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云淡风清 风范长存——沉痛悼念云里风先生

    云淡风清 风范长存——沉痛悼念云里风先生

      □李振东 龚玉瑞 谢锦城

      2018年12月21日,莆田市文联的老朋友、马来西亚著名华文作家云里风先生在吉隆坡医院与世长辞。噩耗传来,我们十分震惊,深感悲痛。我们失去了一位相知多年的真诚朋友,我市文学界失去了一位德高望重的前辈导师。

      云里风先生原名陈春德,1933年出生于莆田华亭园头村。1947年在仙游县立初级中学毕业后于次年前往马来西亚谋生,在华文教育界服务30多年,课余从事文学创作。云里风先生文学创作成果丰硕,先后共出版小说集5部,散文集2部,作品选集2部,是马华文坛的一位领军人物。他于1985年退休后,除了管理自己的事业,把大部分时间和精力用在推广马华文学和社会活动上,出钱出力,功绩卓著。他连任马来西亚华文作家协会会长多年,2002年引退让贤担任马华作协顾问、马来西亚儒商联合会名誉会长、世界华文文学学会名誉会长及雪隆兴安会馆主席等职。他曾多次率领马华作协代表团访问中国,出席在各地举行的文学研讨活动,并先后邀请数十位中国著名作家前往马来西亚演讲,为促进中马两国的文化交流作出了突出贡献。

      1992年10月,云里风先生带领马来西亚数十名同乡访问团回家乡园头村出席母校园头小学70周年校庆暨绿州教学楼落成典礼,并邀请莆田市文联负责人参加庆典活动。活动期间,市文联秘书长谢锦城向云里风先生提议,能否在市文联主办的《鸣钟文艺报》(后改名《闽中文艺报》,现名《莆田文学》)设立一个文学奖,评选奖励该报发表的优秀作品。云里风先生认为这个提议很有意义,当场应允每年献捐一笔款项作为文学奖奖金。也是在这次园头小学校庆会上,云里风先生告诉谢锦城,他这次回来,想去拜访福建省作协,希望能帮忙联络。谢锦城很快与省作协秘书长朱谷忠取得联系,并于10月6日陪同云里风一行到福州,与省作协负责人、著名作家郭风、张贤华、袁和平、朱谷忠等会面。云里风先生与郭风先生初次见面,但一见如故,用家乡话亲切地交谈起来。云里风先生风趣地对郭风说:“郭老您的名字有个‘风’,我的名字也有个‘风’,咱们两人都是‘风’”!郭风听了,点点头微笑。他们俩恰似老友重逢,推心置腹,相谈甚欢,如沐春风,给在场所有人留下了美好而难忘的印象。

      1993年8月,第六届世界华文文学国际研讨会在江西庐山举行,云里风先生带领马华作协几位代表出席,会后顺道返乡省亲。他邀约几位莆田籍作家在兴化宾馆会面,促膝交谈。云里风先生在仔细了解了我市文学界的历史与现状之后说:“我们莆田向有文献名邦、海滨邹鲁的美誉,历代文风鼎盛,近代在文学界亦人才辈出,如郭风、彭燕郊、许怀中、陈章武等,都享誉中国文坛,令人钦仰。尚有一批年轻的作者,有些已在文坛崭露头角,有许多仍在默默耕耘,假使有机会给他们多多提携和鼓励,将来必成大器。我在莆田市文联设立‘云里风文学奖’的动机和目的,即在于此。”

      从1994年开始,市文联一年一度举办云里风文学奖评奖活动。后来评奖范围逐渐扩大,先后有数百篇本市作者的文学作品获奖。获奖的作者大多是初露锋芒的文学新秀。他们通过云里风文学奖脱颖而出,其中大部分人成了今天莆田文坛的中坚骨干。

      云里风先生不仅每年捐资奖励优秀文学作者,更为难能可贵的是,他几乎每一年都从马来西亚回来,亲自出席云里风文学奖颁奖会。在每一次颁奖会上,他都发表热情洋溢、真挚感人的演讲,对莆田文学界寄予厚望。2000年云里风先生的次子不幸因病去世。云里风先生忍受丧子之痛,当年仍回莆田,出席文学奖颁奖会。2013年云里风先生回来参加颁奖活动,一天晚上血压突然升到200多mmHg。远在马来西亚的他的大儿子是医学专家,得知这个情况后恳求他父亲立即返回马来西亚。幸好第二天早上云里风先生的血压有所回落,他一直坚持到颁奖活动结束才回去。2015年秋天,已经82岁高龄的云里风先生最后一次回乡参加文学奖颁奖会。他在会上深情地说:“云里风文学奖已经举办了二十几届,我年事已高,身体多病,今后可能不回来参加颁奖会了,但我已经找好了接班人。”他转身面向在主席台就座的郑桂珠女士,高兴地说:“她叫郑桂珠,就是我找的接班人,她是马来西亚华人的女英才,也是位文学热心人。有她接班,我完全相信,这个文学奖一定会坚持办下去,一定会越办越好!”云里风先生对家乡文学事业的一片深情,令在座的许多人为之动容。

      云里风先生在马来西亚生活七十载,在事业上并非一帆风顺。他早年也曾命运坎坷,历经许多挫折与艰辛。有一年他大病一场,家庭经济陷入困境。他曾向一个家庭比较富有的同乡求助,被婉言拒绝。事后这个同乡派人给云里风送去100马币,还交代说,这钱就不用还了。云里风先生当场把钱退还,对来人说:“这钱我不要。谢谢了!”这件事对云里风先生刺激很大。在云里风先生早期的小说作品中,有很多篇章都表达了对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们的深切同情,对富人的荒淫无度及他们对穷人的冷漠,予以无情揭露与鞭挞。也是早年到马来西亚谋生的黄国民先生,是云里风先生的同乡好友,在异国他乡几十年,他们情同手足。黄国民先生告诉我们,春德(云里风)一辈子不做亏心事,不赚昧心钱,生活简朴,两袖清风,为人正直,心地善良,乡亲们遇到困难,他都会慷慨解囊,热心相助。我们忽然想起,云里风先生与郭风先生为什么会一见如故而后来成为深交的文友?这除了他们相互敬重,还因为他们的为人处世有许多相同之处。他们同样地生活简朴,两袖清风;同样地为人谦卑,淡泊名利;同样地心地善良,助人为乐;在他们身上,都展现出一种长者风范。云里风先生给他晚年的作品集取名《云淡风清》,可能就是这个寓意吧?

      云里风先生走了,像天上的一片云彩,轻轻地随风飘逝。但他设立的云里风文学奖,以及他处处展现出来的长者风范,给莆田文学界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无疑是莆田文学发展路上又一座里程碑。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