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黄仲昭见证了延寿陂抗大旱功能

    黄仲昭见证了延寿陂抗大旱功能

      □林劲松

      在弘治《兴化府志》卷之三十,《复延寿陂长生沟水利记》是方志学家黄仲昭写的,他亲眼看到了延寿陂具有抗大旱的功能。这篇记便是记载了大旱之年在延寿陂发生的富有教育意义的事情。与此同时还说明,元延祐年间(1314--1321),总管郭朵儿在木兰陂北岸开“万金陡门”,分木兰陂水进北洋以后,北洋平原灌溉主要仍然依靠延寿陂运作供水,任重而道远。

      第一个自然段说的是尊贤里人无理抢水。“莆城西北有溪,发源万山中,至使华亭与潮汐通。唐建中(780-783)间,郡人吴兴公即其地筑堤以堰水,名曰延寿陂。陂之口,中疏一派,引水以溉东厢、延寿、仁德、孝义诸里之田,名曰长生港。其东偏别疏一派,引水以溉尊贤里之田,名曰儿戏陂。古郡志谓溉田二千顷,其利几半莆田。今计二水之所及,长生港盖十八九,儿戏陂特十一二而已。然其地势,儿戏陂视长生港稍高,其里人惮于浚导,因私为斗门于长生港,而塞其水,使专注儿戏陂。诸里虽失其利,然而其岁非甚旱,沟渠未涸,犹可苟且目前,不以为病也。”

      这个记载说明,成化十二年(1476)北洋平原闹水荒不是因为延寿陂失灵,不能正常供水,而是人为的,尊贤里人自私自利,在长生港建闸,塞其水。而且由来已久,诸里不予计较。

      按照余学范先生说法,儿戏陂,“就是从遏流长堤经潭头桥到荔浦陡门入海的正流,主要作用在于冲沙,分洪。溪流中携带的泥沙石块从这一段正流冲入海,就不会由分水河口进入灌区,从而造成沟渠淤塞,无法引水灌溉。《八闽通志》曰:‘吴兴虑时水为患,于渡塘溪口别分一派通浦,壅沙为塍,遏水入洋。雨大溪溢自推沙而注于海;水减,顺溪南下,沙复自壅成塍,不劳人力,通塞自如,若儿戏然。’平时水缓,溪里的沙堆积成小堤,挡住水流,较多的溪水由分水口进入北洋灌溉;雨大时,溪水涨溢,推沙入海,溪里的沙少了,更多的水排海,不会进入北洋,防止内涝。不用人力,自动调节北洋进水。确实是科学的方法。”这就是说,大旱之年,延寿溪水流不像过去那样汹涌澎湃,儿戏陂需要清除泥沙,才能保证尊贤里继续供水。“然其地势,儿戏陂视长生港稍高,其里人惮于浚导”,反而在长生港建闸,这是错上加错。

      第二个自然段是这篇记的重点。第一层次说的是成化十二年(1476)争水之战终于在北洋平原爆发。“成化丙申,自春徂秋,雨泽不时降,诸里畎浍皆竭,无所仰溉。惟尊贤里擅陂之利,阁桔槔不用,而田常厌水。于是城东耆民方君叔进、林君良弼、郑君璧辉、永宏率众往谕之,将复其利。其里之人怙势侍力,树旗帜,鸣金鼓,群聚而争之。诸君大被窘辱。”

      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自来水进村之前,北洋平原祖祖辈辈生活用水、生产用水都要依靠延寿陂运作。眼看自己即将渴死,谁会白白等死,不来个先礼后兵?城东四位老人率众去了,揭开了这场斗争的序幕。

      第二个层次说的是佥都御史陈轾刚好巡视莆田,及时解决各里争水纠纷。“适佥宪青阳陈公轾按莆,遂以其事告,而方君汝清亦率众力以水利不可不复为言。公毅然曰:‘吾在此,可使豪强专利而善良失业乎?’即命兴化卫指挥佥全掓丁侯远往区画之,议复决长生港,而置闸于其中。每启一昼夜,泄水以灌诸里田,而复闭一昼夜,蓄水使往儿戏陂,率以为常。”

