谤,也是意料之中,因此,其次他在为郑樵申辩中指出:”郑樵生千载之后,慨然有见于古人著述之源,而知作者之旨,不徒以词采为文,考据为学也。于是,遂欲匡正史迁(司马迁),益以博雅;贬损班固,讥其因袭,而独取三千年遗文故册,运用别识心裁。盖承史家风,而自为经纬,成一家言者也。学者少见多怪,不究其发凡起例,绝识旷论,所以斟酌群音,为史学要删;而徒摘其援据疏略,裁剪之未定者,纷纷攻击,势若不共戴天。古人复起,奚足当吹剑之一决乎“

      章学诚几度赶考,名落孙山,41岁才中进士,生活艰辛,穷困潦倒,耳闻目睹官场嫉贤妒能,倚仗手中权力,颠倒是非,排挤和打击真才实学人士,感同身受地深知人的生存条件可直接影响到著作的成功与否,为此,他不仅是历史上第一个认识和肯定郑樵史学思想的人,也是历史上第一个把郑樵著述《通志》在艰难条件产生与其它史学名家相比较之人。他说:”自司马迁之后,史家既无别识心裁,所求者徒在其事成文,惟郑樵有志要求议,而缀学之徒,纷起而争之。然则充其所论,既一切科举之文辞,胥吏之簿籍,其明白无庇,确定有据,转觉贤于迁(司马迁)固(班固)远矣“。

      ”虽然郑君亦不能无过焉。马、班父子传业,终身史官,固无论矣;司马温国公《资治通鉴》,前后一十九年,书局自随为世宗师。郑君区区一身,僻处寒陋,触犯马、班以来所不敢为者而立之,立论高远,名不副实,犹不幸与马端临之《文献通考》并称于时,而《通考》之疏陋,转不如是之甚……“

      由于章学诚全方位对郑樵的正面论述,高度评价了郑樵学说的学术价值,确立了郑樵在中国史学史上的突出地位,为后世学界研究评论郑樵定下了基调,可谓一锤定音。

      随着《通志》的翻刻流传,社会上的人们才逐渐知道郑樵,才知道有这么一部史学巨著。于是,后来就有了仿其体例而续撰六百四十卷《续通志》(乾隆三十二年(1767年)敕撰)。后人也把《通志》和唐宰相杜佑《通典》和宋末元初宰相马端临《文献通考》并称为中国史学三巨著——”三通。“

      继而,清光绪年间举人、中国近代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史学家、文学家、戊戊变法(百日维新)领袖之一、中国近代维新派、新法家代表人物梁启超在研究中国史学的成立与发展时,认为最有关系的是刘知几、郑樵、章学诚这三个人。指出:郑樵是中国历史上三大史学思想家之一,认为史学界之有郑樵,就像是黑暗天空中有一颗光芒竟天的慧星出现。他甚至对郑樵的史学贡献作了总结:”郑樵成绩最大的:(1)告诉我们,历史是整个的,分不开。因此,反对断代的史,主张做通史,打破历史跟着皇帝的观念。历史跟着皇帝是不妥当的,历史如长江、大河截不断,要看全部。郑樵主要工作在做《通志》,虽未成功,或且也可以说是已失败,但为后学开一门径,也是好的。(2)他把历史的范围放大了许多。我们打开《二十略》一看,如《六书》、《七音》、《氏族》、《校雠》、《图谱》,从来没收入史部的,他都包揽在史学范围以内。(3)他很注重图谱,说治史非多创图表不可,他自己做的书很多,表式也很新创,图虽没有做多少,但提倡得很用力。这三点是郑樵的贡献。

      1903年,金华学者盛俊在《新民晚报》发表了题为《中国普通历史大家郑樵》的文章,对郑樵的史学也作了充分肯定,评郑樵是一个最具西方史学精神的历史家,是最有道德心的历史家,更是一个具有世界心的历史学家,一个具有宗教心的历史家,一个既能破坏又能建设的历史家。文章对郑樵的最后结论是:“今之提倡新史学而诟病旧史学者,曰知有一姓而不知有一国,郑樵其知有一国者耶;曰知有朝廷而不知有社会,郑樵其知有社会者耶;曰知有沿袭而不知有创作,郑樵其知有创作者耶;曰知有单纯而不知有完全,郑樵其知有完全者耶;曰知有客观而不知有主观,郑樵其知有主观者耶。……吾为郑樵传,吾念至此,吾不暇为郑樵悲,为历史学悲,为四千年之祖国悲。”

