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洋埭一访五经春 近得诗篇意度新

    洋埭一访五经春 近得诗篇意度新

      □游荔生

      五年前,2014年的一个秋日,秀屿区月塘镇洋埭妈祖文化交流协会成立,莆田市首家成立的,村级的,非常有新时代特色的。我非常荣幸,担任文化顾问。

      洋埭在忠门半岛上,民俗淳美,古风翩然。忠门地名有内涵,公元568年莆田置县,忠门地域一直归属莆田县。唐贞元十六年(800年)。莆人林蕴谥“忠烈”,忠门地名、妈祖与之有关。

      宋代的“忠门亭”,置新安里和崇福里。宋,莆田县行政区,划为6个乡,其中的感德乡,就是忠门。忠门“建制”基本是稳定的,湄洲有时也在忠门镇的“建制”内。洋埭人,是“忠门人”。“忠门人”简单的、诚实的、笨拙的劳动,可以开出动人的妈祖花的。

      洋埭因村东有大沙埭而得名,村有风景,有故事。讲好乡村故事,是属于新时代的主旋律。那跳跃的欢乐的优美的旋律,在妈祖的和音里,有着此起彼伏的呼吸。好故事,好水,构美丽乡村的骨骼和血脉。

      不需要理由,新时代早已呈现出故事与文化同一的新思想;不需要质疑,一块深厚的土地与它的村庄有着同样的言语。洋埭村,这个极具妈祖特色和“忠门”色彩的美丽乡村,以朴厚蕴深邃,以仁德涵智慧,托举着蓝天,也承载着文化。

      村游如闻杨柳春,洋埭繁花照眼新。洋埭村的风景,一部分是农家别墅。新时代的洋埭人喜盖房,似有不少建筑师,营造相当丰富的建筑精品,既可居住,可观赏,又可从中体味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正能量文化。

      五颜六色的房屋,窗前绚丽的花朵,整洁秀美的石门,还有大片的菜圃,草地,花园,笔直的电杆,间或闪现出海含地负的妈祖灵光。齐刷刷的路灯,再加上海水的粼粼波光,明媚,亮丽,一派生机,演绎着闪闪发光的“中国梦”,又仿佛是不忘初心的春风捻亮了灯盏,将洋埭子民的心照得亮亮堂堂。

      无比精彩的春天,村况非今非古处,花时半雨半晴间,新建筑的青砖绿瓦,诠释洋埭本色。灯笼飘摇,彰显洋埭人好客之风。许多新楼,楼与楼之间紧挨着,节次鳞比,古墨色的海派风范,那农家别墅,有江南水乡的柔情诗意,添几分清雅从容,也有历经沧桑后的沉着大气。

      “美丽乡村”的新时代旅游,洋埭是一个非常有特色的选择。“美丽乡村”的旅游,没有太多现实的牵绊。墨踪尘淡鬓华新,犹喜重来值故人。洋埭村,一个会老朋友的好地方。

      瓜步西头水拍天,白鸥波上寄长年。洋埭村,“农家乐”旅游,演绎着美妙绝伦的简单生活。简单生活是最好的妈祖文化,积压许久的心事可以得到清空,冰凉清澈的海水可以荡涤内心的浮躁。感今怀古无穷意,只取村醪细细倾。洋埭是简单生活的见证。这里,也经历了太多历史的沧桑与岁月的打磨,有美妙绝伦的光阴的故事。

      新时代,洋埭村之景观循序渐进,日趋完善。新时代,新旅游,新浪花。一朵春天浪花的笑容,足以打动人心。许多春天的浪花,放射出大朵大朵发光的能量,那些金色的光芒,把新时代的幸福生活尽情释放。美丽乡村的精品建设,像在阳光里调拨的琴弦,在白墙灰瓦的新民居里低吟浅唱。十年袖里梅花句,梦绕洋埭烟雨村。人们将需求和梦想,打造出最美的诗。生活在辛勤的劳动中,变得幸福。湛蓝的天空,圣洁的白云,是美丽的祝福。

      “农家乐”旅游,演绎新时代幸福生活的,演绎梦想的。洋埭村,“农家乐”旅游,多么生动的“美丽乡村”的风景啊!洋埭村,与“美丽莆田”一起在前进。莆田,春天的那一些最美的故事,总是在每年的固定日子,以固定的形式,在不经意间来临,然后又在不经意间远去。而洋埭村的风景,却在沉默寡言中沉淀,沉淀着自己的光阴的故事,洗涤着无数个春夏秋冬,梳理着无数个日日夜夜。

      洋埭村的风景啊!树,叶,花,草,等,许多生命最小元素无限孕育之后,不知不觉萌动、发芽、生长、抽条,然后如地瓜一般,别无选择的形成了枝节,抑扬顿挫,不慌不忙,形成了风景。一些个平常的事物,也浑然有了灵动的思想,让人喜欢。人对美的喜欢,是自然而然的,是无边无际的。风景,是文化的产物,但在人的意识当中,风景又往往超越了人自己本身。心灵,需要一种寄托。旅游,是一种寄托,更是一种梦想。洋埭村,欢欢喜喜的“农家乐”旅游,无限精彩的人生长河中的一个瞬间,但留给游客的,是无限精彩的梦想。莆田有梦想的,有风情的,也许,要领略莆田风情,可以到洋埭村,那儿有浪漫和丰富,恬静和单纯,当然,还有梦想。