      第三个层次是,兴化知府陈表深入实际,调查研究,做尊贤里人思想工作。“其田之人犹争论不已,郡守富顺陈侯表闻而叹曰:‘此吾职也。’遂躬往视。至则周览其地势,洞察其是非,进其里人而告之曰:‘长生港实水势之所趋,自然而然者也。儿戏陂乃疏凿以致水,使然而然者也。岂可以一里之利,而专诸里自然之利乎?’遂复于公,施行如丁侯议。仍于二水各命里耆一人司其启闭;复以他里之无与于水利者一人以总督之。”

      这些记载说明三君子的努力还是卓有成效的,特别是兴化知府陈表深入实际,调查研究,做尊贤里人思想工作,让他们提高认识,做到心服口服,很重要。因为战胜这次大旱,要依靠北洋平原各家各户同舟共济,共同努力。这样做,也为以后恢复长生港水利铺平了道路。

      第四个层次说的是结果,大旱之年苗不槁,创造了历史奇迹。“自是诸里复沾其利,而苗不槁。是则三君子之惠于吾民者不细,而诸耆民于此亦可谓有劳矣。里人咸愿刻石以记其事,而属笔于余。”

      最后一段是黄仲昭的劝告。“余亦赖是以食者也,因谂于众曰:‘水利,人之所甚急。而旱至于畎浍尽竭,人所不常见,而忽其所甚急,常情皆然。前日之患是已,岂非吾人所当鉴哉?继自今尚恒虑其所当急,而无忽于所不常见之时,则庶乎不蹈前日之覆辙,而其利可永矣。’众皆曰:‘然。’遂书以刻诸石。”

      《道德经》二十七章说:“善行,无辙迹;善言,无瑕谪;善数,不用筹策;善闭,无关楗而不可开;善结,无绳约而不可解。是以圣人常善救人,故无弃人;常善救物,故无弃物。是谓袭明。故善人者,不善人之师;不善人者,善人之资。不贵其师,不爱其资,虽智大迷,是谓要妙。”意思是说,善于行走的,不会留下辙迹;善于言谈的,不会发生病疵;善于计数的,用不着竹码子;善于关闭的,不用栓梢而使人不能打开;善于捆缚的,不用绳索而使人不能解开。因此,圣人经常挽救人,所以没有被遗弃的人;经常善于物尽其用,所以没有被废弃的物品。这就叫做内藏着的聪明智慧。所以善人可以做为不善人们的老师,不善人可以作为善人的借鉴。不尊重自己的老师,不爱惜他的借鉴作用,虽然自以为聪明,其实是大大的糊涂。这就是精深微妙的道理。

      老子说得多好!吴兴称得上是治水大善人,他建造的延寿陂保存完整,直至今天依然发挥灌溉作用。那么尊贤里人呢,知错能改,还要黄仲昭把这件事记载下来,刻石纪念,让子子孙孙牢记这个教训,也是值得称赞的。老子说:“故善人者,不善人之师;不善人者,善人之资。不贵其师,不爱其资,虽智大迷,是谓要妙。”意思是说,善人可以做为不善人们的老师,不善人可以作为善人的借鉴。不尊重自己的老师,不爱惜他的借鉴作用,虽然自以为聪明,其实是大大的糊涂。这就是精深微妙的道理。明白了这个道理,我们就会知道,黄仲昭那时写《复延寿陂长生沟水利记》,有着重大历史意义。

      与此同时也说明,水利不仅是农业的命脉,而且也是城乡继续存在的第一要素。“民以食为天。”直至今天,水利事业仍然直接影响着我们整个现代化前进步伐。所以,以史为鉴,学习黄仲昭这篇《记》,有助于提高环境保护意识。“岂可以一里之利,而专诸里自然之利乎?”这是郡守陈表当年的声音。这里说的是要顾全大局,我们今天也是一样,不能为了自己一工厂、一农场的少数人利益,而毁了大多数人的共同利益。在这里,之所以采用长话短说,是因为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况且河长制已经施行,吃一堑长一智,水利质量要求比以前更高了,那也就不打算多说了。

      值得指出,长生港,长生不老之港也,可谓是名副其实,1300年来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默默无闻工作,誓于北洋平原共存亡,这种精神实实在在是值得我们学习和尊敬的。我市水利史告诉我们,1300年来莆田面貌日新月异,离不开延寿陂努力工作;今天的奔小康,同样离不开延寿陂无私奉献,吴兴公做的事业正是这样伟大!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