      继而在郑樵逝世800年后,当代著名史学家顾颉刚在其所著的学术论著《郑樵著作考》和《郑樵传》中,高度评价了郑樵的科学思想。他说:“郑樵的学问,郑樵的著作,综括一句话,是富于科学精神的。郑樵的为学宗旨,一不愿做哲学,二不愿做文学,他实在想建设科学。吾不敢说全部的中国史里没有类似他的见解的人,但吾敢说全部的中国史里没有像他的真确,做勇敢的人”。

      “他(郑樵)的一生,研究学问和发挥他所做学问,真勤劳极了,但社会没有如何的容纳他,没有给他多大的帮助。他耐着穷,耐着苦,抱着‘不看来世、贪生托立言’的野心,只管拼命地做下去,但别人看重他的很少,甚至加以牵制。他只是做古学,做科学,并没有和当时的政治家有什么衔碰,但竟来了两次的御史弹劾,社会上用很冷酷的面目对他(郑樵),但他在很艰苦的境界里,已以把自己的天才尽量发展了!我们现在看着他,只觉得一团饱满的精神,他的精神不死!

      紧接顾颉刚论郑樵的是北师大历史系主任白寿彝教授,他从弘扬民族文化高度,把郑樵研究推向了一个新的阶段,引向研究的深入。他指出,郑樵强调会通之义,这种通变的观点要比司马光《资治通鉴》的观点进步得多。司马光认为历史是永恒秩序的,郑樵认为历史是变化的,历史家的责任是贯通古今而极其变。他认为:”郑樵通变的观点可以说是他史学中的精华,也可以说是宋代史学中的精华。“”郑樵是我国历史上的优秀史学家“,”郑樵是一大著作家、大史家。“

      英国科技史专家李约瑟博士,在他的多卷本著作《中国科技史》,多处提到郑樵和《通志》,认为《通志》有大量的科学内容,应该加以认识。李约瑟还注意到《通志˙七音韵》的韵图,是带有数学座标的观念,因而在《中国科技史》中用了一整页的篇幅,影印了《通志˙七音韵》的一个韵表。

      1962年,厦门大学成立了郑樵史学研究小组,他们深入莆田郑樵故里进行细致的采访和考察,之后发表了《郑樵史学初探》。1962年11月,文人郭沫若在途经莆田时,在《途次莆田》诗中以”夹漈藏书有孑遗“来抒发自己对郑樵的敬仰之情。1989年,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了莆田青年作家黄玉石创作的长篇历史传记小说《郑樵传》,该书是历史上第一部用长篇小说形式,全方位地描写了郑樵从一个山林穷儒到名垂千古大史学家的悲壮历程,使读者看到了一个有血有肉、光彩照人的郑樵形象,从而在正面推翻了《宋史》中强加在郑樵身上的冤词,使郑樵恢复了本来的面貌。1992年,北京书目文献出版社出版了北师大吴怀棋教授的《郑樵文集》。1997年,广西教育出版在出版国家”八五“重点图书《中华历史文化名人评传˙史学家系列》时,把郑樵列入中国历史上八大史学之一(西汉司马迁、东汉班固、唐刘知几、唐杜佑、北宋司马光、南宋郑樵、清章学诚、近代梁启超)。1998年3月,郑樵故里莆田召开了全国性的郑樵学术研讨会,一致认为郑樵不愧是继司马迁之后又一个能会通天下书而修的大史学家、大著述者,认为郑樵是中国社会科学的奠基者和开拓者。

      2001年,由王朝柱编剧,金韬、唐国强共同执导的24集红色革命类电视剧《长征》第九集中,毛泽东主席一生最敬重的老师徐特立捧着三部书给毛主席看,其中一部就是郑樵写的《通志》,毛主席看后称这三本书是”国宝哇!“

      的确,郑樵的科学精神是永远不死的,儒家能涌现出如此一位杰出的史学家、大学者和著名的科学家、思想家是儒门的一大幸事。综观当代对郑樵史学思想和《通志》的研究一个高潮接着又一个高潮,人们对郑樵的认识认知认可的程度进一步深化,对郑樵的学术贡献与历史地位的评价日益趋于公平公正公允,首先应该感谢章学诚的首次完整对郑樵的推崇,感谢章学诚对郑樵全面客观的看重,感谢章学诚用事实替郑樵有力的辩护,郑樵也应因有章学诚这样的知己而含笑九泉,基于此,郑樵故乡的人民为章学诚最早最准确推崇郑樵而喝彩、而点赞!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