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实验滩的冬天

    实验滩的冬天

      □陈峻峰

      今年冬天姗姗来迟,临近年末,最终才真正意义上入了冬。夜里卧听窗外呼呼怒号的朔风声,我又情不自禁想起二十六年前的那个冬天,我在莆田盐场实验滩的那个冬天。

      当时我刚刚大学毕业,来到实验滩当管理干部。实验滩正式番号是莆田盐场第十工区,是最迟开发的盐滩,远离村庄,毗邻海湾。方圆十里之内,灰蒙蒙的天幕下,广阔无垠的盐滩上,除了星罗棋布的盐田、雪白晶莹的盐埠外,只有七八座石头房子,一座工区三层办公兼宿舍楼,其他几座单层工坨(相当于生产班组)管理房,沿着纳潮沟,隔几里一座座依次逶迤到远方,与工区隔沟相望还有一家小小的杂货店兼饮食店。管理干部轮流值班,盐工都是附近村民,白天出工,夜里每个工坨一人看守。整个实验滩,白天还算有人气,到了冬天产盐淡季,冷冷清清,尤其是冬夜,甚是荒凉寂静,和外头相连,只有一台手摇电话机、两条绕着工区办公楼成九十度的简易运输路。

      我刚到实验滩,转眼就是冬天了。印象最深的是那里的风特别大,骑单车逆风而行,得整个人站着骑,靠着人自重艰难前行,不少盐工因此得了静脉曲张。我住在三楼唯一的单间里,住处最高,高处不胜寒,夜里朔风整夜整夜地吼,好像门窗外有千百只兔子在敲打,急着想挤进来啃吃屋内青翠欲滴的萝卜青菜。风刮过电线杆,呼呼作响、呜呜有声。附近工坨不时飘来几声隐隐约约的狗吠。吃力推门出去,夜色墨黑,寒风倒灌楼道,叫人举步维艰,盐滩上零星的灯火影影绰绰,耳畔是一阵紧似一阵的北风。夜里下去方便,得用手紧紧抓住楼梯扶手,真担忧一不小心,被风刮跑。

      那间小小的房间,是实验滩的广播室,也是我办公兼宿舍。每周三次值睡班的夜里,我都会静静坐在桌前,读读看看写写到深夜。夏夜有蚊,不堪其扰。我就脸上涂风油精,上身长衣长袖,下腿泡在大水桶里,既防了蚊子,又难得清爽。当然再爽不如冬夜,屋外朔风如雷,霜月探窗;屋内灯光影绰,书香融融。偶尔有寒风裹挟着夜雨,轻轻敲窗,独自对着窗外无边无际的夜色发发呆,别有一番情趣。抚今追昔,那些光阴,是我一生中静心读书的好日子。

      假若有附近的文友凡夫、林生等人造访,那就更热闹了。大伙儿就近在饮食店简简单单吃顿饭,几小碟身边出产的小螃蟹、跳跳鱼、海蛏、海虾、田螺,一大盘炒兴化米粉或卤面,几瓶啤酒,吃吃喝喝,聊人生谈文学,聊风土人情谈市井逸事,当然更多谈论的是朱自清、汪曾祺、顾城、舒婷……有些手脚利索的盐工,工闲时间在水沟中摸些野生鱼啊虾啊蟹啊,傍晚收工路过饮食店,看到了顺手扔些给我们,经师傅一烹调,都是一道道鲜美可口的下酒菜。吃饱喝足聊够了,就在朔风中相互搀扶谈笑登上三楼房间,继续接着喝喝茶谈谈天直到夜深,几人席地而卧或袛足而眠那更是常事。

      夜间有时我看书写字累了,就下楼找门房老李。他是山里人,喜欢喝些地瓜烧酒。年轻时走南闯北见多识广、善谈吐,加上人缘好,经常有值夜班的坨里盐工路过,顺便拐到他那里去坐坐。老李给我们讲捉山味、挖竹笋和采红菇等山间趣闻。说山蛙最好整只活着,用碟子盖着熬一会儿汤,这样它咽气前会撒泡尿,清凉解毒,对小儿瘰疬等非常用效。还说到乡亲们炸大石头时,他亲手捉到一只十多斤的大鲈鳗。小时候夏夜炎热,鲈鳗从水库爬上库边的湿草地、灌木丛里乘凉。你看,皎洁月光下,它们成群结队爬上来了,在杂草丛中留下一道道明显的压痕,聪明的山里人就在半路上撒些草木灰,返回时鲈鳗受到刺激,满地翻滚,不知归路,很快被山民们俘虏了。老李讲的很多乡间趣事,至今还记在我脑海中。

      夜里寒风呜咽,白日倒常常是风停雨歇、艳阳高照,气温虽然不高,但大伙儿却喜欢把桌子搬到院子来办公,日光晒在哪里,桌子就搬到哪里,忙手头事、开会,不时有班组长来串门办事也在院子里进行。那时不兴发长文开长会,白天有事也到盐滩转转,现场解决问题。冬阳和煦,浑身上下都暖烘烘。这时候,厨工阿良载着新鲜食材,踩着单车来做午餐了。午餐大概有十人左右,晚餐才一二人而已。阿良拿手好菜是芋头菜饭、炒山里白粿,还有炖羊肉汤,有的女同事手头没事,也会过来帮忙拾掇蔬菜。“开饭啦!”阿良一声声吆喝,就是下班的钟声。大伙儿把饭也端到院里来吃,站着、蹲着、坐着,聊着、笑着。临近傍晚,忽然寒风大作,大家忙不迭往回搬,关紧门户,好像风紧跟着后脚跑进屋里,赶也赶不走一样。

      世上没有不散的宴席。翌年秋天,我就凭着在朔风中写好发表的一大摞稿件,敲开位于市区一单位的大门。白驹过隙,岁月无情。当时当地的一些文友,有的因病英年早逝,有的离开盐滩奉调入城,有的因生活所迫早就不再从事文学文字工作。现在,我也移居城区多年,为工作生活琐事而奔波操劳,再也没有回到实验滩去了。

      有时在夜深人静时听到窗外风声,我就会想起在莆田盐场实验滩的那个肃杀的冬天,心里嘀咕着:“实验滩今夜该又刮大风了!”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