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郑纪铺桥

    郑纪铺桥

      □郭秋维

      郑纪被誉为“经济名臣”。明宪宗期间,他进諫朝廷得不到采纳,便辞官返乡。在家乡的20多年间,他深入了解当地的环境气候、山形地貌、水源交通等基本情况,为家乡铺设了不少桥梁。

      中岳(旧时称朝天)为当时度尾的经济、文化中心,其人口较为密集,流动量大,还设有小集市。郑纪生父纪录当时挑炭就到中岳街去卖。但是大目溪流经中岳,阻隔了中岳与帽山、剑山之间的交通,人们往来十分不便。郑纪组织当地官员,发动村民,在中岳下街的溪上架上了一座桥梁,称为“朝天桥”。此桥结构:中间砌(打)一石墩,桥面由两根大天杉方木料并排搭起。过往行人走在桥面稳稳当当,多么安全,解决了人们交通上的实际问题。这座桥今已改建成水泥桥。

      潭边为整个仙游内西乡的咽喉,是通往县城的必经之路。过去,设有石码头街,曾有“叶舟过码往来频捷”。但有秦宅溪流经东峰潭边再汇合到木兰溪。这条溪的急流处原有木桥横架(原称东溪桥),容易腐烂受损,影响了人们的正常往来。要是逢上暴雨水泛,更是让人叫苦不迭,望水兴叹。为此,他奏请皇上得到恩准,经过周密勘测,精心设计,发动群众,在潭边水流狭窄处,奇迹般地架起了一座天桥,并在桥头西侧植一古榕作伴,把岭西与仙游、永春有机地联接起来,将此桥命名为“鹿鸣桥”。从此,这座桥成为西乡历史上划时代的里程碑。

      该桥为青石结构,长11米,宽1米半,中间砌有船形桥墩一柱,桥面是由许多厚石板材铺就起来,迄今牢固。西乡人民在这“瓶颈”上,靠它实现畅通无阻。此桥成为经济发展的喉舌、纽带。

      在潭边湄洲妈宫前的不远处,有一个深水潭,路过行人担惊受怕,有时会出现生命危险。这条路也是通往鹿鸣桥的经过大路。郑纪安排群众在水潭上架上长石桥,确保了行人的安全。这座桥名称为“市尾桥”。

      当时,每天有大数百人挑谷子、挑肥料、挑盐等过往此道。单就挑谷子到仙游去卖的,每天至少有一百担以上。鹿鸣桥历经500多年的风雨沧桑,至今基本上尚存完好。今天,我们到潭边岭尾看到当年留下的古建筑,无不感慨万千。

      在城东东北三里的下楼村北面,有一两条溪的交汇处,虽有桥梁,但多次被冲。刚辞官返乡的郑纪,得知此交通重要,遂与其他人募捐重建了桥,历时7年才完工,这桥取名为“卧龙桥”。此桥乃为金凤桥的前身。

      他不但极力主张架桥,还发动群众开渠引水,抵御旱灾,并铺修、绿化道路。他看到家乡土地贫瘠,田地收入低微,百姓生活十分艰辛。综合分析:庄稼歉收其主要原因是缺水,田地闹旱灾。经过一番周密考虑后决定:开凿三条水渠。一条水渠就是剑山上游的溪流,两条水渠是从云居的源头引到埔尾,每条渠长都在2000米以上。有了引水筑坝工程,保证庄稼得到及时灌溉,农田受益面积近200亩,做到抗旱不缺水,下雨不积水,粮食获得好收成。他还开凿一条大水渠,要从云居引到霞石再到剑山,因水渠长工程量大,最后只引到破窑便中断,至今还留下局部工程。

      如今,人们驻足看到了郑尚书留下的工程,就会自然想起他的历史功绩,心里树起一座不朽的丰碑。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