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莆仙“阿”字

    莆仙“阿”字

      谁都认识“阿”字,普通话读ā。汉武帝的皇后名叫阿娇,还有个“金屋藏娇”的故事。《木兰诗》里称父亲为阿爷(耶),称姐姐为阿姊。唐代的人们称武则天为“阿武婆”。我们可能小时候有个小名叫“阿猪”或“阿狗”,而且老来这个小名还伴随着我们。“阿”用于称呼,听起来特别亲切。

      阿母?阿负?阿威?威,指丈夫的母亲。《说文·女部》:“威,姑也。《汉律》:‘婦告威姑。’”《正字通》说:“《汉律》威姑二字宜连读。”20世纪,有相当一些莆田人称呼母亲为“阿负(负读阴平)”。《辞海》:“阿负,犹言老妇。”进士张琴在20世纪40年代主编的《莆田方言志》说:“呼母曰‘阿威’。”我感觉莆仙“阿负(阴平)”就是“阿母”,因为“母”字的上古音系拟音为,负,上古拟音。《孔雀东南飞》:“上堂谢阿母,母听去不止。”

      但是,越是简单常用的字,越有丰富的内涵,学习它就越有滋味。“阿”字就远远没这么简单,它还有别的读音,别的意思。

      阿房宫。我们都读过杜牧的《阿房宫赋》。阿,普通话读ē;阿房宫的房,过去读如旁。《汉书·贾山传》说秦始皇建造阿房宫,殿高数十仞,东西五里,南北千步。颜师古注释说“房”字也作旁,据说秦始皇建此殿,尚未命名,因为离咸阳近,暂且叫做阿旁。阿,近的意思。莆仙老人们常说“阿是”,意思是“这就是”,也是取近的意思。“阿”读窝(歌韵),或窝去声。

      阿给细仔。莆仙人常说某人将家产“窝(读阳平声)”给细仔(小儿子)。莆仙俗语有“尾仔尾珍珠(读如珍朱),一醒一醒摸”。意思是对小儿子珍惜无比。所以会把家产“窝(阳平)”给小儿子,也是人之常情。问题在于,这个“窝(阳平)”,写出来是哪个字?

      《汉语大词典》阿,徇私;偏袒。《新唐书·戴胄传》:“法为天下公,朕安得阿亲戚!”大意是:法律是天下公器,我作为皇帝怎么会偏袒亲戚呢!阿,於何切,莆仙音“窝(阳平)”,与“娥”押韵。但是,“何”字作姓,莆仙音wá。因此,阿,於何切,白话就读如wá。

      阿,曲从;阿谀;迎合。《国语·周语上》:“大臣享其禄,弗谏而阿之。”用今天的话说,就是高官们享受高薪,不直言谏阻皇帝而是曲从迎合上意。《汉书·季布传》:“诸将皆阿吕太后,以(樊)哙言为然。”当然也有刚直不阿的官员。《新唐书·萧复传》:“若使臣依阿偷免,不敢当宰相。”

      老一辈莆仙人常说某人会“阿姨夭容”,意思是为了某种利益而曲从迎合,套近乎。这四个字其实是:阿谀苟容。阿谀,也作阿邑、阿媚,奉承巴结;《国语辞典》:“苟容,苟且容身。指不以正道居位。”阿,莆仙方言文读音“窝”,与科、歌押韵,或读阳平。但是莆仙白话中说:阿大,阿有权有势的人,“阿”读音同瓦、碗。

      阿,倚靠。莆仙方言读音也同瓦、碗,有时也读去声。《诗·商颂·长发》:“实维阿衡,实左右商王。”郑玄笺:“阿,倚;衡,平也。”商王汤,阿(倚靠)伊尹以取得天下太平,就以阿衡为官名。左右,辅佐的意思。孔颖达疏《尚书·太甲上》:“古人所读阿倚同音,故阿亦倚也。”王照圆补注《列女传·魏节乳母》:“阿,倚也,言可倚托者。”

      莆仙方言“仙冻阿(音瓦)豆腐”,比喻双方都柔弱,互相依靠才能勉强生存,或比喻彼此无法让对方依赖。“阿”也用于说买卖事。如:阿阿(读瓦)100元给他买。或者,这套房子连装修,阿有120万元。

      阿,栋也(莆仙称为脊头杉)。《汉语大词典》阿10:屋栋,正梁。《仪礼·士昏(婚)礼》:“宾升西阶,当阿,东面致命。”大意为:主持人走上西阶,正对脊梁之下,面东致主持之辞。郑玄注:“阿,栋也。入堂深,示亲亲。”

      我年轻时当木工,东家盖房子时屋顶作为梁的杉木,读音如á,又称á股。当时不知道写出来是哪个字。今天学习“阿”字,发现“阿”竟然有一个意思是屋梁!您看,莆仙方言保存的是春秋战国时代的字音!这真是对我四十多年前的木工生活丰厚而有趣的回报!莆仙方言俗语:ngiá杉拄阿(á),意思是抬杠。ngiá,搬起的意思,有人说是“迎”字,但我感觉似乎不是,有待于继续寻找。

      山阿(莆音ò)。山阜弯曲处。《诗经·卫风·考槃》:‘考槃(叩击槃这种乐器)在阿,硕人之适(乐事)。’毛传:‘曲陵曰阿。“南朝齐·孔稚珪《北山移文》:”广山阿寂寥,千载谁赏?“引申之,凡弯曲处,如水的弯曲处,屋内的曲隅处,都可以称为阿。《庄子·外物》:”宋元君夜半而梦人被(披)发窥阿门。“阿门,即屋子拐角处的门。

      这个”阿“字,莆仙方言读音为ò,与”做“字押韵。如,他就住在那个山阿(ò)里。坳ào,山间的平地;澳ào,海边弯曲可以停船的地方。岙ào,浙江、福建等沿海一带称山间平地(多用于地名),如浙江的薛岙。这三字在莆仙方言里与”奥“同音,与”阿(ò)“读音意义相近而稍有不同。

      莆仙人常说”阿骚讲无字“。其实,我们的莆仙方言绝大多数字和词都能够在古汉语文本中找到,是”阿骚讲有字“。相当多的字词,只是因为音变,暂时找不到,就像一个人戴上墨镜,在人群中一时无法辨认出来而已。

      很多常用字在方言里因为要区别不同意思而读不同的音,正所谓约定俗成:古人一定是先有约定,而后俗成。”阿“字在莆仙方言便有ā、á、ò、wá、窝阴平、窝阳平、瓦(碗)、瓦去声等等不同的读音。(朱祖厚)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