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站在家乡的鲎山上

    站在家乡的鲎山上

      □龚金党

      站在家乡的鲎山上,夕阳西下,阵阵凉风从溪面吹来,吹拂着我的脸庞,平静的心随着轻风荡起了阵阵涟漪,时光如梭,岁月如歌,三十几年如一梦!一页页,一滴滴,勾起故园旧梦无数,莫道乳燕别时羽未丰,归时已过半生缘!此刻回首正是情浓时!

      站在家乡的鲎山上,感慨万千,望一望天上夏日飘荡的云花,似曾相识,听一听溪里的声声流水,那么熟悉,一种“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的乡愁油然而生。“紫山不墨千秋画,兰水无弦万古琴”“长桥红亭映斜阳,翠柳无怨笑晚风”,故乡啊,仿佛是一幅美妙的山水画卷展现在眼前……

      站在家乡的鲎山上,回眸望故乡,回乡的路依旧熟悉,熟悉的面孔渐渐少去,唯有情怀更浓……

      往事如烟,情景依稀,那黄昏时刻,袅袅的炊烟冉冉升起,在山脚下的沙滩上,白茫茫的芦花随着微风轻轻摇曳,叼着烟斗,肩扛犁耙,身躯疲惫的老队长跟在牛的身后缓缓走着,一步一步的身影,慢慢地远去,渐渐地融进火红的夕阳……只留下牛的吼叫声在心中久久地回荡。

      儿时一起捏泥人、过家家的小女生,早已嫁作他人妇;一个红薯对半分的小伙伴也曾经漂洋过海,在南洋生根发芽,前年相见,已是华侨身。童年一起痴迷于涂涂鸦鸦的同桌挚友,现在已是誉满天下的国美硕士,名扬海外的国际西画大师,他的作品已被许多国家的博物馆所收藏……

      站在家乡的鲎山上,思绪万千!满头银发的老妈妈,萎缩的身躯,深邃的目光,拄着拐杖静静地站在老房屋的门口,那是一种守望,守望儿女们的归来,不求别的……可怜天下父母心,最是人间第一情,妈妈呀,对不起!

      难忘家乡的柴火灶,难忘家乡的四角井,在儿时的记忆中,妈妈您围着花布围裙在灶台前忙碌着,为我们兄妹煮着好吃的锅边糊。那时的您是那么年轻,我们的开心就是您最大的欣慰,五岁的我还在您的背上撒野,妈妈,您就是我们的天堂!我真的宁愿自己不要长大,也不忍心看着您这样渐渐地老去……

      难忘家乡的晒谷场,难忘家乡的葡萄架,在我的童年里那就是一片很大很大的天地,在夏夜昏暗的月光下与小伙伴追逐嬉戏,捉迷藏、滚铁圈,纯真无邪不知今夕是何年!难忘家乡清清的溪水和洁白的沙滩,那就是我孩提时代的乐园,采芦花、摸田螺、堆碉堡、烤红薯,留下那么多美好的记忆!难忘,太多的难忘……

      站在家乡的鲎山上,回首往事仿如昨天!

      “男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那一年的腊月天,响应国家的号召,我应征入伍,十八岁的我胸佩红花,父老乡亲们敲锣打鼓送我踏上从军的征程,怀着满腔热血,报效祖国,为国争光,渴望有朝一日,学成归来为家乡做点有益之事,做个有为之人!可时光荏苒,一晃将近三十年,理想与现实总有一段不可缩短的距离,几经风雨,几经拼搏,漫漫人生路,梦境圆几何?已入不惑之年的我还是一棵小小草……故乡啊,对不起!

      乡贤作家曾元沧、龚玉瑞、陈汉英、曾少敏笔下的故乡又何尝不是一种同感与寄托,“天涯客”情深深几许!几许情深几度还!故乡真是一片神奇的沃土,养育了许许多多超凡拔萃的人才,专家学者数不胜数,在文化的绿洲里,故乡园头确实是一颗璀璨的明珠。寥寥几笔又岂能道得尽故乡的丰碑史册和人文蔚起?

      站在家乡的鲎山上,乡愁更愁,捧一缕飘荡的故乡云,轻轻抚慰,乡音无改;斟一勺潺潺的兰溪水,细细品味,乡情无改;几十年的岁月蹉跎,不知不觉自己的双鬓已经泛起了霜花!童年遗地早已物是人非,唯有紫山依旧,兰水依旧,唯有对故园的深深眷恋依旧!浮萍无根终漂泊,故乡啊,我爱你!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