      洋埭村,“农家乐”旅游,在浪漫的海滨。洋埭依海围垦,许多肥沃的田,庄稼相当好,蔬菜收成也极可观,到处绿油油的。一番花落成空果,信手拈来是苦瓜。洋埭瓜多,地瓜多。洋埭妈祖文化交流协会,“农家乐”旅游,瓜应该是特色,地瓜味的采摘,我以为是一个努力方向。

      瓜味的采摘,在围垦处。围垦处有小河,平远静穆,嘉树四合,郁郁葱葱,别有境界。那漂亮房子多是新的,绿色相衬另是一种格局,清秀,同时兼厚重。河虽不大,然而屈折平衍,因之引水灌溉两岸,十分便利,土地极其膏腴。

      海边,有风景。第一缕晨光,喷薄而发,照亮了围垦田,静,美。漫步可静静享受海风的抚慰,体味海的气息和博大。渔船停靠海边,整装待发。高高矗立的桅杆,是风的使者,是船儿的导航。

      滩涂上有白鹭,弯弯的曲颈、细细的长喙、修长的细腿、雪白的羽毛、轻盈的身姿,这些海边的小精灵,或轻点细足、或引吭高歌、或翩翩起舞,一举一动都优雅、迷人,在海面上倒映着成排古朴的木船的剪影下,构成水天一体、动静相宜的美景。

      以往的村庄,无论晴雨,都可见屋上飘扬青烟和白烟。房屋多白墙,接瓦连椽紧密如精巧图案。立妈祖公园山,可眺望渔船白帆。村人的艰难处与美丽处,实在可以平分。今天,美丽多一些。

      成片的滩涂是聚宝盆,养殖跳跳鱼和海蛏。跳跳鱼长相怪异,头大,嘴宽,双眼凸出于头顶,能灵活转动。两前鳍发达如爪,善爬行跳跃。它们的警惕性很高,稍有风吹草动,就“倏”地钻入洞中。洋埭,许多地瓜。瓜步西头水拍天,白鸥波上寄长年。洋埭妈祖文化交流协会,打算做“农家乐”旅游,地瓜田可以是一道风景线。

      洋埭人,是“忠门人”。只要在忠门半岛上生活过的人,都会在身上或多或少地沾有地瓜的印记。有人说,没有吃过地瓜的人,最多只能算半个忠门人。这话,有一定道理。在忠门半岛上,地瓜已经不仅仅是一种食物,而是一种带有特定的文化内涵的东西。这种东西平常,但却经常地出人意料地结出从容的丰硕果实。地瓜,真象是忠门标志。

      瓜步西头水拍天,白鸥波上寄长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地瓜也似乎成了忠门人的标志。坚韧而谦卑,朴实而土气,耐旱而耐涝的地瓜,构成了一幅最鲜活、最真实的忠门人的写照。地瓜中的饱含的汗水,地瓜藤上沾着的雨水,是无字的历史,无声的诗篇。

      春天,风儿吹绿油油的围垦田,沙沙地响。和暖的阳光,在蓝天的映衬下,显出鲜艳的辉煌。有时,还有细细的小雨,温柔地覆盖着地瓜田。青青的地瓜藤,沿着那雨水滋润的田地,亲密地生长蔓延,太美了。瓜蔓水生初抹岸,梅黄雨细欲遮楼。这种美丽,确实是“农家乐”旅游。

      “农家乐”是旅游,是文化,也是记忆。“吃了地瓜快长大”,是忠门人一个最亲切的抹不去的记忆。不吃地瓜,当然也能长大。不过,地瓜那种旺盛的生命力和坚强的生存本能,到底不是米饭可以代替的。读书、种田、做生意……忠门人都有着自己的个性,这种个性,大概与地瓜有关吧。

      忠门人到外地,穿着不光鲜,举止守旧,蓄势待发,讲实在,耐苦,但又可以很快地在外地生存下来,并迅速地发展。柔和、安稳、朴实、精明,这样,就引出了这种赞叹:“看,地瓜!”地瓜,正是外地人最常用来称呼忠门“亚湾”的词。土气,固然是有一些,但里头蕴含着的清新的泥土的气息,我觉得很可贵。地瓜,和忠门人一样,属于乡土的,属于朴素从容的,属于生生不息的。

      春天,洋埭村的诗多。洋埭一访五经春,近得诗篇意度新。碧蓝的海洋,丰饶的大地,是甜蜜的呵护。就像一本诗集打开了扉页,诗意的栖居也有了女神的一笔。就像一幅画卷徐徐展开,女神风采熠熠生辉。洋埭村的炊烟里有不老的初心,在屋宇和心空上,吹响着美好生活最悠扬的牧笛。

      瓜步西头水拍天,白鸥波上寄长年。时间流过去了,洋埭村一切色香悦人的花朵,在新时代春天渐渐融解的风光中,逐次开放。二个村公园美丽的树,遮蔽了许多地方,从细碎树叶间,筛下细碎的明净春阳日影,铺在地面,映照在素净的村落间,让人对于生命或生活,产生新的经验和启示。

      洋埭妈祖文化交流协会,与人为善,齐心协力,做了许多事情,表达出了对于妈祖的深切感谢。“建道路”、立石像和“盖学校”等,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实实在在,心平气和,内涵丰富,意义深刻,生动演绎了妈祖文化。

      2019年春天,无限精彩的洋埭妈祖文化交流协会,打算在“农家乐”旅游方面试一试,突出新时代的地瓜特色,瓜步西头水拍天,白鸥波上寄长年,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做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劳动,我以为这是符合新思想的。

      实实在在做,当然是最好的。

      心平气和地图文并茂宣传一点点,也是不错的。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